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章 发疯的男人

    “乖孙子啊!”

    刚刚回到家里的林九牧看着眼前笑得像个老狐狸的老头子,心里不禁打了个冷颤,一种不安感冒了出来。

    林九牧赶紧退出远远的,拉开与老头子的距离,问道:“说吧,安什么不好的心?”

    “你怀疑我的真心?”

    “很明显啦,而且你平常都叫我臭小子的,只有不安好心的时候才会这么客气的!”

    老头子看着林九牧揶揄的眼神,突然坐地上嚎啕大哭。

    一边哭还一边大声唠叨着:“我拼了命把你这个兔崽子从那里带出来,教会你一切。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异乡,我捡垃圾,收废品,天桥摆摊,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你难道就没有良心吗?”

    林九牧最看不得就是老爷子的眼泪了,连忙说道:“好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了,说干嘛就干嘛了!真是怕了你。”

    “真的?那好,明天听我安排。”老爷子立马嘿嘿嘿地笑了起来,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仿佛刚刚的那个不是他,而是另外一个人。

    林九牧两眼一翻,无语地摊了摊手。

    “感情你刚刚的都是装的啊!老头子!”

    “什么叫做装啊,那是我的真情流露,只是我能够将我的感情收放自如而已!懂不懂,不懂以后你可以报读演艺学校,深造一下。”老头子得意地仰着头,就差把胡子吹上天了。

    “说吧,这次什么事情?”林九牧拉过一张木椅,坐了下来。

    “今天我摆摊,有人找上门了。一个贵妇人,说她丈夫最近怪怪是,白天自言自语的,到了晚上就完全不认人了,还疯疯癫癫的,又哭又笑,诡异的很。”

    “这有可能是神经病啊!”

    “不是的,我今天灵符开眼后,你猜我看到什么?那妇人的印堂有浓郁的邪祟气息,甚至已经形成了鬼头的样子,邪祟的根源却不在她身上,如此一来,必定是她丈夫被恶灵缠上,普通的驱邪化煞符已经没有用了。”老头子皱着眉头,语气极为严肃。

    “我担心的是她丈夫身上的邪祟之物太过强大!”老头子又补充了一句。

    “那你还把你乖孙子我往这火坑里推啊!”林九牧再一次翻了翻白眼。

    “我觉得你可以干掉它!我相信你,你也要相信我嘛!我是不会坑你的。”说道这,老头子他自己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或许是自己都不怎么相信自己的话吧。

    “明天中午我们就去,明天刚好晴天,正午阳气最盛,是那邪物最为虚弱之时,目前你没有灵,只靠符咒辅助,正午是最好的机会。”

    ……

    大明市一处高端住宅大门处。

    “我说不给进就不给进,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啊,天桥底,大马路啊,走走走,一边去,这不是你们来乞讨的地方!”

    “说什么呢?你说谁是来乞讨的?我们是应客户要求,是来解决问题的,是你们的业主请我们来的。请来的,知道不?”说完,老头拿出一台破手机,“滴滴滴”拨出一个号码。

    “喂,刘妹子,我啊,林ma yi,林天师。对对对,我现在就在你们小区外面,这保安不给进呢。好,等你,拜拜。”

    挂了电话,老头子对着保安露出一个贱贱的微笑,略带嘲讽道:“不给爷进,爷自有门路可进!”

    还顺带甩了甩身后的长辫子,要多骚包就多骚包。

    一旁的林九牧完全看不下去了,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刚刚一来又没有说是业主请来的,又不第一时间给人家打电话。一来就要硬闯进去,人家保安当然不给进啦。

    老头子这完全是恶趣味,为的就是恶心一下人家保安叔叔,顺带炫耀一下自己。

    为老不尊啊!林九牧的心底已经彻底地看不起他了。

    过了一会,一个四十来岁,端庄大气的贵妇人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

    “妹子啊,怎么劳烦你自己跑一趟啊,叫人开一下门就好了吗。”

    “没事没事,大师您愿意来,我已经万分感谢了,这边请。”说完妇人便前面带路了。

    老头子忽悠人的本事还真是不赖,这是林九牧现在心里的唯一一个想法。

    一边走,林九牧一边细心地观察着周围的一切。

    如果是在外面招惹来的邪祟鬼物,除了便是。但如果是小区内的,就是一个大的问题了。

    若聚阴成坟,化修罗鬼场,这不是现在的林九牧可以对付的。

    “呼!”林九牧大呼了一口气,整个小区,只有这个妇人的家里聚有阴气。不过现在,这阴气已经开始向四周蔓延,侵蚀。故而妇人的身上才阴气越来越浓郁。

    打开门,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时而傻笑,时而哭泣,但是他的双目始终无神,嘴唇发白,皮肤里面已经带有黑灰的气色,黑里透灰。

    惨白的脸上,出现了一道道暗灰暗灰的纹路。

    “尸气成纹!”林九牧爷孙俩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男子的情况已经如此严重。

    只有一定道行的鬼物,才能利用被附身的人凝聚尸气,化成纹路,然后将宿主转化为阴尸,为自己所用。这种阴尸不会再像普通人死去那样,失去阳气而腐烂。而是类似僵尸,可以长存,却比一般的僵尸更难缠,因为他是披着人的皮囊!

    新鲜的血肉,则是它的最爱。吃了可以维持着它人类的外貌,保持青春。

    其实不单单是鬼物会做这样的事情,一些xie e的术士巫师也会用这样的法子来保命,维持青春样貌。

    林九牧从包里拿出毛笔朱砂,先是在男子背后的墙上画了一个五星伏魔阵,然后又取出一张门板大小的黄布,挂在男子对面的墙上,黄布上面刻画着一个玄奥的符咒。

    接着他再迅速地拿出三张符,分别贴在男子额头,两肩。然后左手掐剑指,右手虚空画符。

    “天地法咒,令起!喝!”紧着着他低喝一声,那三张符咒也全部自燃起来。

    “唰!”同一时间老头子也迅速把大厅的窗帘拉了开来。

    阳光就好像被男子身上的符咒吸引一样,聚拢了过来,形成一个小太阳。

    “啊!”刚刚还坐着的男子此时此刻大喊起来,并想要站起来,老头子则是立马冲过去用力压住他。

    男子脸上偶尔现出另外一个人的脸,挣扎着,怒吼着,像是要从里面出来一样。

    与此同时,男子前后的符咒也开始发挥作用。后面的伏魔阵乃是作禁锢用,前面的则是灭杀。

    旁边的贵妇人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了。老公出事之后,就把孩子送回娘家了。曾带着老公看了好几家大医院,都没有治好。所谓的大师,道长也都找了好几个了,但是没有一个是真材实料的,都是来骗了一笔钱就跑。

    这一次在天桥底碰上老头子,纯属偶然。那天如果不是老头子说她印堂发黑,必有灾难,她连问都不会问这个其貌不扬的老人家。

    “呜呜呜!”那个鬼物突然惨叫起来,像是一个女人在哭,但是那张脸却明明是男的,听着令人毛骨悚然。

    突然,那张鬼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接着,男子全身的阴气汇聚额头。

    “噗!”那些阴气居然突破了出来,笔直地射向林九牧。

    “小牧!”老头子惊慌大喊。

    “啊!”妇人则是连连后退。

    “别过来!”林九牧大喊一声,立即盘膝坐下,手指在身上连点几下。

    “想上我身,作梦!”他取出一张符,双手合十。

    “呼!”掌中的符纸无火自燃,同时林九牧的双肩冒出两团炽热耀眼的阳火,如同小太阳一般。

    “既然来了,就没有必要走了。天耀八极,无物不伏,急急如律令!灭!”林九牧以自身为阵,以灵气为刃,游走于体内,与鬼物搏斗。

    “啊!”一声惨叫传出,鬼物总于被消灭了。

    “呼!”林九牧疲惫地深呼吸了一口气,站了起来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你老公身上的邪祟已经消灭了,不过他现在还很虚弱。”

    顿了顿,他又取出三张黄符对着男子,“临!”

    符咒瞬间燃烧,三道黄光没入男子体内。

    “这几天让他多晒太阳,多到人多的地方走动走动。”说完,林九牧背着背包走了出去,至于收费问题,自有老头子解决。

    在小区外面等了片刻,便看到老头子满心欢喜地一路小跑出来。

    “这是一件麻烦事!”林九牧突然吐出一句话。

    “啥?什么麻烦事?”老头子一脸懵逼。

    林九牧想了想,还是决定不说了。这个被消灭的鬼物,是有人圈养的,它在最后一刻选择冲出来上身,只为在他身上留下气息印记。很明显有人操纵它。

    说出来只会让老头子担心,毕竟十年前老头子为了镇压那东西,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灵力。

    想到这里,林九牧对着老头子笑道:“没什么,就是我快要读大学了,这个学费嘛……”,然后不怀好意地盯着老头子手中的包。

    “要钱自己赚去,这可是我的养老金!”老头子把包抱得死死的。

    “我也有份啊!你每一次都是这样说的!”

    “反正我就是不给,钱在我手里,你兔崽子能奈我何!哈哈哈……”

    两人就这样骑着两辆破自行车拌嘴拌了一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那山的宿灵人(百度最新章节)  那山的宿灵人(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