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四十章 得救

    耳边都是轰隆隆的螺旋桨的声音,苏子诺眼皮慢慢的往下垂,她努力想控制住自己不向战天爵那边倒,可眼睛反复的睁开又闭上实在是太累人了,她好像进入了一个玄妙的世界,周围一切声音都渐渐远去了,最终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都不知道。

    战天爵经过了一晚的休息,精神好了一些,他一睁开眼,就看见苏子诺靠在自己身上睡得正熟。

    再一抬头,薄幽羽两眼发红惊喜又委屈的望着他,他怔了一下,下意识地一把推开了苏子诺。

    苏子诺睡得正熟,猛然被人推了一把,一下从座椅上跌了下来,膝盖磕在地上,疼的她闭着眼皱了皱眉。

    薄雨昕看到战天爵的举动,委屈一下被惊喜代替,她激动的向前一扑,整个人都压在了战天爵身上,惊喜道:“天爵,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吓死我了,你万一出点什么事我怎么办……”

    她边说眼泪边从眼角滑下来,伤心后怕的样子让战天爵心里一软。

    梁靳西却皱起了眉,冷声呵斥道:“病人现在刚刚苏醒,内脏都还没有做过详细检查,怎么经得起这么压迫。亏你还是个医学生,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战天爵低低的咳嗽两声,薄幽羽吓得连忙从他身上下来,道歉道:“对不起天爵,都是我不好,我就是太急了,你没事吧……”????战天爵不忍心她这么惊慌,捏了捏她的,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梁靳西想起苏子诺优秀的紧急处理能力,再看看薄幽羽的笨手笨脚,十分的恨铁不成钢,忍不住教训道。

    “爵少的伤势现在能控制的这么好,都是因为苏子诺当机立断,有优秀的应急处理措施,你也要向她学学,我们做医生就是要冷静理智,最忌讳的就是被情绪控制,下次要是在让我看到你因为犯这种错误,你就当我的学生了!”

    这话说的就严重了,薄幽羽怨愤的咬了咬牙,在心里恨死了苏子诺,表面上却只能乖乖认错:“老师,我知道错了,不会再有下次了。”

    战天爵听到苏子诺的名字,转过头看了看被他失手推到地上的苏子诺,不知道她是有多疲惫,即使这样的情况下依旧没有醒过来,眉头虽然不安的皱着,可整个人还在昏睡。

    小小的一团,看着有些可怜。

    “季忱,把她扶起来。”

    “是。”

    看着季忱把苏子诺重新扶到座椅上放好,战天爵移开了目光。

    他身体还是很虚弱,没过一会就又昏睡了过去。

    当苏子诺醒过来时,飞机已经落地了,她正躺在一张病床上。

    守在旁边的保镖见她醒过来,主动解释道:“您终于醒了,梁老说爵少现在不宜移动,所以我们先在这儿修养几天,等爵少伤势稳定了再离开。”

    苏子诺往外头看了看,外边应该是刚刚运送过来的医疗救援物资,条件十分完备,再加上有梁靳西坐镇,在这养伤的确比贸然回去好的多。

    她点了点头,犹豫的问到:“我知道了,爵少……醒过来了吗?”

    “在飞机上醒过来一次,后来又睡过去了,梁老已经处理过了,现在薄小姐守着呢。”

    听到这个答案苏子诺并不意外,可是心里的低落却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半分,她垂着眼轻轻的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少夫人,梁老说让您醒了就去找他,外面还有很多病人等着处理呢。”

    苏子诺一愣,随即明白了梁靳西的意思,现在外边救援的都是专业的医疗救援队,哪里缺自己这么一个半吊子医生,可梁教授特意吩咐要叫上她,这分明就是要教她的意思了。

    她心里一阵激动,随后又在心底蔓延出阵阵暖意,她不知好歹的当中拒绝了梁靳西的收徒,可梁教授不但不怪她,还想着要教她东西,可见真的是一位德高望重的医学大家!

    苏子诺正好不想与战天爵和薄幽羽碰面,所以连犹豫都没犹豫,一骨碌爬起来去找梁靳西了。

    梁靳西正在处理一些紧急的情况,他这么位高权重的专家,还在不顾脏乱,亲切的给病人检查,抬头看到苏子诺时笑着招了招手,“过来。”

    苏子诺走近,他站起了身,指着面前的病人道:“这个你来,看看什么情况。”

    面前的病人是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右手上一片血迹,疼的脸色发白,苏子诺轻轻的抬起他的手,捏了两下,问到:“这样疼吗?”

    男孩皱着脸摇摇头,苏子诺又换了个部位按了按,问到:“这里呢,按的时候疼吗?”

    “也不疼。”

    苏子诺放下了他的手,把旁边的碘酒和纱布拿过来包扎,笑着说道:“放松点,手好着呢,没骨折就是扭到了,养两天就好了。”

    梁靳西在一旁露出一个笑容,说道:“基本功不错,学的挺扎实。”

    被夸奖了的苏子诺笑的很开心,接下来整整一下午的时间,她都跟着梁靳西一直在处理各种紧急的情况,有意无意的避开了战天爵和薄幽羽。

    即使看到保镖过来说战天爵醒了,询问梁靳西下一步该怎么办,她也没有抬头,继续专注的处理着自己手上的事。

    虽然她的心还是忍不住被战天爵牵着走,可她却不想再表现出一星半点了。

    说过和他彻底断了,她要说到做到。

    在这修养了几天,战天爵的伤已经开始愈合,只要不做剧烈动作,就可以下床了。

    薄幽羽这几天一直守在旁边照顾他,端茶送水无微不至,反倒是苏子诺,几天来也见不到几次人影,偶尔匆匆碰见一回,她也马上找借口离开。

    战天爵看着她避自己如蛇蝎的样子,再想想在山上那晚她哭着求自己别睡,心里又涌上了那股熟悉的奇怪的感觉。

    偶尔见苏子诺从自己身边经过,他会突然涌起叫住她的冲动,可过强的自制力让他屡屡把这种冲动压下去。

    他并不喜欢苏子诺,只是对那晚有所怀念罢了,战天爵在心里对自己说道。

    苏子诺之所以能避开战天爵,一方面是因为战天爵不能随意行动,一方面也是因为她实在太忙了。

    梁靳西是个非常务实的人,他每天接收处理的病人非常多,经常一忙就忙到九十点钟,苏子诺跟在他身边,想抽出时间都做不到。

    不过这也是个非常好的机会,包扎换药这些事谁都能做,但苏子诺跟在梁靳西身边,学习的是他的医学思路和临床经验。

    这些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学到的。而且看到那些病人一天天好起来,那种成就感是别人无法想象的。

    让苏子诺印象最深的是,泥石流中有一个二十多岁的孕妇,在这场灾难中失去了丈夫,她自身受伤也不轻,但是却拒绝使用药物,求医生保住她的孩子。

    看见她跪在地上求梁靳西,苏子诺的眼睛一下热了,这个女人虽然跟她境遇不同,却让她想起了自己。

    物伤其类,她也忍不住替她揪心。

    关键是孕妇很多药都用不了,而这个病人目前的身体情况又必须接受治疗,梁靳西也不敢保证,她的孩子就一定能保住。

    梁靳西正在思考治疗方案,正好薄幽羽出来了,他索性把薄幽羽和苏子诺都叫到眼前,让她们两个一起想想,这个病人应该怎么治疗。一方面是集思广益,一方面也是考考她们。

    苏子诺调动起自己所有学过的医学知识,回忆哪些药是副作用小一点的。

    薄幽羽却觉得这根本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根本没有思考的价值。

    她看着孕妇受伤的腿,直接说道:“这个腿恐怕要手术处理一下吧,术后不用抗生素是不可能的,何况是孕妇?一旦用药,造成的致畸致流产是不可控的,难道生出来的孩子是个傻子你也要坚持吗?”

    孕妇本就身体虚弱,听了薄幽羽这一番色厉词严的话,整个人直接往后一倒,瘫了下去。

    “哎,你怎么……”

    薄幽羽吓得下意识往后一退。

    苏子诺却赶紧接住了倒下去的病人,她飞快的量了个血压,说道:“血压90,40,急性低血压……”

    又带上听诊器检查她的心脏,发现没什么大问题,就是病人太虚弱了,又受到了过强刺激,摘下听诊器,说道:“心脏正常,没有杂音,建议静脉给葡萄糖一瓶。”

    梁靳西满意的点点头,“你去给她挂上吧。”

    转头面对薄幽羽时,眼里的满意都变成了怒火,薄幽羽也知道自己闯了祸,都不敢抬头看梁靳西的眼神。

    “你是个医学生!以后要当医生的人!就这么跟患者说话?以后谁敢来找你看病?医者仁心,你好好想想这几个字吧。”

    梁靳西十分失望,觉得薄幽羽简直一点不上进,连苏子诺的一半都不如。

    “行了,你去别的地方帮帮忙吧。”

    梁靳西一挥手,把人赶走了。  百 度  搜  索: 我 ■ 的 ■ 书 ■ 城 ■ 网   免费阅读更多精彩短篇小说!

    薄幽羽也不想在梁靳西身边挨骂,巴不得但别的地方清闲一些。

    几人在这停驻了一星期,梁靳西已经彻底看清了苏子诺和薄幽羽。

    他再一次在心里叹气,怎么他的学生就不是苏子诺呢?

    薄幽羽整天偷懒不愿意干脏活累活,觉得村里这些人脏了她的手,她自以为掩饰的很好,其实大家都看的一清二楚,只不过是看在战天爵的面子上,不说去罢了。

    战天爵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昨天已经回到军队中露了脸,他的出现无疑是给救援军队打入了一阵强心剂,军队官兵士气大振。

    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