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25章 换药

    “看来,这异火在体内并不是一无是处,还能帮我做笛子,不知道还会帮我什么呢?”风逸意识到,这是噬亘之焰竟然知晓自己内心所想。那么说,前下自己想灭去它灵智的想法岂也不是被它知道了?

    想了想,风逸有些了然了。

    它这是通过把天香紫竹变成笛子告诉自己它的实力,还有它的意思。

    不屑,可以这么说吧,噬亘之焰对自己很不屑,对于自己那论调也完全没有放在心上,所以它才没有因为自己有那样的想法就把自己烧死。

    “既然你要借住就借住吧,若他日我遇上敌手,你可不能袖手旁观。怎么说我也是你寄主,待遇不能比竹子差了吧?”风逸摸了摸鼻子,自己在想砍竹子的时候噬亘之焰有保护天香紫竹,说明这噬亘之火对寄主的安全还是有些关心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它选择了放弃,让自己把竹子砍了。

    他事后试过,以他的能力根本就砍不断那竹子,十有**是噬亘之焰放水了,暗中帮了自己一把。

    长笛一转,风逸纵身跃上了巨石,盘坐了下来。

    膜孔上面一层淡紫色的东西,想来比其他笛膜要有用的多了,还是永久性的产品,风逸就不用打算更换了。

    试了一下音色,风逸发现这天香紫竹作成的笛子音色简直一绝,悠扬无比。

    脑中还记着几首普子,风逸当下就选了一首《姑苏行》。

    乐曲如同一幅描绘江南美景的水墨丹青,亦如一蛊雨前清茗——其清香沁人心脾。好像在你面前的是是一幅晨雾依稀、楼台亭阁、小桥流水诱人画面,在压缩的音调中,更感旋律婉转动听。使人久久沉浸在美景。

    风逸自己也沉浸在笛声之中,好像梦回前世的苏州园林。

    此节,剑玄宗某峰的一处石崖之上一个白衣女子坐在琴台面前,侧耳倾听,显得十分认真。

    若是能瞧见她的样子,兴许就能一睹芳容了。

    “这吹乐的是什么人,用的是什么乐器,声音竟如此悠扬。还有这曲子也未曾听过,如此之妙。莫非是那人的新作?”就在这女子喃喃自语之时,一声萧声却由远及近传来,更让那女子惊奇不已。

    “扫兴,真扫兴,这chui xiao之人也太不够意思了吧。”风逸的曲子快要收尾的时候被那萧声横cha jin来,生生打断了他的兴致。

    转了转长笛,风逸将笛子往背后一插。纵身跳下了巨石,往山下奔去,消失在了夜幕中。

    “师妹,还在与长青师兄对曲?不过刚才那首好像还没有完结,怎么就结束了呢?”一个青衣女子缓步而来,精致的脸上一双明亮的眼睛正瞧着白衣女子。

    “香涵师姐,刚才那曲子并非长青师兄作为而是另有其人。”白衣女子的素手抱起古琴,缓缓的站起身来,看着刚才传来笛声的方向。

    香涵点了点头。接着道:“我刚才就感觉奇怪,长青师兄修为精深,所作之乐之中均带着一股傲世苍生的感觉,而方才此曲却是道尽了山水之色,而且中气不足显然是修为不高之人所为。”

    “香涵师姐修为果断精妙,竟然能听出吹曲之人修为高低。”白衣女子转过身来,看一眼香涵。彩目流转。

    “师妹缪赞了。不过师妹不好奇这吹乐之人是何许人也吗,好像是天孤峰的外门弟子,要不我们去瞧瞧吧。”说着那香涵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的师妹,想拉着她前去天孤峰看一看吹乐的是什么人。

    “这样不好吧,贸然拜访会惹对方不高兴的吧?”那白衣女子心中虽然有些期盼,可是总感觉贸然就赶到天孤峰会让吹乐的不高兴。

    “这有什么不高兴的,我们是以乐会友。从那乐声我们也能听出那人的心思,断不是那般小气之人。”说着那香涵就拉起白衣女子的手,纵身往悬崖一跃。

    “师妹好手段,这手腾云之术我看了都羡慕。”香涵轻笑一声。身子往前飘去,而在她的身前白衣女子正盘坐在一团云上,古琴横放在双膝上。

    白衣女子也不搭话径直的朝着那天孤峰的方向飞去,而天孤峰之上此时已然站着一个年约二十的少年,英俊挺拔,眉宇间露着一股傲气。

    他手负在身后。身子飘浮在空中,看着眼前的巨石喃喃自语道:“好精纯的真火之气,竟然将那人的气息都烧净了。也不知是门内那位长老所为,竟然在这灵气枯竭的天孤峰隐修。”

    这少年便是香涵嘴里的那个长青师兄,别看他年若二十,其实已经三十有二。只是他的道心深厚,所以岁月未在他脸上留下痕迹。

    在他看来,除了内门那些久不见人世的四代长老之上才有可能发出精纯的真火,五代与六代的长老断不可能拥有这等真火。

    在山顶环视了一圈,也没有什么线索,那长青便摇了摇头,脚下踩着一块巴掌大小的玉牌便朝着山谷飞去。

    待长青离去后不久,白衣女子与香涵也抵达了天孤峰的峰顶,同样望着那块巨石,说出了那长青之前相差不大的话来。

    “可惜了,那人怕是已经走远了。不过能有如此真火的,岂会在音声之中未听出半分呢?”皱了皱眉头,看了一眼遍地是拳头大小的路面。

    白衣女子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往来的方向腾空而起,消失在了夜幕中。

    而此时刚回到自己石室的风逸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误以为是高人,更加不知道有三人前来寻找他的踪迹。

    按约定,近段时间除了徐驰之外别人就不能进入那灵根所在的密室。所以到了密室之后,风逸便发现那里有人移动过的痕迹便知道徐驰进去了。

    修为到了炼气期第五层之后,就算天天泡在那口小池里意义也不会很大。因为此时修行靠外力是不足以提升修为的,若想突破就需要你领悟更高境界。不然再多外力也是无用的。

    盘坐在床上,风逸把玩着长笛,有些爱不释手。

    “还是得练剑诀才行,如果我有修练剑诀,就不至于对那噬亘之焰没有半点还手之力了。”风逸将手中长笛往前一指,腾空而起。

    前世,风逸最喜欢的就是剑术,而今世在以剑为荣的剑玄宗没有学一套像样的剑诀,让他感觉到很郁闷。

    前一世他跟自己的师尊学过两套剑法。分别是太极剑跟地师道的游龙八式。

    长笛一旋,风逸的身子灵巧的飘了出去,却差点撞到了石壁。

    “力道这么大,不好掌控。”他收回长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从怀里摸出了《玄剑诀》的玉简,坐回到了床上。

    用真元往上头一探。他便感觉到一股威压扑面而来,气血翻滚不停。

    在他的脑海之中,出现了无数道人影,每个人影移动速度极快,让风逸根本看不清楚那些动作。

    慢慢的凝神静气,压制住翻滚的气血,那些人影的动作也逐一缓慢下来。

    ‘看’着那些飘逸的动作,风逸心驰神往,完全沉醉在其中。久久不能自拔。

    动作越来越慢,好像一分钟才移了一步的样子,这种感觉让风逸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人也跟着急躁起来。

    忽尔,那动作又变得迅捷无比,让风逸眼花缭乱。

    就这么下去,风逸感觉会疯掉。可他又无法从这种‘视觉’之中退出来。

    时快时慢,时急是缓,来来回回竟然达到了九次之多。

    此时的风逸已经在崩溃的边缘,快的时候感觉自己的思绪飞转,慢的时候感觉自己的大也不像被冰冻起来一样。

    “剑者当疯,执念不够者擅练此剑必狂之。此剑式遇强则强,遇弱则若。若只醉心剑式,他日必糟横祸。若想炼成此剑诀,须寻到《太清御心术》,切记。”

    风逸此时才缓缓睁开眼睛。喃喃自语道:“那《太清御心术》,就是送人都不要的顶级垃圾《太清御心术》?”

    他发现,自己对这卷被喻为顶级之中的垃圾剑决已经吐槽不能了。什么玩意,竟然要去修练那个自废修为,只练心道的《太清御心术》?

    “卧槽,这狗屁剑诀是用来坑人的吧?”风逸心头一怒。将那玉简用力一甩,远远的扔了出去。

    “嗖”

    玉简却着风逸抛出去的轨迹飞了回来,在风逸脸上重重的甩一下,传了一道声音在风逸的脑海之中:“辱我者,必恒辱之。”

    风逸十分坚强的转过一道红色印痕的脸,对着落在地上的玉简愤怒的坚起了中指,嘴里吐出一个字。

    “干!”

    将玄剑诀往玉盒里一扔,风逸便不再理会了。

    那套《上清御心术》一但xiu lian,就要废去所有修为,等于把自己的双手双脚斩掉任人蹂躏,风逸还没有傻到自虐的地步。

    眼下虽然解决了庄凯,但是那个赵远可就不是那么好对付了。

    内门弟子,不是现在的风逸足以应付的。虽说有噬亘之焰,可是不见得噬亘之焰就能帮自己,更加不能确定噬亘之焰可杀死赵远。

    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现在风逸两头瞎,根本弄不清楚赵远的实力达到什么样的境界。所以必须尽早的成为内门弟子,才有一丝喘气的机会。

    “不管了,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什么招接着就是了。”风逸摸了摸鼻子,认真起来。

    至于什么噬亘之焰,玄剑诀暂时都一边玩去吧,眼下先把千手伏魔印炼成了再考虑别的事情。

    盘坐在床上,风逸吐纳着天地灵气,气息悠久绵长,渐渐的忘却了外界的声息。

    翌日,沈龙兴冲冲的就跑到了风逸的房间,将他从床上拉了下来。

    “干嘛呢?”风逸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

    沈龙搂着风逸的肩头,眯着眼睛看着风逸道:“赚钱呗,掌事阁发了许多任务出来。我跟张良已经接了好几个了。”

    “哦,掌事阁不是很久没有发任务给我们外门弟子了,这次是怎么了?”风逸有些疑惑,一般来说外门的弟子实力都很低,所以相对的外门弟子的任务很少。

    沈龙撇了撇嘴,满不在乎道:“管这么多干嘛,反正有钱赚就行了。现在我们已经是外门的高手了,做起任务来肯定比别人要轻松,赶紧捞钱去。晚了可就让别人赚了。”

    “嗯,走吧。”风逸跟沈龙兴冲冲的就朝着掌事阁走去。

    掌事阁,是剑玄宗专门负责发布内门任务的地方,各峰均有设点。

    一路上但凡遇到风逸等人的天孤峰外门弟子都会客客气气叫风逸一声‘师兄’,这待遇以前可是没有的。

    “沈龙,你将天孤峰这些人握在手里没有?”风逸看情形,发现这些人并没有跟以前一像有了新的强者之后就立马附庸拍马屁。

    “握肯定是握在手里了。不过我们又不是庄凯,天天弄一群跟屁虫有什么意思。张良的意思是让他们zi you活动,不必天天跟着我们的屁股后头。再说了,我们目标如果只在外门,那就太小了。”沈龙肉肉的脸上堆着笑容,跟风逸详细的解释着。

    风逸听完之后点了点头,对沈龙他们的作法也十分赞成。眼下他们刚刚打败了庄凯这个对手,那些人对自己一伙还没有什么信任而言。实力虽然是一切,但是不见得别人就会服气。再来。这里是外门,外门各峰之间明争暗斗十分厉害,如果现在沈龙他们一来就把所有人整合起来,其他峰的人肯定就会下手。

    “行了,先去看看有什么任务吧。”风逸拍了拍沈龙的肩膀,朝着掌事阁走去。

    掌事阁并不是由外门的执事负责,而是由内门执事负责。他们并不需要长驻在掌事阁,只有每当有任务时才会有人过来。等任务分配完之后,他们就回到内门。至于你完成任务时,只要前去内门的总掌事阁交兑就行了。

    在掌事阁的大厅里贴有所有任务,只要选择其中的,然后把玉牌交由负责分配记录的人员就可以了。

    扫了一圈之后,风逸挑了十个任务。这些对他而言都是比较轻松的,而且相对的价格也比较高。如果十个都完成,风逸就能得到五十个贡献点。

    正当风逸要把玉牌从面前的老者身上拿回来时,却看到对方将玉牌往桌上一扣。然后紧紧的盯着风逸。

    “炼气期第八层,你就是那个打败庄凯的弟子风逸了吧?”

    风逸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老者,从他阴晴不定的眼神里无法探知他说这番话的目的是什么。拱了拱手,风逸行了一礼道:“前辈,在下正是风逸,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呵呵。指教不敢,只是看你天质不错,不忍心你就此误入歧途。”老者捋了捋须,满脸都是笑意。

    风逸听出言外之意,连忙接着行了一礼道:“晚辈鲁钝,还请辈前明言。”

    满意的点了点头,老者缓声道:“老夫不管你们是如何突然有了这么大的进步,但是你们要记住修行之路没有捷径可走。修为突然暴增不见得是好事,若是道心不稳就会走火入魔,万劫不负。剑玄宗之内,在心法修行上最精妙的莫过于《太清御心术》了,你小子可以多多品读。”

    “呃,那岂不是自废修为任人宰割?”风逸有点不敢相信说这话的竟然是内门的人,这是不是给自己下套呢?

    “自废修为?可笑,愚昧,你还没有看过《太清御心术》便说它是自废修为,是不是太过武断了?”老者抖了抖衣袖,吹了吹胡子,有些生气的说道。

    摸了摸鼻子,风逸认真的点了点头。在这件事上,自己的确人些人云亦云了些。

    “前辈教训的是,不知晚辈可有机会前辈你讨教一番呢?”

    “这倒不必了,我这就有一卷手抄的,今天便赠于你吧。记住,任何事情须自己见过,感受过方去评判,不要只听信流言。”说着那老者便从袖子里掏出一方布片放到了玉牌之上,往风逸面前一推。

    “无功不受禄,恕晚辈不敢接受。”风逸虽想得到那太清御心术,可是剑玄宗有规定门内弟子不得私自传授gong fa,若要修习必须去小经阁或者藏经阁换取gong fa玉简,不然监听门内一切声音的律鹰兽就会把事情汇报给掌法堂。

    不料那老者却笑了起来,说道:“老夫知道你担心什么,不过这太清御心术不在门规范畴,你无须担心。再者,老夫也想看看你究竟能不能炼成玄剑诀,做千古以来的第一人。自三师祖之后,玄剑诀就后继无人,这对我们剑玄宗的影响不小啊。”

    看似对风逸说,又像在自言自语的老者给风逸一种家中长辈的感觉。

    虽然只是交谈了几句,但是风逸能感觉到长辈对晚辈那种关心的感觉。只是,剑玄宗之内真的有温情存在吗?

    风逸不解,在他的印象之中好像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去吧,修行之路漫长且危险,没有自保之力是不可能的。我很想在三年后那批内门弟子看到你的身影,希望你别埋没了自己的资质。”说罢,那老者摆了摆手,示意风逸离去。

    握着玉牌跟太清御心术,风逸点了点头,走到人群之中招呼沈龙一并离开了掌事阁。今天遇到的老者,是风逸遇到第三个对自己比较关心的人了。

    “风逸,你怎么了,有心事?”看到风逸沉着脸,沈龙便走到他旁边,有些担心的问道。

    风逸摇了摇头,心里还在猜想那名老者的身份。他不知道,这个老者在内门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他的修为究竟如何,有什么样的地位。

    可是这样一个人,却送了自己一套太清御心术。如果没有听老者的那番话,风逸绝对不会去想有关太清御心术的事情。但是眼下,他还真的想好好研究一番这太清御心术是怎么样的。

    “你没事吧,怎么心不在焉的?”沈龙看着风逸差点撞上一个人,就更加担心起来。

    这时,风逸才回过神来,冲着沈龙笑了笑,说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这些任务的事情。对了,我们这次是一起行动,还是分开行动?”

    “当然一起了,人多好办事嘛。再说了,你的实力最强,跟着你我们才没危险不是?”说着沈龙用手顶了顶风逸,伴着鬼脸道。

    “也好,这次一不仅仅是我们,更有其他峰的外门弟子,少不得又得起摩擦,我们还是一起比较好。”风逸摸了摸鼻子,深吸了一口气,脚步也越发的坚定起来。

    这次的任务,对自己是一个考验。三年,三年后就有内门弟子的挑选赛,是一个在修为没有达到筑基期的绝好几会,只要在比式之中脱颖而出,就能破格成为内门弟子。

    “嗯,我已经让张良准备东西去了,不知道徐驰要什么时候出来。到时我们四兄弟一起,没有什么可以挡住我们的。”沈龙的眼里闪过一抹神彩,好像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了信心,已经没有什么人可以挡住他了。

    “走吧,我也回去准备准备,顺便去看下松药执事。”欠了松药五百贡献点没还,风逸心里还是有些不自在的。他从来不喜欢欠别人什么,松药是个特例,但是他不想欠的太久,希望自己能在出去完成任务之间把回元丹炼出来,这样的话对于自己一行人也有不少的好处,至少比别人会更有优势。

    “嗯,要是手上还有贡献点,我们就去换点药吧。出门在外,没药可不行啊。”沈龙快步追上风逸,朝着落风崖的方向跑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