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14章 神秘通道

    所以,他还是很有信心,就算跟着对方也没有太过的担心自己的安全问题。

    徐驰追上了一段距离,回到了之前食灵虫的那个墓室才停了下来。站在这里,他看了一下痕迹,满地堆的都是那些被烧死的食灵虫,有的已经化成灰了,还有大多数的尸体也不是很完整。

    接着往里走去,是一条通道,这里并没有什么东西,只在地面上铺了地砖,而且风格与外面的完全不同。这里的地砖全都是红色的,是那种非常鲜艳的红,乍一看像是被血染过似的。

    这在人类的历史,还是从来没有过的发现。

    地砖的表面很光滑,像是打磨过的,每一块都是正方形。

    徐驰可不太相信,古人有这样的能力将这些地砖都抛光了。

    也不知道为什么,徐驰总感觉这个通道很奇怪,但是奇怪在哪里又说不出来。

    “那只蛤蟆邪应该是从这里逃出去的,那么它怎么会有那么多奇怪的梦境,这一切是不是九星墓里隐藏的秘密?如果是的,那九星墓的建造者,岂不是‘仙人’了?”

    在那种记忆里,徐驰真真切切感觉到了那些人神鬼莫测的能力,飞天遁地无所不能。而那个时候,存在着许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像是蛤蟆邪,在那种记忆之中不过是一只修练初成的小妖,并没有什么实力,只有魅惑人心。遇到一般的修士,都只有逃的命。可是,徐驰对付它却极为困难。

    “可要不是那些‘仙人’建的,为什么它会有那么多梦境?”徐驰可不相信一只才开了发智的蛤蟆邪还能变成了一个和小说作者一样的幻想家,那些梦境全都是它编造出来的。

    徐驰摇了摇头。神使鬼差的从兜里取了蛤蟆邪那里得到的那枚珠子。

    突然间,徐驰感觉到面前的场景变了,瞬间变成了一个医院,外面的天一片漆黑,此时是夜里三点。

    半夜三点,空旷的房间里只有摆钟晃动的声音。

    嗒

    嗒

    嗒

    一盏昏暗的灯光忽明忽暗,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停止工作,让黑暗把你吞噬。

    房间的左角摆着一张小床,床上躺着一个面色白净的少女。她的表情痛苦,似乎梦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手紧紧的抓着床单,露出一截粉白的手臂。

    嗒

    嗒

    嗒

    鲜红的血液将床单浸染成了红色,顺着床沿滴落下来。

    “嘻嘻嘻……”一阵让人头皮发炸的笑声从那床上传来。

    血滴下的速度越来越快,而那笑声也越来越大声。

    突然间,那床上的少女直挺挺的站了起来。眼角不停的有鲜血流下。苍白的脸上那两道血痕格外的晃眼,好像在控诉着什么。

    她一步步的往前移动着,脚后跟并没有着地,每走一步就会留着一道血色的脚印,好像鲜血就是从她的脚留流出来。

    一道寒风吹过,门传来‘吱嘎’一声响动便打开。

    医院的保卫科里趴着一个穿着保安zhi fu的中年男人,被一股寒风吹醒,抬起头来缩了缩脖子,瞧了一眼满是雪花屏的监视画面。有些恼怒的捶了一下桌子。

    画面变得正常起来,昏暗的廊道空无一人,显示着夜的安静。

    滋,滋,滋。

    一旁的对讲机突然冒出刺耳的声音,让中年保安打了一个激灵,一把抽出腰间的电棒死死的盯着铁门。

    “闹鬼了不成。”中年保安嘀咕了一句。背后不由的发寒,冷汗瞬间就把背后浸湿了。

    这是他来上班的第三天,也是头一天晚上值夜班。早上的时候他还听到几个病人不停的疯叫,说医院里有鬼,要吃他们的肉。

    如果在别的地方,他也许会将信将疑,可这地方是一个精神病院。疯子的话,有谁会当真?

    刚才的一幕,不由的让中年保安想到了今天早上听到的话,心底的惧意瞬间把他吞噬了。双腿不住的发颤,握着电捧的手早已湿透了。

    “怨有头,债有主,你千万别找我……”中年保安不停的嘀咕着这句话。

    突然间,轰的一声。

    中年保安腿下一软,栽倒在地。地下一滩水。

    “鬼啊……”

    一声大喊之后,中年保安昏死了过去。

    而时这时,整个医院骚动了起来,传来一声声的尖叫,越来越大声,还伴随着砸东西的响动。

    医院里充斥着惨叫声,浓重的血腥味慢慢的散开。

    鲜红色的血液从各个房间之中涌出,汇集在走廊上,在昏暗的灯光下透着让人发寒的阴气。

    嗒

    嗒

    嗒

    走廊里留下一道道黑色的脚印,却没有看到任何一个人影。

    一阵咀嚼的声音慢慢的响起,如同地狱传来的声音一般。

    某个房间的角落里躺着一具尸体,一个还在跳动的心脏慢慢的飘上到了半空,留下了一道牙印,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咬着这颗心脏。

    噗。

    鲜血从那个被咬破的心脏喷洒出来,一张血色的脸诡异的出现在空中,碧绿色的眼睛诡异的闪动着。

    而在这时,墙上慢慢出现了一些血迹,汇成了一字‘死’字。

    ………………………

    轰

    天空之中划过一道紫色的电龙,将昏暗的小镇照得如白天一样明亮。

    一个衣着古朴的的男人正在路上飞奔着,不喘一口粗气,脚下也不曾传来一丝声响。

    一路飞奔,他在一家医院门前停了下来。

    “第三精神病院,就是这了。”徐驰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一眼,眉头不由的一皱。

    医院的铁门紧锁,徐驰走到一旁。往后退了十几步后他往前一冲,三两下竟然蹿到了四米多的围墙高,翻身下去了。

    “希望没有来晚。”徐驰沉吸了一口气,从斜挎的背包里取出一些东西就往医院内走去。

    “啊,有鬼啊,救命……”

    一阵惨叫声传来,让徐驰面色顿时一变,身子如同猛兽一般冲进了医院。

    “好重的杀气,我来晚了。”徐驰脸色一沉。原本握着手里一把huang se的纸被他抛了出去。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神将开路,万邪莫侵。”不知什么时候他的手里握着一把黑漆漆的短剑,不足半米长。

    “找到了。”徐驰原本紧闭的眼睛猛然睁开,朝着医院的二楼奔去。

    二楼的走廊的墙上印着凌乱的血色掌印,几具没有了脑袋的尸体横七竖八的倒在走廊上。看着这些尸体,徐驰并没有停下脚步。而是握紧了手中的短剑,又从挎包里抓出一把符纸朝着走廊深处走去。

    “轰”

    一脚喘开门,冲进了房间,血腥味扑鼻而来。

    “孽障,住手。”徐驰把黄符往空中一抛,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吼道。

    “嘻,嘻,嘻,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等能耐的道士。”一个刺耳的声音传来。让徐驰的耳膜传来一阵刺痛。

    “阴阳两路,开!”徐驰用短剑在指尖一挑,用血在自己眉心一画,一道微光从眉心闪过。

    这时,房间里多出一个妖娆的女子,浑身上纹着紫色符文,双手长着细长而锋利的指甲。一双碧绿色的眼睛盯着徐驰。

    “妖孽,就算这个世界没有了我们地师道的人,天道伦常也不会放任你这妖孽作祟,受死吧。”

    “嘻,嘻,嘻,如果没有了你们地师道的人,也许千百年前这世间早已经成为我们妖鬼的乐园了。以前是你们地师道的人灭了我们妖鬼一族,没有想到千百年后你们地师道竟然被时代给灭绝了。”女子掩嘴笑着,可是眼里却透着让人发颤的寒意。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神兵听我号令,天罡伏魔阵。”徐驰并没有理会那妖鬼,而手掐法诀,不停的变幻着动作。

    “我有些遗憾,你那师父怎么没来,又得让我设个圈套。太麻烦了。还有,一来就布下伏魔阵,太心急了。难道千百年过去,你们认为我作为唯一的一个妖鬼还会惧怕吗?”说着,那化形成女子的妖鬼轻笑一声,然后脸色突然一变,朝着徐驰飞扑而去。

    噗!

    “怎么可能?”徐驰瞪大了眼睛,看了看自己胸口留下的爪痕,吃惊的再看了看妖鬼。

    妖鬼环抱着双手,饶有兴趣的说道:“为什么不可能,你难道不知道自己身置‘阴罗界’之中吗?为了对付你们这两个地师道的牛鼻,我可是下了许多功夫。”

    听到阴罗界三个字时,徐驰的心寒到了顶点。

    这个传说中妖鬼的顶级阵法,需要牺牲数千妖鬼性命,专门用来对付地师道的阵法竟然困住了自己。

    “嘻嘻,人家知道你们地师道的人如果没有遇到妖鬼就跟常人没有什么两样。你们身上的道法都是来自我们妖鬼的阴气,阴气若断了你们就与常人无异。可惜了,我费了这么大功夫布置出来的‘阴罗界’竟然是对付一个小道士。”

    “这不可能!”世上已经没有别的妖鬼了,它怎么可能还会布出‘阴罗界’?

    徐驰看着面前清晰的妖鬼越来越模糊,就猜想它没有骗自己。也许,它有什么其它的办法来布置‘阴罗界’。

    愤怒,不甘,害怕?

    不,徐驰并没有害怕。当他十二岁加入地师道时害怕这两个字已经从他的字典里抹去了,留下的只有对凡间邪物的恨。只是他没有想到,今晚出现在这精神病院的竟然是邪物之祖的妖鬼。

    “等你下去见了你的师祖们,帮我问一声好。”一个阴阴的声音在徐驰的侧身响起,让徐驰本身的往声音的来源地方刺去。

    噗哧。

    嗒

    嗒

    嗒

    鲜血瞬间把徐驰胸前的衣服染成了红色,血液正不停的往地下流去。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悬浮在空中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

    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心脏。

    不甘心的伸了伸手,却没有抓住那颗原本属于自己的心脏。他的身子重重的往后倒去。

    不甘心的眼神慢慢的暗淡了下去,最终失去了神彩,再无声息。

    房间里再次响起一阵笑声,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经久不断。

    …………

    “不,我不能死,我要杀了它。”徐驰怒吼一声,猛的睁开了眼睛。

    印入眼睛的,是一只体形巨大无比的动物。外形与狐狸有些相似。

    “你以为变了副模样就可以对付我了吗,你的幻术已经被我识破了,根本没有什么‘阴罗界’,去死吧。”徐驰的身子好像子弹一般朝着那巨大的狐狸射了过去,浑然没有发现自己的身子缩小了一圈,身上不再是那件青灰色的道袍,而是**着上身。

    “不。不可能,你的神魂明明散了,怎么会重聚?”一个低沉的声音从那狐狸的身上传来,布满了惊恐的味道。

    徐驰的身子穿过了狐狸的身体,跪倒在地上。

    在他的身后,那只被他穿过身体的狐狸爆发出一抹奇异的紫光,传来一声炸响。

    紫光朝四处飞散,如同烟雾一般,朝着徐驰的背后钻去。

    待那紫色的光雾尽数钻那徐驰的身体。紫雾消失后,一枚鸡蛋般大小的紫色珠子也钻进了他的徐驰的胸口。珠子隐没之时泛出一抹黄光,越来越亮。

    “神魂归体。”

    不知哪里传来了一个声音,让徐驰突然清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面前是一处陌生的地方,两个十二三岁的少年跪在自己面前。

    其中一个体形稍胖的少年咧着嘴笑道:“风逸,我们成了。我们真的成了,哈哈哈。太好了,只要拿着这妖狐的妖丹,我们成为真传弟子就有戏了。没有想到,我沈龙也有成为真传弟子的一天。”

    “风逸,谁是风逸?”徐驰疑惑的道了一句,想要站起身来。突然血气往头顶一冲,他顿觉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这是徐驰醒来后从脑海中得到了一个消息,一个让他无法相信的信息。

    因为那个信息告诉自己。这个风逸就是自己。

    可是,自己明明是徐驰,地师道的接班人徐驰,怎么成了剑玄宗的风逸了?

    听到周围有响动,徐驰并没有睁开眼睛。因为,他还没有弄清楚自己遇到的究竟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况。

    为什么自己的脑海之中。会有两个人的记忆。一个是剑玄宗的醉心于丹道之术的风逸,一个是地师道以斩妖除魔为已任的徐驰。

    “不对,一定有什么地方不对。”坚信自己是徐驰的他在心中暗道着,细细回忆着脑海之中的记忆。

    对于风逸的记忆是残缺的,除了他的身份之外,还有就是风逸的两个朋友,分别是胖子沈龙跟瘦子张良。

    除此之外,在风逸的记忆之中还有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剑玄宗外门执事松正。风逸之所以成为剑宗玄的弟子就是因为他是松正的侄子,但外人并不知晓。

    而关于自己的记忆,却非常清楚。几乎每一件事情,他都记得。大致上徐驰原本是孤儿院长大的孩子,十二岁那年被他师父领养,从而加入了地师道,成了一名除妖的道士。而这一次因为他前去一家精神病院除妖,却遇上了妖鬼,中了圈套之中被妖鬼挖去了心脏。

    “这样说来,我是已经死了,可是为什么会活来过,还有别人的记忆?”心中呢喃着,大脑突然传来一阵刺痛,让他叫出声来。

    “风逸,你总算醒了。”一个焦急的声音传来,在徐驰的上空出现了一张肉嘟嘟的脸,正是那个叫沈龙的人。

    “嗯。”徐驰应了一声,被沈龙扶着坐了起来,看了看四周的环境,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石洞之中。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那松药执事还说你这小子要两三个月才能醒来,可把我们吓坏了。”沈龙肉肉的脸上推满了笑容,给人一种亲切的感觉。

    徐驰并没有接过话去,他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他现在可以肯定自己已经不是之前的徐驰了。而是占有了风逸的身体。

    跟徐驰比将近缩水了一半的身体还没有让他适应过来,更别说这个陌生的地方了。

    “对了,这是你的剑。”说着那沈龙从石桌上拿过一柄黑色的短剑递给了徐驰,用好奇的眼神瞧着他。

    看到那柄短剑,徐驰的身子微微一颤。

    这柄剑他自然认得,这是他十八岁生日时他的师父送给他的生日礼物。此剑,剑名魂影,削铁如泥,有宁神静气的作用。据说是由地师道的一位师门前辈用了天外的陨铁打造的。是地师道之中极为厉害的一件法器。

    “没想你小子藏的还挺深,竟然有这样一把好剑,瞒得我们好苦啊。”沈龙羡慕的看着徐驰抚摸着剑身,开玩笑道。

    徐驰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沈龙,却一句话也没能说出来。

    沈龙倒也不以为意,因为在他的印像之中‘风逸’原本就是一个不太爱说话的人,平时总喜欢呆在自己的石室里钻研丹道。

    “沈龙。我想睡一会。”徐驰收起短剑,对着沈龙露出一丝笑容。

    “哈哈,你这小子竟然会冲我笑了。”沈龙有些得意的站了起来,接站道:“那好,你先休息一下,我去跟张良说你醒了,不然他又得担心的吃不下饭了。”

    看着沈龙离开,徐驰又把魂影剑取了出来,呆呆的望着它。

    “师父。弟子恐在异界了,不知您老人家是否安好。”想到那妖鬼,徐驰不由的就为自己的师父担心。

    徐驰之所以能道出自己身处异界这话,是因为他刚才大脑的刺痛之后又多了一些迅息,一些关于这个世界的迅息。

    他所处的,是一个类似于地球封建时代的环境,这里有着一群在森山老林里修练长生之术。除妖之法的人,称之为修真者。这些,倒与前世的徐驰在起点中文网看到的修真小说里描写的一样。一个地球上的穿越到了一个修真的世界,成为了另外一个人。

    虽然很荒诞,可是徐驰又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实。

    做为地师道的接班人,徐驰对除妖之法有着异于常人的痴迷。而在这个世界里,所修习的除妖之法并不像前世一样,只有遇到了阴气才能起作用,好像在平常也能使用。

    单单这一点,就让徐驰对自己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有了极大的好奇。

    沉吸了一口气。徐驰明亮的眼睛扫了一眼四周,缓声道:“名字只是一个代号,我还是我。既然上天让我来到这里,那就暂且先稳定下来,走一步看一步。”显然,徐驰已经开始接受了风逸这个名字。也接受了现在的身份。

    理了理思绪,风逸[徐驰以后的名字]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去了。

    这一睡,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等到风逸醒来之时,发现房间里坐着一个人。

    淡青色的道袍,头上插着一枚紫色的簪子,一副标准的道人打扮。

    这个人就是松正,风逸的叔叔。他年约四十,面目和善。看到风逸醒来便换去原本担心的表情,严萧道:“小逸,你也太不知轻重了。被人三言两语挑唆几句就去瑶北峰那边,还遇上了妖兽。你忘了我平时怎么跟你说的,万事要三思而后行。若你有个意外,我日后如何向你在鬼界的父母交待?”

    “叔叔逸儿知错了,日后一定不再鲁莽了。”风逸感受到松正的关心,心里暧暧的,不由的想到了自己的师父,便像一个犯了错的孩子一般站在自己的长辈面前。

    听到风逸叫自己叔叔松正脸上闪过一抹笑容,这还是他头一次听到风逸这样叫自己。

    “嗯,知错能改便好。这瓶回露丸你留着,好好调养。记住,万事莫与人争,不然总有吃不尽的苦头。”松正还是不放心,又嘱咐了几句。

    “嗯,我知道的。”风逸接过瓶子,将它收了起来。如果记忆没出错的话,这回露丸是前个月前自己送给松正的。当然,是之前的那个风逸。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些事要去处理,过几天再来看你。”说完之后松正帮风逸盖好了被子,离开了石室。

    风逸此时的表情有些转变,轻声道一声:“鬼界,莫非这‘风逸’的父母已经死了?还是鬼界并非与我之前那个世界所指的鬼界?”他素来对鬼十分的厌恶,如果有胡作非为的鬼肯定不会放过。

    他努力的搜找了一下有关于‘风逸’父母的记忆,却没有一点收获只好作罢。若想了解此事,还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探探松正。

    风逸的心思回到了回露丸上,从瓶子里倒出一枚暗红色的回露丸。一股清香之气就蔓延开来,风逸顿觉神清气爽。也没多想,风逸将回露丸往嘴里一送。

    回露丸刚入口就化成了一道津液,流入了风逸的腹中。一股暧意瞬间从他的胃zhong zhao着四面八方散开,让他无比舒畅,好像身子都飘起来一般。

    也许是出于身体的本能,风逸盘坐起来。双眼微闭,进入了一个玄妙的世界。

    风逸好像能看到自己身体里的每一处地方,看上去都是亮莹莹的,像是被染上了一层光晕。

    数万条血管在身体之中穿行,血液在飞速的流转着。

    慢慢的,风逸看到了自己的丹田之中充满了紫色的气体,形成一个气旋正在徐徐的转动着。

    丹田气海。

    不由的,风逸脑海中冒出了这么一个词来。

    从风逸的胃中不断的有huang se的气体散出,其中大部份在血管之中游走。而一小部份正徐徐的注入丹田气海的那个气旋之中。

    由于huang se气体的出现,气旋旋转的速度加快了几分,让风逸感觉到浑身舒畅,好像每一个细胞都被一双灵巧的手按摸过一样,舒服到了极点。

    不一会的功夫,风逸退出了那种玄妙的世界,好像突然被掐断似的。

    脸上还有些震惊与意犹未尽的风逸摸了摸鼻子。喃喃自道:“这就是这个世界的修真法门吗,太奇妙了。”

    心中对这个世界的好奇又重了几分,让风逸急切的想从脑海之中挖掘到有关于修习方面的记忆。

    而在这时,一个新的迅息出现在了风逸的脑海中。

    《剑玄真法》,这是每个剑玄宗外门弟子入门之时都会分配到的gong fa,是剑玄宗的立宗之本。

    翻身下床,风逸凭着记忆从石室角落的木箱里取出了一个盒子。

    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套青色的衣服,入手有些微凉,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织成的。在那套衣服之下。还摆放着一块长方形的玉条。

    用这里的话讲,这玉条就是玉简,里面用特殊法门记载着一些内容。

    这玉简,是剑玄宗配给每位弟子的,将伴随他们一生。剑玄宗制出的每一枚玉简都只能供一个人使用,若有人乱用他人的玉简。将会受上附在上面的祭制所攻,重则身死,轻则变傻变痴。

    风逸取出衣服给自己换上之后,就拿着那《剑玄真法》的玉简坐到了石床之上。

    《剑玄真法》是剑玄宗的基础gong fa,每个弟子入门之时都会配发一套。

    摒除了心中的杂念,风逸按着记忆中的方法集中意识朝着那《剑玄真法》探了过去。一时间,他好像与玉简融了一体,磅礴的迅息慢慢的涌入风逸的脑中。

    第一次从玉简之中读取信息,让风逸感觉到这玉简神奇不已。这种感觉,就像好你从电脑里提取资料,省去了用眼睛去看,而是直接出现在你的脑海之中。虽然如此,它仍旧不属于你,需要你去记忆。

    这玉简之中记录着数十万字,或者更多的内容。

    费了很大的功夫的找到了以往风逸所修练的那篇法门——《剑玄心法入门篇》。这是剑玄宗最基础的法门,约有五千多字,内容十分的晦涩,不过却配有一幅gong fa的修练图。

    看着一个全身赤祼的男人盘座在那里吸纳天地灵气,然后慢慢的形成精纯内息,且不断的按着一条筋脉流转的图像,让修练的过程更加明郎起来。

    一看这法门,风逸就一种熟悉的感觉。他想,应该是之前风逸经常修练的原故。

    认认真真背了一遍入门法心。风逸发现自己竟然有过止目不忘的本事。心中暗想,也许是之前的那个‘风逸‘的天份。

    理了理思绪,将玉简放到了一旁,他从中找到了一此关于修真常识的内容。

    人体之中一共有十二筋脉跟奇筋八脉,而练气期一共有一至十二层,分别对应二十条主筋脉,每加通一条筋脉,gong fa就上一层,到直完全打通十二条筋脉。就会达到筑基。

    而修真一共有十二个境界,分别是炼气、筑基、开光、莲胎、辟谷、金丹、元婴、出窍、分神、合体、度劫、大乘。

    不论是魔修,还是佛修亦是鬼修都一样的按这样划分。

    炼气期是一个凡人与修真者之间进行转变的过程,一共有十二层,分对别应十二条筋脉。

    接下去便是筑基期,是一个凡人正式转变成修真者之后的一个起点,铸就日后修练的基石。

    至于往后的境界。在这《剑玄宗入门法心基础篇》中并没有提及,风逸暂时也不去深究。

    整理完这些之后,风逸便把精力投入到了引气入体之中。

    引气入体,是炼气期的其本法门,也是每个修真者一生都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好比人吃饭一样。

    因为还有一些模糊的基础在,风逸修练这引气入体来起来并没有感觉到困难。感受着四周的天地灵气,风逸运转《剑玄心法入门篇》的gong fa,慢慢的吐纳起灵气来。一呼一吸之间。一股股微弱的暧流从丹田之中传来。

    其实早在二年多前‘风逸‘就步入了练气期第一层,而这两年来他是止步不前。跟他同一时期入门的弟子,资质最差的怕也到了练气期第二层了。

    现在只有奋起直追,才可能赶上他们。

    一点点的蓄积着真气,不断的淬练真气,将其压缩,把真气废气排出体外。并不是每一次吐纳都能成功的将天地灵气转变成真气。而修练的过程之中就是不断的打磨自己吸取天地灵的方式,以达到最高的速率。

    时间缓缓的流逝着,而风逸体内的真气也越来越足。

    这一练,不知练了多长时间。

    慢慢的吐出一口浊气,闻到了一股菜香,风逸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疯子,你修练好了,快来吃饭吧。”张良已经是第五天给风逸送饭了,但是风逸一直在打坐所以他也没敢叫醒风逸,只是第天按点送饭菜过来给风逸。

    “嗯。麻烦你了。”风逸并没有完全融合记忆,更多的还是偏向于原本的自己,难免对张良有些生疏。

    “咱是兄弟客气啥。对了,你现在怎么这么用功了,以前我跟胖龙怎么拉你你都不愿意打坐纳气,宁愿意石钻研你的丹道。”张良并没有因为风逸突然表现出来的客气而感到奇怪。在他的心里风逸是他的兄弟,不管做什么都可以接受。

    “呵呵,人总是会变的。如果没有实力,如何保护自己,如何斩妖除魔?”在妖鬼手上死过一次之后,风逸开始重视起自己的生命,也开始重视起力量了。只有你拥有了足够的力量,才能去做你想做的事情。

    如若一个人想要变强,他就需要有一颗强者的心。现在的风逸兴许淡不上有一颗强者的心,至少他已经有了变强的**了。

    “对,你说的不错。只有变强,我们才不会被欺负。”说着,那张良握紧了拳头,牙齿咬的咯咯响。

    风逸虽然好奇张良的表现,但是小心的他并没有多问。问多了,反而会让自己露馅。

    吃完晚饭之后风逸向张良请教了一些修练上的疑问,在记忆中张良是他们三个人中修为最高的,也是最刻苦的一个。

    对此张良也很上心,对风逸的问题一一解答,十分的细心。

    看样子,这个张良对于风逸的转变还是十分高兴的。

    事后风逸表示自己可能要长时间的修练,对此张良表示大力支持,还让风逸遇到什么难题时尽管找他。

    两人相谈了一阵之后,风逸又开始了修练。

    看似重复且枯燥的修练却让风逸醉心不已,整个人沉浸在其中,乐此不疲。

    而随着风逸不断的修练,原本有关于‘风逸’残缺的记忆也一点点涌现出来,让他的修练更加得心应手。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自己就可以把以往那个‘风逸‘的记忆完全吸收过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风逸已经在石室之中修练了四十几天。

    这四十几天,他已经把‘风逸‘的记忆完全吸收过来,与此时同还多了一些其他模糊的记忆。一些不属于自己也不属于’风逸‘的记忆,只是暂且还得不到完整的迅息。

    拥有了‘风逸‘的那部分记忆之后,他对自己现在的处于一种什么境界也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四十几天的修练,让他从原本的练气期第一层提升到了第二层。更让他了解到他所修练的《剑玄宗入门心法基础篇》只是一门最最基本的心法,没有附带任何攻击性,只是让一个人的身体变得精壮,让丹田气海的真元变得浑厚。

    如果想要对他人发动攻击,他就需要学习其他的gong fa。比如剑诀、符咒之类的,而这些需要去门派的藏经阁用师门贡献值去换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