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20章 玉精

    “操,这龟孙子竟然缩在石室了。好,好,非常好。兄弟们,操家伙,砸上门去。”庄凯听闻石毅竟然躲到房里不由的大骂一声,心中怒火已经被点爆了。

    “慢。”徐驰缓步走了进来,瞧了一眼扛着一柄黑色长刀的庄凯。

    看到是徐驰庄凯顿时有些不悦,如果是别人开口他心里倒会舒服点。可是这个徐驰曾经是风逸他们一伙的,现在是来制止自己伤害他的兄弟吗?

    “老庄,你别一脸不高兴。我这是救你,不是想帮风逸他们。”徐驰眯着眼睛,他倒想庄凯风风火火的杀过去,可是一但庄凯这么做不会被掌法堂的人击毙,倒时谁来应付那个赵远?

    “救我,怕是救你那兄弟吧?”庄凯冷笑一声,目光之中闪过一抹狠厉的眼神。

    徐驰只是轻轻一笑,说道:“我就是在救兄弟你,难道你忘了我们剑玄宗的门归?擅闯他人洞府者废丹田,强攻他人洞府者神形俱灭,你不知道吗?”

    “嘶!”

    不知,他庄凯怎么可能不知呢。他,就是靠钻剑玄宗门规吃饭的人物,这外门对门规最为熟悉的人他就是其中之一。

    “娘的,这帮孙子,看他们能躲在到什么时候。”听到徐驰的话,庄凯顿时就怂了。他在横,也不在铁律面前横。

    “现在是动不了他们了,不过我们要怎么跟赵远师兄交待,上哪弄一枚妖丹?”庄凯将长刀一甩,没入了石洞的巨石之中。

    看到庄凯这一手,徐驰心中暗暗吃惊。心想莫非这庄凯的修为又精进了不成,还是他从赵远那里得了好处?

    “这倒不难办。”徐驰神秘的笑了笑。走到桌子面前,举起一个酒杯自顾的喝起酒来,好像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一般。

    庄凯脸上顿时笑的如花一般,拍了拍徐驰的肩膀道:“就知道你这个军师最有办法,快说说那枚妖丹在哪里?”

    “落星峰,我听闻落星峰的许东正带着他的几个狗腿子在聚雨峰追杀一只妖熊,只要我们……”

    “好,好,还是你小子够奸。许东那混蛋上次从我手中抢走了聚魂草。这次我就让他血本无归。[平南言情小说网]兄弟们,操家伙,打劫去。”庄凯搓了搓手,好像那枚妖丹现在就放在他的面前一样。

    外门弟子分别居住在天孤峰、落星峰、血泉峰、灵露峰、青蛟峰。五峰之间的外门弟子时有明争暗斗,峰与峰之间素来不合,大架小架不断。而剑玄宗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争斗会激发这群外门弟子的血性。让他们更执着于修练。这样脱颖而出的弟子才有资质成为内门弟子,才有资格在这个弱内强食的世界生存下去。

    看着庄凯等风风火火的往山下奔去,徐驰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

    “让你打我兄弟,我就不信许东这把刀杀不死你。”心中阴阴的笑了一声,徐驰脸上的笑容更浓了。上一次庄凯被许东夺走聚魂草就是徐驰一手策划的,可惜上一次许东没有对庄凯下杀心。不过这一次徐驰相信,只要庄凯敢打许东的主意,一定会被许东杀的连渣都不剩。

    就在徐驰引着庄凯等人前往聚雨峰时,风逸也进入了修练的紧要关头。能不能练成铜皮之身,就看他能不能熬过最后的痛苦了。

    如果说万虫噬体的话,也不足已来描述此时他的痛苦。

    他能清晰的感觉自己的皮肤好像被涂上一层硫酸一样的腐蚀性物质,每一个细胞都像被人用拿着针在不紧不慢的扎着一样。浑身的皮肤传来痛、痒、麻、酸、寒、热的感觉,不停的冲击的他的神经。

    好几刻,风逸都感觉自己的精神要崩溃了,想用双手把自己身上的皮肤一块块的拔下来。将它们统统扯掉。

    双唇早就被他咬烂了,红褐色的血液以及发黑的嘴唇好像在别人诉说着什么。此时的风逸与之前的他大变了模样,看上去精神萎靡,全身被一股黑色的液体包围着,臭气冲天。

    如果沈龙跟张良不是沉浸在修练之中感觉不到外界的情况,他们肯定在这里一刻也呆不下去。因为臭,实在太臭了,比臭鸡蛋的味道还要可怕。而且这里相对密闭,空气流通不是很顺畅。

    “咕噜,咕噜。”

    在风逸的皮肤之下好像有数千只小虫在移动着。皮肤一鼓一鼓的,如果波浪一样经久不停,看上去有些恐怖。但是,他的脸上却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看上去比较狰狞。

    此时,在他的皮肤之下有一层薄薄的紫色光雾。不停的流蹿着。这些是风逸从自己的丹田之中抽离出来的真气,为了把这些真气引到皮肤之下他一共构筑出了六道灵脉。这些灵脉如同运输路线一般,盘错在他的身体之中,与人体的血管类似。

    六道灵脉有一个交集点,在交集点上有一个旋转的气团,如拇指般大小,丹田里的真气游经这个气旋之时就会分往六道灵脉,然后注入皮肤之下。

    如果此时你拿把刀在风逸的身上砍,就会发现刀锋并不能破开他的皮肤,感觉像砍在绵花上面一般。

    “呼!”

    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风逸就闻到了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差点让他趴在地上猛吐。

    睁开眼睛,他就到自己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染成了黑色,那臭味就是从他身上的衣服散发出来的。

    “臭死了,臭死了。”张良也从修练之中恢复过来,捂着鼻子叫喊道。

    风逸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连忙把自己衣服处理了。他原本就有个炼丹的铜鼎,把衣服放里头一烧就了事了。不过臭味想要散去怕是一时半会做不到的,张良再感觉臭也只好忍了。

    泡在水缸里,风逸冲着还捂着鼻子的张良道:“怎么样,学了多少?”

    张良翻翻了眼皮。好气没气的说道:“你以为我是绝世天才啊,才三四天我能学多少,能把剑诀的心法弄懂就不错了。”

    “修行之路漫漫其修远兮,急不得。不过,你感觉不感觉这个空间太小了?”风逸的石洞在落风崖已经算大了,足足有三十平米。不过他一个人的话倒也够用了,但眼下是三个人所以就显有些局促了。

    “小是小了点,要不搞大些,你旁边不就是沈龙的石室。打通了就大多了。”张良看了一眼还在修练的沈龙笑了笑。

    “我倒想啊,就担心有人在那边守着,再说了乱挖地方破坏了灵脉那可是要遭罪的。”风逸也受不了这里的臭气,心里寻思着在这里搞搞扩建。上辈子那地产死贵死贵的,而这里的地都不要钱的,想占多少有多少。

    “不至于吧,我们这天孤峰的灵脉不是在松正执事看管的竹林里吗?”张良双指插在鼻子里。提到灵脉时还露出一副眼馋的模样。

    那片竹林不是你想进就能进的,进一次要交十个贡献点。他以前进去过一次,在那里修练的速度要比外面快上一倍多。

    “那就搞吧,趁着胖龙还没有醒来。”说着风逸哗啦一声就从水中钻了出来,披了件衣服就跟张良动起手来。

    不得不说,修真之人劳动力就是高啊,那些坚硬的石头在风逸跟张良面前如同土一般。两人干的起兴,浑然没有觉察到身后的沈龙身上被一团淡淡的lan guang包围着,影影有电光闪现。看上去有些神俊不凡。

    如果沈龙自己能看到的话,一定会很臭屁的说:老子真是帅呆了。

    “咦,怎么有光?”张良破出一个洞,发现有光线透过来,便趴在那里看了一眼。

    这一看不要紧,张良直接就愣在那里,鼻子下面还挂着一条血线。

    风逸感觉到张良有些不对劲。便推了推他,问道:“怎么了?”

    “有,有女人。”张良把风逸凑过来的脑袋一推,双眼瞪的大大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另一头的艳景。

    “女人?”风逸摸了摸鼻子,心想这落风崖都是一群雄性动物哪里来的女人,莫不成什么人勾搭了灵露峰的外门弟子,那里可全是女子啊。

    有便宜不占,是混蛋。

    风逸身子往前一挤,将张良推开了。

    女人。真的是一个女人,而且还是浑身光溜溜的。

    可是,为什么她一动不动呢?

    有些疑惑,风逸又看了看四周。这里,好像不是沈龙的石室,难道自己挖错地方了?

    “不对。那是雕像,不是真人。”风逸细一看后才发现,那个‘女人’身上过于光滑,背后还有一些反光。除了那个雕像外,对面的石洞里并没有其他人。

    “他爷爷的,我竟然为一具雕像流血了,太丢人了。”张良顿时气结,没有想到那个国色天香,充满了魅惑气息的‘女人’竟然是一尊雕像。

    “先打通,过去瞧瞧那‘女人’是什么来头。搞不好是上等的好玉,那样我们就发达了。”风逸搓了搓手,好像看到的不是一个绝色女子的雕像,而是一大堆的钱。

    “看我的。”张良吐了几口唾沫,下盘一沉,用力的往那面墙拍了一掌。

    轰

    整面墙体倒了下去,将风逸的石室与放有雕像的石室完全打通了,空间霍然开朗起来,一个巨大的空间就出现在了二人的眼中。

    “大,真他娘的大。”看着面前足足三百平方米的空间,风逸的眼睛都直了。扫了一眼,发现空荡荡的房间里除了雕像之外,还有一个石架跟小水池。

    张良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目标直指那尊雕像,绕着它走了好几圈。

    “风,风逸,这女人好,好像我们剑玄宗的三师祖啊。”张良身子连忙往后退去,他刚才可是对这尊雕像亵渎了一翻。只是刚才只能看到侧脸,看到正脸之后张良顿时就萎了。

    “三师祖?”风逸的脑海之中就闪过一个传奇的名字‘青凝’,剑玄宗三大开派祖师之一,据说剑玄宗的三位师祖是兄妹,青凝便是最小的一个。另外两个分别是青玄与青剑。他们的雕像都安置在剑玄宗核心位置的剑玄峰的承师殿里,受门内弟子瞻仰。

    而青凝是剑玄宗唯一一个飞升成仙的祖师,其名声远在她的两个哥哥之上,是所有剑玄宗弟子的梦中女神。

    只是天孤峰的地头,怎么会有三师祖的雕像,而且,而且还是赤果果的?

    “风逸,我们这可是闯大祸了,如果让人知道这里有三。三师祖的雕像,我们就死无葬尸之地了。”张良此时的眼睛想往那雕像上瞟,可是又不敢。

    反倒是风逸饶有兴趣将雕像细细的看了一遍,嘴里还发出几声惊叹声,好像根本没有听到刚才张良所说的话。

    “你怕啥,此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没有别人发现的。而且你能看出来这是用什么雕的吗,手感真好的啊。”说着风逸有些意犹未尽的摸了摸,有些舍不得放手了。

    “坏,你太坏了,这种坏事怎么可以少了我。”说着张良整个人都扑了上去,好像要把对方整个抱住一样。

    “哎,你们就不能低调点吗?让开,让开。这种事让爷来就行了,你们可不能学坏。”沈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二人的身后,色眯眯的盯着那尊雕像。

    看着沈龙与张良一人抱一边,风逸装作十分严肃的说道:“混蛋,赤果果的混蛋啊。你们这两个骚年能不能矜持一点,这样会把三师祖吓坏的。”

    摇了摇头,风逸把注意力转向了一旁的石架。想看看有什么收获。这个石室的存在好像并没有人知道,不然的话当初松正让自己挑的时候肯定会把这个给自己。

    肥水不流外人田,在哪都是行的通的。

    看了一圈之后,风逸只在石架上发现了几张乱写乱画的草纸。不过,这也让他知道这里为什么会出现青凝的的雕像。

    原来这是一个跟青凝同时期的修士,因为爱慕青凝所以投入了剑玄宗的门下,做了一个不起眼的弟子,目的就是想天天见到青凝。可是他的修为低下,天资也差。青凝飞升之后,他的大限也快到了。在死前的三十年里。他得到了一块巨大的寒冰玉雕琢出年少时看到青凝在湖中洗澡的样子。

    不过让风逸震惊的是那个小池竟然是天孤峰真正的灵脉之根,被他用阵法封起来所以没有被后人发现。

    灵脉啊,风逸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正当他想去小池旁看看的时候,传了一阵轰响。

    “怎么了?”看着碎了一地的寒冰玉,风逸有些心痛的说道。这玉只有观赏的作用,并不怎么值钱。雕琢成青凝的寒冰玉是一件艺术品。如今这件艺术品却让两个‘亵渎’碎了。

    “是他,他抓了不该抓的地方。”张良往后跳了一步,指着沈龙鼻子道。

    沈龙撇了撇鼻子,坏笑道:“我们一人抓一半怎么可能有只是因为我的关系,肯定是你往下乱摸。看吧,看吧,好好的一个女人就让你给毁了。”

    “等等,你们看地上的玉。”风逸突然发现地那些白如肌肤的寒冰玉竟然慢慢转黑,煞是诡异。

    呯,呯,呯。

    地上的碎玉一块块炸散开来,如同鞭炮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沈龙收起玩闹的心思,有些严肃看着地那些炸成粉沫的玉块。他还没有听说过玉会自己炸开的,难不成有什么禁制?

    “你问我,我问谁去。反正它留着也会有麻烦,碎了也好。”张良总感觉留这个雕像会引来麻烦,远的别说,只要让松正看到他们就会被痛斥一顿。亵渎师祖,这可不是什么小罪,被内门知道整个天孤峰都会让人灭去。

    “吖吖,吖吖。”风逸听到一个声音,紧接着脚下就传来一个动静让他称开了脚步。

    只见一个拇指般大小的小人缓缓的站起来,顺着风逸的裤子往上爬,一下子就蹿到了风逸的肩头。

    “这,这是什么?”沈龙瞪大了眼睛,看着那个拇指般大小,外形与刚才的雕像无一二般的小玉人惊恐的叫道。

    “玉,玉精,是一个玉精。风逸快抓住它,吃了他修为能大增啊。”张良不愧是比风逸跟沈龙入门早两年的,见识也比二人要丰富。

    “吖吖,吖吖。”小玉人一直摇手,还朝着风逸拜了拜,好像求风逸不要把它吃掉。

    “你能听懂我们的话?”风逸大吃惊的问道,心中惊奇不已。玉竟然能成精,这也太奇妙了吧,更奇妙的是可以听懂说什么,还会求饶。

    小玉人猛点头,细小的如芝麻大小的眼睛看上去十分委屈的样子。若是常人见了,肯定是又惊又怕。

    “不吃你也可以,不过你以后要留在我身边,不然别人也会把你抓了吃掉的。”风逸想到以前看过的修真小说里的主角都有一个拉风的宠物,自己弄个玉精也不差,于是生出了把玉精收为已有念头。

    “药疯子,你不用这么浪费吧。吃了它吧,吃了它你就可能打败庄凯了。”张良还是不愿意放弃,不管怎么说既然风逸弄到玉精可不能白养着。

    “打败庄凯有什么用,我们的要打败张远。”沈龙翻了翻眼皮,他并不知晓风逸并没有把张远的事情告诉张良。

    “谁是张远,比庄凯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