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十六章 如同魔鬼一样让人心悸

    “你还真是个狠心的女人。”雷靳炎撇着嘴说道。

    苏子诺不予否认,她没有立刻开口,也不想辩驳。

    在明知道雷靳炎是故意收留她们,故意给她们设圈套让她们跳,苏子诺这么聪明,其实早就发现了,要是她不愿意上钩的话,恐怕今天就不是这样的待遇了。

    “我宁愿接受你光明的手段。”苏子诺说完,便不再说话。

    z国虽大,但是仔细算一下的话,根本就没有她们母子的容身之地,只要有那层血缘关系在,就算是她们走到天涯海角,该来的人也还是会来,那她为什么不能有一个自主选择的权利?

    雷靳炎打着方向盘,略有兴致:“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知道的?”

    “医院。”

    只要不是傻子,都能看出来他和战天爵之间嚣张跋扈的气氛。????雷靳炎还想再问些什么,眼神一转,看到身后几辆跟过来的悍马车啧嘴:“看来你男人似乎也没有那么怂嘛?”

    苏子诺有些疑惑:“你什么意思?”

    “系上安全带坐好!”雷靳炎的话音一落,原本平稳的车子瞬间提速,像是一头猎豹一样咻的一下冲了出去。

    苏子诺猛的抓住安全带系在哎嗨的身上,然后是自己。

    此时她们的身后,几辆军用悍马也开始跟着提速。

    自己的老婆跟别人走了,就算战天爵在怎么不在乎她,也绝对忍不下这口气的吧。

    苏子诺不了解这个人,至少在过去的几年里,她知道的只是这个男人的冷血和无情,其他的一无所知。

    方向盘一个急打,苏子诺抱着哎嗨的身子往旁边的车厢撞了过去。

    “你疯了?车上还有孩子!”苏子诺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顿生怒气。

    雷靳炎挑了挑眉:“受点小伤和被抓回去,你自己选。”

    苏子诺闻言,默默的不再说话,只是保住哎嗨的手臂更加的紧了。

    身后的悍马车似乎并不着急想要追上她们,一直都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但是每次一到雷靳炎想要拐弯的地方,那后面的车子总是会一下子提速,截断她们的去路。似乎是想把他们赶到什么地方去似的。

    战天爵黑着脸坐在身后的车里,贺炎开车。

    “爵少,前面再过一段地方会避开摄像头,我们要不要在那里逼停?”

    刚才在地下停车场没有动手,是因为那里算是公共场所,以战天爵的身份,不好做什么事情,但是无人区就不一样了。

    男人目光锁定前面车厢里左右摇晃的母子俩,片刻之后冷淡的道:“不用,继续跟着。”

    贺炎虽然有疑惑,但是也不敢多问。

    这么委婉的做法,一点都不想那个被人号称是铁面修罗的战神战天爵。

    要知道战家人做事,向来都是沙发果断,这么拖拉的事情,贺炎还是头一次见。

    雷靳炎开着车,越开眉头皱的越紧,战天爵这是想和他玩猫抓老鼠的游戏想要耗死他!

    玛莎拉蒂虽然速度极快,但和耗油量绝对是成正比的,当然比不过身后那几辆铁盒子。

    截断他的退路,把他逼上绝路,这个战天爵,绝对是故意的!

    明白了战天爵的意图,雷靳炎基本上算是无计可施,来的路上虽然他也通知了自己的人,但是那些人跟来毕竟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的。

    两个小时后,玛莎拉蒂最终停到了路边,此时距离h城已经一百多公里了,身后的悍马依旧是不远不近的跟着。

    “sh-it”雷靳炎低咒一声,车子熄火了。

    苏子诺深吸了一口气,早就猜到了这个结果。

    “跑,怎么不跑了?”贺炎带着一群人直接围了上来,踹了一脚车门。

    一旦到了没人的地方,那种军营里带出来的痞子气质瞬间暴露无疑,贺炎的脸上早就没有了当初的庄重。

    雷靳炎从车上下来,靠在车身上,姿势依旧潇洒点了根烟:“你让我跑我就跑,那我不是很没面子。”

    苏子诺真的很佩服雷靳炎,都这个时候了居然还能说出来这么不正经的话。

    不过想到即将要倒霉的是她,苏子诺也就没有心情想其他的了。

    长腿从车上迈下来,战天爵身上黑色的军用风衣被晚风吹的鼓起,他一步步走来,恍如地狱里来的煞神。

    修长的手拉开车门伸了进去,苏子诺犹豫了很久,纤长白净的手指颤抖的打了上去,才刚拉住,身体瞬间就被人拽向了车外,要不是他眼疾手快的解开身上的安全带,恐怕现在身后都要被截成两半了。

    直接将苏子诺抗在肩上,战天爵看了身后的贺炎一眼冷漠的道:“把他也带上。”

    车里哎嗨早就像头小牛是的冲出了车外要去救苏子诺,男人长腿一抬,直接用小腿将他抵在了车身上,只剩两只小短手不停的空抓着。

    “战天爵你放开哎嗨!”

    “丑男人,你放开我妈咪!”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苏子诺见战天爵根本就没有松腿的意思,气急了直接趴在他的肩膀狠狠的咬了一大口。

    战天爵常年训练,身上的肌肉简直硬的像是铁板一样,咬没咬痛他,苏子诺不知道,但是现在她的牙齿好痛。

    “啪”一巴掌狠狠的打在苏子诺的屁股上,男人语气不耐:“闭嘴!”

    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的疼,那一巴掌直接把苏子诺的眼泪都打出来了。

    离婚她没哭,净身出户她没哭,现在居然被战天爵一把巴掌给打的想哭,苏子诺狠了狠心,张嘴又咬了一口。

    “爵少,欺负女人和孩子有些过分了吧?”雷靳炎收起了那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双好看的眼睛看着战天爵。

    男人冷笑一声,松开那条腿朝着雷靳炎走去。

    “我听说,你的枪伤好像是在胸口?”战天爵的话音一落,一条腿疾风一般出击,直接朝着雷靳炎的胸口袭去。

    雷靳炎眼疾手快的翻身躲避,战天爵一脚提在了他身后的玛莎拉蒂上,车身陷下去一个深深的旋窝。

    这一脚要是真踢在雷靳炎的胸口上,估计不死也是半残废。

    雷靳炎心有余悸,脸色铁黑:“战天爵,你别太过分!”

    男人冷哼一声:“过分?”

    他还有更过分的。

    身后贺炎强行抱着哎嗨跟在战天爵的身后朝着悍马车走去,剩下的人接着摩拳擦掌的看向雷靳炎。

    雷靳炎朝着战天爵的身影高喊了一句卑鄙,被男人直接无视。

    “战天爵,你这么做会把他打死的!”苏子诺惊慌的看着身后越来越远的人堆,着急的说道。

    只有她知道雷靳炎胸口的伤有多严重,搞不好真的会出事。

    “你心疼?”战天爵冷冷的提唇,冰冷的视线仿佛在说,要是她敢说是,雷靳炎会死的更惨。

    苏子诺笑的惨然,为什么要这么做?这么做,她会自作多情的以为,他是有一点在意她的。

    这个想法只出现了片刻的时间,就被苏子诺甩出了脑子,她一定是疯了,才会有这种想法。

    “雷靳炎本来就有伤,你现在这是以多欺少,算什么男人?”

    战天爵看了看一脸天真的苏子诺,嘴角的笑容嘲讽:“他还不配我亲自动手。”

    把苏子诺扔进悍马车的车厢,战天爵高大的身影跟着挤进了狭小的空间里,贺炎抱着哎嗨从苏子诺的身边路过,去了后面那辆车。

    “你要把哎嗨弄到哪里去?”苏子诺急了要开车门,但是车门早就被锁上了:“战天爵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哎嗨抢走,我就,我就……”

    “你就怎么样?”男人忽的转头,冷漠的眸子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看着苏子诺。

    苏子诺顿了一下,片刻之后放弃挣扎,是啊,她就怎么样?她能怎么样?

    就连雷靳炎都因为她受了牵连,要是战天爵要抢走孩子,她真的一丁点的办法都没有!

    冷静下来的苏子诺静静的靠在车后背上,脑袋转向另一个方向。

    空荡荡的后车厢里,安静的几乎都能听到她越来越快的心跳声,苏子诺双手紧握在一起。

    她从来都没有和战天爵单独相处的经历,除了那一晚。

    但是对那一晚的记忆,也紧紧停留在了无限的痛楚之上,甚至想起来她都觉得有些恐惧,这个男人,真的如同魔鬼一样让人心悸。

    回程的路上没有任何的顾及,车子很快就进了h城,重回那条熟悉的山路,苏子诺的一颗心沉到了谷底。

    龙堡里已经亮起了夜灯,守门的士兵看到她们的车子进来打开了大门。

    “少奶奶。”秦婶看到从车里下来的苏子诺欲言又止。

    苏子诺礼貌的朝着她点了点头,身后车厢里哎嗨折腾的累了,这会已经睡了过去,苏子诺本来想从贺炎的手里接过哎嗨,但是没想到有人比他提前一步。

    男人伟岸的身影抱着小小的身体,竟然毫无违和感。

    苏子诺看着走在眼前的男人,只觉得脸上一凉,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何时竟然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