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四十九章 信任和维护

    战勋爵双眼暗沉,似乎在了忍耐的边缘,身上的气息压制着,仿佛下一秒就会控制不住。

    不需回答,就已经有了答案。

    苏子诺笑了,笑得惨然:“战勋爵,该说的我都说了,信不信随便你!”

    她不是泥人,随便怎么揉捏摆弄都不会有感觉。

    苏子诺黯然的看了战勋爵最后一眼,低眸转身离开了。

    战勋爵心中一紧,莫名的差点张嘴叫住了她。

    不为别的,她看着自己的眼中竟然会出现失望?失望什么?

    战勋爵握紧手中的药瓶,不想承认自己居然会被这样一个眼神影响。????苏子诺走到外面,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压下胸口的痛意。

    她真恨不得给自己一拳,干嘛要去告诉那个男人,自己查不就好了吗。

    但是她心里也清楚,这只不过是意气用事,在这样的情况这样的时间万一这件事真的是有人刻意为之,那么牵扯到的就广了,这里最有这个资格调查的就是战勋爵。

    可惜他却不相信自己,苏子诺低头苦笑。

    “妈咪?”哎嗨远远的走了过来,一脸担忧:“妈咪你怎么了?”

    苏子诺急忙打起精神,扬起笑脸:“我没事,只是在想一些事。”

    哎嗨心里压根不信,但是脸上却一点都没表现出来。

    他心里忍不住猜测,肯定又是战二对妈咪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那个丑男人还真是死性不改!

    苏子诺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又接着忙碌了起来。

    而另一边,战勋爵低眸看着手中被转动的药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响,手指一停,转而拿起手机拨了个电话出去,五分钟后,贺炎进来了。

    “爵少。”

    战勋爵把手里的东西给他,沉声说道:“去查一下这里面的成分。”

    “我知道了。”贺炎接过来,也没有问理由,等战勋爵没有别的事吩咐后,才转身离开。

    战勋爵神色晦暗的闭上双眼,却怎么也逃不开苏子诺那双隐含失望的眼神,就像是魔咒一般,不停的出现在眼前。

    第二天苏子诺没有来战勋爵这里,她刻意避开了,佯装忙碌,拜托另一个医生过来。

    战勋爵看到来人倒是什么也没说,只是脸色冷了几分。

    苏子诺可管不了这些,既然战勋爵不相信她,那她就只有自己查,于是她想抽出时间想去药房一次,但是一番忙碌下来,连喝口水的时间都只能勉强挤出来。

    一直到临近饭店,苏子诺才有空隙喘口气。

    她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打算趁着别人吃饭的时间去,正好这时候大家都在用餐,药房那边应该没人。

    说做就做,苏子诺找到王悦,从她那里拿到了药房的钥匙,便不着痕迹的避开大家的视线,往药房走去,一路上没遇上什么人,倒是让她顺利的就来到了药房门口。

    插上钥匙轻轻一拧,苏子诺警惕的看了眼四周,然后迅速一动,闪身走了进去。

    药房里一排一排的架子挡住了光线,显得很暗,苏子诺也不敢开灯,她弯着腰查看着标示的各种药名,想找到那个叫小艾的护士拿的药。

    然而正当苏子诺低头查看的时候,眼前突然有黑影一闪,吓得她后背一凉,下一秒急忙起身追了过去。

    但是窗户这一排却什么都没有,只有被因为她的跑动带起的窗帘布。

    苏子诺吞了吞口水,难道是自己眼花了?

    这样想着她正要回去继续找的时候,突然一只手从窗帘背后伸了出来,直接捂住她的嘴往后一拉一压,苏子诺下一秒就被人反手抵在墙上。

    “唔!唔唔唔!”苏子诺心中惊骇,拼命的摇头叫唤起来,然而发出的声音却只有几乎不可听闻的呜咽声。

    正当她近乎绝望的时候,那压制她的手突然一松,然后一道疑惑又吃惊的声音响了起来:“苏小姐?”

    苏子诺抓紧时机往一边逃的脚步顿住了,她怔怔的转过来,居然是贺炎?!

    “你怎么会在这里?”苏子诺错愕不已。

    贺炎脸上难得出现了尴尬的表情,有人进来的时候他本以为只是那个医生护士,但是想不到这个人竟然鬼鬼祟祟的低着头不知道在找什么。

    光线昏暗,贺炎也没认出是苏子诺,这才故意现身把人引过来好先下手为强。

    没有回答苏子诺的问题,贺炎很快恢复冷静:“不好意思苏小姐,我不知道是你,你有没有事?”

    苏子诺摇摇头,一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贺炎,你在这里做什么?”

    “没什么。”贺炎表情没变,让人根本看不出一点端倪:“既然苏小姐没事的话,那我就先离开了。”

    “哎你等等!”苏子诺急忙叫住他,却只看到贺炎大步离去的背影。

    她皱起眉头,心中有了一个猜测。

    于是原本心里有气不想去给战勋爵检查的苏子诺,挣扎了几分钟后来到了战勋爵的房间门口。

    她抿了抿双唇,还是有些不太敢进去。

    万一是她猜错了,贺炎去那里或许是有别的什么事,或许是去拿药,不一定就是去调查那件事的。

    要是她就这样进去问战勋爵,不是的话,岂不是又在自取其辱?

    苏子诺徘徊在门口,想进去又不敢进去,却不知道她这番动静早就被里面的战勋爵察觉到了。

    等了几分钟,外面的人还是没有进来的意思,战勋爵脸色一暗,冷声说道:“进来。”

    苏子诺眨眨眼,是在叫她?

    她扭头看了看身边,这里的确就只有她一个人。

    咬牙想了想,苏子诺还是进去了,房间里贺炎站在一旁,眼神微妙的正看着她。

    战勋爵淡淡的扫她一眼,才开口说道:“继续。”

    “药物的成分是由两种药水混合而成,并没有添加进去有毒物质,而且添加的量也很少,如果只是一般的情况并不会引起太大的反应,只是……”

    贺炎说着看向苏子诺,她是医生,自然也更清楚这些后果。

    苏子诺皱着眉心,下意识的把话接了过来:“徐有生刚动完手术,又恰好引起了并发症,药物只要有一对不对就会导致病情加剧,那是谁把别的药物加进去的?又或者只是有人不小心把别的药物混进去了?”

    不是没有这种可能,粗心或者情急之下一不小心就很容易搞错。

    “目前还没查出来,这里的设施太落后了,监视器大多数都无法正常工作,要彻底查出来需要时间。”贺炎摇摇头,眼中有些懊恼,不管理由是什么,这的确是他办事不力。

    苏子诺点点头,心里却有一种怪异的感觉:“之前……”

    话刚出口,她猛地反应过来,急忙看向战勋爵,却发现对方也正看着自己,眼神黑沉得让人心慌。

    苏子诺转头,避开了他的视线。

    “苏小姐?”贺炎有点疑惑,以为她是想到了什么线索。

    “没事。”苏子诺暗吸一口气,笑得有些勉强:“只是突然想起还有别的病人需要去看一看。”

    她说完转身就走了,看都不敢再看战勋爵一眼。

    战勋爵调查这件事,让苏子诺心中五味杂坛,但是偏偏他们之间有太多的隔阂。

    要不然仅仅只是作为一个疑点,她完全可以说出之前薄悠羽的不对劲之处,苏子诺自认自己并没有去怀疑薄悠羽什么,可是在战勋爵看来,就是她再怀疑薄悠羽,故意这样引导。

    心中刺痛不堪,苏子诺突然有些羡慕薄悠羽了,这样的信任和维护,是她做梦都不曾拥有的东西。

    贺炎的速度很快,几乎在第二天就把事情彻底查清楚了,包括混进去的药物成分,足以证明那个护士不是拿错了药,而是在她去拿之前那瓶药水就已经掺进去别的东西了。

    算下来也是无妄之灾,让人唏嘘感叹。

    “啊!”一阵惊呼从走廊的转角处传来,林苏烟急忙扶住墙,这才避免了跌倒在地上。

    她穿着一身白色小礼服,本该是清纯高贵的形象,此刻却狼狈得让人只想发笑。

    特意绑着辫子的头发凌乱不堪,脚上踩着的高跟鞋有一只直接断了根,更别提小腿上粘着的泥土,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逃亡一样。

    而事实就是林苏烟的确是逃过来的,这两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会出各种各样的状况,昨晚更是弄得她一个晚上都没出门。

    今天一大早起来,勉强打起精神打扮了一下,好去战勋爵那里露露脸,但是想不到刚出门突然一条狗窜了出来。

    林苏烟吓得抬起脚就跑,但是越跑那条狗却越激动,好几次险些扑了上来。

    好不容易把那条狗甩开了,高跟鞋的鞋跟又断了,再看自己现在这幅模样,打死她她都不愿意去战勋爵面前。

    林苏烟心里咒骂个不停,她不是傻子,连续几天被捉弄,怎么可能会是意外,而这里和她有仇的,也就只剩下苏子诺了。

    想到这里,林苏烟更是气得双眼都红了,咬出紧紧的咬住下唇,等她找到机会一定要好好教训那个女人。

    转身坡着脚正要回屋,脚步却又突然停了下来。

    林苏烟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这幅模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莫名的笑了,但是下一秒又变成了委屈又愤怒的神情,然而向战勋爵的房间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