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十章 你的口味可真重

    “爵少,悠羽和你联系过了吗?我打她的电话都打不通。”林苏烟一进房间,就拿薄悠羽开口。

    果然战勋爵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但是眼神依旧冰冷,一句话都没有说。

    林苏烟小心翼翼的笑着,又不经意的透露出了几丝柔弱和委屈,装出一副很正常的模样走到战勋爵身边。

    然而只要眼睛没瞎的人都能看得出来,她现在这幅样子很不对劲。

    可是战勋爵就像是没看到一样,问都没问一句。

    林苏烟咬了咬下唇,像是不堪忍受一般,低下了头,泣声说道:“我想和悠羽说一声,只怕要辜负她的期待了,虽然我很想在这里待下去,但是我实在是没办法继续忍受下去,爵少你能帮我给悠羽传个话吗?”

    战勋爵面露不悦:“出了什么事?”

    林苏烟心中一喜,勉强压下兴奋,保持着委屈的语气:“没什么事,或许都是我无意之间做错了什么吧。????她说着还特意动了动脚,想让战勋爵看到自己红肿的脚踝。

    但是战勋爵却什么表态都没有,只是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林苏烟傻了,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啊,爵少不是都开口问她了吗,她这样一说,难道接下来不是继续问下去,然后她一个没忍住假装把错都往自己身上揽,话里却暗示有人整她,接着爵少要人去调查吗?

    再到最后查出来是苏子诺那个女人,爵少一定会马上把她赶出去。

    但是为什么事实却和自己想的不同?

    林苏烟急得不行,正要开口的时候,却被一道声音打断了。

    “战二,我妈咪呢?”

    哎嗨站在门口,一点也没有进来的意思,圆溜溜的大眼睛落在林苏烟身上,又回到战勋爵身上,露出非常明显的鄙视。

    战勋爵眉头一动:“进来。”

    “我才不要。”哎嗨嫌弃不已,转身就想走:“既然妈咪不在我就走了。”

    但是刚走了两步又停下了,回眸看向战勋爵,语气悠长:“战二你的口味可真重。”

    他神清气爽的走了,没看到林苏烟那青红交加的脸。

    看到自己一身狼狈,再想到战勋爵冷漠的眼神,尽管他看都没有看自己一眼,但是林苏烟却羞愧得不行,再也不敢多说一个字,匆忙走了。

    哎嗨找到苏子诺的时候,苏子诺正在给一个病人复查。

    他没有出声,乖巧的站在门口等着,来来去去的人在短短几天之内也都被这个小家伙征服了,这会看到哎嗨站在这里,那肉嘟嘟的小模样让路过的人都忍不住弯着腰和他说两句话。

    “苏医生,你儿子还真是可爱,真是让人羡慕啊,有一个这么能干的老公,又有一个这么乖巧的孩子,嫉妒都嫉妒不起来了。”

    病人的调侃让苏子诺有些尴尬,这才发现哎嗨来了,她笑了笑也没有过多解释,嘱咐几句后把哎嗨牵走了。

    又过了两天,这边的一切基本都稳定下来了,季忱也向战勋爵报道了前线的状况。

    那里的救援工作已经接近尾声,现在都是一些后续管理和置放,受伤的人也在病情稳定之后转到了这里,而这里也有陆陆续续出院的人。

    眼看这里的人在逐渐减少,苏子诺也放下心来,另一个放心不少的则是战勋爵。

    由于线索有限,搞错药物的事就这样搁置了下来,始终没有查出是谁做的。

    苏子诺没有再刻意回避战勋爵,和对别的病人一样,她每天都会来为他复查换药,但也仅此而已。

    两人之间几乎从不交谈,有的也只是苏子诺的几句嘱咐以及战勋爵的淡淡回应。

    苏子诺从房间里出来后靠在墙上重重吐出一口气,待在里面没多久她却觉得呼吸困难,有种窒息感。

    这种郁闷的气氛直到隔天早上,才被一个消息打破,薄悠羽要回来了。

    苏子诺是从梁靳西的嘴里得知的,要回来之前他还特意打了电话给苏子诺。

    “我听他们说了,这段时间你处理得很好,包括徐有生那件事。”

    梁靳西的话里毫不掩饰对苏子诺的夸赞,隐约还带着与有荣焉的自豪感。

    “是老师你教得好。”苏子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她的谦虚让梁靳西高兴的点了点头,他果然没有看错,这丫头的心性也是好的。

    “我们明天就回来了,子诺,到时候我有一件事要和你说。”

    苏子诺面色一怔,随后说不清的狂喜在心中蔓延,她紧握着手机,语气不稳:“我、我知道了。”

    “我知道你很聪明,所以这一次可要认真的好好考虑一下。”梁靳西特意提点了两句,说起来这丫头什么都好,就是太倔了。

    前两次就那样干脆利落的拒绝了,他可不想再被拒绝第三次。

    “您放心!”苏子诺的声音非常严肃凝重:“这一次我不会再辜负您的期望。”

    梁靳西却沉默了,许久都没有说话。

    苏子诺心中顿时不安起来,是她以前太不知好歹了吗?还是她会错意了?人家根本就没有再收她为徒的意思?

    她惶恐不安,却又不敢贸然开口问。

    就在煎熬不已的时候,梁靳西开口了,只有一个字:“好。”

    那一刻,苏子诺差点喜极而泣。

    兜兜转转,到底还是走了这一步,就好像命运一般。

    而苏子诺感激这样的命运,要不然她不知道自己在未来的几十年来,是不是就会这样一直抱着遗憾过下去。

    梁靳西要回来,薄悠羽自然也会跟着一起回来。

    第二天苏子诺去给战勋爵检查的时候,还没开始战勋爵却出声了,这还是这几天来他第一次开口说话。

    “推我去外面。”

    声音依旧低沉微冷,但是却又有了些许不同。

    苏子诺心里微苦,是因为薄悠羽要来了吧。

    她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就像是把战勋爵当成普通病人一般,扶着他坐在轮椅上,然后把人推到前院,就想离开:“我半个小时再来。”

    这个时间想必已经够了,足够他消化这个好消息,也足够自己重新调整好心态。

    苏子诺说不清自己现在自己是怎么想的,只觉得脑子里很乱很乱。

    知昨晚挂断了梁靳西的电话后,她一个晚上都没睡着,翻来覆去的,脑海中不停的回放着这段日子以来的许多画面。

    她和战勋爵被困时的相依为命,当时的种种不断掠过心头,让人又痛又喜。

    苏子诺想,或许那已经是她是战勋爵之间最值得回应的时光了。

    那段记忆里没有别人,只有他们两个,虽然参杂了刺人的痛,却还是会忍不住去回想。

    而等他们从这里回去,一切就都回归正常。

    她和战勋爵之间说不定会因为争夺哎嗨成为仇人。

    而他呢?

    和薄悠羽则是一对让人祝福羡慕的金童玉女。

    所以那个病人说错了,让人嫉妒都嫉妒不起来的不是她,而是他们。

    “就在这里换。”战勋爵抬眸看她,眼神幽暗,少了几分冰冷,多了几分让人看不透彻的复杂。

    苏子诺的心不受控制的跳了一下,这样的眼神让她恍惚之间竟然有了一种错觉,他是不是也和自己一样?

    想到这里苏子诺猛地一震,回过神来不停唾弃自己,别再乱想了,他这是因为薄悠羽要回来了,和你才不一样。

    “好。”苏子诺低下头,躲开了他的视线。

    她的动作很慢,看起来谨慎又仔细。

    可是苏子诺心里却鄙视自己的心机,她只是舍不得这样能触碰到战勋爵的时光,只要一想到回去,这些所有的一切都好像成了梦境一般。

    心脏不受控制的绞痛起来,颤抖的指尖解开纱布,像是着魔了一般,竟然想伸手抚摸着那里已经愈合的伤口。

    战勋爵眸色暗沉,从他的角度只能看到苏子诺挺翘的鼻子,往下一看,定格在了她的手指上。

    流动的空气中似乎传来了某种甜腻的清香,让人有些熏熏欲醉,却又参杂了一丝苦涩,让人胸口发紧。

    即将要触碰到的那一刻,苏子诺猛地回过神来,急忙缩回手,呼吸急促不停。

    “我……”

    “你……”

    两人同时开口,一个想解释,声音嘶哑,一个却不知为何,眼中尽是深意。

    苏子诺慌乱之中迎上了他的视线,却又像是被烫到一般,慌忙起身,但是蹲太久了腿发麻,刹那间刺痛感传来,激得他一个不稳,下一秒就往前倒去。

    战勋爵伸出双手,及时搂住了她的腰,避免了她撞到轮椅的把手上。

    他的力气很大,眉心微皱,语气非常严厉:“小心一点。”

    苏子诺喉咙一涩,只觉得他这是连碰自己一下都觉得厌烦,说不定在他伸手的那一刻就后悔了。

    她抿唇忍住腿部的麻意刺痛,僵硬着想要站起来,却被战勋爵止住了:“等一会。”

    “不用!”苏子诺硬声说道,想要推开他。

    战勋爵一把抓住她的手,冷肃的气息让他看起来有些骇人:“闭嘴!”

    他的手一用力,本是想防止苏子诺挣扎,却不想苏子诺本来就站不稳,这下子更是往前一趴,直接扑倒了战勋爵怀里。

    两个人都愣住了,一时之间竟然没有反应过来,怔怔的保持着这个姿势,直到被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吼声扰乱。

    “战二!!!我就知道你不安好心,一直想找机会对我妈咪下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