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00章 再次失魂

    “失魂,什么失魂,你们没搞错吧?”陈博弈的脑袋还一片混乱,对于四周的环境也是十分的陌生。毕竟在他的印象之中,自己是在大唐生活了七八年。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吗,你这定立也太差了。”徐驰一脚踢在陈博弈的屁股上,恨不得将他一顿狠揍。要不是他定力太差,也不会被那镜子摄走灵魂。

    “明明是你们两个的问题好不好,先别闹,让我理一理思绪,不然容易神经错乱。”陈博弈连忙闪到了一边,走到了角落里不敢和徐驰和杜辰应嘴。

    徐驰和杜辰也没有再理会他,将地上的那些东西都整理了一下,准备接着往里走。

    差不多过了十几分钟,陈博弈也从那有些混乱的记忆之中摆脱出来。

    “徐驰,你说我经历的那些是不是真的就是历史上发生过的啊?”陈博弈虽然认清了什么是现实,可是在那镜中给他的感觉实太是太逼真了,他都不由自主的融合进去了。

    “你问这些,是不是因为你在里面看中了什么女人啊?”杜辰笑了笑,拍了一下陈博弈的肩膀,示意他要注意头顶,不要像之前一样冒冒失失的,又中了什么陷井。

    “放你的狗屁,尽说些乱七八遭的,我像是那种人吗?”陈博弈的反驳显得很无力,因为在他旁的两人人对他都极为了解。在他没有遇上苏婉之前,就是一个hua hua gong zi,不知道泡了多少个女人。

    徐驰看了一眼陈博弈,其实他很了解陈博弈的这种困惑,因为他当初也有过和他一样的心理。不过后来徐驰经历的多了。也就渐渐明白自己不管遇到的有多么真实,他都是一种镜象,一种可发生改变的‘记忆’。

    “我问你,你在那里面是不是改变了许多事,也改变了很多人的性格?”做为一个代现人,陈博弈的想想肯定与那些有差别的,自然会影响到他们的行为。

    陈博弈几乎没有犹豫,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接着看徐驰,等待着他下面的话。

    “那些事或许曾经发生过。但那并不是你所接触的真实世界。他会为你的意志所转移,会为之改变。哪怕那些事,那些人曾经都存在过,但那也仅仅是一种记忆的投影。”徐驰缓缓的说着,目光在四周扫来扫去。

    刚才在上面的时候他感觉有东西在盯着他,而下来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了。

    陈博弈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没有再开口。

    徐驰和杜辰也没有说话。因为这些事还是要陈博弈自己想通,他才能释怀。

    三人接着往里走去,走了差不多八十米的时候,就有一道门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应该没有人进来了吧,这一路上都没有看到有任何的脚印。”杜辰将灯光往回一照,地面上只留下了他们三个人的脚印。这里的地面有一层厚厚的灰尘,显然是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才累积起来的。

    “如果这里是唯一的入口,那肯定没有人来过,但我们却不能保证没有其他的入口。”徐驰可不敢打包票说没人来这里。毕竟这古墓建造的时候肯定是在大唐之前。

    而那面镜子里,陈博弈遇到的是大唐时期的事情。这就说明,在大唐或者唐后有人进入了这个古墓,并把那面铜镜放到了穹顶。

    三个人走到了门前摸找了起来,既然有门,肯定有进去的办法。

    果然他们三个人找了一圈之后,就找到了开门的办法。

    打开门之后。就有一股腥气传来。这种气味,正是他们之前闻到的。

    不过现在打开门之后,那味道扑面而来。饶是他们三个都身经百战,也忍不住趴在一旁吐了起来。

    “妈的,这是什么味道,也太他妈冲了。”杜辰吐的脸都白了,而徐驰和陈博弈也没有好在哪里去。

    因为这种味道实在是太难受了,不仅是腥,而且还有一种刺鼻的感觉,吸在肺里。感觉像是把辣椒水给吸进去一样,又刺又呛。

    三个人趴在那里缓了好一会劲,才慢慢适应过来。

    每个人脸上都绑着一块布,虽然不能很好的起到防护作用,但多多少少还是能过滤一些那些ci ji的东西。

    进去之后,三个人的眼晴都是红的。眼里都有泪水。这些,都是被ci ji出来的。

    面前的空间,显得很是空旷,而在中间的位置,堆着一堆黑色的东西,像是什么东西的尸体。

    不过如果真是什么怪物的尸体,那么这个怪物的体形也太大了一些。凭感觉,就要比十几只大象堆起来还要多。

    三个人警戒着,朝着那中间那堆黑黑的东西靠近。

    “恶。”

    陈博弈再次忍不住吐了起来,因为那堆东西的的确确是什么动物的尸体,只不过已经大面积腐烂。而在那里烂肉里,全都是疽,看起来十分的恶心。

    倒是徐驰没有多大的反应,沿着那具尸体转了一圈。

    最终,他得到了一个结论。

    这是属于一只生物的尸体,但是它的体形恐怕要和已经灭绝的霸王龙更大一圈。

    “这会是什么怪物?”没有看到头也没有看到尾,倒是有看到两条已经快烂的差不多的腿。

    恐怕,没有人知道默默死在这里的怪物原本是什么样子,又会有多么巨大。

    而且,他们连死因恐怕都无法知道了。

    “博弈,杜辰,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呢?”徐驰突然发现,陈博弈和杜辰竟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遭了,失魂。”徐驰惊呼一声,手电往头顶一照,果然发现了他们两个人的灵魂已经被顶上的一面铜镜给摄住了。

    “该死的,怎么还会有这玩意。”徐驰暗骂了一句,然后看了一眼地上的那团巨肉。心想:不是会这个家伙也是因为这样而死掉的吧?

    徐驰还真猜对了,原要那些镜子就是为了对付这个东西才建成的。

    在古代,这样的怪物属于刀枪不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伤到它。也只有将其灵魂摄入那法器之中,让它的**慢慢的腐烂掉,才能够对付的了它。

    “奇怪了,徐驰和陈博弈呢,还有那烂内怎么也不见了?”更让杜辰感觉到奇怪的是,连那刺鼻的味道也没有掉了。

    突然。他心里咯噔了一下,暗道:完了,我也失魂了,肯定是又出现那个法器了,都怪我太大意了。只是,不知道徐驰和陈博弈怎么样,万一他们两个也失魂了。那岂不是我们三个人都要在这里死去,和那怪物一样腐烂了?

    他和陈博弈遇到的情况一样,找了一圈之后,发现了一道门,于是跟着也走了进去。

    免强接受了自己和陈博弈一样,置身于一个记忆空间之中,杜辰开始想弄清楚自己身处于怎么样一个时空,是不是仍在自己熟悉的那个地球。

    掀开厚重的被子,杜辰拨开了huang se的床账。印入眼前的完全是陌生的地方,让人怀疑自己是不是闯入了某个拍古代电视剧的场景之中。

    ‘小八,你终于醒了,吓死为娘了。‘一个穿着古装、浑身上下透着贵气的年青妇人放下碗急急忙忙的跑到杜辰面前,对着他上下细瞧了一翻,然后才传出舒口气的声音。

    小八?

    这就是自己的名字,也太俗了吧?

    看着自己的儿子傻傻呆呆的坐在床上。她的不禁眼晴都红了。

    ‘娘亲,我怎么了?‘下意识的情况下,杜辰便问了出来。

    看到杜辰无碍,她终于松了一口气,一下子抱住了杜辰久久不语。似乎不愿提及杜辰身上有过什么样的遭遇。

    ‘公主,刘将军带着几位公子过来了。‘一个奸细的声音突然从门外传来,让杜辰打了一个激灵。

    感觉到怀中的孩子打了一个寒颤,原本抱着杜辰的妇人脸色一寒,轻轻的拍了拍杜辰的背部,用温柔的腔调安慰道:‘云儿莫怕。以后娘亲再也不送你去刘府了。‘

    杜辰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面前陌生的娘亲,他自幼是国家养大的孤儿,从来没有感受过这种让他心中发甜的爱护之情。

    那一刻,脑子突然崩出一道闪电似的,巨裂的疼痛让变成幼儿的杜辰哇哇大哭起来。

    ‘云儿不哭,云儿乖。‘妇人连忙拍打着杜辰的背。低声的哄着。

    杜辰一阵尴尬,哭一会便止住声。要不是刚才太过于疼痛,出于这年弱的声音的身体反应,性子坚忍的他岂会做出自己上辈子都不曾做过的可笑之举。

    就在这个公主抱着杜辰出门之时,他正在脑中消化那突如其来的讯息。

    他,隐约有些清楚自己回到了千年前的古代,成了什么人的儿子。[平南言情小说网]

    刘云,或者说是杜辰更为贴切。因为,他的他的父亲乃是北汉朝的名将杨重贵现已被北汉皇刘继元赐姓为刘,并改名为刘继业,成了北汉开国皇帝的干孙子,外头常形容他是干殿下。

    可是自幼喜欢历史的杜辰清楚这个杨重贵就是后来经常在电视上以一门忠烈而出现的杨业,杨家将的扛霸子。

    而杜辰的母亲也不是什么普通女子,的的确确是一个公主,上任北汉皇刘继的妹妹刘怡,她在十九岁时初见杨业便被他的英雄气概所迷倒,并用一些小手段让杨业与她荒唐了一夜。杜辰,就是那一夜荒唐的产物。

    尽管杨业有心负责,但是刘氏皇族却不能忍受皇家的孙女跟干孙子之间的不伦之恋,所以杨业纵是有心想娶刘怡过门,也不能被接受。虽然表明上不许二人成婚,可是实际上皇室却默认了二人的关系。只是毕竟北汉兵祸不断,需要拉扰杨业这样的将才。

    就连太原的百姓也知道,他们的公主跟杨业是有夫妻之实的。不过皇室抹不开面子,杨业也无计可施,只有加倍的疼爱杜辰。

    疼爱,杜辰想到这里不禁觉得的好笑。因为这份疼爱。让年幼的杨业早夭,让后世的自己有机可成,取代了原本幼小的灵魂。

    ‘怡儿,小八怎么样了?‘杨业才见到刘怡,便急切的问了一句。

    ‘哼,你还敢问,莫不是云儿命大,我今天就上你们杨家拼命去。‘刘怡一脸冰霜,恶狠狠的瞪着杨业。

    而此时。杜辰也在细细的观察着这个被历朝厉代传颂的有如军神一般的男人。

    将近一米九的身高,魁梧英俊,皮肤呈古铜色,英气勃发。难怪,刘怡会对他一见钟情,并且用mi yao把他给办了。

    除了杨业之外,他的身后还站着一排高矮不低。但是却掩盖不住强壮的男孩。

    ‘跪下,和二娘还有你们八弟请罪。‘杨业看到杜辰的眼晴滴溜溜的转着,便松下一口气来。对于刘怡的性子,他十分清楚。如果要让她原谅自己的过失,那就要靠自己的几个孩子了。

    ‘二娘,我们错了。‘七个小孩并排跪在地上,红通通的眼睛直直的看着昨天从水里捞出来淹淹一息的杜辰。

    咚咚咚,几个孩子不停的猛磕着头,嘴里还自责着昨天不应该带着杜辰去他们的练武场云云。

    果然。杨业看到刘怡的脸色松了一下来,便走近身前,揉声道:‘云儿,让爹爹抱抱。‘

    ‘都起来吧,以后不许再带着云儿看什么鸟流星记住没有?‘杨怡看着一个个血流满面的孩子,不忍心的说着。

    ‘谢谢二娘。‘一听刘怡松了口,一群孩子立马站了起来。朝着抱着杜辰的杨业围了过去,一个个你一言我一语的部着杜辰的情况。

    流星?

    恍惚间,杜辰想起来原来那个杜辰身上发生了什么。

    三天前杨业不知道抽了什么风,竟然带着他的八个儿子去太原府的北山上看流星。结果倒好,流星是看着了,连带着一颗巨大的陨石也砸到了距离他们数千米的山上。强烈的冲击波直接把幼小的杜辰给震死了,这才让自己有机可趁的活过来。

    虽然好奇为何九人之中只有自己受伤,但是杜辰并没有发问,而是好奇的看着这几个哥哥,心中不禁想:难道。他们以后都要战死沙场?

    把杜辰交给了他的几个哥哥之后,杨业便拉着刘怡走向了后厅,似乎有什么事情要说。

    ‘小八,看,哥哥给你带了什么?‘其中一个男孩献宝似的从怀里摸出几颗橄榄捧到了杜辰的面前。

    可惜,如果是以前的那个杜辰早就乐的不可开吱的抓来一颗放到嘴里了。但是现在的杜辰却是后世的杜辰。岂会被一个小孩子哄人的手段给吸引了。

    这些人,因为那突然涌现出来的记忆所以杜辰都记得。给自己橄榄的是杨延浦,也就是杨二郎。

    其余的是大郎杨延昭,三郎杨延训、四郎杨延环、五郎杨延贵、六郎杨延彬、七郎杨延玉。

    而后世之中,杨延昭却为杨六郎,这倒让杜辰有些郁闷。而且历史当中的杨八郎也不叫杜辰,更不是杨业的亲生儿子。

    那么,自己这算怎么回事,吏书的偏差吗?

    不过想到自己那尴尬的身份,杜辰有些释然了。也许,原本真正的那个杜辰已经死了,而且北汉皇室不可能承认杨业跟刘怡的婚事,所以北汉的历史当中并没有记录杜辰这号人物。

    而杨业降宋之后,也许是因为丧子之痛,所以也没有让人记录下杜辰这号人物。

    ‘嘿,感情自己还成了历史上的一个黑户?‘摸着鼻子,杜辰嘀咕了一句。

    因为杜辰才四岁,吐字还不是非常的清晰,因此抱着杜辰的大郎有些差异的看了一杜辰,疑惑道:‘八弟,你说什么?‘

    ‘累了,我想睡觉。‘杜辰怕露出破绽,随便编了一个理由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好好思考一下今后的人生。

    如果历史是真的,那么杨家的男儿们多半要战死沙场。而已经成为他们一员的自己,是不是要去改变这个历史?

    ‘高公公,麻烦带我八弟去休息吧。‘大郎杨延昭已经十二岁了,在古代也算是个小大人了,所以行事跟杨家其他的孩子还有些不同,说话掷地有声,大有将门虎子的风范。

    很快,就来了一个佝偻的老汉走了起来将杜辰接了过去,直接抱着他进了之前他所在的那个房间。

    ‘小殿下,老奴就在一旁,有什么事大声唤我便是。‘说完之后高公公帮杜辰盖好了被子,放下了床账便退出了门外。

    听到门被关上的声音,杜辰松了一口气。

    看着粉嫩的拳头,杜辰不禁的笑了起来。穿越,如此玄幻的事情竟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他的记忆并不多,毕竟杜辰只是一个四岁大的孩子,跟杨七郎还有杨八妹同岁,只是稍晚了几个月时间。一个孩子再怎么聪明,也不可能记住许多他还不懂的事情。

    降宋,这可是一件头疼的事情,而且也意味着杨家将要战死沙场了。也不知道,是在多久以后,自己能做些什么样的准备。

    胡思乱想一通,杜辰竟然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而陈博弈这次并没有进入那门里,因为他知道一进去必然就陷入某个记忆空间,所以他就站在原地。心里担心了一阵,然后索性盘坐下来修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