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03章 陈博弈的危机

    似乎有什么东西被惊醒了,山腹之中传来了声沉吼。

    四周开始摇晃起来,吼声四震,越来越强烈。

    “嗷!”

    一只手臂粗的五爪金龙一处红色的潭里飞转一圈,想要冲出池子。可是在它的爪子之上却有细细的长索,将它拽回了池中。

    “嗷!”

    五爪金龙再次想腾空而起,却没有挣脱那长索的束缚。半空之中的金龙脚上血液横飞,滴滴落在它身下的红色水潭之中。

    挣扎了一会,五爪金龙似乎放弃了,再次落回了水潭之中。水潭四周青光四闪,原本数丈宽的水潭竟然缓缓的缩小了,转眼间就成一湾小水坑,不足半米宽。

    因为四周震动,所以陈博弈头顶的冰晶大片的坠落下来,把陈博弈掩盖了起来,阵阵白雾从那冰堆之中冒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原本布满冰晶的世界已经变成一个水潭,陈博弈的身体就漂浮在水潭上面。

    “咳,咳,咳。”猛然间醒来,陈博弈呛了一口水,顿时发现自己处于水中,不由的就慌了神,手拍脚踢往岸边游去。

    “呕!”

    浓烈的腥臭味让陈博弈忍不住吐了起来,好像要把胃都吐出来一样,抽得他发疼。良久他才缓过劲来,用力的呼吸着。

    往怀里摸了摸,陈博弈发现那五枚果子还在,便松了一口气。坐了好一会,陈博弈才站起来。

    鼾声似乎止息了,从陈博弈醒来之后便没有再听到过了。回去的路已经变被成了水潭,而且奇臭无比,所以陈博弈打算往前走走。找找有没有别的通道,顺便看看有没有牛鼻子老头说的灵根。

    往里走了几百步,陈博弈看到了半米来宽小水坑,水坑的四周是那种红色的石头,看上去光滑无比。这里本来就热的出奇,口干舌燥的陈博弈便想下去喝点水。

    这一次他学乖了,没有一来就喝,而是试了一下水温,发现冰冰凉凉的。欣喜之下。他就趴下去掬了一捧。

    一翻畅饮之后,大为舒畅,感觉不再那么燥热了便想接着往前走。可是突然之间,发现小水潭下面似乎有一件长物。

    卷起袖子就想掏出那东西看看,可是看上去只有半手臂深的水坑好像深不见底,他半个身子都钻进去了还是碰不到那东西。

    出于警惕考虑,陈博弈并没有钻进那水坑里。万一真的深不见底。水性不佳的自己可能淹死在里头。

    摸了良久,陈博弈只好作罢,等下次带个东西再来捞。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水坑,陈博弈收起心情接着往前走去。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在他面前出现了一道门,门内是一个房间,布置的十分精致。

    “一路上来也没有看到什么灵根或者异兽啊,不会是那个老牛鼻子骗人吧?”想了想,他又接着道:“也许是我不懂什么是灵根所以错过了。等回去问问娘亲再来看看,眼下还是先回去不然娘该担心我了。”

    站在那里看了一会,确定没有人陈博弈迈过了那道门。

    顿时间他感觉天旋地转,好像被人扔出去一般。

    “呯!”

    屁股着地,痛得陈博弈直吸凉气。

    “是谁,滚出来!”

    一声娇喝从陈博弈身后传来,让他打了一个激灵。

    刚站起来想回身之时。感觉到脖子一凉,一柄长剑就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这是什么情况?

    陈博弈僵直了身子,不敢动弹半分。

    “小屁孩,转过身来。”一个冰冷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长剑已经割破了陈博弈的脖子。

    不敢乱来,陈博弈只好慢慢的转过身子。

    只见一个十五来岁的女子赤足站在一个浴桶旁边,身上环绕着一层淡淡的水雾让人瞧不真切水雾之后的身姿。

    “小公子,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那女子愣了一下,脸上的怒意消了大半。原本她以为有什么人溜进她的房中偷看她沐浴,可是没有想到看到的竟然是一脸茫然的陈博弈。

    “我。我是从那道门里出来的。”说着陈博弈往他来的那道门指了指,可是手却停在了那里。

    光滑无比的墙面印出了陈博弈与女子的身影,哪里有什么门。

    “何来有门,小公子真会说笑。快点离开这里,不然我就把今天的事告诉戮月师姐,看她怎么收拾你这小se lang。”

    “我。我不是小se lang,我真的是从一道门里过来的。”陈博弈连忙解释,可是对方却没有给他机会。

    抖了一下长剑,将剑尖抵在了陈博弈的下巴,逼得他步步后退。

    看着陈博弈逃命似的跑出去,女子才收起长剑,自言自语道:“这小废物今天胆肥了,竟然往内门弟子的住所跑,怕是又得挨几顿揍了。”

    一溜烟的跑出了女子所在的房间,陈博弈连忙看了看四周的地形,发现竟然是血魔宗内门弟子所居住的地方。要是往常,打死他都不会往这边跑。可是哪里料到,从那门里迈出来竟然是一个女子的房间,而且门也神奇的消失了。古怪,太古怪了。

    趁着没人发现自己,陈博弈赶忙抄没人的小道往自己的小竹林跑去。

    一路上提心担胆,深怕被别人发现。不过幸运的事,陈博弈一路上并没有撞见任何人,也没有被任何看到。

    一口气没换,陈博弈跑进了自己的小屋。

    “呼,呼,呼。”后怕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陈博弈给自己倒了一杯茶。

    只是让他有些疑惑的是,自己为什么不感觉累呢,要换成以往跑那么远的路肯定累的吐血,可是今天一点都不累,反而一种畅快的感觉。

    难道是因为那些果子?

    陈博弈从怀里摸出那用手帕包好的果子,不由的出了神。他也知道世界上有一些灵果吃下之后能让人改变体质。或者修为大增。可是他的身体并不适合那些霸道的灵果,他娘曾经给他弄来几枚让无数人垂涎的朱果,不仅没让他的体质变强,反而差点要了他的小命。

    想了想,陈博弈从房间里找来了一个玉盒,将五枚鲜红如火的果子装里了玉盒里。这盒子是小蛮送给他的,说是装灵药能保持灵气不散。

    做完之些之后陈博弈就盘坐在床上,准备开始修练那《清虚真法入门篇》。

    打铁要趁热,他迫切的想要知道自己能不能修练道法。这是他唯一的希望了。也决定着他未来的一切,由不得他不着急。

    闭目静神,让脑海之中慢慢浮现有关于《清虚真法入门篇》的内容。不一会的功夫,在他的脑海之中就出现了一个与他长得一样的人来,浑身光溜溜的盘坐着,似乎正在xiu lian那入门篇上的吐纳之法。

    一丝丝蓝色的气正被那人吸入口中,然后徐徐的沉入丹田。继而转换成精纯内息,并且不断循着体内经脉蜿蜒流转,最后形成一道大循环。那个画面不断重复着,让整个xiu lian过程清晰无比。

    清虚真法入门篇,引天地灵气入体,洗髓伐毛,增强体质。xiu lian大成后,可以打通体内玄窍,在体内形成一个生生不息。循环不止的力量源泉。让人从后天进入先天,为将来踏入仙道而牢牢筑下基础,由此跨入先天后,被称之为筑基期。当然,目前的陈博弈还不知道筑基期是什么意思。

    根据心法所述,炼气期第一层至十二层,分别对应人体十二个主要穴位。每打通一个主穴。gong fa就进步一层,直至炼气期巅峰后,将会冲击第十三个穴位。一旦成功,便能踏入筑基期。然而万丈高楼始于平地,要想打通第一个穴位,必须先要积攒一定程度的真气。

    吐纳xiu lian,是一件极为枯燥之事。每一次纳气,需要将周围的空气深深地吸入到肺腑之中,随后屏住呼吸,用幻想的方式将气往丹田沉去。随后将一丝若有若无天地灵气滞留在丹田之中。浊气随之吐出。这是一个玄之又玄的方式,但却是绝大多数xiu lian者的不二法门。

    每一次吐纳之中蕴含的天地灵气,微乎其微。就好像是沙里淘金,须得花费巨大的功夫洗去无数泥沙后,才会在偶然间得到那一小抹惊艳的灿烂。

    花费了几个时辰的吐纳,陈博弈始终无法感受到心法所述的那种玄之又玄的气感。心情不由得有些浮躁了起来。重重的吐了口浊气,起身泡了个澡。躺在床上,回想着刚才修练的过程,想总结一下自己有没有什么地方练错了。可是不知不觉间,他却困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不知是否错觉,精神仿佛比平常更抖擞了不少。这让陈博弈有一些雀跃,这么多年来他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过感觉精力充沛的,于是料定是昨天修练的吐纳之术所致。

    好像在黑暗之中抓住了火光一样,让陈博弈整个人都充满了希望。他迫不急待的盘坐起来,让自己的注意力沉凝了下来,尽力排除脑海中所有杂念。然而一个多时辰下来,仿佛又是一无所获,心情不免有些烦躁起来,于是他又观想了脑海之中修练的画面,等到心情平静下来后再次投入修练之中。

    饿了就吃些干粮充饥,累了就睡,睡醒了就接着修练吐纳之术。这种极为枯燥的日子一过就是半个月,半个月来陈博弈感觉自己的精神越发的充沛了,而且修练的时间也越来越持久了。第一天他只能连续修练一个时辰,中间必须休息半个时辰,可现在他可连续四个时辰不休息,四个时辰后只要吃点东西喝些水就给继续修练。

    经过大半个月的努力,盘坐在床上的陈博弈每一呼一吸的间隔又长又稳,在他的意识之中大多数气都沉到了丹田之中。

    吸了一口气,陈博弈用意念想着这股气正透过自己的胸肺。

    突然间,陈博弈感觉到自己的胸肺微微一凉,似乎有什么流过一样。心中虽然狂喜万分,但是他却没有停下观想。继续想像着那气往下沉淀,然后积蓄在丹田之中。

    小腹传来一阵暧意,似乎是一股气在转动。

    陈博弈吐出一口浊气,然后吸入新的气体。当气流过胸肺时,他再次感觉到了,直到气再入丹田之时,他竟然感觉丹田好像吃多了胀起来一样。

    “成了,成了,我能感觉到气了。我终于可以修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陈博弈欣喜若狂,若痴若疯,整个人在床上跳来蹦去,形同疯子一般。

    一阵狂喜之后陈博弈盘坐了下来,继续吐纳着。这是他头一回体会到气感,的些激动实属正常。这种感觉。把他压在胸口的郁结一扫而空,整个人顿时轻松了许多。

    半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事实证明他虽然不能修练魔功但是却可以修习道法。是正是邪对陈博弈来说没有区别,只要自己能变成强者那就足够了。

    继续吐纳了一个时辰,陈博弈感觉到腹响不止,便收功准备吃点东西。在厨房翻了一圈他才发现,自己的屋子里已经没什么东西可吃了。

    “奇怪了,娘亲怎么这么久也没来看我,更加没让人送东西过来给我吃?”原本陈博弈的一切吃穿用度都是由幽萝的贴身婢女青蝶照料的。每半个月都会送食物过来给陈博弈,可是时间已经超过五天了。如果不是他省着吃,怕是饿晕过去了。

    “算了,我也好久没有下山了,不如去村中采买一些,顺便看看小蛮。”说罢,陈博弈便梳理了一番。准备下山找小蛮去。

    可是当他走出小竹林时,迎面走来一个绿衣女子,眉宇之间有些焦急之色。

    “小公子,小公子。”那绿衣女子落在陈博弈身边,轻轻的松一口气。原本早在五天之前她就应该过来了,可是中途出了一些事情就耽搁了这么久,还好没出事。

    “青蝶姐姐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陈博弈一手负在身后,有些不悦的看着青蝶。

    感觉到陈博弈的态度有些异样,青蝶立马欠了欠身施礼道:“是奴婢疏忽。还请小公子莫怪。”她虽然也不喜陈博弈,但是却不敢有丝毫表露。只要陈博弈与幽萝一说,她必性命不保。

    见对方认错陈博弈也不好追究,脸上的表情一转,笑道:“青蝶姐姐不必如此,我是以为姐姐你不来了。所以这才自己准备下山采买些东西。”

    青蝶眼睛一转,没敢起身,接着道:“不知公子需要采买什么,让女婢去就好了。”

    陈博弈顿了顿,自知自己钱两不足就有了一些想法,沉思片刻道:“也没什么稀奇的,就是一些书籍,比如《魔族闻记》、《修行要解》等等基础的东西。”

    闻言,青蝶拿眼睛瞧了瞧陈博弈。在她印象之中陈博弈素来讨厌这些书,今天怎么主动去买了。难道,他要修练了?

    “原来是这些,等奴婢放好米粮就帮小公子去采买,晚些时候送到小公子房中。”青蝶担心陈博弈打小报告,全然应下。

    “那就麻烦姐姐了。”陈博弈说了一句,跟着青蝶往自己的小屋走去。路上问了青蝶他才知道半个月前自己的母亲随同父亲前去诡邪宗,所以才没有过来看他。

    “姐姐,你这个是芥子袋吧?”看着青蝶从一口粉色的小袋子里取出一袋袋米粮,陈博弈按耐着心中的激动问道。他之所以折回来,目的就是想弄清楚如何使用芥子袋。

    “嗯,小公子怎么对芥子袋有兴趣?”青蝶越发的感觉陈博弈与往日不同了,先是让自己买书现在又问及芥子袋。难不成他真的打算开始修练了,如果xiao jie知晓了肯定会万分高兴,对小公子的宠爱又添上几分,日后定不能再怠慢于他了。

    “就是好奇这小袋子怎么装的下这么多东西,又怎么从这么小的袋子里拿出那么大的东西呢?”说着陈博弈比了一个形状,如同一个好奇宝宝一般。

    青蝶打定主意要与陈博弈打好关系,自然就一一细说。

    “祭练后就能感应到芥子袋里的东西,然后用魔元将东西取出来?”

    “是的小公子,只要将魔元包裹精血融入无主法宝之中就能初步祭练法宝,日后加以用魔元温养就可以彻底祭练法宝。用起来也得心应手。”

    陈博弈若有所思,目光不由的往自己的右手飘去,然后把手藏到了身后,接着问道:“那储物戒是不是也一样呢?”

    “储物戒?”青蝶看了一眼陈博弈,心中有疑。不过也不敢有所表现,接着道:“也是一样的,但凡是无主的法宝都可以用这种方法祭练。”

    “哦,原来都一样,谢谢姐姐跟我讲了这么多。”陈博弈决定按着这个办法试一试。说不定也能祭练手中的那枚储物戒。

    “小公子客气了,如果以后有什么不解的可以随时来问奴婢。如果没有其他事,奴婢就下山为小公子采买那些书了。”青蝶料定自家xiao jie肯定送一枚储物戒给陈博弈了,那种上等的芥子法宝就连大公子跟三公子都没有,唯独二xiao jie从宗主手中得了一枚。

    “那就有劳姐姐了,我的身子骨不太好就不送姐姐了。”说着陈博弈起身拱了拱手,尽量把戒指盖住。

    “嗯。小公子太客气了。哦,对了,xiao jie让我转告小公子最近山上时常丢了东西,若有什么宝贝一定要藏好别让人看到。”青蝶眼尖,一眼就看到了陈博弈有意遮盖中手的那枚戒指更加确定了心中的猜想,便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多谢姐姐提醒,我记下了。”陈博弈明白过来对方的意思,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对方。这个青蝶自幼就跟在自己母亲身边,这么多年来青蝶对自己十分客气并没有半点逾越的地方。可以说。青蝶是少数让陈博弈感觉自己像是戮战儿子的人。

    对于陈博弈的机敏青蝶也是吃了一惊,自己只不过小心点醒一下他就立马明白过来是自己提醒于他。

    “那小公子好好休息,奴婢速去速回。”说完之后青蝶缓步退出了房间,以前是做做样子,如今却是诚心实意。

    看到青蝶离开,陈博弈立马关好门窗,对着戒指看了又看。他没有去试着祭练这枚戒指。因为他才刚刚体会到气感,并不能崔动真气包裹精血。

    “那牛鼻子说财不外露,青蝶姐姐又让我小心,看来要重视省得被人抢去。”原本他想把戒指摘下藏起来,可是却没法摘下。最后,他找来一些布条缠了起来掩盖住了戒指。

    做完这些之后,陈博弈推门而出,准备下山找小蛮。半个月没有见到她,心中有些牵挂。

    顺着台阶陈博弈一蹦一跳的往下跑去,他发现自己的身子变轻盈了许多。下山比以前要轻松上数倍。为此,他还特意试验了一下上山,发现自己十分轻松的就能翻越一级台阶,顿时欣喜万分。

    “我终于不用靠别人了,哈哈哈。”陈博弈大笑一声,加快了下山的速度。这条山道根本无人行走。所以他也不必担心别人发现自己与以往不同。

    一路飞奔,只用短短的半个时辰就赶到了山下,比起住常他要省了一半的时间还不止。心情愉悦的陈博弈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见到小蛮,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最好的伙伴。

    可是等他赶到小蛮家里时却发现她的家门紧锁,叫了半天也无人应答。

    站在门口的陈博弈有些失神了,往常小蛮家里从来不上锁的,而且小蛮的姑姑双腿不灵便更加不可能出门。

    “是陈博弈吧,小蛮让我转告你她去噬魂宫拜师学艺了,这是她要我转交给你的血缠藤。”说着一个老汉就把一个药篓转交给了陈博弈,里面装着满满的血缠藤。

    “她去噬魂宫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陈博弈失神的接过了药篓,脑海中浮现过他与小蛮相处的点点滴滴。

    老汉摇了摇头,看了一眼陈博弈。

    背着药篓,陈博弈疯狂的跑出了村子。

    “姑姑说一个要变强要靠自己呢,所以哥哥也要加油哦!以后小蛮如果不在,哥哥要照顾好自己,不许让坏人欺负你。”

    脑中回响着这一句话,陈博弈现在才知道这句话里隐藏的意思。

    “小蛮,哥哥会变强的,不会让任何人欺负我的。你在噬魂宫也要加油,等着哥哥来找你。”冲着山谷大声叫喊着,陈博弈把所有力气都用上了。

    嘶喊完,陈博弈背着药篓往台阶上冲。

    一级,两级,san ji……

    从爬慢慢换成了跳,陈博弈的身子轻飘飘的,在山道上留下一滴滴汗水。变强,就从这里开始。

    回到小竹林时已是夜里,刚到房中陈博弈就看到自己的桌子上摆了十几分书。放下药篓,陈博弈把里面的血缠藤倒在了竹扁之上,准备将这些草药凉干保存好。自从他从地底洞穴回来之后就没有再犯过病了,从此他不再需要血缠藤了,所以要把小蛮满满的心意保存好。

    做完这些之后陈博弈就投入了疯狂的修练当中,只有强大的实力才能让他感觉到安全。

    一点一滴的蓄积着真气,陈博弈不停的压榨着自己的时间投入修练。两个月,整整的两个月又过去了。如今就算陈博弈没有吐纳也能感觉到丹田鼓鼓的,真元在丹田之中带来的暧流让他着迷。

    与三个多月前相比,陈博弈变得更瘦了,但却与以往的萎靡不同。看上去精气十足,整个人充满了斗志。而且脸色也不再是病态的苍白,而是一种带着血气的粉白。

    吐纳一圈之后,陈博弈感觉丹田的胀意有种破肚而出的感觉,他知道突破第一道穴位的机会已经来临了。

    缓缓的驱动着丹田之中积蓄的真气,顺着经脉向下游走。虽然不是第一次做,但那种清凉畅爽的感觉还是让他身心愉悦。

    紧守心神,他深吸了一口气,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到了真气运行之上。控制着真气继续下向游走,直到真气突然停了下来,好像被什么挡住一样。他知道,那里就是第一道要冲击的穴位了。憋足了一口气,他奋力推动真气往前冲去。

    下腹传来一阵刺痛,好像有人在里头用针扎他一般,痛的他直冒冷汗。不过他并没有因此而放弃,而是强忍巨痛疯狂的对穴位发起的冲击。

    他知道,这是自己转变的机会。如果不能突破第一道穴位,什么变强都是空话。一次又一次的冲击让陈博弈苦不堪言。

    看来自己还是太过急躁了,得慢慢蚕食。

    念头一转,陈博弈放弃了暴力冲击的手段,转成了比较温柔的蚕食方法。那些真气汇集起来,如同蚂蚁大军一般对着那处穴位发起了新一轮的攻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