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24章 异火

    “风逸能打败庄凯吗?”

    面对徐驰的问题张良也答不上来,却听到沈龙道:“一定可以,那法宝虽然厉害,可是风逸已经达到炼气期第八层了,对付他不是什么难事。”

    “炼气期第八层?”徐驰瞪大了眼睛,掏了掏耳朵让沈龙再说一次。当他确信自己没有听错之后,低声的吐出两个字‘妖孽’。

    庄凯将那葫芦往空中一抛,一团火焰就朝着风逸射去,让风逸有种面对上世在电影中看到了火焰喷枪的感觉。

    热浪滚滚,让风逸有种置身于火海面前的感觉。

    “承风印,去!”风逸身形还未稳,双手就不停的变化,结出一个承风印就拍了出去。

    庄凯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风逸使用《千手伏魔印》可心里还是吃了一大惊。这个风逸使出来比自己使的威力要大了数倍,而且自己的是huang se的光印但是风逸的却是诡异的紫印。

    “轰”

    不敢硬接这一记,庄凯灵巧的避开了,但是手上也没有停下来,引了两道火焰朝着风逸射去。

    “承风追月。”风逸低喝一声,猛的朝着两道火焰打去,身子也消失在了原地。

    只见风逸原本打出的一道手印突然fen lie成五道,其中两道分别击向庄凯释放出来的火焰,而另外三道光印却朝着那庄凯奔去。

    “不,这不可能。”庄凯惊叫一声,一团黑烟从那葫芦之中圈了出来,托着庄凯的身子到了高空之中,闪开了风逸的攻击。

    承风追月,是承风印之中最高的印法。就连苦学了五六年的庄凯都没有学成,可是今天风逸轻轻松松的就施展开来了。原本极耗真元的承风追用在风逸手上并没有什么影响,庄凯心中吃惊不已。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给我下来吧。”风逸再次施展承风追月,往高空之中打去,让庄凯面色煞白,连忙朝着远处遁去。

    风逸哪里肯依,死死的咬住庄凯。他就不相信这庄凯能一直躲下去,更加不相信自己的承风追月打不中他。

    虽然庄凯在避闪。但并不意味着风逸就可以吃定他了。

    他一面躲避一面寻找着机会,他就不信风逸能一直把承风追月施展下去。[平南言情小说网]

    风逸的真气好像消耗不尽一样,一个个承风追月朝着那空中的庄凯打去,已经有十几道光印追在庄凯的身后。

    庄凯驾驭着身下的黑风,转了一圈然后朝着风逸俯冲过去。

    “去死吧,通通去死吧,给我开。”庄凯爆喝一声。火焰带着黑风朝着风逸席卷而去。

    风逸感觉不妙,身形却往前冲去,准备硬闯火海。

    在众人的眼中,风逸那瘦弱的身影被火海吞噬,张良他们大吼一声,朝着那狂笑的庄凯飞扑而去。

    “轰”

    一声bao zha声让庄凯的笑声戛然而止,双眼之中布满了惊恐,看着自己的腹部被一道黑影击中凹陷下去,然后身子就像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飘了出去。发出一声不甘心的狂吼,传遍了整个天孤峰。

    风逸身子已经被成了漆黑色,衣服也早已经被火焰烧尽,从他的身上传来一股烤肉的味道。

    谁也没有料到,这个风逸竟然用如此虐的方式让庄凯放松了警惕,以为风逸死定的时候给了庄凯一个致命的攻击。

    “咳,咳。”吐出一口烟来。风逸强行的站了起来。

    他心道:好在炼成了铁骨之身,不然老子可就真的被烤熟了。

    原来刚才用真元护体,加上铁骨之身的bian tai防御力竟然挡住了那可怕的火海,着实让担心风逸的人捏了一把汗。

    一步步的朝着庄凯走去,张良他们也没有前去阻拦风逸。

    “啪,啪啪。”

    在庄凯脸上狠狠的甩了几巴掌,风逸将对方的领子拎了起来。

    “你服不服?”风逸并没有被愤怒冲昏头脑,更加没有挑战门规把庄凯给杀了。他那一拳,准确无误的打在庄凯丹田的位置,就算没有打爆他的丹田。让庄凯三五个月动不了真气也不是什么问题。

    “我服,我服,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庄凯不敢去想暴怒之下的风逸会不会不顾一切的把自己杀了,连忙求饶。

    在死面前,没有几个人真正不怕。只是有没有骨气的问题。很显然,庄凯他没有。

    “好,那我伤成这样,该不该给点医药费?”拎着庄凯的领子,风逸冷笑道。

    “该给,该给,我把我所有的东西都给你,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杀你,脏了我的手。滚吧,以后别让我看见你,不然别怪我下狠手。”拾起庄凯旁边的葫芦,风逸瞪了一眼庄凯。

    看到风逸走回来,沈龙他们赶忙上去扶住风逸关切的问道:“你没事吧?”

    “没什么大碍,休息个十天半个月就没事了。”风逸强挤出一丝笑容,不过身上的巨痛却让他的脸变得有些扭曲了。

    “那就这样放了那混蛋?”沈龙有些愤怒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庄凯。

    “怎么,难道我们要在这里公然杀了他,然后被掌法堂的人废去修为再受天雷之刑?”风逸翻了翻白眼,接着道:“值吗?”

    沈龙连忙摇头,说道:“不值,不值。不过放过他可以,但是这医药费可得他来付。”说着沈龙嘿嘿的笑了几声,朝着庄凯走去。

    在风逸回到自己的石室不久之后,沈龙就把庄凯的家当全都给扫回来了,不管有用没用,反正他都是全搬回来了。

    由于风逸等人打败了庄凯,所以天孤峰的其他弟子立马转投风逸的手下,不过风逸并没有搭理这事,而是交给张良跟徐驰办了。

    也就四五十号人,他们两个也足以应付了。

    至于庄凯怎么样。风逸无心去管,他眼下担心的是那个赵远会不会因为庄凯的事情来找自己麻烦。

    处理了一下身上的烧伤,风逸就把心思放到了修练上。

    与庄凯交手之后,他又了一些新的领悟,恨不得一夜之间悟出道法真妙,彻底解决了赵远这个麻烦。

    不过,道法修行不是你想领悟就能领悟的。虽然得了庄凯的个葫芦,可是风逸对于要怎么使用还是一头雾水,根本搞不楚当日庄凯是怎么让葫芦喷出火焰的。

    半夜。有些睡不着觉的风逸一个人往天孤峰的峰顶走去,他记得以前的那个自己经常有不开心的事时就会往山顶上跑,去那里吹吹风,听听远山传来的琴萧之声,心情就会好上许多。

    也不今天怎么的,他不由自主的就往那里走去。

    或许他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性格之中有一部分与之前的那个‘风逸’一模一样。当然。只有一小部分的,没有谁会知道这将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山风吹在脸上,像是一个女子在轻抚着你的脸颊,十分舒服。

    这是自己到这个世界第一次用心去感受周围的环境吧,空气是这样的清新,带着草木的清香,这是自己作为一个在水泥森林里的人所体会不到的。

    前世再好的绿化,也与法与真正原始的大自然相比。这里没有任何工业污染,更加没有人恶意破环境。

    天道即自然。只在身在广袤且原始的自然之中,你才能拾起心头不知被你扫向哪去的宁静来,你才会真正的放开你心中的一切伪装去感受它,接近它,接受它。

    风中,风逸展开自己的双手,呼吸着足以清洗你身心的空气。感觉全世界都在沉睡,传来蕴含着亘古不变的韵律。

    在风中狂奔,感受着那些风穿过自己的身体,风逸有一种飞翔的**,想与真传弟子一样在天际之间遨游,享受那种穿行与天空之间的那种zi you。

    在天孤峰的山顶,有一面湖,湖边长满了芦苇,被风吹的沙沙作响。

    找了一块巨石,风逸身子轻轻一跃便跳到了巨石之上。

    这个地方很少有人来。风逸以前经常出没在这附近寻找草药都没有见什么人来过。

    盘坐在那巨石之上,风逸凝神静气,耳听八方。

    幽幽扬扬的琴声传入耳中,让风逸舒展开眉头来。这个声音,好像自己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听到了。不知为何,那弹琴之人至始至终都只弹一首曲子。从来没有过。

    每当琴声停息之后,另一处地方就会响起萧声,好像在回应着琴声一般。

    对于乐器,风逸倒不是很精通,笛子倒过的去,只是被他放下好长一段时间了,不知道重新拾起会不会很生疏呢?

    也许是被人勾起起了兴致,风逸四下扫一眼,顺着左方看去。他记得那里是一片茂密的竹林,与前世的紫竹有些类似,当地称为天香紫竹。

    天香紫竹是一种呈淡紫色的竹子,表面极为光滑,如同玉质一般,是极为罕见的一种竹类。但是在修真界之中,倒也不算什么珍贵的东西,每个门派几乎都有人种植这种观赏价值比较高的竹子。

    而且这种竹子会散发一种淡淡的幽香,如处子的幽香一般。

    走到竹林里,风逸的目光在林中扫来扫去,借着月光这些竹子反射着光芒,但是因为本身的质地所以竹子好像会发紫光一般,看上去十分的美丽。

    这片竹林多是旧竹,个头有些过大,不太适合作笛子,所以找起来也比较费尽。大约过了小半刻钟,风逸停在了一株细长的天香紫竹面前。

    不,这应该不是一珠天香紫竹,它的颜色并不是淡紫色,而是紫中带着蓝色的纹路,整根竹子好像孤傲的女子一般与周围的竹子相视以对。

    每一节竹节处都是呈亮银色的,好像被渡了一圈银一般。

    风逸伸出手来,想要抓住那竹子,可是竹子却往后一弯,避开了风逸伸上前去的手。

    “成精了不成?”风逸大吃一惊,手中已经握着魂影剑。警惕的盯着面前的这根怪竹。目光之中闪过几抹厉色,不敢轻举妄动。

    盯了一阵,风逸没有发现这竹子有什么怪异的地方,不由的喃道:“如果还能开天眼的话,就能知道这竹子是不是妖了。”

    再次试了一下,竹子还是避开了风逸。

    “管你是不是妖,都砍定你了。”风逸冷笑一声,挥剑朝着那竹子的根部砍去。上面你能弯,下面总不行了吧。

    如果这竹子真的成精了。倒是制作法宝的好材料,风逸更加不可能放弃了。

    就在短剑就要斩中那竹子的时候,竹子一弯,朝着风逸的背后猛扫而下。

    感觉到背后一股寒风,风逸顿感不妙,身子一扭往旁边蹿了几步避开了竹子的攻击。

    “好家伙,还真小瞧你了。看我的千斤印。”风逸手掐印法,朝着那竹子打去。

    “轰!”

    紫色的光印压在竹子身上传来一声轰响,将竹子死死的压住。千斤印,的确有千斤之重。风逸就不信了,千斤重的东西压在竹子身上还不能把它压断了。

    可是接着让风逸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那竹子猛的往后一弹,直接将压在它身上的千斤印顶飞出去,抛向远处传来一声巨响。

    “我连庄凯都搞定了,竟然搞不定你一根小小的竹子?”风逸皱了皱眉。再次施展开来。不过这一次他用的是千斤印之中的千山压顶,威力要比单单的千斤印要大的数十倍,等同于万斤之力。

    “呯,呯,呯。”

    千山压顶靠近那竹子时,竹子乱扭一番,竟然把千山压顶全都打飞了。

    “靠。开外挂了吧,看我的承风逐月。”风逸被这竹子惹出火气来,将自己最强的攻击都使出来了,不砍断竹子不罢休。

    顿时间,狂风四起,风逸的承风逐月打出去时他的身影也跟了上去,短剑结结实实的砍在了竹根处。

    “噗!”

    传来一声响动,风逸便看到自己的面前变成了一片幽蓝色的火海,将它包围了起来,而那根竹子也被他砍断了。横倒在地上。

    “我明白了,原来是异火寄生在竹中,我怎么这么笨啊。”若竹子真的成精,内门的弟子肯定早就发现了,自己竟然笨到这种境界。

    眼下,风逸握着短剑。但不知该如何下手。

    异火非人,物理攻击起不到任何的害伤作用,只有道术才能起效。可是该死的,自己哪会什么涝子道术。会的,也是前世地师道的道法,可是在这个世界根本施展不开啊。

    呼,呼,呼。

    火焰时暗时明,好像在告诉风逸它很气愤。

    异火有灵,若是修真之人遇上它肯定不顾一切代价都要收服它,然后灭杀它的灵智存于丹田之中,为自己所用。

    打又打不赢,风逸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可是他一移步,那些火焰立马就会暴涨起来,滚滚的热浪让风逸只能退回原地。他刚被庄凯的火焰给烧伤,可不想再来一次。

    “你这算什么意思,老子打不过你想走都不行?这里是竹林,竹子那么多随你挑啊,你别缠着它行不行?”风逸想,既然异火都是有灵性的,打不过兴许可以谈判。

    可是哪里料到,他一开口,那异火顿时缩小的范围,朝着风紧逼而去。

    如同一道火柱一般,那蓝色的异火瞬间把风逸能吞噬了。

    “我艹”

    风逸怒吼一声,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外冲去。于是站在原地被烧死,还不如博一把。

    火焰附着在风逸的表面,并没有如他想的将他烧死,而是一点点的往他的身体之中钻去,然后卷向了他的丹田。

    “老子人品这么好,异火都认主了?”风逸不敢相信那可怕的异火竟然往自己身体钻,而且自己并没有感觉到半点的不适,反而感觉真气暴涨,有突破的迹象。

    异火好像明白了风逸的心思,在丹田之中绕了一圈。

    “你妹……”丹田之中传来一阵灼热的感觉,好像要从内部将风逸烧死一样。

    但是,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很久,好像是异火对风逸的一个警告。

    在风逸的脑海之中有一个模糊的声音响起来,隐隐是“噬亘之焰,借住。”

    “之异火想借住在我的身体之中?”风逸崔动真气,想要把那异火逼迫出来,可是每当他这么做,丹田就会传来要命的灼痛,让他不得不停手。

    “噬亘之焰,这究竟是什么异火,竟然占了老子的丹田,我操!”风逸破口大骂,但也无可奈何。眼下,他道术全无,还没有能力对付这狗屁噬亘之焰。

    “等我成为真传弟子的时候,你就会后悔今日所为了。噬亘之焰,既然你进了本道爷的身体,那你以后就姓风了。”虽然潜在着危险,但这未尝不是一个奇遇,一般人想遇都遇不上的好事。

    抓起地上的竹子,风逸便朝着竹林外飞奔而去。

    拖着被噬亘之焰所寄生过的天香紫竹,风逸回到了巨石旁边,想制一把笛子,可是他发现自己手中的短剑不管怎么去削那异变过后的天香紫竹,都无法削下一小片来。

    风逸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连制作笛子的心情都没有了。

    拖着坚硬无比的天香紫竹正想走的时候,突然从风逸的眼里射出两道火焰,把风逸吓了一大跳。

    “卧了个槽,搞什么鬼?”对于噬亘之焰突然从自己眼中射出,风逸是一点思想准备也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