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95章 回朔

    徐驰耳旁听到震耳欲聋的破空声,响彻天地。

    鼻间满是花香,让人不由一醉。

    “啧啧,真是美的不得了啊!那我也来学学你这一手……”徐驰手一扬,手心飞出一团水,慢慢的凝结成了荷花的模样,而且越来越多,丝毫不比那梅花少。

    涂山绯柳眉一皱,多看了徐驰一眼。徐驰只是这一手,就显示了他在拟物之上有极高的造化。虽然这些都是水凝结而成的,却与那真正的荷花无异,带着清淡的荷香。还有,这也表明了徐驰对水有极强的亲近感,随意就能凭空招出这么多水来,与涂山绯的情况大大不同。

    涂山绯的每一朵花瓣都是力量所化,而徐驰的则是纯水所成,却也杀机显露,不是只有看点罢了。

    不同的两场花雨,同时在这片空间之内产生,美轮美奂。

    双方都在为对方的术法而感到惊叹,都格外小心起来,深怕花朵落在自己身上。

    徐驰将断剑挥的呼呼作响,心中暗恨自己的灵符都丢了,不然祭出几张火符,还不用惧怕这妖狐了。

    反观那涂山绯可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徐驰的荷花看似是用水凝成的,可是花内却包含着风的力量。这可是徐驰突然想的到,虽然运用起来还有些许生硬,但总归还是让荷花保持着稳定的外型。落到涂山绯身上便炸声连连,弄的她极为狼狈,浑身上下已被水淋的湿露露的,衣服被划破了数十道,露出大半嫩白的身体,让徐驰大饱眼福。

    仿佛。这并不是一场战斗,而是徐驰上演泡妞的戏码。

    涂山绯越战心越惊,这个徐驰看起来普普通通,却稳稳的压住自己,连自己最强的梅花劫也对他无可耐何。

    而那徐驰,面带喜色,没有想到自己如今竟然凭着自己的本事将这狐狸吃的死死的。

    “看你得意到什么时候,祭!”突然,涂山绯祭出一件红色的纱绫。卷起团团火焰朝着他奔去。

    徐驰只感觉眼前一黑,就进入一片火海之中。连那月影剑也随他一并进来,立在空中嗡嗡作响。

    看着周围的火海,徐驰不敢乱动。虽然他没有感觉到什么灼热之感,但也害怕突然出现个什么意外将自己烧为灰烬。

    “快看,萧公子回来了……不对,那不是萧公子。”赵立看到一人在林间闪动。还以为是徐驰,可是等近一看,却发现了一个火红的女子,妖桡无比。

    “哟哟,这位小哥眼神真好!”涂山绯只是撇了一眼赵立,一副笑盈盈的样子。

    “你,你是什么人,想干嘛?”青雪没有想到,出来的竟然不是自己想像中会洋洋得意。然后大吹自己如何战败妖物的徐驰,而是一个集美丽与邪异于一生的女人。

    涂山绯眯了眯眼,对青雪表现出极大的兴趣,以至于她的三条尾巴都露了出来。

    “啊……”青雪惊叫一声,跳到了赵立的身后,神色紧张道:“你,你不是人。是妖怪。”

    脸色一变,涂山绯沉声道:“我是妖怪又怎么了,等我占了你的身体之后就不是了。啧啧,仙灵之根、内媚之体,果真极品,极品哟!”勾了勾指头,那青雪竟然出现在了涂山绯的面前。

    而且,她的神色迷离,已经神智不清了,只有傻傻的看着涂山绯。

    赵立刚想有所行动。却发现自己根本没办法动弹,好像被什么东西捆住一般。

    涂山绯搂着青雪的细腰,在她耳旁说道:“你放心,我这就救你家人,我的小乖乖。”

    “妖狐,受死吧!”

    徐驰诡异的出现在了涂山绯的身后。手中的断剑金光大作,朝着她斩了下去。

    涂山绯惊叫一声,立马朝着远处遁去。

    她已经耗尽了力气,都没有办法制住徐驰,所以她就选择了逃。

    看着涂山绯消失的方向,徐驰冷哼一声。

    若不是有那先天灵宝——天荒袋,将那些火焰都收入袋中,徐驰还真的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看着那些人受那灵狐po hai。

    “哼,算你跑的快。”徐驰怒骂一声,转过身来看一眼地下的人。

    这些人中了那妖狐的媚术,就连刚才还有些清醒的赵立也倒在地上,唯独那青雪双眼迷离的看着徐驰,脸色绯色,似要滴出水来。

    “石,石公子,救,救我姐姐……”青雪被徐驰抱在怀中,感觉全身躁热当难。

    而在不远处的青月,上衣已经被她自己扯去大半,香肩已经暴露在了空中。

    “哼,小术而已,看我破了它。”徐驰运气真元,嘴念道咒,在虚空之中化了一道灵符。

    “去!”

    轻喝一声,那灵符顿时黄光大作,化成数十道黄光,射向地上的每一个人,当然还包括徐驰怀中的还没有昏迷的青雪。

    “你是谁,放开我女儿。”青峰不知何时醒来,指着徐驰喝道,而在他的旁边,青月正躺着,上面盖着一件衣服。

    这时,一些人陆陆续续醒来,听到青峰的厉喝,纷纷瞪着徐驰。

    在他的怀里,可是他们的二xiao jie。

    “爹,石公子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啊。”青雪慢慢的站了起来,诧异的看了一眼青峰,还有赵立等人。

    之前,他们不是说徐驰救过他们吗,怎么都忘了?

    还有,刚才有一只妖物,他们也不记得了吗?

    “什么救命恩人,胡说,我怎么不知道这事?”青峰中了那妖狐的妖术,醒来之后记忆已经被抹去,连带着徐驰在海上的那一段记忆也消失了。

    徐驰起初还有些诧异,但是瞬间明白过来,大笑一声。

    “你笑什么,离我女儿远点。”青峰听了自己女儿的话,将信将疑。

    “爹爹。刚才有一个妖……”

    青雪的话还没有话完,就被徐驰接了过去,道:“刚才小侄看到有人用mi yao迷倒你们,想抢走这二位姑娘,所以出手相助,有唐突之处,还请大叔见谅。”

    青雪看了一眼徐驰,发现他对着自己眨了眨眼睛,似乎要自己配合他。

    “是啊爹爹。你不记得了吗,刚才有一个蒙面人趁你个上岸之时撒出一包mi yao,想要抢走姐姐跟我,还好这位少侠出手相助,不然女儿就……”说着,青雪哭涕着朝青峰飞奔而去,扑在她怀里大哭了起来。

    “原来是恩公。在下鲁莽了,还请少侠不要见怪。”青峰虽然还是记不起来,但是看自己的二女儿的表现,还有大女儿躺在地上,便信了徐驰。

    “不怪不怪,大叔也是护女心切,小侄理解,理解。”徐驰松了一口气,暗暗庆幸自己的身份不至于暴露了。

    “雪儿。你去照顾你姐姐,我们去将货卸下来。”说着,那青峰拍了拍青雪,然后朝着徐驰走去。

    “这位少侠,还请一会跟小老子回家一聚,好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徐驰原相拒绝,可是他与那妖狐相斗之时。已经伤了灵脉,需要调养几日,便应承了下来。

    青峰又是感谢一番,然后领着还没有完全清醒的水手们卸货走去。

    青雪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徐驰,说道:“多谢公子相救,还请公子看看我姐姐。”青雪发现,自己的姐姐却依然昏迷着,不由的有些担心。

    刚才的妖狐,已经把她吓懵了。若果不是徐驰出手相助的话,自己可能被那妖狐给吃了。只是她想到起初自己对徐驰的态度。便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徐驰并没有多想,走到了青月的旁边,细看了一下。

    发现青月并没有什么大碍,便在她的香肩点了几下。

    “嗯!”

    青月幽幽转醒,大叫一声:“石公子,小心……”

    “姐姐。姐姐,你没事太好了,石公子在呢。”青雪握着青月的手,将衣服往上拉了拉,因为刚才青月坐起身来的时候,衣服便掉了下来,将她的香肩暴露了出来。

    “妹妹,你也没事吧,刚才那妖狐没对你怎么样吧?”青月细细看了一番青雪,确定她没事之后才松了一口气。

    “怎么,你也没有失忆?”徐驰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青月,心中有些好奇这俩姐妹怎么没有失忆,而其他人都失忆了。

    “失忆?”青月大为不解的看了一眼徐驰,不知道他怎么会说这话。

    “是啊姐姐,爹爹他们都不记得石公子曾经救过他们了。对了姐姐,你是怎么遇上石公子的?”青雪对徐驰的身份十分好奇,特别是对他那神奇的功夫十分好奇。她本身也是江湖儿女,会一些剑术。

    “这事姐姐日后跟你说。”青月看了一眼青雪,转过头来看着徐驰。

    “石公子,你不想被人知道你的秘密吧?”青月眼里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直勾勾的看着徐驰。

    “这个自然,他们既然失去了记忆,那就不要再想起来为好。这样对他们,对我都有好处。至于你们两个,我也希望你们能守口如瓶,当作什么都没有看到。”徐驰不想沾上什么麻烦,更加不想被人知道他是修真之人。

    “要我守口如瓶也不是不可以,只要……”

    “只要什么?”徐驰没有想到,这个青月竟然还敢跟自己谈条件。

    “只要你带我们走,让我们拜你们师门中人为师。”青月仍旧没有死心,一直想成为修真之人,追求永生之道。

    徐驰摆了摆手,低声道:“这个恐怕不行。”

    青雪虽然不知道自己姐姐为什么会威胁徐驰,可是她也十分想学徐驰那神奇的本事,不由的问道:“为什么不可以?”

    徐驰咳了几声,低声道:“现在不方便说,等晚上我再告诉你们。”

    青月看了一眼自己的父亲朝着自己一行走过来,与青雪对视一眼,点了点头。

    徐驰着一行人,前往青家。

    一路上,徐驰都没吭声。心里想着如何应对青氏姐妹。

    这两个尤物带在身边,可不是什么好事,会惹得有些人动邪念。更别说那些魔门弟子了,若他们见到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动手抢夺。

    这两朵娇花,徐驰也不可能让人抢走。

    唯今之计,还是不要让她们入了修真界为好。

    人间,自有人间的乐趣。

    青氏姐妹虽然坐在轿中,却时不时的拉开轿帘,偷偷查看徐驰。深怕被他跑了。

    在去的途中,徐驰并没有生出想走的念头。

    做人,贵在诚信,既然他放出话说要留几日,那便要留几日。

    再来,他还需要想个万全之计,跟青氏姐妹授权书事情谈清楚。

    到了青家之后。徐驰就随便找了一个理由去休息了。

    他现在需要好生调理一下气息,然后顺便思考如何应对那两个姐妹。

    青家的人吩咐了下人,准备好了热汤给徐驰。他也不客气,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洗澡,就算他是修行之人,也感觉到十分的不自在。

    泡在水池里,徐驰喃喃自语道:“其实,我可以收她们入仙耀门啊,不过就是没有地方。也没有能力教她们,不知道仙耀门的正统是不是真的失传了。”

    而就在徐驰喃喃自语的时候,一个十分邋遢的道人站在徐驰与妖狐曾经打斗的地方,自言自语道:“这阵仗,似乎是我仙耀门的gong fa造成的,但是威力更加大了些,难不成我仙耀门还有别脉存在?”

    “还好。留下了这些气息,看我如何找你到。”那道人嘀咕了一句,飞速的消失在黑暗之中。

    在水桶之中调息了一阵之后,徐驰换了一身衣服,正打算去找青氏姐妹时,突然感觉到一股无形的力量涌入自己的周围,让他为了之颤。

    “有高人下手……”徐驰还没有弄清楚是谁,便昏倒在地。

    “好小子,挺沉的。”原本在山林间的邋遢道人将徐驰往自己肩上一甩,朝着外面腾空而去。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徐驰幽幽醒来。

    睁眼一看,他才发现自己被人扛在肩上。

    “喂,阁下是哪位高人,不知何故要虏走在下?”徐驰发现,自己的身子被禁固住了。想动都不能动。

    “臭小子,你终于醒了。”那道人将徐驰往地上一扔,饶有兴趣的看着徐驰,好像在看一个猎物一般,让徐驰不寒而栗。

    “前辈,前辈,我还是放我了吧。”徐驰知道,有一种邪道,专门抓捕修真之人,吸食他们的血肉壮大自己。徐驰怀疑,自己就是遇上了这样一个老怪物。

    “说,你的gong fa是哪里来的?”老道人手上出现了一柄长剑,顶着徐驰的胸口。

    从剑上传来阵阵寒意,让徐驰打了一个激灵,知道对方已动杀心。

    “我的gong fa自然是师门传的,你问这个干嘛?”徐驰盯着那老道士,想要从他的表情之中猜出他的真正意图。

    若说他真的想杀自己,早就动手了,为什么选择把自己带到这荒山野岭来逼问这些事呢?

    “师门,哪个门派,快说。”那老道人厉喝一声,手中的长剑往前推了一些,剑尖已经没入了徐驰的胸口。

    “道曜门。”徐驰不敢乱说,所以就如实回答了。

    “放你的屁,你身上的气息并不是道曜门的gong fa,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那老道人领教过道曜门的gong fa,相比自己修练的,要差得太多了。

    徐驰转念一想,难不成这人是仙耀门的?

    “你说的可是仙耀门的gong fa?”徐驰打算赌一把。

    “不错,你速速说来,你那gong fa哪里得来的?”老道士眯了眯眼,认真的看着徐驰,神念已经锁定住他。

    只要他一说谎,自己便会得知。

    “前辈,你听我说,那《仙耀法典》是一个上古的灵宝传给我的。”徐驰已经猜到,面前这个老道,恐怕也是仙耀门人。

    “真的?”道人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徐驰,对他的话将信将疑。

    “是的,千真万确,如有欺骗,五雷轰顶。”

    五雷轰顶,可是修真之人最毒之誓。因为你真的违背,就会遭受天雷轰顶。

    “那么,你我便是同门。真有没有想到,我有生之年,竟然能再找到仙耀门的传人。哈哈哈,上天待我仙耀门不薄,待我不薄啊。”

    “那个,前辈,我该叫你什么?”师尊,是不可能叫的,或者叫掌门。

    “师叔,叫师叔吧。”说着,那老道人嘿嘿一笑,接着道:“走,带你回真正的宗门。”

    跟随着那老道人走了将近半个时辰的路,徐驰终于知道了自己这个师叔叫什么了。原来,他叫龙元子。

    “快到了,你跟快一点。”龙元子身子飘飞了出去,朝着山顶奔去。

    徐驰听到快到了,立马来了精神。他一想看看仙耀门是什么样了,是不是里面有无数的鹤,还有骑着仙鹤的童子以及翩翩起舞的仙女。

    徐驰看到龙元子离自己越来越远,立马快速的跑了起来,也不顾那山路多么崎岖。哪怕是没有路,徐驰也生生的闯出了一条路来。

    冲到半山腰的时候,徐驰突然听到了一声惨叫,以及一些叫骂声。

    徐驰加快的了速度,三刻钟之后终于到达了山顶。

    他只看到龙元子颓靡的坐在地上,头发散乱,身边的各色兵器推成了一座小山。

    “师叔,这是怎么了?”徐驰小心的问了一声。

    “完了,这回完了。我早就知道,今天出门不吉,却忘了是护山大阵封山的时间。”龙元子像一个孩子一般,竟然大哭了起来。

    一旁的徐驰顿时就傻眼了,自己怎么摊上一个这样的师尊叔。看起来都七八十岁的人了,竟然坐在地上哭。

    可是徐驰哪里知道,这个龙元子从出生到现在都一直在深山里修行,除了修道之外跟本没有跟人接触。之前的稳重,高深多半是装出来的。

    “师叔,那个护山大阵封山是什么意思?”

    龙元子感觉到自己失态了,抹了一把眼泪,说道:“这护山大阵乃是我们仙耀门的前辈经过数万年的祭练而成的万龙屠仙阵,在修真排名是前三的。每过三百年,护山大阵就会全面开启,将咱们仙耀门牢牢保护住,任何人也别想进去或者出来。除非门中修为到达金丹级别的高手才可以开启进入龙牌,安全的进出。”说着那龙元子摸出了块玉牌扔到了徐驰的面前,双眼无比空洞的看着面前一片空地。

    “那师叔进不去吗?”徐驰拾起那块玉牌,看到玉牌正面刻着一只九爪金龙,另一边写着:仙耀门。

    “我,我的修为还不到金丹,自然进不去了。”说着那龙元子顿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话,他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怎么会说的出口的。

    徐驰眼睛一黑,瞬间就有了栽倒的想法。

    “那师叔,师门当中没有别人吗,可以让他们来接我们吧?”鼓足的勇气,徐驰弱弱的问了一句。

    那龙元子听到徐驰的问题,显得更加不好意思了,都不敢去看徐驰的眼睛了。可是事倒如今,他也知道瞒不住了。

    “他们都走了,也不会再回来了。”龙元子的脑海之中闪过一些让他心痛的画面,整个人像是斗败的公鸡一般呆立在那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