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299章 失魂

    “这,这是什么法器,竟然真的可以让人失魂。”杜辰瞪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上面那块铜镜。虽然不知道它在这地底多少年了,可看上去还是光亮如新。

    “这个,应该是摄魂镜吧。”徐驰也不能肯定,毕竟他也是头一回见到这样的法器和情况。

    “摄魂镜,倒是蛮像的,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摄魂镜,这个该怎么po jie?”杜辰虽然在古书上看过失魂的事情,也知道摄魂镜这个法器,但是却不知道应该如何po jie。那些书里,也没有记录po jie的手法。

    徐驰摇了摇头,他还不能确定那是不是摄魂镜,如果贸然用摄魂镜的po jie手法强行po jie,出了意外怎么办。

    一个不小心,陈博弈就真的要失魂,变成一个植物人了。

    “难道我们就不管了?”杜辰十分的着急,他还以为楚易看出了陈博弈失魂,就有办法po jie。可是现在看徐驰一脸的凝重,似乎也没有办法。

    这才刚刚进来,就遇到了失魂事件,那么接着往里深入还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危险等着他们。起初杜辰还有些自信,但是现在只有满胸的担心。

    “当然不能不管,不过我也不确定这个是不是摄魂镜,必须想办法上去看看。”距离太远了,上面有的纹路看不清,不知道有没有陷井。

    “那好,我去找找那些盗墓贼有没有什么工具可以利用的。”听到徐驰这么说,杜辰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就准备出去找东西。

    “你小心一点,别着了道。”徐驰交待了一句,然后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了一张符。贴在了陈博弈的脑门。

    这张符,有聚魂的作用,就是防止一会操作失当的一种保险。

    相对于徐驰的杜辰的着急,而在那镜中世界还不知觉的陈博弈更加着急了,他不管怎么叫,怎么喊,也没有一点回应。

    “徐驰,杜辰,你们两哪去了。快回个声啊。”陈博弈不停的奔跑着,想要找到徐驰和杜辰的身影。

    可是任由他跑来跑去,只有一片漆黑。

    突然间,陈博弈看到了一道光,不由的分说的就朝着那边跑去。

    “糟了,博弈不见了。”徐驰一直在关注着陈博弈,可是他突然发现陈博弈从镜子里消失了。

    “这肯定不是摄魂镜。而是更加高级的法器,这次要坏了。”徐驰大急,恨不得自己长一对翅膀,飞上去看个明白。

    镜子里,陈博弈一直跑到了那光亮的面前,然后在那里发现了一道门。

    “难道,他们进去了?”犹豫了一会,陈博弈握紧了军刀,朝着那门里迈去。根本不知道自己并不是处于一个虚幻的世界。

    雷声阵阵,闪电如同紫龙一般,漫天飞舞,让人不敢直视。

    一处古色古香的院落里,大门洞开,风呼呼作响,吹的那院中的柳技乱颤。

    在房内的软床之上。躺着一个莫约九岁的少年。

    他面色苍白,呼吸沉重,好像随时要断气一般。

    在床沿趴着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衣着破旧,似下人模样。

    “四少爷,您快醒醒啊,您再不醒让可让小东子怎么办啊。”破衣少年不停的摇晃着躺在床上的那名少年,也就是小东子嘴里的四少爷——房遗义。

    “四弟,四弟。”一个体态稍胖,年约十一二岁的少年急步冲了进来。

    “小东子。我弟怎么了,你倒说啊。”那少年一把拎起小东子,怒气冲天。

    小东子边哭边道:“二少爷我也不知啊,那御医说少爷若撑不过今晚就……就……”接下去的话小东子怎么也说不出口,也是不敢说出口。

    “滚,给我滚。”少年将小子一推。坐到了床边。

    他拉起房毅的手,强挤出一丝笑容道:“我知道四弟你最英勇了,一定能撑过去的。哥答应你,以后再也不胡混了,一定好好读书,做大官保护你。”房遗爱看着自己的弟弟,虽然不是同母所出,但是两人关系却是非凡,自幼他就特别宠爱自己的弟弟。

    小东子站在门外,风吹的他的身子直哆嗦。他伸长了脖子,看着床上的自家少爷,偷偷的抺着眼泪。

    “为什么老爷就不能来看看四少爷呢,四少爷如今被人打成这样,老爷也不过瞧一眼,只怕,只怕日后都没有机会了……”小东子心里抱怨着,不敢这些想法说出来。他只是一个下人,并没有什么话语权。

    时间一点点过去,床上的房毅越发的不行了。

    纵时年少,那房遗爱也能感觉到自己的弟弟立马就要撇下自己了,不由的痛哭起来。

    “少爷,少爷……”小东子听那房遗爱大哭,不由的慌了神,连滚带爬的奔到了床边,哭天抢地的喊了起来。

    这时,房毅的身子突然抖动了起来,越来越激列。

    “快,快去叫王太医来。”房遗爱将小东子推桑了一把,将自己的四弟搂着怀中。

    小东子一个箭步冲了出去,寻那王太医了。

    “咳,咳!”房遗义突然睁开了眼睛。

    “四弟,你终于醒了,终于醒了。”房遗爱破啼为笑,死死的搂着房毅。

    “喂,你要闷死我了。”陈博弈想要推开将自己搂住的人,可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根本使不上劲,脑袋也是浑浑噩噩的。

    自己不是和徐驰还有杜辰一起去九星墓吗,还有徐驰和杜辰不见了,自己去找他,然后就穿过了一道门,怎么就出现在这里,在别人的怀里了,难不成受伤了?

    陈博弈寻思着,恰好抱着自己的人也松开了手。

    印入眼的,是陌生的环境。

    蓝色的一片的漫账,上尖下圆将床整个包了起来。

    看那质地。不是陈博弈所识的。

    “四弟,四弟。”房遗爱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弟弟,发现他的眼神并不在自己身上。

    “四弟?你是谁,为什么叫我四弟。”陈博弈疑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少年,就这屁大点的孩子竟然叫自己四弟?

    “四弟,我是你遗爱哥啊。”房遗爱更傻眼了,没料自己的弟弟竟然不认得自己了,于是冲着门外在喊:“小东子,给少爷滚去请太医。”

    “遗爱。为父往日里是教你这般对待下人吗?”一个严厉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接着走进来一个莫约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一身锦衣,气度不凡。

    “王太医,劳烦帮犬子诊治一翻。”说着,那外中年人对着一旁的老者点了点头。

    房遗爱立马退到了一旁,低下头去。不敢与那中年人对视。

    “房大人客气了,此乃本官本份。”说着,那名被着小木箱的老者走到了陈博弈的身边。

    “房大人?”陈博弈疑惑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中年人,皱了皱眉,心道: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这些人都穿着古装?

    听到自己的儿子叫自己房大人,那名中年人身子微微一颤,但立马又恢复了平静。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陈博弈,摇了摇头。

    “四少爷。是否感觉到胸闷?”那名老者手搭在陈博弈的脉搏之上,另一个手捋着须道。

    陈博弈摇了摇头,心中还在疑惑自己的处境。

    “那四少爷是否感觉到头痛?”

    陈博弈点了点头,自至醒来到现在,他的头依旧痛得不得了。

    “回房大人的话,四少爷身体已无大碍,只是大脑受伤。怕是得了失魂症。”王太医进来之时,便瞧见了这名房府的四少爷目光浑浊,不知自己身处何地的表情,加上他称自己的父亲为‘房大人’,话语之间也无关半点敬意,由此推断他是得了失魂症。

    “嘶!”房遗爱吸了一口凉气,这才想起自己的弟弟因何不认得自己。

    “没有性命问题就行了,这逆子的命还真硬。”说罢,那中年人甩了甩衣袖,径直的朝外走去。

    “医生。请问此地是何处?”陈博弈看着面前的老者,感觉到对方的慈祥,心中虽有顾虑,但是还须问清楚现状。

    虽未听过‘医生’这等新鲜词,但是老者也知这房家四少爷叫的正是自己,便拱了拱手道:“回四少爷话。这里是房府,令父房玄龄大人是秦王手下的记室。”

    陈博弈猛的吸了一口气,房玄龄是何许人也,他这个后世之人岂能不知,何况陈博弈后世还是一个人历史迷,对房玄龄的事迹也做过一些研究,当下就愣住了。

    我现在是房玄龄的儿子?

    等等,房玄龄不是只有三个儿子吗,哪里又冒出来我这第四个儿子了?

    猛然间,陈博弈突然想起来,以前看过一个电视节目里有考古专家称经过考证房玄龄一生共有四子,长子房遗直、二子房遗爱、三子房遗则、四子房遗义。

    自己竟然是吏书之上都没有记记载的房遗义?

    这是穿越,还是什么?

    艹,哥我竟然穿越了,这太不科学了吧????

    “原来如此,请老先生指点。”陈博弈,不,应该说是房毅。现的房玄龄还没有给房毅起字。

    “无妨,四少爷虽然没什么大碍,但是脑部受损,在下还须开几个房子,四少爷记得服用便是。[平南言情小说网]”说着,那王太医便起身坐到了书桌之前,写了几个方子递于小东子,让他抓药去了。

    见众人走后,房遗爱才走房毅的面前,小声道:“四弟,你当真不记得我了?”

    房毅摇了摇头,他本不是房毅,又如何能记得房遗爱呢?

    不过通过房遗爱眼中的关怀,房毅强行直起身来,看着这自己个极品的二哥说道:“多谢二哥挂心,小弟虽不记得二哥,但是兄弟之情却也是抹不去的。”

    房毅现在最想搞清楚的是自己眼下处于什么年代,虽说那李世民现在还是秦王,可他却是日后的圣君。就是不知,眼下离玄武门之变还有多少时间。

    于是。房毅慢慢的套起了房遗爱的话来。

    房遗爱也没多心,自知自己的弟弟得了失魂症,便将情况一五一时的告诉了房毅。

    “原来是武德六年,看样子快来了。”武德六年也就是623年,明年李渊便会动了废太子的念头,从而爆发了玄武门之变,李世民也将登位称帝。

    “什么快来了?”房遗爱看了一眼房毅,满眼不解。他总感觉自己这个弟弟醒来之后变化太大,完全不是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弟弟了。

    “二哥。没什么。对了二哥,小弟有些饿了,不知……”说着房毅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看我这高兴的,四弟你等着,二哥给你拿吃的。”说着房遗爱便兴冲冲的跑出去了。

    看着出去的房遗爱,房毅摇了摇头。虽然他有些适应了房毅这个身份,但离接受还差得很远。

    “少爷。少爷,药来了。”小东子拎着几封药走了进来,面带笑意,显然是为自家主子苏醒过来而高兴。

    “放着吧,我有些话问你。”虽然房遗爱告诉了自己一些关于时下的一些事情,可是家事方面却只字不提。

    “哦,少爷你想问什么?”走到了房毅的面前,恭恭敬敬的站着。

    “我问你,我娘呢。还有为什么我爹对我如此冷漠?”

    “少爷,您连这都不记得了?”

    房毅瞪了一眼小东子,说道:“废话,我要记得还问这干嘛。”

    “回少爷话,三夫人在三前年就病故了,至于老爷他……”

    “说!”看着对方有些不情不愿,房毅便提高了声音。佯作发怒的样子。

    “少爷你莫生气,我说,我说。”于是小东子将一切原由都告诉了房毅,听的他直摇头。

    原来,陈博弈穿越之前这个房毅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让人痛恨的二世袓,坏事做尽。

    当然,他还是房府的二号纨绔人物,头号纨绔就是就是他的二哥房遗爱。

    这一次房毅所以出事,就是房遗爱带着房毅出去赌钱。结果与人起了纠纷,大打出手。房遗爱的护卫拼死保护,这才让房遗爱保了一条小命,可是房毅却没有那么幸运了。

    回到府中之后,房玄龄也只打发了一个医师给房毅看病,自己却从来没有过问。

    冲这点看。房毅并不怎么得房玄龄的欢心,而且从他之前到房里来看,表露出的是那种厌恶的感觉。

    房毅轻轻的叹了一口气,心想:还够坑爹的,竟然成了一个八岁大的小屁孩。上辈子咱是孤儿,没有料到这一世也差不到哪里去。

    虽然房毅自幼渴望亲情,但是对一个对自己不喜欢的父亲,他又怎么可能接受的了呢?

    吩咐小东子出去之后,房毅便靠在床上,脑袋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细细数来,已经过了半个月时间了。

    这半个月里房毅都呆在房间里,这让小东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往日里,自家的公子哪是安份的主,一天不往外跑就闲得慌。可是这段时间,房毅不仅没出去,还让小东子弄来了一些书。

    虽然说之前的那个房毅与现在的房毅已经完本不同了,可是却保留了一些天赋。

    比如过目不忘,身子灵巧。

    原本前世他是一个军人,生活极为自律,但是现在性子却有了一些转变,脑中总会想着出去转转。

    这天,房遗爱笑咪咪的出现在了房毅的房中。

    看到房毅正在桌子前捧着一本书,他不由的吃了一惊道:“四弟,莫不是你病傻了吧,怎么看起书来了?”

    房玄龄才富五车,可是房遗爱对书本没什么兴趣,就头疼的货,连带着跟自己没小几个月的弟弟也被其带坏了,看着书本就想扔。

    虽是如此,但房府有房府的规矩,房家的几个孩子每日都要抽两个时辰来看书。原本房毅也不例外,但是这段时间他病了,所以有理由不去。

    “二哥,你怎么来了”房毅扔下书本,看着貌似比自己大几岁。其实只大了三个月的房遗爱。

    “走,今天就不用禁足了,哥哥带你出去玩。”说着那房遗爱拉起房毅的手便朝着外面走去,也不顾小东子拦着。

    “小东子让开,别不知趣。”说着,房遗爱就瞪了小东子一眼。

    房毅在房中也呆闷了,来大唐这么久还没有机会领略大唐的风土人情,实在有些说不过去,于是便说道:“小东子你也跟着。记住不许告诉我爹。”

    小东子无奈的点了点头,跟着二人的身后溜了出去。

    房遗爱不敢走正门,所以就领着房毅从侧门出去。

    到了门外,房毅就看到一群少年正在巷子之中玩闹,看到房遗爱过来便聚集了过来。

    “遗爱,小毅你们可算出来了。”一个青袍少年,腰间佩着一块巴掌大的玉牌。看成色绝对是和田出的好玉。

    “杜荷,你怎么也来了?”

    “我们要不来,你岂不是无聊死。走,哥哥带你去风流风流。”说着,一众人就簇拥着陈博弈往街上走去。

    …………

    “徐驰,现在怎么办,博弈他不会出事了吧?”杜辰看着镜子里空无一人,眉头就全皱到了一起。他才从外面找了几条勾索进来,就发现徐驰一直抬着头。便问了一下怎么回事。

    哪里知道,陈博弈就在几分钟前从镜子里消失了。

    “应该还在,我观察了一阵发现里面似乎出现了一道雾气,把他的身子给隐去了。”徐驰一边说,一边沿着陈博弈的身边走了一圈。

    “那赶紧上去看看吧,迟了可不好。”听徐驰这么一说,杜辰稍稍放了一些心。然后准备着那些东西,想办让上去。

    地面距离那顶上的镜子足足有四米多,而且它的位置在中间,所要想要上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那里,把这条勾索甩到那里。”徐驰观察着,看到左右的一个地方有一块凸出来的石头,然后它对面的方向也有一个。

    “明白了。”看到徐驰指了指那两处地方,杜辰就知道了他的意思,然后分别将那两条勾索套到那两处地方。

    拽了拽两条绳子,徐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左右开弓,一点一点往上爬去。

    这对臂力的要求非常高,不过好在徐驰的力量已经远超常人,所以这对他来说并不太困难。

    大约过了三分钟,徐驰就距离那镜子不到半米了。

    “怎么样,看清楚什么情况了吗?”底下的杜辰一直关注着。看到徐驰停了下来,连忙问了一句。

    “你先别管上面,注意四周,我担心那个怪物会出现。”徐驰总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盯着他,所以才让杜辰注意点。

    “好的,我会注意的,你自己也小心一点。”要不是徐驰提起,杜辰还险些忘了进来的时候有一个黑影从头顶闪过。都是刚才太过担心陈博弈,所以都忘了。

    徐驰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仰着头往上看去。

    此时,他才算真正看清楚头顶的这面镜子。

    他们之前看到的,只是镜面,而镜体要大的多。在镜面的边缘,是用青铜铸造的,上面的纹路是一种徐驰没有见过的符文。

    他可以肯定,这面镜子之所以会将人的灵魂摄进去,和这些符文有脱不了的关系。

    他一一的观察着那些符文,想要找出其中的规律,或者他所能认识的东西。

    不过很快,他就失望了,因为他根本就找不出这其中的规律,更加没有找出他认识的东西。

    这,完全是一个陌生的法器,和他学习的知识完全不同的一种系统。

    “怎么样,能po jie吗?”杜辰一边警惕着,一边问着徐驰。

    时间已经过去快十几分钟了,由不得他不急。

    “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用暴力的手段po jie。不过你要在下面布好聚魂阵,不然出了意外博弈就没机会回魂了。”已经不能用稳妥的手段来将陈博弈救出来了,所以徐驰没有选择,只有靠暴力破除。因为陈博弈在里面呆的越久,灵魂也就越发的脆弱,到时再不出来就会彻底的消亡,连肉身也会死去。

    “好,我现在就着手布置。”这一次不管是杜辰和徐驰,都是做了充足的准备。杜辰是因为来救他爷爷,面对的本来就是灵异事件,那些法器以及开坛的东西自然要带。而徐驰呢,则是有带着那些东西的习惯。

    有了那些工具,杜辰用五分钟的时间就把下面布置好了。

    沿着陈博弈的周围,被画下了一个八卦的图案,每一卦上都点上了一根红烛。在红烛下面,侧是压着一张黄符。

    除了这些东西之外,还在外面画了许多符文。

    “行了,你可以动手了。”杜辰检查了一下,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便告诉了徐驰。

    徐驰点了点头,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将自己的破邪印掏了出来,扔给了杜辰。

    “把他摆在那边的门上,防止他的灵魂被吹散。”

    做好了十足的准备之后,徐驰把两根绳子系好,然后站在了上面。

    毕竟暴力破除需要手,而刚才他的手都在拉着绳子。

    沉凝了几口气之后,徐驰暴喝一声,一拳朝着那青铜镜砸了过去。

    成败在此一举,如果他不能一拳打裂那青铜镜,必然就触发的机关。

    卡!

    一声脆响,那镜子好像玻璃一样,立马裂开了十几道纹路。

    徐驰微微松了一口气,双手掐着指决,准备将陈博弈的灵魂给引出来。

    “魂来,魂来,游魂归来!”徐驰嘴里轻喝着,双指不停的移动着。

    随着他的声音响起,就有一丝丝的白气从那铜镜之中钻出来。

    不过徐驰知道,那并不是陈博弈的灵魂,而是之前将陈博弈隐没在镜中的那团气。

    随着白气越来越多,直到完全消失之后,徐驰看到了一团散发的淡huang se微光的黄气从那铜川镜里钻了出来。

    “来了!”徐驰沉喝了一声,让底下的杜辰做好准备。

    就在徐驰那声音响起来之后,杜辰突然朝着他面前的一只红烛吹了一口气。

    此时,火光大涨,huang se的火焰腾空而起,足足有半米高。

    “阳火高照,归魂路明,归来,归来。”杜辰嘴里也轻喝着,手中还不停的晃着一枚铜铃。

    “游魂归位!去!”徐驰双手一合,朝着那黄光一指,然后晃动了几下,朝着底下陈博弈的身体一指。

    那huang se的光雾好像感应到了什么,轻飘飘的朝着陈博弈的身体飘去,然后一下子钻进了他的头顶。

    “行了,你快下来吧。”杜辰看到那些黄光完全进入了陈博弈的身体,总算是把悬在心里的石头落下去了。

    不用杜辰说,徐驰从上面准备下来了。

    “逆贼,你哪里逃,给本候站住。”

    陈博弈突然大叫了一声,伸手朝着杜辰的肩头抓去。

    “逆你个头,还不醒醒。”杜辰看到陈博弈犯浑,连忙拍了他一下。

    “哎哟,杜辰,你干嘛打我啊。”陈博弈一脸茫然,然后看了看四周,又说道:“怎么回事,我不是穿越了吗,怎么又回来了?”陈博弈一头雾水,因为他感觉自己已经回到大唐**年了。

    “穿你的大头鬼,明明是你失魂了,小说看多了吧?”杜辰拍了一下陈博弈的脑袋。他和徐驰担心了许久,可是他竟然认为自己穿越了,想想都气死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