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10章 消息走漏

    幽暗的密室内,泽羽跟在他老爹的身后。一盏盏灯一路渐渐亮过去,好像有人控制着一样。泽羽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并没有发现他所想要的东西。低着头,大失所望。

    “爹,您就不能在这大好的密室放点珍宝吗?这也太对不起密室二字了吧,别,别打我头啊!”泽羽的问题换来的不是珍宝,而叶嵩崇的一顿暴栗。

    泽羽嘟囔着嘴,十分不情愿的跟着。眼睛四处乱撇,他就是不相信这若大的密室里没藏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他一边留两边的墙面有没有破绽,一边回想他老爹开密室的方法,打算下次来一探究竟。

    叶嵩崇显然没有这么好的兴致,他必须搞清楚陈博弈的目的,还有为什么陈博弈会出现在他的密室里。身为这个密室的设计者,叶嵩崇当然知道书房的那道暗门是进入这密室的唯一途径。而且,里面有叶家的秘密,关乎叶家的生死。如果陈博弈以此相胁,他当如何决断,这都是叶嵩崇应当考虑的事情。

    想着,想着,叶嵩崇不由的加快了脚步。他越想越不对劲,越想越觉得可怕。如果陈博弈要他全力支持杨家翻身的话,那么叶家就是行走在刀尖上,一个不小心就会丢了叶家上下一百余口的性命。可是,前阵子陈博弈也表示不会把叶家强绑在杨家那头,还表示要退出木云国,进入修真界。

    终于,叶嵩崇带着泽羽进入了一道暗门,见到了陈博弈和绝影站在一张香案面前拜了几拜。

    陈博弈感觉到叶嵩崇出现在身后,而且泽羽也跟着出现了。不得不佩服起叶嵩崇的小心,暗中竖起了大母指。

    叶嵩崇自然知道陈博弈与泽羽关系非同一般。只要泽羽在场的话,陈博弈就不会提出什么过份的要求。自然也不会对他有什么不良的举动,这一点上叶嵩崇倒是对陈博弈和泽羽的关系十分有信心。

    泽羽“咦”了一声,盯着香案着的一排排灵位问道:“爹,为什么我们家的密室里有这么多牌位,而且都不写名字啊?”

    叶嵩崇看了泽羽一眼,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把目光投向了陈博弈,想知道陈博弈究竟了解到多少东西。必竟,他亲眼看到陈博弈站在香案前的时候。心里已经十分震惊了。

    陈博弈摸了摸鼻子,咳了一声说道:“因为灵位主人的名字都见不得光,自然不能够刻上名字了。我说的对吗?叶伯父。”

    叶嵩崇心里又是一惊,脸上却是不动声色。看了会陈博弈,也没从他脸上看出什么不对。于是对泽羽点点头,不有开口说话。

    泽羽的好奇心永远都是强胜的,这一点和陈博弈相似。不过他们两个的表达方式却不同。泽羽显得比较着急,陈博弈则是不会表现出半点好奇。

    “陈博弈,你说说,为什么见不得光啊?原来我爹还真藏有见不得光的东西,可惜了,只是几排灵位。”泽羽说话从来是不经大脑的,他也不顾他老爹的脸都成紫色的了。很显然,叶嵩崇这样的表情没少在泽羽面前出现过,泽羽当然见怪不怪了。

    陈博弈转转眼珠。笑着说道:“我说兄弟,这可是你老爹藏的可不是我放的哟。不过……”

    叶嵩崇听到不过的时候,心头一凛,料想这陈博弈应该完全知道了。

    泽羽实在忍受不了陈博弈再次挑战他的好奇心,大声骂道:“啊呸,你个衰样。你说话就不能干脆点吗,想急死我是不。”

    陈博弈无奈的摇摇头。收回放在叶嵩崇脸上的眼神,轻声说道:“泽羽,你不得对你先祖无理。在你面前的是你们古家的先辈,过来点香。”

    “啊呸,什么古家。你不要搞得像我爹一样的口气好不好,让你做大哥我已经很亏了,你可别想抬高辈份。”泽羽想都不想,马立开口骂道。

    “羽儿,随爹过去点香,不得对先祖不敬。”叶嵩崇见陈博弈点破了。反倒不担心。拉着泽羽便到了香案面前,点香跪拜。

    “什么啦,我们是叶家,为什么给古家下跪。难道陈博弈说的是真的,我们真的是古家的,而且还是早该消失的木云国原本的皇族?”泽羽虽然嘴上这么说。可是却是毕恭毕敬的磕了几个头,一脸严肃。

    叶嵩崇听泽羽这么一问,顿时满脸横泪,拳头紧握。大声说道:“不错,我们就是古家唯一的血脉。改名换姓,苟且偷生,这一切都是拜木家所赐。可是,你老爹我竟然在仇人手上买命。”

    “轰”那角落的石桌被叶嵩崇的拳风击的粉碎,飞尘四起。

    “爹,我要报仇。我要杀了那狗皇帝,为我们的先辈报仇血恨。”泽羽一拳砸在地上,石绡乱飞。

    对于古家,所有木云国的人都耳熟能详。泽羽自然也从不少人口中了解到那曾在历史上辉煌无比的古家,自然对古家的遭遇十分同情。可他没想到,自已竟然是那古家的遗脉。

    古家,原本木云国的统治者。是至高权力的象征,是无上荣誉的化身。古家带领着几个小小的原始村落,经过无数的征战,撕杀。带着一群人,抗击外敌,开拓疆土。经过一代代古家人的努力,原本只有几千农夫,倍受外族欺压的小村落,渐渐稳定发展起来。慢慢的,有了一个国家的样子。最后,古宗盛——木云国的开国皇帝,正式宣布了成立木云国。

    可以说,古家是木云国上上下下唯一认可的正统统治者。他们对当今的木家,只是敢怒不敢言。古家对木云国的百姓家护有加,从来不会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而去为难天下百姓。所以,木云国的子民永远记得古家的好,一代代以口相传,告诉他们的子孙他们永远是古家的臣民。总有一天。古家会回到这片土上,给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

    叶嵩崇终于把情绪稳下来,坐在陈博弈面前,说道:“贤侄,看来你已经全都知道了。你想怎么样,我古家一定支持到底。是时候向木家收利息了,古家躲了六百年,终于可以真面目示人了。”叶嵩崇生出一股从所未有的豪气,感觉自己的血液在燃烧。沸腾。

    陈博弈眼睛一眯,大声说道:“杨家本有亏于古家,当年要不是木家以天下百姓安危为由支开杨家,那古家也不会惨糟杀害。还好先祖英明,救出年幼的太子,才得以保存古家血脉。”

    叶嵩崇也知道陈博弈所说的,当年要不是霜居国趁木云国的国君突病进攻木云国。那么杨家也不会被派往边疆,更不会有木家的叛变。等杨家大军回到京师,大局已定,无力回天。

    陈博弈叹了口气,接着说道:“杨家欠古家的,现在该还了。我杨陈博弈以第六百六十代族长的名字起誓,一定还古家一个公道。”

    叶嵩崇听到陈博弈以杨家族长的名义起誓时,心头一热。他当然知道杨家的能耐,如果是杨家全力支持的话。想要报仇并不是难事。

    叶嵩崇激动的开口说道:“贤侄,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要用杨家手上的权力,帮助我古家?”

    “当然,我与泽羽情同手足。不帮您我帮谁,再说了那木家现在已经灯烬油枯了。他们只知道自己享乐,从来不将天下百姓放在眼里。”陈博弈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眼露杀气的泽羽坚定的说道。

    “好。古家就放手一博。沉寂了六百年,古家也该让人重见一下雄风了。”叶嵩崇激动的站了起来,双目紧紧的盯着那几排灵位。

    叶嵩崇拉着泽羽走到了香案面前,沉沉的跪了下去,带着悲镪的声音说道:“古家不肖子弟古崇先携不肖子古魂羽给先祖告罪了,从今日起,古家后人要为诸位先辈报仇血恨。希望先辈们在天有灵,让我们古家得以血仞仇人。”古崇先和古魂羽郑重的磕了十几个响头,才慢慢的站了起来。

    …………………………

    “怎么样了徐驰,你说博弈会恢复过来吗?”杜辰看着陈博弈躺在地上不停的抽着。心里也一阵害怕。因为他和陈博弈一样,都被那破境摄走了灵魂,如果他也和陈博弈一样岂不是糟糕了。

    “嗯,可以的,只是需要点时间。你在这里守着他,尽量不要离开这个圈子。我自己一个进去看看情况。”徐驰已经在他们身边布下了聚魂阵和凝神阵,两阵叠加可以很好的滋养他们的神魂,可以让他们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

    但是,墓里的事情却不能为止而耽搁,徐驰必须抓紧时间进去。

    “你,你一个人行吗?”杜辰有些担心的看了一眼徐驰,自己和陈博弈还没有走多远就栽了,万一徐驰在里面同样遇到他们所遭遇的事情,那岂不是更糟糕了。[平南言情小说网]

    “没问题的,你没看两次我都平安无事吗,想来是因为我身上的法器对那摄魂镜有镇压作用。所以你别担心了,我会没事的。”

    “那你小心一点,别逞强。”杜辰知道自己和徐驰已经不是一个级别的了,他要比自己更加高明,更加厉害。

    要不是徐驰,他和陈博弈估计都会死在里头。

    “嗯,我会的,你们也是。”说着,徐驰背上了东西,再次钻进了古墓之中。

    这一次,他带了两把手电,一把固定在头顶斜着朝上,可以看清楚远处的顶上有没有镇魂镜,一把则是zi you移动。

    一路进去十分的太平,当徐驰再次回到他们之前遇到那只巨怪尸体面前时,也没有遇到任何的危险。可是要再往里,会有什么,那徐驰就不得而知了。

    一个人走在这个阴森的地下古墓,耳边还有一些如同密集虫子在墙上来爬来爬去的声音说不紧张那是假的。哪怕他去了许多诡异的地方,也见过无数种的怪物,但是鲜少是一个人在战斗。

    以杜辰和陈博弈的状态是不可能给他支援了,一切都要靠自己才行。

    再次穿过一道门,徐驰到了一处新的空间。

    这里。并不是黑暗的,而是有一些光亮,这些光亮是从四而八方的墙上亮出来的。

    徐驰不敢大意,稍稍走近他距离最近的墙。

    当他看清楚那些光亮是怎么回事是,背后立马出了一身的冷汗。

    食灵虫,怎么会是这种虫子,而且满墙面都是?

    这种虫子非常可怕,它们是食肉的,而且还会飞。比起行军蚁。食灵虫要更加的可怕,因为它们可以不进食生存数十年,只吸收空气中的一些特有气体,也就是世人所称的‘灵气’就可以存活。

    可一但惊醒了它们,那将是一场可怕的灾难。

    每只虫子只有指甲盖大小,要将这四面八方的墙面都铺满,那该有多少只虫子?

    哪怕只有几十只。徐驰只有逃的份啊。

    他大气不敢出,深怕被这些食灵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下。

    他缓缓的退了出去,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把那些要命的虫子给惊动了。

    退出去之后,他背靠着墙用力的吸了一几口气,有些犹豫要不要进去了。

    经过一翻思想斗争之后,徐驰还是决定看看里面的情况在说。光是不可能惊动那些虫子的,只有足够大的声音才或者足够高的温度才能让它们惊醒过来。

    站在门口,徐驰用手电光在里面扫了一圈,只发现中心的位置有一个半人来高的小黑塔。不知道里面放着什么。远处,还有一道门,所以这里肯定不是终点,背后还有墓室。

    那么,是过去,还是退出去?

    徐驰心里想着对付食灵虫的办法,因为他没有足够的材料可以用来制作杀死这些虫子的迷烟。要是贸然进去。就极有可能将它们惊醒了。

    就在徐驰犹豫不决的时候,陈博弈的情况也有些好转过来了。

    虽然他依旧处于那处状态之中,但是他已经能感觉到自己不属于‘那里’了。

    随着他情况的好转,自然而然就会醒过来。

    不过,徐驰现在却没有办法知道外面的情况,就好像他们也不知道如今徐驰遇到了一件极为麻烦的事情。

    “该怎么办呢,这里又没有水,不然还能逃过食灵虫的包围。”徐驰知道食灵虫一怕水二怕火,只有水火兼备才敢动手用火攻,不然只要有一小陪分的漏网之鱼。徐驰都会死无葬身之地。

    “再不济,要是用两把喷火枪也没事啊。”最好的设想是在门口那里弄一把大火,完全覆盖住门,然后将里面的食灵虫惊醒了,也可以借火门将它们都弄死。

    “可惜,什么都没有。这可怎么搞。”徐驰喃喃自语着,让自己尽量远离那道门,免得那些虫子醒过来。

    不过他也知道,当初那些人把这种食灵虫弄进来,肯定是有保护的,水一定有。只是不知道当时的人把水池设在哪里,如果能找到的话徐驰就不用担心了。他包里的高速燃烧剂十几包,可以维持好几个小时的燃烧。只要有水池,他就有办法将那些虫子全都弄死。

    不过他这一路过来,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水池,除非是到外面自己的挖一个。可那样一来浪费时间,二来他也不敢保证自己的速度比食灵虫要快啊。

    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了一些声响,从他背后传来。

    “奇怪,我不是让博弈和杜辰在外面等着吗,怎么会有声音?”徐驰皱了皱眉头,快速的将身形隐藏在了一个雕像的后面。

    他感觉,进来的应该不是杜辰和陈博弈,因为以他们两个人的情况来看,陈博弈没有那么快恢复过来,而杜辰也不可能丢下陈博弈自己进来。

    唯一的可能,就是出现了其他人,不然就不会有人说话的声音了。

    “会是谁呢?”徐驰不禁大为好奇,这一次他用的传送消息的方式已经是为了防止消息走漏了,怎么可能还有会有其他人得知这里有九星墓?

    不,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林若溪的那个朋友以及那个将她救出去的那个盗墓贼,从他们那里也可以得到这里的情报。因为九星墓实在是太特别了,但凡是盗墓圈里的人肯定都听过九星墓以及它的特点。

    很有可能,那个人离开之后把这个消息卖掉了。毕竟他的同伙都死了,他一毛也没有捞到,卖掉消息也是合情合理的。

    只是,会是谁呢?

    是一般的盗墓份子,还是那个神秘人?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强,徐驰也敛住了呼吸。

    他敢肯定,如果这么多人进入那个食灵虫的地方,肯定会死无全尸的,而他也十分的危险。

    要不要出去阻止他们呢?

    “老三,你说那老板是什么意思,让我搞这么多喷枪过来干嘛,难不成还要烤肉啊。”

    “我也不懂,等老板进来就知道了。刚才那两个混蛋还真他妈的扎手,还好老板身手了得,都把他们制住了。大家都小心一点,他们的同伴可能在这里头。”

    徐驰心里咯噔了一下,因为他听到杜辰和陈博弈竟然被人制住了,也不知道有没有生命危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