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04章 情况紧急了

    豆大的汗不停的从陈博弈脸上滑落,但他的表情却是异常的坚定。实力决定一切,没有人会比他有更深刻的体会了。有一个魔门巨头的老爹又如何,没有任何力量的他照样被人欺辱,连他父亲都不管他的生死。只有成为强者能改变自己的命运,主宰自己的一切。否则他终有一日在别人的欺辱中死去,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

    体内的真气越来越弱,随着他的冲刺消耗了绝大多数。他紧咬牙关,压榨着丹田之中还残余的一丝真气再次往那穴位冲去。

    轰!

    就在真气几乎告罄的那一刻,坚持不懈的陈博弈终于冲破了那道壁垒,余下的真气迅速的窜入了那个穴位,不断的旋转着仿若一个漩涡一般,不停的转动着。

    随着真气不断的盘旋,陈博弈感觉它们变得更加精纯了,甚至一些杂气被排挤出了穴位然后顺着经脉被陈博弈排出了体外。

    趁热打铁,陈博弈继续吐纳着,将灵气缓缓吸入体中,然后经由丹田流往了穴位,再由穴位排出杂气对真气去杂存精。

    此时的陈博弈已是炼气一层的境界,吐纳的效率远超以往,仅仅一个时辰的吐纳他就感觉恢复了以往的状态。

    缓缓睁开眼睛,陈博弈眼里的一切似乎变得更清明了,夜幕中没有借助烛光他竟能把屋子里的一切瞧的分分明明,与白天无异。

    站起身来,他感觉自己浑身轻飘飘的,好像风一吹就可以随风飘扬。当下,他用力一蹬,整个人竟然飞出了三四米。破门而出。

    不在意身上的些许痛楚,陈博弈仰天长啸,宣泄着内中的情绪。

    “奇怪,明明有正气出现,怎么就断了呢?”一个低沉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让陈博弈打了一个激灵。

    虽然不知道隔着多远,但他明显感觉自己的听觉变强了。

    “走吧,这里是废物呆的地方,怎么可能有正气出现。如果是什么正道弟子前来。正好把那废物一剑杀了,省得被其他同门嘲笑。”另一个声音响起,让陈博弈直咬牙,恨不得冲出去将那个暴打一顿。

    不过,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魔门子弟修练道术,这可是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事,如果被他父亲知道一定会亲手杀了他。

    回到房中。陈博弈对那两人的身份已经有了一些猜测。他所居住的是蛮煞峰的峰顶,这里只有宗主一家以及看守的弟子,外人绝计不会往上跑。往日里除了他的母亲跟青蝶会来这片小竹林,别人绝对不会踏上这里半步。

    “看来不能在这修练,那囚制倒是一个不错的地方。娘亲把拂清老头关在那里时都无人法现,应该有什么阵法之类。”现在的陈博弈早已经不是当初什么也不懂的陈博弈了,这段时间他除了修练之外就把青蝶买回来的书全部印在脑子当中,对修行之事也算是十分了解了。

    这天夜里陈博弈并没有再修练那《清虚真法——入门篇》,而是泡了一个澡躺在床上休息。躺在床上。陈博弈感觉着微弱的风声,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他从来没有细心的体会过周遭的一切,可是如今沉心体会便发现这世界竟是如此美妙,风声如同一曲眠歌,让他缓缓睡去。

    第二天醒来,陈博弈便在小院子里打起拳来。

    他所打的拳法是偷学来的,以往也有练习。但总是把自己搞得浑身是伤。可是今天他越打越舒畅,拳脚之间风声呼呼,看起来气势不凡。

    收拳、沉息。

    陈博弈缓缓的吐出了一口气来,感觉神清气爽。

    “小公子,没有想到你这一套蛮牛拳打得有板有眼,就是气息有些怪,不似别个打的那么煞气腾腾。”青蝶站在远处看着陈博弈,原本她应该三日后才过来,可不怎么的一早起来就走到了这里。

    “青蝶姐姐怎么来了?”

    其实方才陈博弈早就感觉到青蝶来了,只是不想让对方觉察便假作不知。对方是自己母样的心腹。陈博弈对她并没有敌意。加上这段时间她对自己照顾有加,心中更是十分感激。

    陈博弈是那种别人对他一点好,他就永远铭记在心的人。他之所以不恨他的大哥二姐还有三哥,也与他的这个性格有很大的关系。在他五岁之前,他的哥哥姐姐对他都十分疼爱,有什么好的东西都会给陈博弈留一份。

    “来看看小公子。顺便问问小公子你有什么需要的。”青蝶迎着陈博弈清澈的目光微微一笑,这些时间陈博弈变化巨大,让她生出一种陌生的感觉。虽是如此,对于眼前的陈博弈却生出亲近之意。

    “倒也没有什么特别的需要,只是我想换了一个地方住。”陈博弈眼珠微转,提出了自己的想法。偷偷跑到囚室修练总会被发现,如果自己娘亲回来找不到自己岂不是更麻烦。所以,他所索就挑开了说。

    “换个地方?”青蝶面露难色,这可不是她能决定的。

    许是看出了青蝶的顾虑,陈博弈笑道:“青蝶姐姐不必担心,我只是想去黑龙崖下的一处地方。平常的用度你照样放在小屋我自会取用,如果娘亲问起你就告诉她我在下面她就知晓是哪了。”

    青蝶看了一眼陈博弈,心想:崖下?莫不是小公子最近的变化因崖下有了奇遇,嗯,应当是了。

    “奴婢听凭公子吩咐,绝对不会向旁人提起此事。”这等隐密之事都告与自己,足见对方对自己的信任。想着将陈博弈近来的表现告之自家xiao jie之时,青蝶就露出了一抹笑意。

    “青蝶姐姐,以后在小风面前就不要自称奴婢了。你待我情同弟弟,我也视你为亲姐姐。如果姐姐不嫌弃,不如日后叫我小风吧。”陈博弈知晓日后还有许多地方要靠青蝶帮忙,倒不如趁现在就拉近关系。

    “使不得。使不得,奴婢身份卑微岂敢越礼,还请小公子不要为难。”青蝶心头一跳,连忙跪了下去。

    陈博弈见状立马走上前去,扶起了青蝶,脸上一副伤心的样子,缓声道:“我知道是我不配,姐姐瞧不起我……”顺着他就耍起了无赖,在那里大哭起来。

    “小公子奴婢绝无此意。小公子奴婢我……”青蝶感觉自己百口莫辩,以往她的确是瞧不起陈博弈,还给过他脸色。

    “姐姐不认我这个弟弟我就不起来了,呜呜呜……”既然耍了无赖就一耍到底,必须座实了对方‘姐姐’这个身份。

    “好好好,只要你不哭姐姐什么都答应你。”青蝶还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魔门子弟嚎啕大哭的,不免有些心疼。

    “那姐姐就是答应啦。太好了,我又有一个疼我的姐姐了。”

    而在另一边,杜辰也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躺在软香床上,杜辰的脑海之中不断闪现自己以前的记忆。

    而在这里,他没有一点归属感。

    即便这里的房价不高,钱也没有贬值;即便这里的女人不会现实到没钱就把你甩了,男人也不会为女人外遇而烦恼;既便这里的环境没有任何污染,食品也没有添加任何化学剂;即便这里这里没有人秀下限。脑残也没有遍地都是;即便……

    去他该死的即便。

    没有电脑;没有游戏;没有香烟;没有苍老师的爱情动作片;各种没有……

    这让杜辰这个半宅男如何生活,如何适应?

    好歹人家穿越都是mei nu作伴,富得流油。不是武学天才,就是苗根正红的少爷级人物,大把的妹子等着泡,大把的钱等着赚,大把的脑残配角等着虐。

    可是老子有什么。有一具小屁孩的身躯;有一个杀猪的老爹;还有永远吃不完的猪肠。你知不知道,老子上辈子最恨的就是吃猪肠!

    “干!”杜辰无比怨恨的坚起了中指,如果可以罢工回家,他真想卷了铺盖回自己的老家,哪怕是下地务农,做个建设新农村的农民伯伯也比呆在这鬼地方要强上数亿倍。

    “哟,我的小爷,您这是在‘干’什么呢?”姜媚移着莲步,走到了杜辰的床边。

    杜辰不知是姜媚来,也没回过头。咧嘴道:“干你行不行?”

    “扑哧!”姜媚掩嘴一笑,指着那杜辰笑的花枝乱颤道:“就你,毛还没长齐,就想占老娘便宜?哈哈,笑死老娘了。”

    杜辰歪过头去,看到是姜媚。心中顿时一惊,不敢言语,更加不敢去不看姜媚。

    “哟,现在都长记性了。调戏完老娘,还爱理不理。”说着,那姜媚走到杜辰身边,用力的在他身上掐了一下。

    痛的杜辰直咧嘴,双眼大瞪,却又无可奈何。

    就刚才占了姜媚便宜的事,都已经让杜辰心中有些忐忑了。

    这可是一个封建社会,等级分明,一不小心就会没了脑袋的。杜辰虽然不喜欢这个世界,但是不代表他不想活了。

    “行了,不跟你闹了。你跟我老实说,今天怎么脑瓜子开窍了。以前见到老娘屁都不敢放一个,现在还想‘干’老娘了?”姜媚侧躺在杜辰的对面,整个场面看上去十分的香艳。

    杜辰翻了翻眼皮,心道:难道要老子告诉以前那个杜辰暗恋你?

    “郝老板,您就别取笑小的了。咱只不过是一个屠夫的儿子,哪敢‘调戏’您?刚才是小子我犯浑了,希望郝老板大ren da量别放在心上!”杜辰边说,边站起来,与姜媚保持了一段距离。

    姜媚用吃惊的表情看着杜辰,嘴中道:“啧啧,瞧这话,就算是那些书生也不见得能说的出来。说起来,你也是住我对门的,抬头不见低头见,我怎么没发现你这小子嘴巴这么能说会道?”

    杜辰心中暗叫一声‘糟了’,嘴上说道:“郝老板,您可是大忙人,哪有空搭理我们这种在底层挣扎的人物呢?”晃然间,杜辰又想起了以前。[平南言情小说网]说话的时候难免用了原本属于自己的口气。

    这话听在姜媚耳中,不像是一个屁点大的孩子说的,而是一个饱尽了社会辛酸的成年人才能说出来的,眼睛不由的睁大了几分,心中的好奇就更重了。看了好一会,突然传来一声轻叹。

    “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媚姐,我让感觉自己还不曾老去。”说着,那姜媚的神色有些黯然起来,靠在床沿。眼神有些空洞起来,给人一种落寂的感觉。

    杜辰放下茶杯,转过身来看了一眼姜媚。

    这个时代,至少是在云海城,二十二岁左右还没有出嫁,的确算是老姑娘了。不过杜辰可不会与一个女人讨论与年龄有关的问题,因为那样太不明智了。

    这个女人。在云海城都算是是那种传奇似的人物。她一个人打理着许多产业,黑白通吃,却自始自终都是一个人,身边没有出现过任何男人。

    “媚姐,其实我挺佩服你的。”杜辰移了张凳子坐了下来,双手托着下巴,睁着一双乌黑的大眼睛看着姜媚。

    姜媚保持着原来的动作,眼睛看着头顶,哑然一笑。说道:“我一个弱女子,有什么让人佩服的。”

    也不管对方是否看的到,杜辰摇了摇头,正色道:“媚姐,若你是一个弱女子,那这兰坊的女子恐怕都不能算了人了吧?媚姐别怪我这个对比说的不好听,因为事实就是如此。有哪个弱女子能守着一条日尽斗金的商街。任谁都不敢染指?有哪个弱女子,与官府的关系密切到有大事都要您出面的地步?”

    “哟,杜辰,这是我看着长大的杜辰吗,还是那个木纳而不善言词,浑号杀[傻]猪仔的杜辰吗”姜媚的睫毛轻轻一动,目光在杜辰身上扫来扫去。

    杜辰有些不自在的移了称身子,坐直了一些。其实,他知道自己不应该跟姜媚说这些话,可是当他看着她的样子时。他想到了自己的际遇,所以才对着她敞开了心菲,好像自己并没有穿越一样,只是跟一个穿着古装的女子在谈心。

    摸了摸鼻子,杜辰说道:“不还是那句话,媚姐哪有时间理会我呢?”

    迎着杜辰清澈的目光。姜媚的脸竟然有些红了。

    杜辰并没有移开目光,接着说道:“不过,我也知道媚姐你过的并不如意,有时有些事逼着你去低头,让自傲的你不得不退让。表面上,媚姐过的如鱼得水,云海城之中谁见了都要恭敬的叫一声‘郝老板’。可是,在这背后,又有谁知道媚姐的艰辛呢?”

    顿了顿,看着满目吃惊的姜媚,杜辰接着道:“不过我很好奇,媚姐你所追求的是什么呢,为什么不找一个好男人呢?女人再要强,终究还是一个女人,还是需要一个依靠的。”

    “杜辰,莫非你就是那个精怪?”说着,那姜媚站了起来,绕着杜辰走着。

    杜辰的心都要跳出来了,他暗恨自己说的太多,完全不当自己只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屁孩了。虽然这个时代十二三岁成婚的男子一把抓,可是终究还是一个不太懂事的小屁孩。

    就算是那的聪明世家之弟,也是经过许多的diao jiao之后才懂得许多事情。可是自己是一个屠夫的儿子,绝不可能会说出以上这些话来的。

    “扑哧,瞧你紧张的。你出身时,老娘还抱过呢,若说你是精怪,老娘第一个不信。而且,精怪的眼神可不会向你那么清澈。不过,你的确让我很吃惊。看来,老娘以后要跟你多接触,接触才行。”说着,姜媚伸手素手,在杜辰脑门弹了弹。

    “不管你如何懂得这么多,以后都不可以像今天这样,怎么吗?外面的人可不像我,弄不好就把你当妖物,架在火上烧了。”

    感觉到对方话里的真诚,杜辰埋下了头,轻应了一声:“嗯”不让对方看到自己的眼泪。

    倒不是因为姜媚关心自己,而是杜辰心中有些触动,让他感觉到自己在这个时代有一个‘朋友’而感到庆幸。也许,仅此一夜,可是对杜辰来说太珍贵了。

    “媚姐,谢谢你。”偷偷抹干了眼泪,挤出一丝笑容。

    姜媚刮了刮杜辰的鼻子,笑道:“冲你这一声媚姐,你这个干弟弟我认了。”

    “啥?”杜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我说,老娘认你当干弟弟了。怎么,你还不乐意?”说着,那姜媚双手叉在腰间,一副准备发火的样子。

    杜辰的小脑袋立马摇的跟波浪鼓一样,连忙道:“乐意,乐意,一千一万个乐意。”

    有这么一个权大财粗的姐姐,谁不乐意?

    “这才差不多,哼!”说着,那姜媚拍了拍小手,身子一旋,好像小姑娘一般,重重的躺到了床上。

    “那个……”杜辰倒不知道要怎么叫了,迎着对方的目光,杜辰终于挤出了:“姐姐。”

    姜媚看了一眼杜辰,笑道:“说吧,趁着老娘高兴,你说什么都行。”

    “那我就说了啊……”说着,那杜辰吞了吞口水,道:“那个,你的裙子岔开了……”

    看着那一双玲珑洁白的mei tui,杜辰再次吞了吞口水。

    “啊!”姜媚猛然间坐了起来,飞快的把岔开的裙子拢了起来,确定没有问题之后,又躺了下去。

    看到姜媚羞红的脸,杜辰嘿嘿一笑,目光时不时往姜媚的腿部瞄去。

    此时,姜媚感觉自己的脸越来越烫,心道:他就是一个小屁孩,不算男人。还有,他是你的干弟弟,就算看到了大腿也没什么,只要没有……

    接下去,姜媚就不敢想了。

    她可不是什么黄花闺女,那些阵仗许前就见过许多了。只是这些年,身边没有男人对于那些事也没有再想。可是今天,竟然被一个小毛孩勾出邪火来,实在恼人。可是,又不能在他的面前表露出来。

    不过,杜辰却站了起来,说道:“姐姐,折腾了一夜,你也累了吧,要不要先回去休息?”

    姜媚正想走,又不想‘落慌而逃’而被自己这个新认的弟弟取笑。见杜辰送上台阶,岂有不下之理。

    于是,她装出若无奇事的样子,起身伸了伸懒腰,说道:“经你这么一说,的确有些困倦了。好了,姐姐先回去了,有空再来看你,你爹那边我自然会说清,你就好好斥候那两位仙师吧。”

    说完之后,姜媚也不再理会杜辰,自顾的朝着外面走去。

    杜辰摸了摸鼻子,心中暗道:光顾着聊天,忘了打探那两个道长的事了。算了,既然留在这里,说不定自己能看出点什么来。

    看着姜媚逃似的跑出了小院,杜辰不禁轻笑了起来。直到对方的身形完全从视线里消失,他才关上门,躺到了床上。

    床上还遗留着姜媚身上的香味,让杜辰不禁用力的吸了几口。

    半响,杜辰才移了移目光,嘀咕道:“可耻啊,竟然不硬……”

    是夜,某人带着极大的不甘睡着了,而某人失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