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09章 迷失终

    向来杨家的族长都是掌管情报部,财政部由前几任引退的几位或一位族长掌管,保卫部由杨家直系族人中选出的长老掌管,而杀手部则是由杨家旁系选出的长老掌管。[平南言情小说网]虽然四部分开管理不会造成一支独大,但是也容易造成暗中duo quan自相残杀。最惨烈的那一次,就是陈博弈爷爷的太爷爷那一代,旁系和直系的几个长老利用几代累积和网罗的大批高手,还得到上几任几代族长的默许,对当时的家主杨言志痛下杀手。杨言志差点命丧黄泉,好在有四大守护家族的高手拼死相救才保的一命。后为利用只听命于族长的四大守护家的力量,才一举击败杨家的不安分子。从那之后,杨言志感觉光光靠暗部四司不足已保护杨家。于是他就一手组建了十六司,这个完全独立于杨家暗部以外的一支利剑。十六司从那时开始血洗杨家内部存在的不良因素,以维护族长的绝对权力和保护杨家的安危。

    到了陈博弈的爷爷——杨诚鸿那一代,杨家的长老只剩下了七位,旁系的权力完全被架空。所以,族长把杀手部也牢牢握在手里。就算另外两部想要起什么风浪,就会马上被扑灭。

    然而当时的杨言志为了十六司不成为杨家族长满足私欲的工具,特别在十六司的权力里加了一条:十六司只为了杨家的最高利益,只要有违这一点,十六司可以拒绝族长的命令。

    十六司的探子密布各国的政界和军界,更有大多数要职也在十六司的掌控之下。加上十六司是由四大守护家族和杨家的死士一起组成的,是绝于忠于杨家的。他们一直都为杨家获取更大的权力而努着,一点点渗入各个国家。

    “老子一出,谁与争锋!哈哈哈哈哈哈……”陈博弈站在桌子上狂笑。完全不理会房内的五人。

    “老子决定了,改名为默魂轩。哈哈!老子这次要霜居国皇族鸡犬不留,以报杨家大仇。”陈博弈突然感觉,他拥有了无上的权力,不免觉得豪情万丈。

    “是主上。”暗部四堂堂主和绝影皆跪于地,大声回答道。

    “还有,这主上太难听了,你们还是叫少主吧。主上这名号我觉得我爹挺合适的,你们觉得呢?”

    “全凭少主决定。属下谨尊号令。”

    “好了,绝影。刚才那几个人呢,抓到没有?”陈博弈坐在主位上,开始发号司令。

    “回少主,全都zi sha了。属下办事不力,还请少主责罚。”绝影跪在地上,面有惭色的说。

    “这不关你的事。既然他们来了也应该做好这样的准备了。上次叫你们查的事,查清了吧?”陈博弈摸了摸鼻子,一手摸着默魂剑的剑鞘。

    “回少主,是当朝左相范同畴和霜居国的皇族联手,欲对少主下杀手。”

    “又是霜居国?哼!当真以为我杨家好欺负吗?青刺,给你三天时间。我要范家一个不留,你能不能办到?”陈博弈冷哼一声,杨家已以一忍再忍,没想到霜居国竟然得寸进尺。一而再再而三的派人来刺杀杨家子弟。

    “回少主,不用三天,给我三个时辰足矣。属下现在就去办,一定让少主满意。”青刺一听有任务,嘴角立马勾起一个微笑。这可是杨陈博弈下达的第一个任务,他当然想好好表现一番了。

    “青商,发动默龙阁外堂势力。全力支持大学士李延庆上位。我们要给想对杨家下手的人提个醒,杨家不是想惹他们就惹的起的。”

    “老奴领命。还有……少主,可不可以帮老奴改个名?这青商不怎么文雅啊,您觉得呢?”青商厚着脸皮,十分好意思的说。

    “呃……我一时也想不到。要不你就叫回本名吧,我想应该很文雅吧。”陈博弈差点把酒给喷了出来,他实在想不到青商会突然来这么一出。

    “老奴何易萧谢过少主,老奴这就去办事。”

    “回来,把老奴这两个去掉。太不雅了,本少没叫你爷爷就不错了。你这个活了七百多岁的老妖精。不是给本少折福吗?”陈博弈向来是对什么人说什么话,既然这个青商,不,是何易萧这么风趣,他自然也该学着点了。

    “何老这就去办。”说着笑呵呵的消失在地上。

    陈博弈打了个响指,藏身于黑暗中的绝影立即出现在陈博弈的身前。

    “少主。有何吩咐?”

    “我想刺应该动手了吧,带我去瞧瞧。看看他们的能耐倒底如何,在这呆着实在没意思。”陈博弈收回在空中已经不怎么受控制的长剑,眼里闪过兴奋的神色。

    绝影掐动法决,一团如黑色液体的气团将陈博弈包裹住。慢慢的陈博弈的身形一点点消失在空气中,最终无法被看见。

    陈博弈感觉自己的身体轻飘飘的,好像轻轻一跳就可以跃上房顶。

    “嘿嘿,走吧。让本少爷体会体会飞天遁地的感觉如何。”陈博弈手舞足蹈的在那得意的看着自己的变化。

    陈博弈的身下好像飘过一团云,轻轻的把他托起,带着他往窗外飞去。一路留下陈博弈的惊叹声,可惜却没有人可以听到。

    终于,他们赶到了左相府时,到处火光冲天,叫喊声不断。一队队禁卫军在火海中来回穿梭,有的救火,有的救人,场面好不热闹。

    突然,青刺的身影出现在了陈博弈的身前。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少主,你来了。属下已经派了三十几位高手对范老贼进行了诛杀,不过他身边有几个修真者,不好对付。”

    陈博弈眉头一皱,但似乎没有动怒的意思。只是好奇为什么没有默龙阁的修真高手出现,按理说这样的行动应该派顶尖高手来助阵的。

    青刺感觉到陈博弈的疑惑,开口道:“少主,修真界有规定。修真者不得对凡人下手。不然会引起各大门派群起而攻之,所以属下只派了默龙阁内的武林高手。”

    陈博弈听后摸摸鼻子,嘿嘿笑道:“范老贼身边的人怎么回事,他们是霜居国派来的吗?”

    绝影冷哼一声,开口道:“这六个人是修真界的败类,在修真界无法立足便到人界耀武扬威。如果不是有禁令,老早就死在我的血梭之下了。现在正是机会,少主我去去就来。”说毕,绝影的身形一晃。消失在黑夜里。

    四处传来嘶叫声,让人感觉倍是凄惨。不过陈博弈似乎十分享受这样的气氛,竟然叫青刺用法力给他搬来一张椅子,陈博弈就坐着那飘浮的椅子上,指指点点。说这个人的刀应该往左一点,说那个人的掌法哪里有破绽。

    不过,陈博弈的目光始终都停留在被人重重护住的范家父子身上。陈博弈的脸上带着戏虐的表情。看起来有几分睁眝。左相府不断有禁卫军冲进来,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不论怎么冲杀,就是远远的离范家父子一段距离,怎么都无法靠近。

    这当然是青刺的功劳,在一开始行动时,他就布下结界。让外面的人冲不进来,让里面的人出不去。

    陈博弈从怀里摸出一瓶小酒,心疼似的喝了几口。大声笑道:“偶尔来个瓮中捉鳖下下酒也是很不错的嘛,青刺。这次做的很好。本少很满意,不过速度上还是不够快啊!你看看,绝影那恶狼进了羊群的表现才叫精彩。嘿嘿,杀人也可以这么华丽,不错不错。”

    青刺听到陈博弈的口头论足,心想这少主是什么人呐,怎么这么热忠于杀人啊!三清道尊在上。这些杀孽与我无关呐!

    不由的,青刺再一次撇了十分享受的陈博弈,深为自己将来的命运担忧。虽然之前在十六司也是干杀人的活,但也没有见上个主子是这么一种心态啊!这完全就是修魔者才会有的心态,这种嗜血的表情跟某个大魔头太像了。

    “少主,那六人神形具灭了。行动可以加快了。”绝影带着一身的血腥味回到了陈博弈身边,一柄血红的三角梭飘浮在他的左右。

    不过陈博弈似乎听到绝影在喃喃自语:“为什么才六个败类,真不尽兴。”

    青刺嘴巴一动,却没有发出声音来。在心里哼道,这首功都被你抢了。你还在抱怨?

    “好了,你就别抱怨了。以后到了别国,本少爷会让你尽兴的。嘿嘿,打道回府。剩下的事就交给青刺吧,我们回去喝酒。”说着陈博弈和绝影的身形消失在高空,划过一道黑色的残影。

    第二天。朝野震动。整个皇城人心慌慌,街上都是禁卫军的影子。昨天晚上,左相府被人抄个底朝天。左相府上下三百余口,全都被诛杀,无一活口。左相府内血流成河,四处散乱着残肢断臂,好似人间地狱。

    不仅是左相府,还有好几个原本是左相一系的文臣武官的家里也被人屠了个干净。昨夜,一共有一千六百多条性命在陈博弈的一个命令之下全都消失了。

    作为始作俑者的陈博弈正和泽羽在陈博弈房内喝着小酒,听着小曲。好像外面的大风巨浪都是无中生有,不值一提。

    陈博弈看到泽羽不停的向他使眼色,于是就把唱曲的姑娘和下人都支了出去,一只手托着一巴,盯着泽羽眨着大眼,等他开口。

    泽羽从怀里摸出一张纸来,上面写的竟是所有在前几夜被格杀的清单。泽羽带着邪邪的坏笑,问道:“我说兄弟,这些人不会都是你干掉的吧?你们杨家府外可是被人围的水泄不通,别说是来保护你们的。那狗皇帝从来没那么好心过,没下狠手就不错了。

    陈博弈直愣愣的盯着泽羽,不说一句话。看了一会,陈博弈起身伸了个懒腰。反问道:“你怎么搞到这些名单的,是谁叫你问的?”

    泽羽也不隐瞒,先把名单一烧,接着说:“还能有谁,我老爹呗。他说你胆子太大了,这个节骨眼上还敢搞这么大的动作。不过你们没留下何任把柄。就算那狗皇帝想动你们杨家也无从下手。”

    陈博弈微微皱皱眉,背对着泽羽看着天空的月亮,低声道:“不是我大胆,而是我太胆小了。原本我还想血洗皇宫,可是时机不对。嘿嘿,你我是兄弟,我也不瞒你。”

    陈博弈转过身来,看着泽羽,接着说道:“我想跟你爹聊聊。不知他什么时候有空?”

    “今晚!”泽羽嘿嘿一笑。

    “好吧,你先回去。今晚子时,我到你家密室!”陈博弈用手弹了弹身上的尘土,眼睛微闭,似乎很疲惫。

    泽羽也不多说,自觉的退出去,把陈博弈的房门关好。他对陈博弈的雷霆手段也是十分震惊。但又十分高兴。毕竟这对他们叶家来说也是莫大的好处,扫除了不少政敌。

    泽羽走后,绝影的身形就出现在陈博弈房里,紧接着默龙轩四堂的堂主也出现在陈博弈面前。

    “属下见过少主,您吩咐的事,我等已经办妥。”四堂堂主恭身道。

    “少主,真的要支持叶家上位吗?”绝影有点吃不透陈博弈的想法,于是便大胆的问了出来。

    陈博弈点点头,向众人道:“叶家的实力还不错。加上叶嵩荣爱民如子,勤政爱国。对我国永远只有好处,我想这也是天下百姓之福事。杨家怎么走,这不是我能决定的。但是我手上有足够的力量可以去改变现在的乱局,那么我就不会袖手旁观。”

    “属下明白少主苦心,愿为少主分忧。”众人答道。

    “绝影,你随我去一趟。你们四个去把各国的探子揪出来,我可不想走漏了什么风声。”说毕陈博弈和绝影就消失在房内,快速向右相府飞去。

    如今的皇城,到处都是禁卫军的影子。而且也下了禁宵令,晚上街上只有禁卫军的身影四处晃动。各个朝臣府外都有大批军队驻扎,还有大批皇家密探躲在黑夜之中。

    皇宫之内,当今的国君一脸怒色。地上满是各咱资器的碎片,显然就是这位只有二十七岁的国君做的。

    “你们给朕说说,那杨家到底想干嘛?是报复吗?还是向朕shi wei?”木佑龙好不容易才把心中的怒火发泄完,扫视着趴在底下的众人。

    下面的人一个个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一声。只有叶嵩荣用眼偷偷撇了木佑龙一眼,心里暗笑,要不是你的无能,要不是你的自以为是,杨陈博弈会这样吗?明知道那范家与霜居国通好,明知道杨家与霜居有大仇。你还默许他们对杨家行动,不是自找死路吗?杨家谁都惹不起,别以为坐在皇位上就可以目空一切。你今天的一切,还不是杨家给的。

    “叶爱卿,你倒给朕说说。”木佑龙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叶嵩荣向来和杨家走的最近,也最了解杨家。

    “回禀皇上,臣昨夜和几位大臣去了现场查探。发现……发现……”

    “发现什么,如实禀来,是不是有什么证据?”木佑龙听叶嵩荣一说,还以为杨家留下了证据。心里暗喜,要是真有什么证据,这回就可以一举扳倒杨家,真是天助我也!

    “臣发现,那刺客霜居国派来的。而且臣等在左相府上发现范家与霜居国互通消息,密谋叛国,但由于范金交件过高,惹得霜居国不满,于是狠下杀手。”叶嵩荣拿出一大堆书信,这些都是范金与霜居国国君的通信,里面也提到了一些谋反的内容。

    “放肆,范金乃堂堂国舅,何生谋逆之心。一定是杨家有意加害国舅,你们竟然敢颠倒是非。”木佑龙感觉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他实在没想到范金竟然真的有谋反之意,而且还倒买了木云国的兵器。但是范金已经死了,不足为虑。

    “请皇上明鉴,杨家自开国以来忠心为国,断不会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在场不管是不是知道这事幕后的主使,都请皇上三思。因为就算真的是杨家做的,他们也不敢站出来支持木佑龙啊!他们连堂堂的左相,当今国舅都敢下手,何况是他们。

    “滚,通通滚出去。”木佑龙大怒,随手又把旁边的大花瓶摔个粉碎。

    “杨家,朕定要诛你们九族,一个不剩,一个不剩……”木佑龙的嘶叫在皇宫的上空盘旋,久久才消散开。

    叶嵩荣一回到府中,就看到了泽羽在他的书房翘着二郎腿,手里抱着一本chun gong tu册。嘴角甚至有些许口水流出,全然没发觉他老爹就站在他身边。

    叶嵩荣咳了几声,泽羽才算回过神来,慌忙站起身来,把书塞时怀里。嘻笑道:“爹,您回来了。累不累,要不要孩儿给你捶捶背。”

    “少来了,你要那么有心,就早点给我立个功回来。”叶嵩荣拿他这个唯一的宝贝儿子实在没有办法,他说的话从来不当回事,一天到晚只知道喝酒胡混。而对陈博弈的话而是言听计从,真不知道谁他是谁的儿子。

    “爹,孩儿不是见您为昨夜的事操劳嘛。您看,这可是小舞亲手给您炖的雪参汤。我可没喝一口,就给老爹您送来了。”泽羽不知从哪里搞出一罐汤来,还飘着诱人的香气。

    “你这孩子,好,既然是儿媳妇亲手炖的,我就好好偿偿。”

    “对了爹,陈博弈想跟你谈谈,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他说会在我们家的密室等你,爹我们家里里有密室啊?我怎么不知道。”泽羽见他老爹正用心享受那让他嘴谗的雪参煲龙龟汤,忍不住开口说道。

    “嗯,一会你跟爹去。”叶嵩荣嘴上淡淡的说道,心里却惊骇不已。他实在没想到杨陈博弈竟然知道他的书房中有一个密室,要知道这个密室只有他自己知道。

    “真的有密室啊,爹您也太不厚道了吧,这么秘密的事我竟然不知道。是不是您金屋藏娇,怕被我和娘知道啊?”

    “藏你个头,你个不孝子,有这么跟爹说话的吗?”叶嵩荣一拳砸在泽羽脸上,把他轰的老远。

    当然,这是在泽羽有意的配合下才造成的场面。要知道泽羽可是跟陈博弈苦练了几年秋风落霞,步法诡异无比。

    “爹,快点带我进密室,看看您藏了什么宝贝。也好跟您儿子分享分享收藏心得,您说是不?”泽羽拉拢着脑袋,嘻皮笑脸的贴到叶嵩荣面前。说他多贱就有多贱,一点都不过份。

    “陈博弈说是几时会到?这么热闹的大街他是什么过来的,真不知道杨家这回搞什么。竟然直接挑战陛下的威信,真是大快人心啊!”叶嵩荣拉过椅子,眯着眼睛看着泽羽。心想,这些动作应该是那个还不到弱冠之年的杨陈博弈搞出来的吧,他手上竟然有这么大的能量。别人不知道左相府有多凶险,不代表他叶嵩荣不知道。除了有一百多名武林高手外,一个个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没想到,只有三个时辰,就被杀的一个不剩。

    “我兄弟说了,今晚子时。不过他向来只会更快一步,没有晚点的。我想应该就在咱家的密室里喝酒了,我们还是快点去吧。”泽羽向来对秘密的事情特别感兴趣,所以他就一直催他老爹早点带他去那个密室。

    “好吧,不过你要发誓,不得把今晚的事情泄露出去。知道没有,不然别怪爹啊!”叶嵩荣对他这个嘴巴超大的儿子还真不放心,还要他发誓之后才会带他去。

    “放心吧爹,我是您亲儿子,我信不过谁信的过啊。”泽羽早就料到他老爹会来这么一手,早已以习以为常了。

    叶嵩荣绕到书架后面,不知在哪里启动了机关。一道黑洞洞的入口,在泽羽面前显现出来。叶嵩荣带着泽羽跳了进去,两个人消失在密道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