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28章 韵律

    听到李暮晨这名字时,风逸愣住了,太清门知道风逸俗家名字的人也愣住了。不过,他们表现的不是很明显,只是略微有些疑惑,却没有让别人发现。

    只是,自己认识仙雨阁的人吗,认真她们嘴中的那个师尊吗?

    在风逸的印像里,的确没有接触过这么一个人。

    就在风逸思考的时候,那一行女子已经落到了地面之上。

    她们即没有跟太清门的人打招乎,也没有跟天道盟人的有说任何的话。似乎,根本就没有见过这些人一般。

    对于面前突然出现的仙雨阁弟子,天道盟跟太清门都没有理会。是敌是友,现在还很难说。

    在这种情况下,还是不打招乎的要好些。

    黑暗之中的十九大为头疼,原本他只想引出天道盟的人,想要确认一下那个被他跟七十七发现的分身是不是天道盟的人所为。

    但是他哪里想到,今天竟然三方都到达了这处地方,原本破坏了他原本的计划。眼前在这三方,不论哪一方,他想讨到好处的可能性都不大。现在的他,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单独行动,没有人会在暗中支援他了。

    不过,十九更想不到的是,已经有人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了。

    “师妹,你要注意点,根据师尊的提示,那李暮晨极有可能在这里出现。”说话的依旧是妃韵,不过现在的她并没有带着面纱,将她那惊尘绝世的容颜展示在所有人的面前。

    那些太清门或是天道盟的年青弟一见,纷纷流露出些许爱慕之意。不过,却没有掺杂任何的邪念。

    也许是因为妃韵身上那股不沾尘俗,如仙女般的钟秀气质让人有种自形惭秽的感觉。只有虚心跟道释这种修为与心境的人。才可以做到波澜不惊,对那妃韵的美貌视若无物。

    山上的风逸也呆了几秒,心中暗叹:原来,世间真的有这样的女子存在。她,好像就是从画中醒来的。

    不过,风逸很快就从惊艳之中醒悟过来,再看着妃韵便无先前的感觉存在了。

    只是,她说的话,却是让风逸心跳都加快了两倍。

    先前。天道盟的人说自己会出现,风逸料想是那十九所为。可是,仙雨阁的人呢?她们,好像是受了她们师尊的指引而前来此地的。李暮晨跟风逸,本来就是同一个人,他们怎么都会觉得自己会在这出现呢?这里边,会不会有什么关联呢?

    越想。风逸就感觉自己的脑中一片混乱。他一点都理不出头绪,只好舒了口气,接着看下面的情况。

    天道盟的人,似乎有了退意,愤愤不平的看了一眼太清门的人,对然后又接着往后退了一段距离,离山谷口也不到百米的距离。

    太清门的人倒没有动,因为他们刚才听到了仙雨阁的人提到了李暮晨,也就是风逸。进入小仙界以来。太清门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风逸的下落。只是,他们进入小仙界之后,与人间唯一的通道就被切断了。经过数十年,才开出一条通道来。

    原本,他们也不知道风逸是不是进入小仙界,不知道风逸是不是进入小仙界后找不到太清门,不知道风逸是不是在小仙界中遇到了什么麻烦。总之。他们都会探听风逸的下落。就算那无数个假风逸出现了,他们也没有放弃过寻找风逸的踪迹。

    这次来人间,他们一直在做同样的事。经过那么多年在小仙界的寻找,他们已经可以肯定风逸并没有进入小仙界,而是留在人间。

    这个消息,并不算好。

    想当初,风逸为了太清门,自碎金丹,他很可能没有办法重练金丹,那么他就可能像漃人一般。老死,病死。那样,就算找到也只有一堆黄土罢了。

    不过,他们回过太清门,发现了一些迹象,可以肯定风逸一定成功的重练金丹。只是。太清门中留下的师门印记被人刻意的抹去了。

    兴许,这个人就是风逸呢?

    小仙界不比其他的地方,除了消失的那条原有的道通,想要达到小仙界,不是可以凭着自己就可打开一条通道。那样,太清门人就可以早早的回到人间了。

    也许,现在的风逸也在满世界的找自己吧?

    太清门人进入人间之后,都有这么一个想法。

    只是接连的出现假风逸,让他们的有些应付不过来。一但别的门派有人死在假风逸手上,太清门就得面对一次别的门派的质问。

    在他们看来,风逸一直潜藏在太清门的保护之下。要不是新的太清门的护山阵法变得比以前还要强上几分,有些人早已经潜入太清门探一探,风逸是不是真的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可怕之人。

    “师妹,走吧,他不会出现.的。师尊说过,只有在天道盟人出现的地方,就会有可能发现李暮晨的踪迹。

    “各位请留步!”虚心往前走了几步,脚下青光连连。

    仙雨阁的回头看了一眼虚心,皱了皱眉头。

    她们,素来不愿意与那些自封为天下正道的人接触。

    “你有什么事?”竹雨看了一虚心,感觉他似乎有话说,却不方便说。

    感觉着竹雨身上特别的气息,虚心慢慢放下脚步,说道:“你们要找的李暮晨是不是现在的毒仙风逸?。

    “当然不是,李暮晨就是李暮晨,怎么可能是那个败类呢?”竹雨翘了翘巴,可惜无人看到她这般表情。

    听到败类这个词,风逸不禁感觉到一些好笑。那个败类,只是顶着自己的名号作恶。可是在竹雨哪里知道,风逸就是李暮晨,李暮晨就是风逸。

    “那你见过李暮晨吗?”虚心有些兴奋起来,听这小丫头的口气,她认识的李暮晨就是自己看着“长大”的风逸啊。

    “你也想找李暮晨么。是不是他也帮你解决了一些问题,给你们送了许多资质上佳的人做。

    “嗯,我们受了人家的帮助,自然要好好谢谢人家了。”虚心说起谎来,就好像跟喝水一样正常,让人看不出半点破绽。

    “哦,我也收到了他的一封信,然后我们仙雨阁就收到了一批资质十分好的弟子。你看,这是他当初给我的信。”说着竹雨正要往怀中掏出什么东西。却被一旁的一个同样戴着纱布的女人拉住了手。

    “师妹,我们还有事,不要再与这些人说些没有的。”说着,也顾不上竹雨的反对,拉着她就冲天而起。

    恍惚之间,风逸好像听到这么一句话:鬼丫头,你又打的是什么主意。明知道那人是在骗你的。

    看到竹雨飞走后,虚心看了一眼她们远去的方向,自言自语道:“尘小子现在也知道讨女孩子开心了,不帮师门,竟然帮起一群女娃子来。哎,人心不古啊。小的们,咱快回积风城,本尊的本体有危险了。”

    风逸吞了吞口水,难怪今天看那虚心是那么的不对劲。原来是虚心的分身。只是,自己竟然没有瞧出来门道。

    现在想想,难怪虚心的分身似乎跟本体性格出路很大,大多是因为他的分身跟自己的逆化身分一样,有自己的意识,不仅仅是受虚心所控制的分身那么简单。

    看一眼虚心跟太清门离去的方向,风逸的身子晃动了一下。

    接着。风逸身边就多了三个人。分别是一脸笑意的陆虚,一脸严肃的藏厉,以及一脸呆滞的十九。

    三人不同的表情,让风逸轻轻一笑。

    他知道,十九已经完全受陆虚的控制了。毒仙经,虽然独特非凡。

    “前辈,能知道他的一切记忆吗?”风逸认认真真的扫视了一眼十九,发现他体内多了一股淡淡的lan guang。这,便是毒仙经特有毒仙之元。

    一但被毒仙之元入侵,那么这个人几乎就是待宰的羔羊一般。不再有任何的反抗力。

    “没有,似乎有人对他做了手却。他的任何记忆,都是一片黑暗,根本无从寻找。找到的,就只是一些他杀人的情景。”陆虚将手往那十九身上一扣,他的胸口就出现了一个镜像。

    里面。大多都是十九诛杀正魔人士,别的记忆都是一片黑暗。

    这一点,不仅让风逸吃惊,就连那活了万年陆虚也一样。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话也不是信口开河的。如今,陆虚百试不爽的摄神手竟然出现了这种情况。

    “那前辈有办法不任何人知道现在的十九已经是另一个十九吗?”既然现在无法知道,那么日后的事,总得要有些了解吧。

    “这个恐怕不行,他刚才因为被我制住,差点被识海之中潜藏着的一丝神念所杀死。他,已经不可能再回到那组织当中去了。”

    风逸捏了捏鼻子,说道:“那就留下他吧,日后总有用的着的时候。”怎么说,这个十九也是重要凶手之一。他的那些手段与自己相似,但还有很大的区别。只要在恰当的时候,抛出十九,应该可以达到一些效果。

    事在人为,风逸相信,用不了太久的时间,他就可以甩掉盖在自己身上的黑锅。

    “前辈,我师伯现在有危险,你可否相助?”做好了长远的打算,风逸就把目光放到了眼前。

    刚才,他听到虚心说自己的本体有危险,早就想第一时间赶过去了。不过,因为十九的关系才没有那么做,但是他的几个分身已经从各方朝着积风城的方向汇集过去了,连同跟随着火身的若雷也赶去了。

    风逸这么做,虽然有可能暴露出自己,引来十九背后之人。但是,虚心毕竟是自己的师伯。更何况,风逸也想抛砖引玉,最好将那十九的背后之人引出来,好瞧瞧是什么人在苦心算计自己。

    风逸不相信,没有人会无缘无故用自己的名号做恶事,得罪天下正道、魔道、妖道。

    他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摆上了棋局之中,这让他非常的不爽。

    自从他修练了逆道诀之后。在潜意识里,已不能容忍别人踩在自己头上任意妄为。以前的他,或许会隐忍下来。

    “去,当然去,趁着在你能控制藏厉之前,我也想好好的热闹一把。不然,日后的日子中回忆只有那万年的寂寞,那不是太无趣了?”捋了捋须,陆虚手一挥。十九就不见了踪迹。

    对于陆虚这一手,风逸感觉到他似乎用了什么法宝将十九给拘禁了起来。可是陆虚在重新拥有肉后之后,身上的秘密就越来越多了。

    得到了陆虚的支援,风逸率先展开身形,释放出强大的神识,开始搜找虚心的踪迹。

    很快,他就在积风城的一家道贯里发现了虚心的踪影。

    在风逸的神念之中。还发现了六个强者在虚心周围。看样子,是这六个人困住了虚心的本体,才会在情急之下让自己的分身率门下弟子前去救援。

    不到一柱香的时间,风逸跟陆虚还有藏厉赶到了虚心本体所在的道观wai wei。他们现在不清楚里面的情况,所以也没的打草惊蛇,只是暗中锁定着虚心。只要他一动手,三个就会联手将其救出。

    “少主,让我来。我的灵觉你们不同,别人极难发现。”藏厉也知道日后要跟在风逸身边。所以现在的他已开慢慢进入那种身份了。

    “好吧,你自己注意!”风逸看了一眼藏厉,第一次听说藏厉说自己的神通。

    藏厉点了点头,在风逸身边坐了下来,手指轻轻一弹,一滴血液从指间飞出,在风逸面前形成了一个镜子。

    很快。风逸就看到了道观内的环境。

    风逸回头看了一眼陆虚,发现他正对着自己笑。

    “嘿嘿,这门千里镜是藏厉的神通,我之前也演示过,改日教你。”

    风逸鄙夷的看了一眼陆虚,心道:你会的东西可真够多的,等我能随心所欲的控制藏厉时,一定要把他的神通给榨干。

    风逸相信,自己总有一天会遇上域外强敌。既然如此,为何不趁机多了解了解对方。知已知彼。百战百胜。就算胜不了,那也好知道自己以后遇上了是战还是逃。

    镜中,虚心正坐着跟一个交谈什么。

    风逸看了一下那个的装束,发现竟然是幽神居跟月昆仑这两大圣地的人。

    只是,这两大圣地的人都极为自傲,根本不会跟其他正道人干接触的。今天是怎么了。竟然都出现在这地方。

    “虚心,我劝你交出那份图纸。要知道,你们太清门是不可能独立建造那个神殿的。只要有我们帮忙,你们的胜算一就多一些。”

    “不可能,我手上并没有你们所说的什么图红。”

    看那虚心的样子,似乎真的没有见那什么图纸。可是,那些人却感觉这是虚心装出来的。其实,他早就有拥有了地图了。

    “听到这话,老子火气都大了。”虚心突然站了起来,身上透着几分煞气。半响,他才接着说道:“我不管有什么图,总之我没有听说过天狼星真士。

    天狼星?

    风逸皱了皱眉头。

    天狼星,那不是魔帝选中的地方吗,是一个可以攻击域外神人后方的地方。先前,风逸只在荒月城里的记忆灵石中得知。没有想到今日却有人在说这些事。

    所以,风逸伸长了脖子,深怕自己会错过什么。

    “你以为,不交出图纸还能活着离开吗?”一个月昆仑的人站了起来,眉心之处闪出一道青光,对虚心施放在强大的威压。

    “那你认为我虚心就是软骨头,凭由你们捏着玩吗?”虚心站了起来,拿眼睛看了看六个人。

    眼睛一一扫过众人脸上之后,一股紫气从虚心身上冲天而起。

    “尔敢!”其中一个灰袍道ren da吼一声,一团白光从他嘴中冒出,一下子炸了开,朝着虚心冲去。

    虚心身上的紫光似乎受了影响,暗淡了些许。

    “他们动手了,我进去玩玩。”陆虚一脸兴奋,对风逸说了一句,人已经不见了。

    风逸笑了笑。跟已经睁开眼睛的藏厉笑了笑。

    这样的性格,还想跟他未入修真界一般,怎么可能安逸的过日子。

    与其过着自己都不可能习惯的生活,还不如跟着自己闯混天下。风逸知道,这陆虚说归隐,只不时自己一时的想法。只要风逸够强,那么陆虚就会愿意跟着风逸身边。

    等到风逸跟藏厉进入道观之时,发现所在的空间已经发生了变化。就好像不久前风逸因为遇到几名佛修,而闯入其中的一个小佛境很相像。所以。他肯定这里是一个法则空间。

    不过,这一次风逸要想从这里出去已经没有上次那么容易,想来就来,想走就走?那样,不是太看不起三大圣地的人了?

    现在的风逸,已经没有影了,想用影遁都不可能了。唯一能离开这里的办法就是。打败布下法则空间的人。

    清楚了自己的处境,风逸慢慢观察起四周的情况来,很快就发现了一处有趣的地方。这,不是一个法则空间。风逸低估了对方的实力,这是一个仙域。一个仙人留下的仙域,因为风逸看到了一颗极大的灵源之心。比起他以前强行收来的,还要大了许多倍,灵气强度也要高上几分。

    这个仙域,自然不可能是那人自己的。一定是从哪个仙人那里得到的。如果可以拿走这里的灵源之心,风逸的花花世界以后不用担心灵气的问题。

    看了一眼灵源之心,风逸笑了笑。先前,他刚好进入这个仙域的灵源之心处,实在是好运冲天。

    别人的仙域,灵源之心必定会有阵法保护其中,不被任何人窥视。可是这里的。却没有任何阵法保护,**裸的就展示在风逸的面前。

    也许,是那人感觉没有人见过仙域,也不知道心源之心的妙用,才这么放心的让灵源之心没有被保护起来。

    记下了心源之心的位置,风逸开始搜找起虚心的踪迹。

    这片仙域,空间比起花花世界要大一些,风逸的神念竟然无法覆盖整个仙域。并不是风逸的花花世界比不上这个仙域,只是因为花花世界受损过于严重,等到修补完好之后。肯定比这里要大上千倍,万倍。

    一边飞行,一边搜找虚心的踪迹,终于让风逸有所发现。不过,风逸发现的人,并不是虚心。而是藏厉与一名月昆仑的弟子,他们正在激斗当中。

    藏厉并没有因为风逸的到来而停下自己的攻势,他稳稳占领先机,却没有下死手。

    “杀了他!”风逸对这个人并没有好感,他跟这个仙域的主人是一伙的,都打着虚心的主意。

    当然,风逸不仅仅是因为他打虚心的主意,更重要的是他想看看藏厉的实力倒底如何。

    “就凭你们,来吧,一起上!”那人似乎非常不屑,根本没有把藏厉跟风逸放在眼里。

    这也难怪,藏厉本来就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他的力量根本不是按这个世界来衡量的。刚才,他探过藏厉的实力,比起他要差上一大截。而后面的赶来的风逸,实力与自己也有一段的距离,根本不用担心。

    可惜的是,风逸的实力其实略胜他一些,可是真正相博的话,风逸有绝对的把握杀死他。更可惜的是,他根本就没有瞧出来藏厉只用了一点点的实力,让他感觉自己越打越畅快。

    “是,少主!”藏厉点了点头,身上的气势瞬间发生了变化。

    风逸也感觉到了,他看到藏厉身上好像飘着一层淡淡的黄气,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一个战神一般,带着让人不由自主想要屈服的霸气。

    这一变化,也让藏厉的对手一惊,诧异的看了一眼藏厉。眼前这个人,好像突然变强了,他所释放的气息竟然让自己有种不安的感觉。

    而且,他也感觉到,对方的实力可能要比现在表现的还要强大。他不禁有些怀疑,藏厉是什么隐藏起自己实力的绝顶高手。

    “这一招,叫做天刀-破浪!”藏厉沉喝一声,一把通体绿色的弯刀出现在藏厉的手中。这,并不是一柄真的刀,而是虚幻出来的。

    看到这柄刀,风逸便深听了口气。只有完全练化这柄刀。并且将它收入身体之中后才可这样。可是那藏厉,得到这柄刀的时间还没有超过两天。

    两天之内,将一柄极口弯刀变成自己的法宝,这能力,风逸都没有。

    随着那藏厉的一声沉喝,刀光从那刀体之中迸出,形成一道浪花一般,朝着那人湧去。

    每一道刀影,都带着毁山灭地的威能。

    那人眼睛紧紧的眯着。目光死死的锁定着那些刀影,想要看出那刀法的破绽。

    藏厉的刀光并没有停下来,而是一波接着一波。远看,还真几分潮水的样子。

    风逸停在一旁,细心的看着藏厉的每一个动作。他发现,那些刀光越聚越多,慢慢的都有了海浪的声音。

    可是。这样的,也体现出破浪这个招式的名字啊?

    也许是为了解开风逸的好奇,刀浪的另一头,藏厉握着刀,冰冷的眼神看了一眼对方,然后,轻描淡写的往下一斩。

    刀浪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原本那些刀浪,似乎真的有一把斩在上面一样。分开的刀浪。纷纷汇集在一起,如同呼啸的狂龙一般,将那个包围在其中。

    紧接着,就传来杀猪一般的叫声。

    瞬间,一具雪白的骨架就现在了风逸跟藏厉的面前。

    但是,那个人并没有死去,而是在风逸面前活蹦乱跳。也没有再叫痛。

    因为,他根本感觉不到通了,所有神经,随着他的血肉,都被藏厉的那一招削的干干净净,一点也没有留下来。

    只是,他突然看到了自己的双手,又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出一声巨大的惨叫。

    今天,风逸终于算是大开眼界。竟然有这么一种手段。这种攻击,不仅摧毁了对方的**,连他的精神也被藏厉给击溃了。

    “他疯了!”风逸喃喃自语。

    要是自己,怕是也会被吓疯吧。

    接近大乘期的高手,一代天骄,竟然被一招削去了所有血肉。只留下了一堆骨架。

    藏厉只在风逸面露了一招,就让风逸看到了藏厉的可怕之处。现在,他相信了陆虚的话,这个藏厉果然可怕。有了这么一个得力下手,风逸感觉自己又轻松了许多。

    域外之人,果然够强,够可怕。

    风逸相信,藏厉的天刀,不仅只有这么一招破浪。

    接着,藏厉狂热一声,一道音波直接轰在对方的身上,将对方震成了粉沫,就连一丝神念也没有留下来。

    “走吧,遇到一个便杀一个!”这么强大的杀伤力,风逸可不想浪费。既然杀了一个,跟杀六个没有什么区别。

    “有两个已经死在主人手中,离我们最近的一个在五十里之外,我现在就去诛杀。”说着,化作一道流烟,便消失在了原地。

    风逸紧跟其后,等追到藏厉的时候,他只看到了一具骨架。

    死了四个,只有两个了。就算那两人联手,怕也一时难以对付虚心。毕竟,虚心有仙人的实力,要是这样就栽了,那仙人也便宜了。

    风逸所料不错,那两人地确联手正与虚心激斗。

    发现他们三人时,风逸也发现了陆虚,他正躺在一处草地上,悠然自得的饮着酒,并没有想要插手的意思。

    风逸也没有,他飞到陆虚旁边,想跟他讨口酒喝。可是,那陆虚根本不理会风逸,好像没有听到他的请求一般。

    无奈的笑了笑,风逸把注意放到了那边的战圈之中。他看到,一座座山峰,被三个狂暴的力量摧毁。

    “现在的地仙真是弱的可以,要换成以前,老子早灭了他们,省得丢仙人的脸。”陆虚收起酒葫芦,用着一种极缓慢的语调说着。

    这样霸道的话,风逸还是第一次从陆虚的嘴中听到,却也没有怀疑陆虚有没有这个能力。他虽然不是很清楚陆虚的真正实力,但是他毒仙经的厉害。

    运用毒仙经,杀几个仙人,也许并不太难,特别是地仙。地仙的实力,比起天仙,还是有一段距离。

    这种距离,可以让三个仙人拼死一战才可以达到天仙的实力。

    越是厉害的,只要一点点差距。就会成为致命的。

    “我们走吧,看着也没意思了。这仙域倒是不错,不过给你师伯也不是别人,你就别打那灵源之心的主意了。等我离开那天,告诉你个地方,那里有颗灵源之心,会满足你的。”说着,陆虚伸了伸懒腰,下一刻就不见了。

    这么轻松的离开一个仙域。风逸还没有这个能力。

    陆虚离开后,藏厉也跟着离开了,只留下风逸一个人看着战圈。他不是不想走,而是走不了。

    “可恶,还有人潜入我的仙域当中!”一个穿着一身紫衣的人恼怒的说着,眼里有惊骇的表情。

    原本,这个仙域的一切都受着他的控制。可是现在。他却没有发现是什么人进了自己的仙域当中,也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样的人物,

    更可怕的是,潜入的人是用什么手段杀了自己同伴,连死后自己却没有在第一时间知道。这么一个暗中的对手在,让他非常不安。

    对方既然可以在仙域中zi you杀人,说明并不是自己可以应付的。

    可是自己却不能离开仙域,在仙域之中,他可以运用到自己民根本在平时无法拥有的实力。

    一但离开仙域。他的实力就会大折扣。那时,就算反抗,也不会有任何的改变。于其这样,还不如在死前拉个垫背的。

    不错,死前也要拉个垫背的。

    太清门的一个峰主,这可比太清门的长老都要值钱。如果能杀了他,什么都值了。

    想通这点。紫衣ren da吼一声,调动仙域听所有灵气,疯狂的注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虚心感觉到对方的一丝变化,皱了皱眉,知道对方要拼命了。

    不过,自己害怕吗?

    “太清剑诀!”虚心大喝一声,全身上下真元疯狂的运转起来,不断的注入到自己双手之中。

    手中的两颗太极龙珠华光大放,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就想把眼前的一切全都化为灰烬一样。

    太极龙珠上各放出一道光来。融合在一起,变成一柄光剑,

    化珠为剑,虚心小心的开始应对着两人的夹击。这一次,如果虚心还不拿出自己的实力,那就太对起对方了。

    那两人。杀气冲天,已经疑结成可见的雾气。

    “我们幽神居,是最强的。今天,就让你看看,神人合一的神通。”说着,两人相似一眼,好像都将对方看到自己的心中。

    风逸在远处,一刻也不敢放松。

    刚才,他已经感觉到这仙域之中的灵气都被聚集到了紫衣人身上,现在的他的实力已经涨到仙人之境。

    但是,风逸还是看好虚心。毕竟姜还是老的辣,这两人再厉害,也还没有达到仙人的实力。而那虚心呢,成就仙人实力,早就有百年了。

    这百年来,就算虚心的境界没有半点提升,但是用力量的运用,以及对自己实力的了解,并不是这两人可以比拟的。

    几乎在同一时间,虚心也始争夺着这个仙域的灵力,拼命的注入自己的身体之中。他身边无数剑光越变越大,与他旁边的山锋发生着亲密的接触,接连的将一座座山化为平地。这并不是他主动这么作,而是强大的力量发出的气劲主动消灭了挡在眼前的一切。

    反观那两个,已经化成了两团光,慢慢融合到一起。

    这,就是神人合一。两个人的身体汇合在一起,变成了一具身体。两个的神念也汇合在一起,变得更加强大。

    这,不仅仅是两人力量的融合,而是叠加。

    受到这股力量,仙域的空间似乎都在向四周扩大。

    短短的时间内,仙域都大了一倍。

    “小子们,受死吧!”虚心大吼一声,剑光随着声音传开,发出破空的声音。

    那些剑光,击在一个个光球身上,发出强烈的bao zha声,震得风逸的神念都发出了如玻璃般碎裂的声音。

    “逆心守道!”风逸默念一句,运转逆道心法,稳固住自己的心神,短暂失去去了外界的联系。

    等到他睁开眼,数千米的地方,出现数万个坑坑洼洼的凹陷。大小不一。那些,都是双方的力量碰撞而形成的。

    仙人之力,非凡人可以想像。

    移山倒海,无所不能。

    战事,还只是刚刚开始。

    现在的他们,已经抛弃了一切招式,拼的是力量,纯淬的力量。

    撞击,退让。

    虚心越战越勇。那个合体成一体的人也是如此,已经完全沉侵在战斗之中。

    这样的战斗,风逸以前也有经历过,却是第一次旁观。

    看着他们那极为简单的博杀方式,风逸一点都没有错过,一一记在脑海之中,不断学习着。

    这样的机会。不可能时时有。

    若是这一战,在人间爆发,死者将达百万。

    也许,他们还没分出胜负,就被天道之数轰成了粉沫。人间,是不允许这样的力量存在。只有像仙域,小仙界,或是其他三界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存在。

    风逸越看越兴奋,恨不得自己也加入战圈。

    体内的逆道真元似乎被引动了。疯狂的运转起来,在体内形成一道道金色的流液。周围的空间,发生了扭曲。

    一个个细小的空间碎洞在风逸旁边出现,疯狂的吸引让风逸的身体变幻着,有的地方被高高的隆起,他的脸已变成了一只刺猬一般,极为可怕。

    如果再这样下去。说不定这个空间都会坍塌。那样,虚心跟那个融合人不用战,就连同风逸被空间撕碎了。

    空间的力量,不是仙的力量可以改变的。

    这种情况,是第一次出现,让风逸有点手忙脚乱。他,不停的压制着逆道真元,想让它们停下来。

    可惜,那逆道真元并不受控制,依旧疯狂的运转着。

    风逸的毒婴。突然发出一声沉吼,好像受不了那些疯狂的吸力。一道道lan guang,从毒婴的小嘴喷出,好像要阻挡逆道真元的脚步。

    只是,一切与想像中相差太大。有了lan guang的加入,逆道诀的转动更加疯狂起来。那种速度。比风逸御剑的速度还快。

    体内,热的如容浆在沸腾一般,每次呼吸,就能喷出烟来。如果不是风逸的灵脉与身体强悍无比,他早被这热海化成灰烬了。

    一切泛滥的是如此之快,让人无法去体会,无法去辨析。

    逆道真元疯了,毒婴疯了。

    两种原本和平同共的力量,因为外界那一战,也发生了争战。

    毒婴的lan guang越来越光,不要命的注入逆道真元之中。

    逆道真元,疯狂的吸收着lan guang,想要将它完全吞噬,化为已有。

    疯狂的毒婴似乎清醒了过来,开始停止lan guang的释放。可是,却没能改变这个局面。lan guang被逆道真元疯狂的吸力引出,注入逆道真元当中。

    风逸的神识紧紧的收拢在识海之中,想要舍弃这尊身体,却动弹不得。

    影,影,风逸后悔没重新凝练新的影出来。如果有新的影,他完全可以舍弃自己的本体。现在的本体,已经不受他控制了。他,像是被拘禁在一尊身体里,想要动一下手都不行,完完全全的失去了一切控制权。

    逆道真元的力量,已经超出了他神识的力量。

    他的思想是活着的,身体却如同死了一般。

    毒婴发出一阵阵惨烈的叫声,他与风逸完全分离了,已不再是风逸的元婴了,有了自己独立意识。

    此时的毒婴,只有一个念头,逃出这具身体。

    而逆道真元,却想吞噬它,毁灭它。

    空间裂缝越来越大,吸力也越来越大。

    虚心,以及那个合体人,已经停下了动作,纷纷看着那处于空间裂缝旁边的风逸,脸上流露出深深的惊骇。

    这个空间,立马就要被毁灭了。他们,已经没有战的心思。

    “风逸,你怎么会在这里,快停下来!”虚心认出了风逸,心中更加惊骇。这个风逸,不是在小仙界凶名在外的假风逸,而是真正的风逸。他,是怎么出现在这里,又是怎么搞出这么多的空间裂痕呢?

    “他疯了,疯了!”合体人喃喃自语,傻傻的看着风逸。

    这个疯子,他会毁了我的仙域,我的仙域!

    合体人在心中怒吼着。却不敢接近风逸,更加不敢手他动手。

    逃,他逃了!

    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

    不仅是这仙域,也许人间都会被空间裂痕吞噬掉。

    虚心接着大声喊了几句,可是风逸却没有半点反应。

    其实,风逸都知道,也听的到,更想停下来。但是现在的情况。他都没有办法阻止。

    看到风逸没有反应,虚心也不敢多留,迫于无奈退出了这个仙域。

    现在,仙域之中,只留下风逸自己一人。

    他的体内,依旧混乱不堪,好像随时都要爆体一般。

    先前借助陆虚的力量开僻毒仙经的灵脉已经布满了逆道真元。原本的毒仙经的lan guang已经消失了。

    毒婴在风逸的丹田之中瑟瑟发抖,他已经无法抵抗逆道真元了。逆道真元的连花已经开出了两朵,不断释放着强大的力量。

    仙域之内的灵气被莲花吸引过来,不断注入风逸的身体之中,冲刷着他的身体,灵脉。

    风逸此时的心情,没有办法描述,他亲眼看到逆道诀突破了七阳境。可是,他一点欣喜的感觉都没有。

    这种突破。不是因为他自己,而是逆道诀吞似了毒婴的力量所造成的。

    “嗡”的一声。

    风逸神魂好像被天雷轰过一般,差点烟消云散。

    等到他的神魂恢复清明之时,他发现自己的毒婴被逆道真元给绞成了碎片,变成狂爆的力量涌入逆道莲花当中。

    一切泛滥的是如此之快,触不及防,无法去细细体会。无法去辨析。

    指尖似电流掠过,来自大脑一阵闪光的空白,,

    此时,一股奇妙的感觉涌动而来,似乎是一种声音,却无法通过听觉来辨别,仿佛是心中传导而来,有五种清净相,即正直、和雅、清彻、清满、周遍远闻。似乎是在经文中听到的一般,有云,为佛三十二相之一。难道是有人通过心之境地,对自己诵读诗经,阻止自己那莫名的冲动。

    异像不止,在经声之中。风逸看到处于自己身体之中的那朵莲花不断变大,开出一朵蓝色的莲花。

    所有的一切,好像都为了这朵莲花。根、茎、叶以及先前开出的两朵莲花,正在逐渐枯萎。

    风逸同时也发现,周围的空间裂痕正在逐渐消失。

    一切都这样过去了?

    风逸不敢相信,原本临近死亡的自己,竟然这样逃过一劫了。

    神魂动了动,发现还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

    那朵莲花,正慢慢变大,大到似乎要穿出自己的身体,腾空而飞。

    一团团青光正在聚集,慢慢的朝着莲花靠去,让莲花变的更大。

    只是风逸有些好奇,这朵莲花似乎还不愿开放,紧紧的包着。细一看,发现莲花动了动。在莲花的里面似乎还存在着什么东西。

    时刻关注着莲花,风逸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逆道诀,完全超出了风逸能接受的能力。这种异变,在逆道诀里并没有任何的记载。风逸无法预计,接下去会发生什么。那莲花之中,是不是另一个危机。

    悠悠扬的钟声,好像是从莲花之中传来一般,让风逸的神魂大为舒畅,原本被震伤之后的伤,在钟声之中好像已经完全恢复了。不仅如此,他还感觉到自己的神魂似乎又状大了几分。

    钟声,循着一种韵律,像是心跳的声音,像是呼吸的声音,像是水流一般,像是火燃烧像一般。

    在这中韵律之中,风逸的神魂慢慢的放松下来,如同归回到母亲的腹中一般,温暖,安静。

    他忘了自己曾与死神擦间,忘了体内毒婴的消失,忘了那朵大莲花。他,只想静静的睡会,把困意都睡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葬尸经(百度最新章节)  葬尸经(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