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十七章 不安好心

    苏子诺心中疑惑,却还是笑着朝梁靳西打了声招呼:“教授。”

    看这个女孩和梁教授的模样,关系应该很亲近,而且还同姓,难道……

    梁靳西点点头,脸色缓和了些许:“你来了。”

    接着扬眸看向她身后躲着的人,语气严肃:“你是要自己出来还是我请你出来?”

    梁雨晨咬了咬下唇,磨磨蹭蹭的站了出来,嘴里还嘟囔个不停:“出来就出来,干嘛那么凶。”

    “你还好意思说!”梁靳西脸色一沉,直接就训斥起来:“二十几岁的人了整天咋咋呼呼的,你什么时候才能稳下心来,沉着懂事一点。”

    梁雨晨心中一气,神情也带上了几分愤怒:“懂事懂事,你就知道懂事,是不是还要像你的得意门生一样啊,整天戴着面具,表里不一!”

    她说的自然是薄悠羽,梁雨晨最看不惯的就是薄悠羽卖好的样子。????不管在谁面前都装得又善良又温柔,还真以为自己是天使下凡了。

    梁雨晨自幼就活泼外向,颇有几分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再加上她在医学上也很有天分,所以梁靳西也很宠她。

    但是慢慢长大之后,这样心直嘴快的性格却显得有些不太稳重,特别是在医学上,所以梁靳西一直都想要把她给掰过来。

    再加上那时候收了薄悠羽这个土地,在薄悠羽的性格衬托下,越发显得梁雨晨太过跳脱。

    梁靳西恨铁不成钢,有时候教训起来难免会带上薄悠羽作比较,这让梁雨晨对薄悠羽自然就带上了敌意。

    再加上后来一次意外,梁雨晨亲眼看到薄悠羽面对穷苦人的薄凉,对她也就更加讨厌。

    这会梁靳西的话一说出来,她顿时就想到了薄悠羽,连带着看苏子诺越发不顺眼,她不敢明着来,暗地里倒是狠狠的瞪了苏子诺几次。

    “你这是什么话!”梁靳西被气得吹胡子瞪眼的,一点也没有平日里精神矍铄、处变不惊的模样。

    “难道不是吗!”梁雨晨越想越气,心里也不仅有了些委屈,任谁总是被一个别人家的孩子比较,都不会好过:“既然你那么喜欢她,那你把我丢掉,让她来做你的女儿好了!”

    这话说得有些过,眼看梁靳西满脸怒气,苏子诺急忙上前打圆场。

    “教授,我有点事想和你说。”她刻意站在梁靳西面前,不着痕迹的挡住了梁雨晨:“是关于之前前线那边的。”

    梁靳西一听,虽然火气未消,但是注意力倒是被转移了,他看了依旧梗着脖子的梁雨晨一眼,无奈的摇摇头,这才对苏子诺说道:“跟我来吧,去书房谈。”

    “好。”苏子诺点头,急忙跟了上去。

    看到她这幅模样梁雨晨不仅不领情,反而还冷哼了一声:“狗腿子!”

    她也不敢说得大声,怕梁靳西听到了更加不会放过自己了,可是苏子诺却听清楚了,不过她倒是没什么感觉。

    她只把对方当成了一个自尊心太重的小女孩,因为在外人面前被训了,所以一时拉不下脸。

    走了没多久,几栋练成一排的小洋房便出现在眼前,在这环山绕水的庄园里,倒是添了几分亮色,不至于那么素淡。

    梁靳西带着苏子诺走进去的时候,只见到了一个年龄在四十岁左右的妇女,看那打扮应该是这里的帮佣。

    因为苏子诺说有事要谈,所以梁靳西也没客套,直接就把人带到了书房。

    说是书房,其实更像是一个小型的药店,里面有各种医学书籍,有各种中草药,甚至还有磨药的器具。

    空气中夹杂着淡淡的苦味和清香,让人精神一震。

    “坐。”梁靳西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苏子诺连忙道谢,她说有事也不只是为了解围,所以一坐下来之后便没有嗦直接开了口:“之前我给您的记录,当时有一个护士拿错了药,你看过了吗?”

    梁靳西眉头轻皱,他从前线回来之后又要赶着回来,时间紧促之下当时苏子诺也没有戏说,只是把各种病人的检查记录写了下来,然后交给他。

    昨天上车之后他大致翻阅了一下,也看到了拿错药这件事,不过梁靳西当时没有多想,这样的错误虽然不多见但是也很平常。

    可是现在苏子诺重提这件事,那就说明了不仅仅只是表面那样。

    “看过了。”梁靳西点点头,表情顿时有些凝重起来:“是又发生什么事了吗?”

    苏子诺深呼吸了一口气,下定了决心:“不是,只是后续情况我没有写上去。”

    她也是在来的路上才回想起这件事,然后几经思考,还是打算告诉梁教授。

    这次的事透露出不少诡异,而医学问题是容不得丝毫疏忽的,苏子诺不想让自己后悔,万一以后要是因为现在这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问题引起了别的大问题,那就真的是吃后悔药都没用。

    战勋爵虽说了要调查,她却做不到把事情全都丢给他,毕竟是自己答应了对方的,再加上梁教授的医术,苏子诺想或许能从这里得到什么线索。

    于是她把事情从头到尾都像梁靳西复述了一遍,只是说到薄悠羽的不对劲时,犹豫了几秒。

    “怎么?”梁靳西的神情已经是非常凝重了,苏子诺都能察觉到不对劲,他想到的只会更多。

    看她一脸难色,梁靳西声音沉了下来:“有什么就说出来,这样的事任何细节都可能成为关键。”

    苏子诺心中一震,急忙说道:“我知道了教授。”

    于是她也顾不上别的,把看见薄悠羽时有些奇怪的举动一一说了出来。

    而此时的大门口,梁雨晨因为被训了一顿很不高兴,所以刻意绕了过圈不太想回去,等她磨磨蹭蹭的走进大厅的时候,却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顿时就炸了。

    “她怎么又来了!”梁雨晨双眼瞪得更圆了,想也没想就要追上去,却被一旁的陈嫂拉住了。

    “哎哟我的大小姐啊,你可别跟上去捣乱了,薄小姐他只是去给老爷送点茶水。”

    “什么叫捣乱,我能捣什么乱!”梁雨晨更加郁闷了,气呼呼的看着陈嫂:“明明不安好心的是薄悠羽,你怎么好像把我当成了坏人一样。”

    陈嫂知道这丫头的脾气,她虽然也觉得薄小姐人美又心善,根本就不是大小姐说的这样,但是这种话却不好明说出来,只能尽量安抚着:“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薄小姐刚才拉的时候就叮嘱过了,说是有事要和老爷说,你这会要是上去打断了他们,老爷会不高兴的。”

    梁靳西不高兴了,自然就会拿她开刀。

    梁雨晨听懂了陈嫂话中的意思,顿时又气又窝火,却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可是她却一点都没有要妥协的意思,眼珠子转了一下,眯起双眼试探道:“她怎么会突然来这里?”

    老爸除了工作之外的时间都喜静,这样也能沉下心来研究,这也是为什么偌大的庄园除了大门处的警卫之外,只有自己和老爸,外加一个准备三餐的陈嫂。

    而认识的人都知道他有这样的习惯,所以一般只要老爸没有邀请就不会有人来这里。

    看老爸刚才的意思那个叫苏子诺的人应该是他邀请来的,薄悠羽为什么后面才来?她们不是认识吗,为什么不一起来?

    “她是说有事要来找老爷。”陈嫂为梁雨晨不上去而松了一口气,话一顿,她又说道:“薄小姐还问了今天是不是有人来,来的人是为了什么事。”

    梁雨晨双眼一亮,抓着陈嫂的手追问道:“还有呢还有呢?”

    陈嫂倒是没多想,继续说道:“我告诉她是一个年轻女孩来找老爷,然后薄小姐就说她去给老爷送点茶水,顺便和老爷商量点事,再接着你就来了。”

    梁雨晨眼珠子一转,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但是任她怎么想都想不出来,有问题搁在心里弄得她抓心挠肺的,一时忍不住就来到了书房外面,打算偷听。

    书房内,苏子诺的脸色已经恢复如常。

    就在刚才她还被吓了一跳,正在向梁教授说起薄悠羽的时候,真人就来了,让她顿时有些不太自在。

    除了她之外梁靳西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薄悠羽一进来就感受到了,心里越加七上八下,心慌难平。

    昨晚回到家之后她不受控制的回想起了这些天的点点滴滴,本来因为想到苏子诺和战勋爵之间的不寻常而怒火中烧,可是突然闪过梁靳西那张冷漠的脸,突然有些慌乱起来。

    这时候薄悠羽恍惚之间才发现,老师对她竟然是越来越冷淡,反而对苏子诺越来越亲密。

    联想到自己顶替的名额竟然是苏子诺的,薄悠羽有些害怕了,于是她顾不得会打扰到梁靳西,直接打了个电话过来想试探一下。

    结果不出她所料,提到苏子诺的时候老师的语气都变了,充满了欣赏和开心,这是连她拜师的时候都没有的反应。

    薄悠羽坐不住了,她几乎是一夜未眠,一大早起来之后便赶了过来。

    但是想不到竟然被苏子诺抢先了一步,薄悠羽一开始的打算是最好能在路上拦下她,让她知难而退。

    可是现在人都到老师这里了,她知道老师不喜欢有人不请自来,但薄悠羽现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绝对不能再让苏子诺再在老师身边待下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