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十九章 没有一个女人的影子

    快三十?老头子?

    贺炎仿佛看到自己少爷脸上抖动的青筋,很久之后才听到一声冷冷的吩咐:“那就给他看看什么是不欺负小孩子。”

    贺炎看着哎嗨那张稚嫩的小脸,手跟着抖了抖。

    我的爵少啊,那可是您的亲儿子,您就真的这么忍心下这么狠的手吗?

    哎嗨还不知道他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就看到贺炎含着泪从训练场出去了,再回来的时候身后跟着个一米五左右的小胖子。

    小胖子一点都不胖,但是浑身的肌肉爆发,穿着个三角的裤衩漏出了黑铜色的肌肉!

    哎嗨瞪大了眼睛,战二,这是要玩死他!

    “五岁,嗯?”????“你,你骗人,他怎么可能是五岁!”哎嗨大声说道,自己站起来竟然还没有到人家的胸口那么高。

    这,简直犯规!

    战天爵懒得跟他废话,冷淡的道:“想认输就乖乖去踢腿。”

    哎嗨打量了对面的五岁男声,又看了看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好像有些困难……但是一想到苏子诺,顿时来了勇气。

    “来就来,我才不会认输!”

    贺炎见状扶了扶脑袋,你这哪里危险去哪里的毛病真的不是遗传你亲爹吗?

    晚上,哎嗨被抱回来的时候已经沉沉的睡了过去,苏子诺早早的守在他的房间门口,看到战天爵立刻走了上去。

    刚想说什么,视线撇到鼻青脸肿的哎嗨脸上,惊呼了一声:“哎嗨?”

    男人高大的身影越过她,直接挤进了哎嗨的卧室,苏子诺立刻跟着追了上去。

    “战天爵,你到底对哎嗨做了什么?大人的事情跟孩子没有关系,你有什么直接冲着我来不行吗?”苏子诺简直要气哭了。

    原本以为战天爵只是对孩子冷漠了一些,但是没想到现在竟然还虐待!

    不行,她绝对不能让哎嗨留在战天爵的身边。

    男人淡淡的看了一眼苏子诺,冷冷的丢了一句:“女人就是麻烦。”

    这点小伤算什么?他小时候训练的时候,战老爷子下手可比这个重多了。

    “你……”苏子诺被他堵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站在原地干跺脚!不行,她一定还要找机会带着哎嗨离开这个地方。

    前面的男人刚走了几步,忽然又回头:“明早准备一下,去老宅。”

    只是简单的几个字,说完战天爵就消失在了原地,只留苏子诺一人站在原地消化这个信息,老宅……

    那是她做梦都不想再回去的地方。

    上次去战家老宅还是哎嗨满月的时候,在战家老宅办了一场家庭式的满月酒,但是那时候战天爵根本就没有出现,苏子诺一个人面对整个战家的老老少少,那种窒息的感觉,至今记忆深刻。

    但是让苏子诺没有想到的是,这次的见面,来的不止是苏子诺一个人,还有另一个!

    薄悠羽。

    薄悠羽一身浅米色的高级定制连衣裙,脸上画着精致淡雅的妆容从车上下来。整个人美的让人觉得羞愧。

    她是坐着贺炎的车来的,所以根本没有见到战天爵,而此时的战天爵却站在薄悠羽的身旁,扫过她的视线依旧冷漠。

    苏子诺皱着眉头,忽然觉得今天的风有些大,裹紧了身上的外套。

    “苏小姐。”贺炎小声的提醒。

    苏子诺回过神来,贺炎对她的称呼从战天爵决定和她离婚的那一刻就改了,到现在她都已经停的习惯了。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战天爵今天带她来老宅的目的,就是为了彻底的解决这件事情。

    苏子诺越想心越冷,整个人开始不停的发着抖。

    这里全都是战家的人,她一点点的优势胜算都没有。

    前面原本走着的薄悠羽像是故意放满了脚步等她一样,等到苏子诺从旁边经过的时候才悠悠的开口:“好久不见,苏小姐。”

    苏子诺深吸了一口气,尽量将自己的情绪看起来没那么糟糕,忽然张口问:“你会和战天爵结婚吗?”

    对方愣了一下,明显没想到苏子诺竟然问的这么直接。

    尴尬之余又有些羞涩的看了一眼走在前面的战天爵:“应该……会吧。”

    且不管当着人家正妻的面说自己会和人家的丈夫结婚,苏子诺是什么感受,她现在就只是想确认这件事。

    “我和天爵从小就认识,要不是因为……”说道这里的时候,薄悠羽听了听,眼神有些失落,然后接着说道:“我知道苏小姐和天爵没有感情基础,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了。”

    呵呵,苏子诺在心里冷笑两声,上会见面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但也不揭穿她,而是继续说自己的话:“那你们结婚以后会不会生孩子呢?”

    薄悠羽彻底蒙圈了,有些搞不明白的眼神看着苏子诺。

    苏子诺坦然一笑:“你知道,我儿子哎嗨是战家的孙子,我只是想确认一下你和战天爵会不会结婚而已,如果你们结婚了,以后会有自己的家庭孩子,哎嗨的存在只会让你想起来战天爵曾经的背叛,还会争夺老爷子的宠爱,不如让我带走,大家谁都不影响你说是不是?”

    苏子诺的话可以说是非常诚恳了。

    但是在薄悠羽的眼里,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愿意和天爵离婚?”

    要知道嫁进战家是多少女人一辈子的梦想,这个女人要不是脑袋坏了,就是有什么其他的想法。

    薄悠羽看着她的眼神带着一些防备。

    苏子诺懒得管她怎么想,手一摊:“嗯哼,显而易见,他对我没有感情我留下来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带着儿子拿着钱出去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过一辈子,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才叫生活嘛,不是吗?”

    薄悠羽脸上的笑容渐渐的裂开,像是看一个疯子一样的眼神看着苏子诺。

    苏子诺耐了耐心解释:“你觉得战天爵好,那是因为他的好都给了你,我就不一样了,留下来图什么?他那张好看的脸吗?这个世界上好看的人也不少,所以怎么样?这个交易。”

    不得不说,苏子诺的提议非常的让人心动,战家长孙的位置可不是谁说当就当的,次子和长子的区别从战天爵在战家现在的家庭地位就看得出来。

    薄悠羽犹豫了一下,两人已经到了老宅的门口。

    战天爵皱着眉头看向身后一直嘀嘀咕咕的两个女人,眼神深邃的让人难以琢磨。

    苏子诺见状,递了个眼神给薄悠羽,然后乖巧的退到一边给两人让路。

    薄悠羽一下从一个被战家人各种不喜欢挑刺的角色上升到了一定的地位,走起路来都比之前要有气势。

    三人一起进了战家的大门……

    肃杀严峻的气氛一下子把薄悠羽刚才升起来的那一点点有预感击溃的荡然无存。

    战老爷子端坐在太师椅的正座上,一张老脸板的十分严肃,在他下面坐着的,分别是几张熟悉的面孔,但却统一的都是男人,没有一个女人的影子。

    苏子诺认识,薄悠羽当然也都认识。

    完全就是三堂会审的架势。

    一看到薄悠羽出现,战老爷子的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差点当场犯病,指着战天爵大骂:“你居然还敢把她带来,是不是非要气死我你才甘心?”

    战老爷子一生气,整个战家的气氛顿时就更加的严肃了。

    坐在战老爷子下手的一个中年男人,身上的也穿着军装,黝黑的脸上是常年经历风雨之后的岁月感。

    他一张口,声音醇厚:“天爵,你一直以来都是我们战家的骄傲,是个很懂事的孩子,你应该分得清楚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军人,尤其是在职军人离婚这件事情可大可小,z国不止有她们战家,还有很多其他有权有势的家族。

    战天爵的这一行为无异于是把整个战家推到了风口浪尖,要是有些人动了拿捏战家的心思,后果更严重。

    但是战天爵似乎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脊背挺的笔直,英俊的脸上不见一丁点的退缩:“二叔,我知道,我也做好了承担一切后果的准备。”

    他的话音一落,一个茶杯顿时朝着战天爵的方向扔了过来,他却一点闪躲的意思都没有,眼看着就要砸到战天爵的身上,忽然一个娇小的身影猛的上前,挡在了战天爵的面前。

    啪一下,杯子砸在她的头顶摔成了两半。

    战天爵瞳孔萎缩,下意识的伸手接住了那个后仰的身体。

    苏子诺只觉得脑门一阵嗡嗡的疼,一股热热的液体顺着脑袋往下流,心里只想着,这战老爷子下手好狠啊。

    “你不要命了?”耳边传来男人生气的怒吼,苏子诺咧了咧嘴:“别生气嘛,小伤……小……伤……”

    苏子诺越说声音越小,只听到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她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的手心,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晕过去。

    缓了几秒钟的时间,总算是找到了自己的意识。

    战天爵那张酷帅酷帅的脸出现在自己的视线里,苏子诺有一瞬间的恍惚,张了张口:“别走。”

    “你说什么?给我保持清醒。”男人带着老茧的大手落在苏子诺的脸上拍了两下,那厚重的感觉让苏子诺小脸儿瞬间变得通红。

    人也跟着彻底清醒了。

    第三十章 对整个薄家都有了敌意

    超灵的佑子 | 发布时间:2018-02-18 22:15:26 | 本章字数:3042

    这一巴掌打的好痛,苏子诺觉得脑门上火辣辣的感觉瞬间转移到了脑袋上。

    “我没事,没事。”苏子诺说话的声音有些哑,刚要站起来,就觉得眼前一片模糊,鲜血顺着额头往下流到了眼睛里。

    整个世界顿时都变成了红色。

    “叫医生过来。”混乱之中不知道谁说了那么一句,终于有人反应过来要叫医生。

    片刻之后,战家的医生就赶到了现场,手里提着医药箱,拿了止血的东西替苏子诺止血。

    苏子诺拿着纱布一手捂住额头,一边快速的打量在场每一个人的神情。

    战老爷子虽然脸上也有担忧,但也有限,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每个人脸上都还是原本的严肃认真,但是看向她的眼神至少没有之前的那么冷硬了。

    “把东西给我。”战天爵还扶着她的肩膀,伸手结果她手里的纱布按在她的脑门上。

    苏子诺没有拒绝,直接随他去了。

    一群人忙活了好一会,才终于给她包扎好伤口。

    苏子诺也从站立的待遇成功提升到了坐在椅子上。

    “看看你做的好事,小诺都为你做到这份上了,你竟然还不知道珍惜。”战老爷子怒气冲冲的说道。

    与此同时,一道几欲吃人的目光落到了苏子诺的身上,不用想,她都知道是谁。

    苏子诺心里叹了一口气,她这么做真的不是想要引起战天爵的注意。

    只是……只是一种,她也不想再要的本能。

    “爷爷。”苏子诺忽然开口,声音还有些虚弱。

    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转向了她,就连战天爵吝啬的目光,也停留在了她身上,苏子诺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只能继续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可能您一时半会没法接受,但是离婚这件事情是我提的,并不是……天爵。”

    说道天爵两个字的时候,苏子诺口气明显的僵硬,她从来都不习惯喊他的名字。

    听到这个消息,显然在场的所有人都是震惊的!

    苏子诺竟然会提离婚?那个一直以来唯唯诺诺什么事情都不敢擅作主张的女人,战家的媳妇儿!竟然想要和他最优秀的孙子离婚!

    男人看向苏子诺的眼神也跟着变了变……战家的怒火,她承受不起。

    “当然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战家不好,相反的,就是因为战家太好了,所以我才没有办法继续待下去,爷爷您也知道我原来的身份是什么样的,我并不是什么名门闺秀,战家很多场合都不是我能够参与的,而且……当时和天爵在一起也是迫不得已,外面那些人该怎么看待战家,索性趁着还没有人知道这段婚姻的时候就此掐断,也好过以后被人抓到把柄是不是?”

    苏子诺一番说辞下来软硬都有,直接把战家碰到了一个高度。

    战老爷子当然很受用,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受用,唯独一个……

    战天爵看着她的眼神越来越难以捉摸,这个女人,究竟想干什么?

    “胡说,我们战家还能怕外面那些人的闲言碎语!”战老爷子有些生气。

    “小诺当然不是这个意思,但是哎嗨呢?”苏子诺小心翼翼的试探,果然就看到战老爷子的脸色变了变。

    “我知道您心疼哎嗨,不想因为我和天爵的婚姻就让哎嗨流落在外,但是一对没有感情的父母,对哎嗨日后的成长肯定是有巨大的影响。”苏子诺说的真心诚意。

    战天爵闻言眼角跳动了几下,一对没有感情的父母?

    “感情这种事情可以慢慢培养。”战老爷子脾气软下来了,他那么大年纪了,最想的就是膝下儿孙满堂,看着所有的孩子未来一片光明。

    但是偏偏整个战家就战天爵一个小子他还能拿捏,其他的几个小子根本就是成天见不到人影。

    再加上薄家那把火的推动,战天爵又是战家的长孙,自然而然的就变成了老爷子下手的对象。

    苏子诺点了点头:“爷爷您说的很对,但是五年都过去了,我们这五年里都非常的努力培养感情,但是效果您也看到了,强扭的瓜不甜不是吗?”

    强扭的瓜?战天爵斜睨了一眼苏子诺,这才几日的功夫不见,这个女人不光变的能说会道了,还学会谎话连篇!

    战老爷子还想在说些什么,但是被苏子诺打断了:“要是您不想让哎嗨难过,想让整个战家都生活的十分和谐,我到时有个提议,不如爷爷您认我当干孙女,这样哎嗨依旧是您的重孙子不是吗?”

    苏子诺说完,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的脑洞了。

    干孙女……那么往后的日子她岂不是要叫战天爵一声大哥?不知道为什么,一想到这个苏子诺就觉得心情大好。

    但是旁边另一个人的脸色就相当的难看了!

    这个女人,倒是很会想美事!为了跟他离婚,连这么扯的理由都能想的出来!简直丧心病狂。

    薄悠羽也被苏子诺的脑回路给吓到了,原本她还以为苏子诺刚才舍身取义是想要借此机会在战老爷子面前留下好印象,没想到……

    “胡闹!简直是胡闹!”刚才劝说战天爵的二叔一拍桌子,整个脸怒的通红!

    认自己的孙媳妇儿当孙女,夫妻变成兄妹!简直就是胡闹。

    苏子诺缩了缩脖子,整个战家,她最怕的人以前是战天爵,其次就是这位二叔了。

    她求助是的朝着战天爵看了一眼,战老爷子看起来严厉,其实非常的好说服,但是这位二叔就不一样了,自从战天爵的父母过世之后,战家二叔的地位逐年上升,说话的分量和以前都不一样了。

    整个家里唯一能和这位二叔对着干的,也就只有战天爵。

    战天爵吃二叔,二叔吃她,她吃老爷子,老爷子吃战天爵,完美的轮回。

    苏子诺使劲的朝着战天爵使眼色:你不是想娶薄悠羽吗?你不是想摆脱我们母子吗?现在还不赶快行动还在等什么?

    男人收到她的眼神,表情一瞬间就冷了。

    欺负爷爷年纪大了好糊弄是吗?这个该死的女人!

    战天爵刚想拒绝,一直站在他身后的薄悠羽轻轻的拉了拉他的衣袖,这是一次很好的机会,只要说服老爷子同意苏子诺的提议,哎嗨依旧是战家的孩子,而她,也能够顺利的和战天爵结婚。

    侧目看到薄悠羽祈求的目光,战天爵有些心软,显然有些犹豫。

    苏子诺看到战天爵那张几乎想要杀人的脸,心底有些畅快,回去就教哎嗨叫他舅舅,她就不信,她都这么恶心他了,这个男人还不放他们母子走。

    “天爵,你怎么说?”二叔看向战天爵。

    同样的战天爵的目光也落到了战二叔的身上。

    两个人的目光紧紧是触碰了那么一瞬间,就快速的移开了。

    气氛一瞬间变得十分的诡异,不知道为什么,苏子诺有些觉得,战家是不是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这个提议虽然是荒唐了一点,但是看战二叔的态度,分明像是气急败坏一样。

    按理来说,如果名义上不是战天爵的儿子了,对于战家的任何一个人来说都是好事情,但是看战二叔的态度,好像明显不太一样。

    苏子诺一上来就把战天爵说要离婚的事情堵得死死的,现在除了顺着她的话往下说之外,没有其他的办法。

    如果现在战天爵跳出来说要娶薄悠羽,那么他可能连现在这个机会都没有。

    薄悠羽当然明白这中间的道理,有些急了,但是她有没有办法插嘴,毕竟战老爷子现在看她是哪哪都不顺眼。

    战老爷子明显在考虑苏子诺的提议,要是她现在出声,说不定会适得其反。

    “二叔,这件事情还是交给爷爷做主吧。”战天爵缓缓的说道。

    战二叔愤愤的看了战天爵一眼,最后目光落到了苏子诺的脸上带着明显地怒火。

    苏子诺一怔,有些懵圈,为什么她总觉得战二叔今天给人的感觉怪怪的?

    整个大厅里,一时间没了声音,老爷子一直都在沉思,也不知道想写什么,直到苏子诺的脑袋晕晕的,觉得在没有决定她就会晕倒的时候,才听到战老爷子开口。

    “小诺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哎嗨是我们战家唯一的重孙辈,我不想让他受一丁点的委屈,但是,这个女人,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她进我们战家的门的!”战老爷子说完,看向薄悠羽。

    薄悠羽被这么锐利的目光一瞪,瞬间整个人抖了一下有些害怕。

    就算她的医术名声再厉害,但是在战家人面前,尤其是战老爷子面前,总是不自觉的就气场被截断。

    苏子诺看了一眼薄悠羽有些无可奈何,这个就真的不关她的事情了。

    战老爷子这么针对薄悠羽,就算是她也没有办法做什么。

    “爷爷,您为什么对悠羽这么有偏见?”战天爵声音沉了下来。

    她们从小一起长大,小的时候战老爷子还是很喜欢薄悠羽的,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战老爷子就莫名其妙的对薄悠羽有了敌意。

    不,准确来说的话,是对整个薄家都有了敌意。

    第三十一章 昂贵的代价

    超灵的佑子 | 发布时间:2018-02-19 22:16:10 | 本章字数:3035

    薄家想当年也是战家最强有力的搭档,这两家合作的威慑力究竟有大多就不用外人说了。

    但是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让战老爷子宁愿亲手砍了自己的左膀右臂,也不愿意在和薄家有任何的牵扯?

    站在一旁的薄悠羽眼底闪过一抹慌乱,但也是瞬间就平静了下来。

    五年前发生的那件事情关系甚大,知道那件事情的人寥寥无几,若不是因为战老爷子的声望和地位在那里,说不定……

    “爷爷,悠羽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您对我这么有敌意,但是我对天爵的感情您也是看得到的,我是绝对不会害天爵的。”薄悠羽小声的说道,声音里满是委屈。

    战老爷子听到这句话还是有些许的动容的,毕竟薄悠羽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这个女孩儿从小就十分的乖巧懂事,为人也很善良。

    就是命不好,偏偏生在了薄家那种地方。

    “这件事情没得商量。”战老爷子果断的拒绝。

    整个战家顿时凝聚在一片阴冷的暴风之下,不知大是不是受到气场的影响,苏子诺只觉得眼前像是有一阵阵的狂风吹过,吹的她脑袋晕晕的,然后一黑,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苏子诺醒来的时候天已经暗下来了,昏暗的灯光打的整个房间充满了暖意。

    简约的装修风格似曾相识……

    “嫂子你醒了?”忽然一道活泼的女孩声音响了起来,苏子诺顺势朝着门口看去。

    来人一头长长的卷发披在身后,长相和战天爵有一点点的神似,但是更多了一些柔情,粉嫩的小脸上满是朝气蓬勃的感觉。

    苏子诺一眼就认出来了,这是战二叔家的女儿,战卿卿。

    “卿卿,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怎么了?”苏子诺尝试着起身,还没起来,脑袋一晕差点又要跌倒。

    战卿卿赶紧上前服了她一把,笑容有些嗔怪:“嫂子你在大厅里晕倒自己不记得了?”

    后来医生过来重新检查了一下说是营养不良加上忧思成疾在添战老爷子那么一茶杯,还能在大厅撑那么就真是不容易。

    想到这里,战卿卿干净的小脸上有些怒气:“嫂子,大哥虐待你了吗?”

    “哈?”苏子诺刚醒,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有些懵逼。

    “医生说你营养不良!”战卿卿语气有些生气。

    龙堡是什么地方?那是战家地段最好,价值最高的一块房产,里面住着的是战家最至高无上的龙太子。

    结果苏子诺却出现了营养不良的情况!怎么能不让人多想。

    苏子诺怔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要怎么解释这段时间她其实并没有住在龙堡,住在龙堡的那几天也因为担心哎嗨吃不好睡不好的……

    只能随便扯个借口:“可能是我这几天胃口不好,所以吃的有些少了。”

    “胃口不好?”战卿卿眉头轻皱,隐约能看到战家人严肃的影子。

    自从进了战家的门,要是说整个战家还有对苏子诺真心好的人的话,那战卿卿绝对算一个。

    战家人口庞大,但是大部分的人成年之后就早早的离开战家独自闯荡,身为战家孙子辈的长女,战卿卿却一直留在老宅里照顾战老爷子,能说话的分量自然也和旁人不同。

    苏子诺深知这一点,所以对于战卿卿的善意也是有几分欣慰欢喜的。

    “是不是有时候还会有些反胃?”战卿卿接着问道。

    这本来就是苏子诺扯的谎话,压根也没有深想就跟着她的话点头。

    战卿卿眼睛一亮,瞬间像是想到什么是的开口:“嫂子,你该不会是怀孕了吧?”

    噗,苏子诺一口口水差点把自己呛死,这都是哪跟哪啊,她不过就是胃口不好吃的少了点,跟怀孕有什么关系。

    “怎么可能!”她跟战天爵根本连同房都没有过!怎么可能会怀孕!

    当然,这种事情不能跟战卿卿说。

    “怎么不可能,你多久没有做过检查了?”战卿卿看着她问道,眼睛一闪闪的,像是满是期待。

    苏子诺着急解释:“这个和检查没有关系,这个,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战卿卿显然不听她的辩解:“这种事情你说了怎么能算,你放心,要是你有了我们战家的小宝贝儿的话,我绝对会挺你到底,绝对不会让薄悠羽那个女人抢走你的位置的。”

    战卿卿信誓旦旦的说完,连苏子诺想解释的话都没听完就风风火火跑出去了。

    独留苏子诺一个人留在原地在风中凌乱,我的天呢!事情怎么会发展成这样?!

    不过就是一盏茶的功夫,苏子诺坏了战家骨肉这件事情就已经传遍了整个战家老宅,那引起的轰动,简直堪比龙卷风过境!

    苏子诺只是懵逼了片刻的时间,房间门就被人给推开了。

    男人高大的身影挤进小小的房间,然后转身把门关上锁死!

    苏子诺咕咚一下演了一口口水,根本不用看,光凭这股杀人的气息,她都知道来的人是谁!

    “战,战天爵,你听我解释!”苏子诺结结巴巴的开口。

    “你又怀了我的孩子?”男人声音低低沉沉的,让人捉摸不透他的情绪,太过于昏暗的灯光甚至连他脸上的表情都看不清楚。

    苏子诺身体不自觉的往后缩了缩:“不,不是的,我没有……”说过。

    “苏子诺,我真是小看你了,先是当着老爷子的面替我挡茶杯,现在在用谎言去欺骗他老人家,你以为这样就能够留在战家?就能不离婚?!”

    他的声音越来越沉,像是愤怒的狮子面对危险时喉咙里发出来的低吼。

    苏子诺的心一瞬间就冷了,他果然这么想!果然觉得她当时冲出去是为了博取老爷子的好感。

    被子下的手紧紧的捏在一起,胸腔里那颗一直以来被她压制的躁动的心瞬间像是崩塌了的长城,冰冻的心脏解封的一瞬间岁落了一地。

    她就是下意识的看到战天爵的处境,等到自己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就已经扑了上去。

    本能的反映,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想承认的本能反映!却被他恶意的曲解!

    苏子诺惨笑一声:“你说的没错,我就是这么心机,就是这么想的,你能把我怎么样?你这么想把我赶出战家,不也是被我一一化解了?我告诉你战天爵,你想跟我离婚!我偏不如你的愿!”

    好痛,心好痛!

    明明说的不是真心的话,明明不想这么做,但是一想到他这么对他是为了别的女人,苏子诺还是止不住的想要发抖,想要激怒他!

    “你真的以为这样我就拿你没办法?”男人一个箭步上前,一把狠狠的捏住苏子诺的脖子。

    男人一张刀削的俊脸暴露在眼前,此时此刻更加冷淡的没有一丁点的人情味,像是恨不得直接把她掐死。

    苏子诺闭了闭眼,将心里所有的委屈一一吞下,倔强的张口:“有本事,你就把我赶出战家!”

    一直以来她被压抑的痛楚,被冰封的嫉妒,好像只有用这种方式才能全部释放。

    战天爵,你最好用最惨烈的方式对我,最好让我在战家再无立足之地,最好让我此生再也不想见到你。

    她爱了他五年,或者更久远,但是这个男人永远也不可能知道!

    男人冷笑两声,面上尽是薄情:“好,你想玩,我就陪你玩到底!”

    猛的将她甩到床上,战天爵头也不回的离开房间,关门的时候把门甩的震天响。

    苏子诺被甩出去的一瞬间,眼泪顺着惯性画出一抹弧度落在床单上,她轻轻的擦拭着脸上的的泪痕。

    哭是懦弱的表现,女人的眼泪永远也换不回来男人的真心。

    她深知。

    房间里笼罩着化不开的浓雾,但是整个战家老宅此时却灯火通明,沉浸在苏子诺被怀孕的喜悦中。

    兴师动众的将医生给请过来一一为苏子诺检查身体,最后得出的结论却让人哭笑不得。

    战卿卿一脸无奈的吐了吐舌头,被战二叔臭骂了一顿她大惊小怪之后离开了,老宅内这才恢复平静。

    人群散去,就剩战卿卿还留在房间里,看着苏子诺明显心不在焉的样子坐下来陪她说话。

    “对不起啊嫂子,是我太冲动了。”她就是太不希望战天爵和苏子诺离婚,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想法。

    苏子诺淡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战卿卿这个小姑子的性情她很了解,向来都是直来直往的,这次的事情也不能怪她。

    看到苏子诺情绪不太好,战卿卿失落的低着头,片刻之后又忽然想到什么是的两眼放光。

    “嫂子,你说大哥执意要跟你离婚,要是你真的怀上大哥的孩子,这是说不定就黄了对吧?”战卿卿一脸兴奋的建议。

    不提这个还好,提起这个,苏子诺就想起战天爵厌恶的神情。

    当年哎嗨也不是战天爵主动想要的,是所有战家人,包括她强塞给他的,所以这些年哎嗨的待遇她也一一看在眼里,苏子诺不想用孩子就拴住一个根本不爱她的男人。

    更何况,这么昂贵的代价,她也付不起第二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