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四十一章 主动送上门

    战士们听说不光是少将亲自来了,就连少将心爱的女人也一起过来救援了,顿时分分起哄要去看嫂子。

    战天爵虽然对下严厉,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所以大家都对嫂子十分好奇。

    连一是队里最小的兵,今年才17岁,某一天听季忱叫苏子诺少夫人之后,就飞速的回到队里把这个消息散播了出去,于是大家都知道了,医疗队里最漂亮最厉害的那个女医生,就是他们少将心爱的女人。

    在苏子诺本人还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有了很多临时组成的观光团去偷偷看她了,她一开始并没发觉,后来发现她身边围着的战士越来越多,有些没病也要过来溜达一趟,问他们过来干什么也不说,逼急了找个十分蹩脚的借口就溜。

    直到有一天,特别老实的小战士说漏了嘴,叫了一声嫂子,苏子诺这才明白他们为什么来。

    “你们误会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苏子诺不想再战天爵的兵面前破坏他的形象,说他喜欢的另有其人,但也不想让战天爵以为她是故意让他们这样叫的,只能委婉的解释道。

    她虽然这样说了好几次,战士们却始终不信,他们都以为苏子诺是在害羞。????既然已经被苏子诺发现了,他们反倒更加大胆了,每次在路上遇见苏子诺都要喊声“嫂子。”

    苏子诺一开始还费心解释,后来既无奈又无力,索性装听不见了。

    她不把这个称呼当真,有人却听一耳朵就气炸了肺。

    薄幽羽和苏子诺一起走的时候,碰见这些士兵大声喊嫂子,当场脸都气白了。

    看着苏子诺的眼神变得更加不善,战天爵已经跟她说了他们的事情很快就会解决,可没想到苏子诺竟然这么不要脸,竟然想通过士兵们给天爵施加压力。

    这些士兵也是笨的要死,连人都认不清,跟着瞎起什么哄!

    “她肯定是故意这样的,悠羽你绝不能就这样算了!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女人,让她认清自己的身份!”林苏烟情绪高涨,气愤得仿佛自己才是当事人。

    她本来只是想打个电话给薄悠羽叙旧,顺便打听一下战少,想不到却听到这样的事,顿时恨得牙痒痒。

    薄悠羽皱起眉头,声音娇柔不已:“可是我能怎么办呢,她故意这样引导误会,又到处献殷勤救治病人,弄得大家都被她骗了,而且她还救了勋爵,我现在说出来根本就没有人会信我。”

    “早就知道她是个假惺惺的虚伪女人!”林苏烟咬牙切齿,像是恨不得冲过来自己动手一般:“只会用这种收买人心的手段,其……”

    话一顿,林苏烟突然沉默了下来。

    没等薄悠羽发问,她便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说道:“悠羽,既然她能收买人心,你为什么不能?你不是说那个女人救了战少吗,那你也救一次,你是医生,再清楚不过治疗过程中也会有很多不同程度的意外发生吧。”

    薄悠羽瞬间就明白了她的意思,想都没想就拒绝了:“不行!我不能拿勋爵的身体来赌。”

    “这不是有你吗!”林苏烟顿时就急了:“只是要战少受累一点,你就能得到你应有的名分,苏子诺也会一败涂地,根本就是双赢。”

    她说的话太诱人,薄悠羽愣了一下,但是还是摇头了:“别说了,我不会这样做的。”

    林苏烟还想劝,薄悠羽直接截断了她的话,闲聊两句便挂了。

    等她离开的时候,一道身影从转角处走了出来。

    苏子诺皱着眉,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只是听从梁靳西的话来找薄悠羽,竟然会让她听到几句似是而非的话。

    虽然很可疑,但是苏子诺不想随便怀疑什么,于是转身原路返回,来到了即将要离开的梁靳西面前。

    “梁教授,不好意思啊,我没找到她。”

    梁靳西摇摇头,反而温和的安抚着她:“没关系,找不到就算了,告诉你也是一样的,等我离开后,转到普通病房的病人你至少要一天复查一次,重症病房的一天要检查两次,刚做完手术的则是三个小时一次,记住了吗?”

    “记住了,您放心吧。”苏子诺郑重的点点头,拿出纸笔快速的写了下来。

    梁靳西欣慰的笑了,声音越发温和:“子诺啊,等我回来后,我们再好好的谈一谈。”

    苏子诺呆住了,反应过来后眼中尽是狂喜和感激:“我、我知道了。”

    她差点喜极而泣,这句话代表了什么,苏子诺心中隐约有了猜测。

    她之前是顾忌薄悠羽这层关系,但是哎嘿被战家扣住,她根本一点胜算都没有,所以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尽快站稳脚跟,即使杯水车薪,至少也有一点底气去争取哎嘿。

    目送梁靳西离去,苏子诺激动得在心中呐喊,这一次就算梁靳西反悔,她也要死皮赖脸的赖到他答应为止。

    梁靳西离去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

    而拿着药正要送去给战勋爵的薄悠羽,自然也听到了这个消息。

    她脚步一顿,看着手中的药瓶,脑子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老师走了,那么这里最厉害的就是自己,那……

    林苏烟的话又在耳边响了起来,薄悠羽心动了。

    等到她再次来到战勋爵病房门口的时候,神色之中流露出了一丝紧张。

    而她这反常的行为,却刚好落入了刚检查完病人的苏子诺眼中。

    怎么有点怪怪的?苏子诺疑惑的看着薄悠羽,迟疑了一下到底还是走了过来。

    敲响房门,薄悠羽努力压下跳动的胸口,扬起浅笑走了进去:“勋爵,我来给你换药。”

    战勋爵半躺在床上,眸光落在薄悠羽身上,明明和平时没什么两样,可是薄悠羽的笑容却有些僵住了。

    “嗯。”

    战勋爵收回视线,淡漠的点了点头。

    薄悠羽暗自深吸了一口气,走上前拔掉了战勋爵手上的针头,动作温柔得不可思议。

    门外的苏子诺看得心中一闷,觉得自己根本就是来找虐。

    正想离开,却发现薄悠羽拿着药瓶的水有些发抖,眼神也飘渺了起来,战勋爵正在看手中关于这场事故的报道,根本就没察觉到。

    苏子诺眼神一变,想到了刚才薄悠羽说的话,她不想去判定什么,但是明知道不对劲她怎么可能放任不管。

    于是这几天一直刻意避嫌的她,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这下子不仅薄悠羽吓了一跳,就连战勋爵都微挑眉角,惊奇不已的看着她。

    苏子诺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以为她想来吗!

    脸上却露出了对其他病人一样的亲切式微笑,她怕战勋爵拒绝自己,于是把梁教授搬了出来:“教授临走之前让我过来看一看你今天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胸闷气短,或者哪里不舒服?”

    她一边说一边靠近战勋爵,直到整个人都差点贴上去了,才停下来。

    战勋爵这下是真的疑惑了,这个女人逃避自己的举动那么明显,现在却又这么主动?

    “没有。”眼色微沉,他倒要看看她又想搞什么鬼。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苏子诺点点头,假正经的走到床尾,弯腰去拿检查卡,却不想一个没注意,撞到了薄悠羽。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薄小姐你没事吧?”苏子诺急忙起身扶住薄悠羽,却因为用力过大,晃得薄悠羽一个不稳,手中的药瓶被甩了出去。

    “砰!”

    清脆的响声之后是极度的沉寂,薄悠羽看着地上的药水,脸色一时精彩得不行。

    苏子诺也吓了一跳,收回手尴尬的笑了起来:“那个,真的对不起啊,我马上再去拿新的过来!”

    她说完就想逃走,也根本就没有再来的意思,直接找个护士来不就行了。

    “站住!”战勋爵眼神一冷,盯住她的背影,宛如化身为实质,冻得人发凉。

    苏子诺吞了吞口水,知道自己这样看起来就像是在刻意捣乱一般,所以不敢转身面对战勋爵,却又不敢走。

    一时之间气氛就这样僵住了,直到被突然又回来的梁靳西打破。

    “这是怎么回事?”梁靳西疑惑的走进来。

    苏子诺顿时就像看救命恩人一样看着他,只差没跑过去抱大腿了,她急忙先声夺人:“教授,是这样的,我刚才不小心打碎了给战勋爵的吊瓶药水,正打算去拿一瓶新的过来。”

    梁靳西点点头,倒也没责怪她:“去吧,不过你要注意一点,别拿错了,几年前勋爵在维和负伤,心脏受创,要是弄错药品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

    “我知道了。”苏子诺点点头,一溜烟就跑了,没看到身后战勋爵看着她的眼神像是恨不得把人抓回来修理一顿。

    病房内的三人神色各异,薄悠羽脸色苍白,心里又急又怕,她没想到战勋爵居然心脏受创过。

    看着地上的药水,脸上最后一丝血色也倾数褪去,薄悠羽不敢想象如果真的成功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她握住颤抖的双手,只想快点找个机会把地上的证据消灭干净。

    一旁的梁靳西把目光看向薄悠羽,他倒是没有怀疑什么,误以为薄悠羽的脸色是因为担忧战勋爵的伤。

    只是在心里摇摇头,别的地方比不上苏子诺就算了,就连临场反应也不行。

    而战勋爵自己都没有发现,他的思绪还停留在苏子诺身上。

    这个女人现在不仅油嘴滑舌,还知道拉人来当挡箭牌了。

    五年的时间里,她在他面前永远低着头,唯诺又卑微。

    而现在的她,却鲜活得像是变了一个人。

    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