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05章 双双救出

    杜辰那边陷入混乱之后,陈博弈这边也是如此。因为他发现,自己竟然又回到了杨家世界,成了杨云,而且还在那里准备开军立场。

    “以武论雄,以武论雄,以武论雄……”六千多人齐声大吼,声势浩荡。这种场面真是激动人心,让人不由自主的想齐声大吼。

    陈博弈看着场内磨拳擦掌的人面露喜色,果然是有利益就有动力啊。只要明天给他们点颜色,就不信这些人不服。想着得意的笑了笑,完全无视泽羽那鄙视的眼神。

    “彦立大哥,你说那小毛孩是什么意思?”一群人围在刚才跟陈博弈顶撞的那个刀疤汉子,其中一个开口问道。这个人显然是这一伙人的小头头,一派老大的享受。三五个给他按摩捶背,还有人给他打扇。

    “管他什么意思,等会老牛上台把他揍爬下。让他知道什么叫拳头,什么叫痛。俺老牛早就想揍那些富家子弟了,就知道欺负咱这些老百姓。不知道俺一拳下去,那崽子会不会死。”说着左手摸了摸自己右边紧握的拳手,十分担心等会儿搞出人命来。

    “得了吧你,上去一准不敢下狠手。”说这话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劲装少年,笑的很诡异。

    那个叫彦立的刀疤脸开口说道:“行了,一会就让猴子上吧。这小子知道轻重,不会搞出事来。虽然那毛孩立了军令状,也难保他家人不会拿我们出气,这是还是小心点。”围在旁边的人头点的跟捣药杵似的,马屁一个个接着上。

    “哥哥,你看他们那得意的样。还真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得的本事。还不是一些花架子和蛮力。别说哥你了,就让小舞去也能把他们打趴下叫姑奶奶饶命。”默舞扬了扬手中的马鞭,要知道这小丫手可使得一手好鞭。一但马鞭到了她手里就像活了一样,她凭着这用绝活可没少让人吃苦头。

    “小舞你莫要轻敌了,这场中可有不少好手。哥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全胜,不过就算有一成我也要试试。”说着摸了摸别在腰间的宝剑,可是他爷爷在他十岁时送他的。剑长三尺六十,二十九斤重。剑体透黑,没有一丝杀气。可真是这样一柄杀气内敛的凶兵。让人感觉到它的可怕。这把剑是陈博弈的太爷爷请了十大铸剑名师用不知名的金属锻造的,前前后后花费了六十年时间。面本是送给陈博弈的父亲的,可是当时剑出炉时已通灵。后来只有陈博弈才能平熄那剑身透发出来的杀气,所以就到了了陈博弈的手上。

    “我说离少爷,你不会是有拔剑的冲动吧?你要知道你的墨魂不见血不回鞘的,别玩这么大行不行。那些小虾米就交给小弟我,一定让他们对你服服帖帖的。”泽羽看到陈博弈来回抚摸那柄可怕的利剑。全身毛发都有立起来的感觉了。要知道他可没少吃过这把剑的苦头,每次都让他感觉到死亡的气息。而且随着陈博弈的实力增加那杀气也变浓烈,泽羽打死也不愿再看到那漆黑的剑身。

    “没有,只是它让我平静。这一次我就用杨家枪来会会他们,好让这些大个头知道,不是块头大力量就大实力就强。不管是单挑还是团战,杨家枪都是上流的技法。你们等着看明天的好戏吧,没我的允许谁也不许出手。”陈博弈披风一甩,翻身上马。紧驰而去。也不去等后头的几个人。

    陈博弈等人走后,那军营里的几千号人口在那里议论着今天的事情。其中最为显眼的是坐在校场中间的那七个人,其他的都是一圈圈围在他们外面的。

    “我说张老哥,你说那小毛孩是谁家的孩子。今天在武场上,面对我们这么多人面无惧色。倒是有几分胆魄,也有几分豪气。”说这话的人赫然就是刀疤脸彦立,他正起身给那个穿着青衣长衫的男子倒酒。

    “我们刚来投军的时候。那将领说是杨家的精锐营招人。我们这六千人可是从各地征招过来的,我想此子不简单。不管这招兵是出自何人之手,都说明咱这位小爷有些本事。怕是杨家第一大少——徐陈博弈,要是他我们可就有苦头吃了。”那人姓张,单名一个简字。

    这张简本是名门之后,文滔武略之辈。早年因体弱多病,便随一侠士练习武艺,习得一手好武功。后因家中得罪重臣,家道未落,才有了投军一事。可不料来了军营快有四月之多了。连一个管事的人都没有出现。于是他就联合几人,把这六千人慢慢凝结起来。不过,要是凭这六千人想有点作为是不太可能的,别说这一带有精兵数万,要是一提杨家军出现这群人立马散伙投奔而去。所以张简也没敢生出歹意,只是想谋个好前程。为家族出口恶气。

    “大哥说的杨家第一公,就是在那北城徒手杀死了三十几号马贼的徐陈博弈?”说这话是又是另一壮汉,本是一绿林好汉。与欲打算从军的张简相遇,两人相谈甚欢便结拜为异姓兄弟,和张简一起投奔军中。

    “中仁说言不差,正是此子。三年前他与几位世家子弟游历名川,遇上了一伙山贼便大打出手。一战成名,便得了杨家第一公子的称号。如果我等能在他的帐下效命,也是我等的福份。现在已有传闻,他是下一代杨家的族长。”张简面露喜色,将一手里的一块石子捏成碎未。

    其他人听完之后,也十分高兴。要是能在这样的人手下效命,可以说是前途无可限量。他们投军无非是想建立立业,为自己谋个好前程。

    “不过说归说,明天还是得拿出本事来。可不能让一个小毛孩给小瞧了,好说我们也是大老爷们。没拿出来事来,不可能让我们为他甘心卖命。”张简再次出言,表达了在场大部人的想法。看着场内点头不断的人群,不由的猛灌几口黄汤。

    军营的一伙人正在商量着如何分割陈博弈抛出的那个校尉和六个都尉这巨大的馅饼。甚至连上任后应该如何做都细细想了一通。这一切对他们而言不是一个梦,而是可以用自己的拳头换取前程的大机会。如果现在不好好把握住,下次可没有这么好的事再找上他们了。深夜,军营里的火还在浇着,所以人带着他们甜甜的梦入睡了,不一会就响起此起彼伏的呼噜声。

    “少主,明天真的不用绝影出手吗?”绝影漂浮在空中,一双闪着幽幽lan guang的眼看着陈博弈的背影。

    “不用了,这不是你这个级别的较量。和大人欺负小孩有什么区别。何况我这是立军威,怎么能让别人出手?绝影你的忠心我知道,但是你更应该注意今天的这几个杀手。很明显,这些人和你一样都是修真者。”陈博弈踢了踢脚边的几具尸体,蹲下身在那几具尸体身上摸了很久。什么都没有找到,不得不放弃。

    “是少爷,我会和暗部的人查清此事。一定将背后的主谋揪出来。这些人也太大胆了,竟然敢对杨家下手。难道他们不知道修真界的潜则么,敢动凡人。”绝影衣袖一甩,一把浮在空中泛着红光的长剑飞进了他的身体里。

    陈博弈打了个响指,从黑暗里蹿出几人个把地上的尸体抬走。然后把现场处理了一遍,好像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连府内一个巡夜的家卫也没有出现。陈博弈看着消失在黑暗里的人满意的摸摸鼻子,转身问道:“我爹真的把暗司十六司交给我了,还有其管理的产业?”

    “是的少主。这是老爷亲自吩咐的。让少爷尽管用,反正杨家的产业迟早都要扔掉了,不如让小爷在这几年用在点上。”绝影变戏法似的把两个东西放在陈博弈的手里。一个是呈暗黑色的令牌,一面雕刻着一几张牙舞爪的巨龙,一刻着两个字‘暗部’。另外一个则是非金非玉的东西铸成的戒指,上面刻着细小繁杂的图案。没一个是陈博弈能认出来的,更奇怪的是戒指上还有点点幽光流转。十分好看。

    “少主,那令牌是财政部的司主令。从今天起,暗部财政部上下五万人就是您一个人的了。另一个是乾坤戒,是我们修真界储存物品的法宝。而少主手上的是杨家祖上传下来的龙渊戒,是仙品法宝。里面的空间足足有一个木云国之巨,说不定还不止。”

    “哦,竟然是此等宝物!我怎么没听说过,爹爹怎么会交于我?”陈博弈小心翼翼的抚摸着那戒指,好像一不小心手心的戒指就会不翼而飞。

    绝影心有慕意道:“这是无主宝物,还请少主滴血认主。”说着又把如何滴血认主的方法告之了陈博弈。

    陈博弈挑破了手指。一滴鲜红的血滴落在那龙渊戒上。一层白光包住了那滴血,浮到了空中半尺高后射向戒指消失不见了。戒指上似乎多了一点点东西,是有很大的改变。原本是漆黑色的戒身竟然变成个了银白色,连之前的花纹和图案也不见了。戒身无比光滑,反射着烛光,变得平淡无奇。

    绝影心里暗叹:“果然是上品仙器。这么高深的幻阵怕是没几个人能识破,不过也不会有人会去注意望一眼就会忽视的戒指吧。”

    陈博弈似乎很满意戒指的变化,高兴的把戒指套在了手指上。原本以为戒指会不合适,没想到那稍大的戒指竟然一点点缩小成刚刚好的尺寸。如果他有一点点真元的话,就能够看看里面到底放了什么宝贝了。现在只能望戒空想,流流口水了。

    “绝影,你派十六司的高手去查清杀手的事。另外……让几个司内比较了解十六司的人明天晚上来见我。”陈博弈吩咐完,回到自已的房内修练gong fa。今天他被人暗袭一掌,虽然没有受什么大伤。但是右肩还是传来丝丝痛楚,如果没有服下绝影给他的丹药怕是没这么好受了。明天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他要积畜每一分力量去应对。

    次日,天一大早。陈博弈就带着十几号家中的好手往军营的方向杀去,这十几号是给陈博弈压阵提升气势用的。这些好手都是战场上撕杀出来的汗子,不是那些才刚入军营的新兵蛋子可以比的。

    军营中的汉子个个精神十足。今天不但是他们开营立号的一天,也是可以凭本事换取官职的一天。怎能让他们不欣喜若狂,精神大振。六千人老早就在那个校场中间集聚起来,交头接耳如同闹市一般。看到陈博弈一行人纵马而来,更是大声欢呼。

    今天绝影并没有出现,而是派了几个同是修真者的十六司中的高手前来保护陈博弈。那些歹人敢杀上徐府,保不定也敢在校场动手脚。

    陈博弈跃上木台,手一挥。有人便立起了一面黑色的旗帜,那黑旗上一面绣一只金色的龙豹[木云国传说中的神兽。龙首豹身,能呼风唤雨。]另一面是三个朱红大字“默虎军”。另有人在另一边摆出一张桌子,上面摆放着六个大印。看着下面的人直擦口水,原本还有人以为昨日那小毛孩是信口开河,甩出大馅饼来了。可是今天,竟然真的把六个大印给摆了出来。[平南言情小说网]

    陈博弈看了看场中的人,满意的摸了摸鼻子。指了指那在风中被吹的呼呼作响的旗大声说道:“今天不管能不能胜你们。这默虎军的名号你们都给我闯响来。莫要辱没了杨家军的名号,尔等能否做到。”

    “能”

    “能”

    “能”众人齐吼,声动九天,无人不热血沸腾。

    陈博弈手一摆,众人声止。不过不消片刻又议论开了,他们议论的是为什么刚才会听那小毛孩的呢?不过还没等他们议出个结果,陈博弈又开口道:“今天日设六场擂台,你们可以十人同上亦可独自上来单挑。别说我口气大,小爷就是有这个本事。不信现在上来试试。十八般武器任你们挑。下手可别太轻了。今天我可不包你们的伤残费,一切后果自理。想要成为校尉和校尉,这点代价不算高吧。点香,一柱香内你们可以把我打趴下,我就封他为校尉,一刻钟内把我打趴下,我封他做校尉。”

    “你太狂了。”

    “无知小儿。没见过爷爷这么大的拳头吗?”说着还扬了扬看似很有力量的拳头。

    “有个性,哥哥喜欢。”

    “有种,等等给你留几颗门牙。”

    下面的人接连不断的对陈博弈上诉的话提出了看法,有的还身体力行操家伙去了。六千人立马乱作一团,好似准备着分食一只肥牛,点火的点火,杀牛的杀牛,好不热闹。不过就是没有人上台,因为场中的几个大哥级人物还没有发话,当小弟的只有搞气氛的命。

    这边。陈博弈提着一杆银色长枪,拿去披风和铠甲。他可不想占这等便宜,怎么说也得公平一点。

    场下的几个大哥级人物正在选派人手,其他人有意识无意识的显摆显摆自己的饥肉,好像他们的力量很强大,可以上去把那小毛孩揍的哭爹喊娘似的。不过再怎么显摆也没用。那几个大哥级人物看也不看他们。这六个人可是是早早商量好了的,先派几个软角色上去,然后一点点给陈博弈加菜。

    先上台的自然是早就说第一个去的猴子,别看他瘦的跟竹子似的,他可是练内家功的高手。只是平日他做人比较低调,没显示出真本事。要不然,六个大哥可能还要分个位子给这位刚上台就被陈博弈一枪挑上空中的猴子坐坐。

    猴子选的是一柄有百来斤重的阔刀,本以为他扛起来都有点难。却不料,那百斤重的好家伙在被他舞的虎虎生威。愣是让不少人了张大了嘴,一副刀放他手里也不信的样子。猴子一上台,便来了个横扫千军。被陈博弈一个闪身躲了过去了,跃到了猴子身后,一个突刺外加一个上挑,便把猴子挑上空中。猴子就是猴子,在空中翻了个身,平稳的落到台上。目光中透着精光,直直的盯着陈博弈。好像一只凶兽盯着它眼中的猎物,丝毫都不敢放松警惕。两来在台上绕来绕去,台下的一个劲的叫他们冲杀,恨不得把那猴子一脚踹下去自己上。可是他们不在台上,怎么会明白猴子的处境呢。陈博弈气机死死的锁定住了猴子。让他无从下手。而陈博弈步法一点都不乱,这一战想必是谁先动谁就得败下台去。

    突然,陈博弈把枪往后一拖。大喝一声“立威”十几道枪影诡异的刺向猴子了,逼的他连忙提刀封住陈博弈的来势。台上枪影和刀影漫开飞舞,两个人的身形闪来闪去。谁也没有占在便宜,这似乎是一场势匀力敌的较量。就在大家以为两人势必难分难解的时候,台上竟然出了两个陈博弈的身影。一个在猴子身前,一个在身后。一眨眼之间,猴子被踹下了高台。趴在地上哼了几声,没了知觉。倒不是说猴子武功不济,而是陈博弈的每一个动作都与内力相互结合,看似很轻的一个动作,却是暗含着莫大的力量。

    台下的人先是一愣,然后齐声喝彩。毕竟,陈博弈对他们来说还是一个小毛孩。能做到这样实属不易。所以他们也不想死死收藏着喝彩。张简等人也更加肯定了台上的少年就是杨家的徐陈博弈,因为他曾有幸看到了杨家枪,所以陈博弈刚才用的就是他看到的杨家枪,不过陈博弈刚才舞的更加精妙。

    “下一个是谁?”陈博弈把枪一指,一副轻松无比的表情。场下的人可不干了,立马有人跃跃欲试,不过也没有真敢上台去。

    “我来。”呯的一声,一个熊腰虎背的大汉跃上了台去。手里拎着一个大重锤,气势汹汹的看着陈博弈。

    陈博弈一手负在身后。枪头点地。淡然的说道:“尽管出手便是。”

    那汉子用锤子蹭了蹭衣服,憨笑道:“一会可不许说我老牛欺负你,你放心我下手轻点就是。”

    陈博弈也不多话,一来就是一个长刺。被阿牛一拨,避了开去。

    “吃我老牛一锤。”

    徐驰在外面找到了五条绳索,然后将那些勾索的末端给钉入了墙内,做了一个十分简便的‘蹦床’。准备利用绳子的弹力将自己送到顶上,然后再将镜子打破。

    当然,在此之前他必须在底下布置好一切,才能放心的将镜子打破,将他们两个人解救出来。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徐驰前前后后差不多用了半个小时,才终于将底下布置好。

    不过他有些担心的是,那只巨形怪物的灵魂是不是彻底消亡了,万一没有一会它是不是也会醒过来。

    这样的庞然大物要是醒过来,随便一压就能把他们给弄死。

    不过担心归担心。该做的必须去做。而且他也留了一手,在那只怪物身上贴了一张符。那种符的作用就是将灵魂挡在外面,不过原本是针对人的,至于这种怪物有没有用,还要另说。

    做好了一切准备之后,徐驰轻轻的跃上了绳子。然后试了试感觉。

    深吸了一口气,他的身子一沉,往下猛力一蹬。

    整个人就好像离了弦的箭一般,朝着顶上射去。

    就要接近顶上时,徐驰双拳往上一轰。

    “啪”一声脆响,镜子整个就裂掉了。

    徐驰的身体落到了‘绷床’之上,再次弹了起来。在弹起的过程之中,他拿出了两张符,靠近这后便贴在了上面。

    然后他灵巧的落到了地面,开始指掐指决,准备将二人的灵魂给引出来。

    没过多久,就有两道huang se的光雾从里面出来,一道光亮强一点,一道弱一点。

    “强的应该是杜辰,弱的应该是博弈。”徐驰判断了一下,分别引着那两道光雾进入自各的身体之中。

    做完之些之后,徐驰才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两人,心里暗道:希望不会把灵魂给弄错吧,不然那可就糟糕了。

    过了十几分钟之后,杜辰率先醒了过来。

    “师父,小心……”杜辰身子纵身一跃,好像要去救什么人一样。

    不过,他整个人是撞向了那只腐烂的十分厉害的怪物。

    “恶!”

    受到了那股奇臭无比的味道ci ji,杜辰趴到一边吐了起来。

    而此时,陈博弈也醒了过来,然后看了看徐驰,看了看杜辰,松了一口气道:“终于活着出来了,我干他娘的。”

    原来,刚才陈博弈正在里面受到了追杀,差一点就要死了。还好徐驰及时,不然他都无法确定是不是这回真的要死了。

    “博弈,你感觉怎么样?”徐驰并没有冲着谁,只是叫了陈博弈的名字。他想要确定,自己是不是没有把他们的身体给搞错。

    “很不好,我感觉自己随时可能会晕过去。”陈博弈走了两步,步子都有些飘了。

    “还好,还好,没弄错。”毕竟他们两个人是在同一面镜子里头,弄错了可就没有机会换过来,至少现在的徐驰没有能力让他们离魂。

    不过,给他一点时间,他肯定可以将那面镜子给仿制出来。第一次在解救陈博弈的时候,徐驰已经将那镜子的每一个细节都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以他过目不忘的能力将它一比一的比例仿造一个肯定不是问题。

    “什么没错弄啊,你们在说什么?”杜辰总算好了一些,不过手还压在自己的胸口不停的捋着,似乎还会随时吐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