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08章 迷失2

    然而却只有一个候稚看着张简等人,不悲也不喜。没有因为张简都官拜都尉而嫉妒,也没有因为自己什么也没有而失落。原来按陈博弈的规定,他本就没有机会得到这样的官职。但他相信,他能够被得到陈博弈的重用。

    “候稚,上前听令。本校尉将自带一千军士,名曰:天杀。你为本校尉副将,可愿为之?”

    “未将领命,愿为主公左右。”说着得意的看了看张简等人,差点没当场狂笑出来。

    “何申仪何在?”

    “草民在。”一个猥琐的身影穿过人群,跪到了陈博弈的面前。

    “你可为主事,今后辎重粮草等皆由你负责。”

    “下官领命。”

    “卫元,梁羽何在,上前听令。”

    陈博弈话音一落,站在军队未尾的两名文士赶忙走到陈博弈面前,毕恭毕敬的跪着。好奇的的看陈博弈,实在不明白陈博弈怎么会知道他们两个人的名字。

    “卫元你为军师,梁羽你为主溥。你二人本校尉可信否?”

    两人闻言大喜,再次跃跪拜道:“卫元[梁羽]虽不才,但愿为主公分忧。”

    “大善,你二人和候稚随我入大帐。五都尉你们挑好自己的军士,本校尉随后来检阅。”说着便带着卫元和梁羽还有候稚离开了校场,住陈博弈在军中的大账走去。

    帐内,陈博弈坐上大位上,眼睛微微眯起来看着地上跪着的三人。对于这个卫元和梁羽是他老爹特意为他觅来的谋士,虽然有绝影在陈博弈身边,但是一个人总显的不够用。何况绝影的主要任务是保护陈博弈。

    “三位起来吧,不要用这样的眼光看着我嘛。很暧昧的呢,嘿嘿!”陈博弈半开玩笑的示意他们起身,这是一副很典型的纨绔子弟形象。

    “谢主公,元有一事不明,请主公解惑。”说着就站身在一旁,他对陈博弈的任命觉得十分不合情理。一来是因为陈博弈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两个,二是来是因为陈博弈似乎十分信任他们两位。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你,并且信任你们?那你们又是为何投奔军中的。可是父母之命?”陈博弈不答反问。

    “的确如此,可是主公如何知晓?”梁羽也按耐不住出声问道。

    “那是因为你们的父母收到我爹的书信,所以……”

    “嘶”卫元和梁羽猛吸一口气,同时道:“杨大将军。”

    “还不明白吗?”黙离敲了敲桌子,沉声问道。

    “主公,卫元[梁羽]明了。”两个不由的眼放精光,能得到杨大将军的注意。那是何等的荣幸啊。也明白了杨陈博弈在杨家如今的地位,杨元德已经把陈博弈当未来族长来培养了。不然杨家不可能用手中一半的军权来换陈博弈如今的一小小的军营,要知道那是六十万大军啊,可只换来区区六千多人。从表面上看都是不值的,但是如今小小的默虎军藏龙卧虎,只是没有一个机会给他们去施展罢了。卫元和梁羽也在军中了解到不少情况,绝大部分人都是因为家里或是应杨家之邀来到这个军营的。可以说,军营中的每一个人都不简单。这一群人聚集在一起,只会成为精锐中的精锐。

    “主公。稚也是受父母之命而来的。而且军中很多人也是如此,有的还收到杨大将军的邀请,如张简和李中仁。”候稚显然也去了解了一些军中的情况,而且早就知道接手这大营的必是杨家的重要人物。

    “这么说来,昨天那场比武也是你们有意引本将上当喽?”陈博弈重重的敲了敲桌子,目光落在候稚身上,让候稚打了个寒颤。

    “回公主。本是有如此一计。但是主公早就知晓了,所以并没有跳入我们的计划。何况杨大将军之前也交待过,不用太用心去设计。如今天全营对主公无比敬佩,主公英明。”候稚连忙跪倒在地,大气都不敢出一个。

    “罢了,你们也是受我父亲之命。不过,请你们记住,以后只有我的命令你们才可以去执行,就算是我父亲亲至,你们也不能违抗我的命令。不然定斩不饶。”陈博弈阴冷的声音在卫元等人耳边响起,好像阵阵阴风,刮的他们冷颤连连。

    “那圣命呢?”候稚不怕死的又问了一句。

    “一样,那狗皇帝算个毛啊!要是本少爷看他不爽,明天就让他脑袋搬家。哼哼……”

    “嘶”众人又倒吸一口凉气。放眼天下,也只有陈博弈敢这么说了。因为他有那个权力。因为杨家有那个实力。

    “好了,本校只是说说而已。毕竟杨家还是深受皇恩,他不仁是他的事,我不能不义啊!”说着陈博弈长长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应该如何对他们说自己的困惑。

    “禀主公,我等已挑好军士了,请主公示下。”正当陈博弈喝完一口茶准备起身的时候,张简和众位刚封的都尉已到了账外告命。

    “那本校就去瞧瞧你们挑的狼仔子,还有剩下什么货色。”

    只见校场内的军士已分成了六个阵营,除了最右边的那一个看起来比较没精打彩以外,别的五个阵营中的军士个个昂首挺胸。张简等人分别站到了他们挑好的军阵当中,这样一来那最右边那一千多号人就像霜打过的茄子,更加萎蔫了。

    “很好,很好。看来你们都挑好了,就只有那最右边的是没人要的喽。”陈博弈满意的看着张简等人,他们挑走的都是最精壮的,并没有因为为了逢迎陈博弈而把最精壮的给陈博弈留下。

    陈博弈话音一落,最右边的一千多人中立马有个人喊道:“我们不是没人要的,是他们没眼光。”

    六千人齐刷刷的把目光投向了开口的那个人,那一个身体瘦弱,皮肤黝黑的少年。见大家都着他。面不改色。再次开口道:“回校尉大人,我们不是没有要的。而是校尉您的天刹营,我们必将超越他们。”

    陈博弈眼睛一亮,不得不再次感叹这营中藏龙卧虎。向候稚打了个手势,让他站到最右边那一千人的前面去。顿时那一群人就好像嫖客见到美若天仙的ji nu一样兴奋,一个跃跃欲试。

    “好,你们这一千人就是老子的亲兵了,给老子拿出男人的样子。不要给我丢脸,不要给默虎军丢脸。”陈博弈狂吼道。他本来就是想把最弱的一群人训练成一群最强的。这样才会让默虎军越来越强。没有人可以忍受曾经被自己视为弱者的人突然超越自己,只有这样才能激发他们的斗志。

    “天刹无敌,天刹一出谁与争锋。”那个少年怒吼一声,带动了那一千多人跟着疯狂的咆哮。

    陈博弈很满意的点点头,大声道:“卫元,梁羽,何申仪上前听令。你们将六个军营规划好。然后派人修建好。”

    “下官领命。”说着三个便紧紧忙忙离开了。

    “张简,彦立,范成武,高牛,李中仁,候稚上前听令。你们各领着你手下的军士长跑十里,各自带一天军粮。如有坚持不下来的杖责三十,都尉杖责六十,本尉杖责八十。”

    “未领领命。”六人吼的一声。马上招呼:“兄弟们跟我某来。”

    六千人小跑着向营外冲去,而陈博弈从高台上跃下,直奔大旗而去。他竟然举着大旗冲到了军队的前头,军旗在风中呼呼作响,引领着六千将士拼命的往前跑。

    “默虎威武,默虎威武。”众将士一边跑一边吼,一路惊鸟跑兽。

    初春的烈日虽然不会灼热。但是六千将士早已挥汗如雨。一个个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前奔跑。他们看着大旗一路飘扬,一路狂吼。没有一个放弃,跌倒了爬起了,跑不动了咬着牙继续冲。因为他们的校尉,他们曾以为是小屁孩子的陈博弈仍扛着大旗。

    奔跑,奔跑。似乎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双腿都不属于自己了,只是靠着坚韧的意志,向前,向前……

    “默虎威武,默虎威武。”吼叫声越传越远。渐渐的六千将士消失在地平线上。是不是来传来将士的吼叫声,让人神情激荡。

    陈博弈满心欢喜的看着书,今天可谓是大丰收,不仅默虎营成式成立了,还收了一批猛将。特别是张简和卫元,这一武一文让陈博弈十分得意。正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陈博弈觉得自己浑身都是劲,就连身上因为昨天长跑的酸痛也不再是一种折磨了。虽然不小心碰到还是会让他龇牙咧嘴的,可是心里却痛快的紧。

    “少主。”绝影如同水波一样出现在黙离面前,随后又有四个人跟着出现。一个是以绝影的方式场,而另外三个则是从地上冒出来的,却纤尘不染。

    陈博弈忍着痛摆了摆手,示意他们起身,把书放下认真看着眼前的四个人。对他们出现的方式也没有表现出过激的行为,毕竟对修真者也是略有耳闻。对他们那神鬼莫测的法术也是十分渴求,只是他老爹有规定还不能让他去学。不然他还什么都不管不顾,跑到山上学个什么仙术回来。

    陈博弈看了好一会,心里暗想:“要是十六司个个都像他们一样飞天遁地,那还不发达了。”

    “属下十六司青刺,见过少主。”恭身说话的是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年,眼睛空洞无光,如同死人般。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是一个活死人,没有灵魂。可是你若细看他的眼睛,便会发现自己深陷时去,陈博弈正是如此,还好绝影把手按到陈博弈肩上,一股凉意涌了过去。陈博弈精神一振,才回过神来。大叹不可思议,于是双多看了青刺一眼。

    “砰”那青刺跪到了地上,急忙道:“属下无意冒犯,还请少主恕罪。”

    陈博弈见状摆摆手道:“此事与你无关,只是我太好奇了,一个人的眼睛怎么可以变成这样?你起来吧,在我面前无须多礼。”

    “回少主,这眼睛是因为属下修练的摄魂睛所致。才会让人精神迷失。”青刺拱手解释道。刚才陈博弈的小小举动顿时赢得了他的好感,让人感觉陈博弈没有一副高高在上的感觉。且不说是陈博弈故意而为之,还是天性使然,都让人感觉他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人。

    这时众人见青刺退到了一边,一个长着一双招风耳,留着八字胡的人恭身道:“属下十六司青风,见过少主。”

    陈博弈也认真打量起这青风,但见此人贼眉鼠眼,身子自然微弓。一副十足的小偷模样。不禁觉得好笑,不过越看他越像一只老鼠。下巴极尖,睛睛也小的很。

    那青风似乎洞悉了陈博弈的想法,开口便道:“属下原形本是一只老鼠,三百年前曾受杨家有救命之恩。”

    “妖精。”饶是陈博弈艺高人胆大,也不由的吸了口冷气。音调也提高了不少,似乎还有点抖。不由的张大了嘴巴。这可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被人称之为妖精的活标本,怎么不让他吃惊。还好这只妖精是为杨家效命的,不然陈博弈很可能让绝影动手。

    不过,陈博弈还是深深的看了一眼绝影。意思是:十六司里怎么会有妖精,你怎么没早先告诉我?吓我……

    绝影无奈的摇摇头,表于他也不知道。

    “属下青刃,见过少主。”说这话的人异常魁梧,比原来就算高的绝影的身高人足足高出了一个头。全身肌肉可见,一块一块给人不可摧毁的感觉。

    陈博弈再一次忍着痛摸了摸鼻子。笑道:“你不会是什么虎精,熊精吧?”

    “属下可不是什么妖精,乃是霜居李家弟子。”青刃听陈博弈这么一问,显然很不高兴。不过也不敢造次,只是话音变的有点生硬。

    陈博弈也不是什么小气的人,既然人家不懂得开玩笑,他也不会再犯那个错。随即把目光投向了场中的最一人个人。致始致终都是笑眯眯的一个人。陈博弈一见他就给一个评价:笑面虎。

    那人见陈博弈把目光投向了他,捋捋山羊胡,恭身道:“老奴十六司青商,见过少主。”他挺着一个大肚子,恭身的时候吃力且滑稽。

    “情伤?”太形象了吧,就这位看起来像家财万贯的人说不定还真受过情伤。想着想着陈博弈就笑了,笑的还很得意。

    绝影见状不对,拉了拉陈博弈。他对陈博弈别的不了解,对他“丰富”的想像力还是挺了解的。这一切可以都是因为和泽羽在一起的原因,不过是谁影响谁就不得而知了。

    陈博弈忍着痛。瞪了绝影一眼。他可是硬忍着没要求绝影给他缓解痛楚,因为那样根本达不到他想要的结果。不过,绝影似乎忘了这事,在他肩上拉了一下,疼的陈博弈直咬牙。原本那天的伤就没好,加上今天天跑的那十里。没有散架算是不错的了。

    “绝影,给少爷我说说这几个人在十六司的地位吧。想必这四位都是身份不俗啊,我可得好好了解。”说着嘿嘿一笑。

    “看茶,摆凳”陈博弈看了看,感觉让他们光站着也不好,于是向门外叫了一句。

    “那个……少主……能不能来点酒啊。老风我好久没动那东西了,实在谗的很。”青风厚着脸皮冲陈博弈笑了笑。

    “绝影,去把我的珍藏搞一坛过来……”陈博弈的眼睛又对上了青风的眼睛,咬牙道:“三坛吧,老风独占一坛好了。再叫厨房搞几个小菜过来,本少爷晚上没吃饱。”

    绝影轻笑道“便宜你这酒鬼了,少主都没对我这么大方过。”

    “嘿嘿,少主……你可真大方。我老早就听说了,您可是有数百坛霜居国停产百年的漂霜佳酿。这回老风可是能解谗了,办起事来也上心啊!”这青风还真是打蛇上杆了,一点都不放过陈博弈的佳酿啊!

    “嘿嘿,你要是让我满意。我送你一小坛,不,是一大坛。”陈博弈狡黠的眼光转间即逝。

    “哈哈哈……”房内的四人笑作一团,好像老朋友一样谈笑风声。

    刚才因为陈博弈一句玩笑话的青刃也有点不好意思了,挠挠头,不知道如何跟陈博弈开口。

    而陈博弈似乎也注意到了青刃的窘相,笑着道:“老刃。你想说什么呢?要酒?还是要mei nu?现在本少爷可满足不了你,一会谈完事,你要多少有多少。哈哈哈……”

    青刃听陈博弈一调笑,脸都红了。支支唔唔的说:“少主……俺老刃不是……不是……要女人……是刚才某说话重了。希望少主不要见怪,不然……不然……俺老刃过意不去。”

    “我说老刃,少主要是跟你介意,就不会给你女人啦!哈哈……”青商也插了一句,搞得青刃像喝醉酒了一样。

    “你们……”说了句竟然不知道接着说什么,突然又跟着大家笑起来。

    此时绝影已经抱着三坛酒回来了。虽然还封着未开。但是那股似有似无的酒香,让人谗的受不了。最严重的是青风,而另一个竟然是看起来是大老粗的刃。

    陈博弈拎过一坛,拍开封泥。一股浓烈的酒香马上充斥在房间的每个角落,让人沉醉。

    “好香,果然是漂霜。酒体翠绿,入碗漂霜。奇香无比。”开口的赫然是青风那个酒中老鬼。只见他迫不急待的猛喝一口,还不忘抹一把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让人生笑不已。

    陈博弈见上了菜,绝影也布下了结界。于是开口道:“现在我们边喝边谈吧,绝影你先说说这几位在十六司都是啥来头吧。省得给他们自吹自擂的机会,你们说是吧?”将酒一饮之尽,看着个个都抱着酒杯陶醉自得。

    绝影将酒杯里的酒喝光,打了个饱嗝说道:“这四位是十六司内堂的堂主。分别是青刺的刺堂,主要是负责刺杀,内堂有弟子一万,外堂不详。然后是青风的风堂,负责收集刺探情报,内堂弟子两万,外堂五万。”

    绝影说完。又喝了一口酒。接着说道:“青刃的刃堂负责保护,仅有内堂弟子五千。在少主接手前,负责保护杨家重要人物,现在是全力保护少主。青商老前辈的是商堂,负责经商和传递情报,内堂弟子一万五,外堂超过五万,是个财大气粗的主啊!”

    绝影说完刚想倒酒,突然眉头一皱,似乎发现了什么动静。呼一声闪了出去。其余四人也发觉了,青刃刚想动却见绝影出去了就坐着接着喝酒了。

    “这些人可真扫兴啊,你说这么的夜不去花天酒地多可惜啊?可偏偏要来送命,哎!”陈博弈叹了口气,不知道是因为正如他所说的没去花天酒地而可惜,还是为他们的性命而可叹气。

    “好了。不管这些小角色了。青风,给本少说说十六司和暗部吧,好让本少知道我手里有多大的权力。”陈博弈小酌一口,把目光投向了青风这个有意思的“人物”。

    “回少主,想要了解这十六司,还得从杨家说起……”青风一边抱着酒坛,很敌视的看着对那坛酒虎视眈眈的青刃,一边天天滔滔不绝的介绍起十六司。

    杨家——这个古老的家族,少说也有六千年以上的历史了。杨家一直注重的是潜,意指潜伏。他们掌握一定的权力来保守整个家族,但不是会最大的权力,更不会只专注于一家的投资。往往他们会扶值好几个差不权力的势力来平衡,以避免被一杆子打死。杨家先先后后抚值了四个国家,利用各国的力量才得以慢慢延续下来。

    像如今的传承了几千的四大强国中就有霜居国和木云是杨家用了数千年一手扶值起来的,不过有些人就是会忘恩负意。比如霜居国的国君,对杨家可谓是赶尽杀绝,致使杨家大多子弟命丧黄泉。如今天杨家的人口不足千年前的万分之一,以前杨家最鼎盛的时候,直系人口高达三万。由于各国皇权的膨胀,杨家内部的争斗,险些被灭族。

    虽然杨家没有一个自己的国家,但是利用杨家的财富和家底,在凡人界也拥有着不可取代的地位。所以杨家就要一个自己的力量来保护自己,暗部也由此而成立。暗部分别是情报部,财政部,保卫部,杀手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