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十一章 罪魁祸首

    战勋爵突然回来了,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事。

    薄悠羽不是受伤了吗?他怎么会舍得回来?

    苏子诺收回视线,沉默不语,就连老爷子的态度也很冷漠,像是没看到一样,把他当成了透明人。

    “跟我过来。”战勋爵走到苏子诺面前,语气冷漠又专制。

    苏子诺微微皱眉:“有什么事?”

    她不想在老爷子面前闹开,但是也不想和战勋爵争论什么。

    “如果你是为了薄小姐,那你就应该看到,推她的不是我。”苏子诺抬头看向战勋爵,表情非常平静,却很认真:“至于梁雨晨,她没有要推薄小姐的意思,只是跑过去的时候冲击太大。”

    她自以为这是解释,可是听在战勋爵耳中却成了狡辩。????他看着苏子诺的眼神居高临下,明明一点温度都没有,却让敢出了讽刺。

    苏子诺压下心中的涩意,笑了笑:“如果你不相信,那我也没有办法。”

    她不想参合这两个人之间的事了,不管他们怎么样想什么都和她无关,她现在只想好好跟着老师学习,尽量让自己变得强大变得有底气。

    经历过这次婚姻之后的种种,苏子诺现在再清楚不过了,一个人,特别是女人,只有充实自己才能展望未来,才有资格去抓住自己想要的东西。

    “相信?”战勋爵嘴角挂起一抹冷笑,眼中却有一抹异色:“那你能告诉我,你们在那里做什么?”

    苏子诺脸上的笑意渐渐消失:“你是什么意思?你觉得我们在对薄小姐做什么?”

    你们?这是在说她以多欺少吗?

    “你……”

    “够了!”战老爷子严喝出声,有些不悦的看着战勋爵:“你现在是为了一个外人在这里兴师问罪吗?”

    “爷爷。”战勋爵定定的看着他,没有多言,可是态度却很清楚了,薄悠羽不是别人。

    老爷子脸色冷了下来:“你想说想做什么我不管,但是我孙媳妇和重孙子容不得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话里带着十足的维护和怒意,战勋爵沉默不语,上次老爷子的突然发病还历历在目,他不敢冒险。

    然而这种态度在老爷子眼里就是无声的抵抗,反而更加让人震怒,他喘了一口气,身体晃了一下,把苏子诺和战勋爵都吓了一跳。

    “爷爷,您先坐下来。”苏子诺急忙走上前去,扶着老爷子坐下,不断低声安抚:“您别激动,别激动,慢慢呼吸,对,就是这样。”

    战勋爵眼中尽是焦急之色,他到了老爷子身边,手刚刚碰到肩膀,担忧的话还没问出口,就被老爷子一巴掌给拍掉了。

    “我现在不想看到你!”老爷子硬梆梆的说道,怒气还未消,但是在苏子诺的声音下也慢慢平复了下来。

    战勋爵不着痕迹的松了一口气,后退两步,却没有离开的打算。

    可是想不到苏子诺竟然抬起头皱眉看着他:“爷爷现在需要冷静。”

    意思再明显不过,你这个罪魁祸首就不要在这里碍眼了。

    战勋爵脸色微黑,目光冷厉的看向她。

    苏子诺眨了眨眼,面不改色的低头继续安抚老爷子。

    是有点狐假虎威的意思,但是那又怎么样,他想和薄悠羽之间怎么样不关她的事,她不想管也管不了,她不干涉他们,他也别想对自己事事拿捏。

    这点小心思战勋爵只一眼就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他就是拿苏子诺没办法。

    沉默几秒,战勋爵转身离去,周身的气息凉飕飕的,让人望而怯退。

    宽敞又装饰时尚的院长室内,年逾五十岁的院长此时此刻却没有平日里的不可一世,在薄悠羽的面前反而十分谦恭。

    薄悠羽听着院长奉承的夸赞声,却有些心不在焉的看了好几次手机。

    勋爵回去有一两个小时了吧,怎么还没有打电话过来?

    看他刚才离去的样子,应该是因为自己说的话生气了,而且她也一再叮嘱让他回去之后要给自己打电话。

    可是为什么这么久都没有动静?他去找苏子诺了吗?还是没有去?

    心头有些烦闷起来,薄悠羽脸上不由得带上了几分暗色,院长是个非常会看脸色的人,顿时就收了声,亲情又小心翼翼的问道:“薄小姐是不是不太舒服?”

    薄悠羽收起郁闷,浅浅的笑了,温和得让人沉醉:“没事,只是突然想到了一些事。”

    院长是个懂行的,立刻就明白这是想要走了。

    他也没有挽留,甚至还主动站起来相送,嘴上不忘恭维着:“不好意思啊,看我都糊图了,薄小姐现在受伤最需要的就是休息静养了,需要我安排一间安静的病房吗?”

    对于薄悠羽受伤了为什么不去薄氏旗下的医院而来这里,院长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反而倍感荣幸,毕竟薄家也有赞助过这家医院。

    “多谢院长,不过……”薄悠羽正要点头答应,突然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笑得十分柔和:“麻烦了,不用特别安排,就和大家一起该住什么病房就住什么病房。”

    “薄小姐真是和善。”院长顿时笑眯了眼,好听的话跟不要钱似的不停冒出来:“以为只是以为薄小姐医术高明为人善良,现在终于能切身感受到为什么薄小姐那么受大家的喜欢了。”

    薄悠羽低了低头,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院长说笑了。”

    这些赞美和喜爱她接受得理所当然,因为这就是事实,她做了多少慈善,医治了多少病人,为医疗事业贡献自己的能力。

    “我说的可都是真心话。”院长摆摆手,又是夸了几句之后,便亲自带着薄悠羽去医院的vip高级病房。

    薄悠羽看到病房里的布置也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有些心不在焉,院长又关怀了一句,就识趣的走了。

    拿着手机看了一会还是没动静,薄悠羽有些坐不下去了。

    下午苏子诺又去了梁靳西那里,一开始医术的讲解之后两个人都投入了进去,等到回去的时间一到,她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似乎没有看到梁雨晨。

    等苏子诺话音刚落,便回过神来自己居然把心里的话问出来了,一时之间有些尴尬,她怎么还管起老师的家事来了。

    梁靳西倒是无所谓,抬起苏子诺送过来的茶喝了一口,才无奈的说道:“早上的事我都听雨晨说了,是她冲动了,也得亏有你。”

    “老师,您别跟我那么客气。”苏子诺还是有些不太踏实,总怕这是一场梦,所以她的语气带着连自己都没有发现的讨好和小心翼翼:“当时我就那里,雨晨的确是没有动手。”

    梁靳西好笑的看了她一眼:“你是怕我骂她还是怕别的?”

    苏子诺一惊,低下头有些无措。

    “你别想那么多。”梁靳西的语气沉了下来,带着安抚却又有些许严厉:“在我这里只要你是一心一意想学,想从事这个行业,那就足够了,只要你有心又有这个决心和毅力,你能学多少我就会教你多少,知道吗?”

    这样的话听在苏子诺耳里就是鼓励,她觉得鼻子有些酸,眨了眨眼睛把涩意压下去,才抬头看着梁靳西,目光坚毅:“老师,您放心,我一定会的。”

    早在抓住的那一刻,她就不可能再放手,也不容许别人破坏,更说自己了。

    梁靳西点点头,虽然没说什么,但是可以看得出来眼底的满意。

    等苏子诺走的时候,他才语重心长的说道:“我看那丫头好像挺喜欢你的,不过她性格比较跳脱,要是找你麻烦了你也不用惯着她。”

    苏子诺有些吃惊,梁雨晨喜欢自己?她怎么没感觉到,只感觉到了她对薄悠羽的厌恶。

    不过这个她没敢和老师说,只点头答应下来,接着就扔到了脑后。

    回到龙堡,在前院草地上看到哎嗨的时候苏子诺的双眼一下就亮了起来,她急忙叫司机停车。

    刚下车就迫不及待的走了过去,哎嗨这时候也看到了她,想都没想就迈着两条小短腿跑了过去:“妈咪!”

    “宝贝!”苏子诺接住他,亲了两口正要问有没有想我,一抬头却看到了战勋爵就站在不远处,身边还跟着一只体形庞大威猛的狗,竟然有战勋爵半个身体那么高。

    吐着长长的舌头,锋利的牙齿若隐若现,一双眼睛闪着绿光,看起来有些骇人。

    苏子诺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她刚才只顾着看到哎嗨了,这时候才回想起来,似乎哎嗨刚才就在这条狗身边吧。

    “妈咪你下班了吗?”哎嗨窝在她怀里笑弯了眼。

    上班?苏子诺看了看战勋爵,是他说的吗?

    “对,你有没有想我?”

    “想,我一直都在想妈咪。”哎嗨毫不犹豫的说道,一点也不觉得肉麻。

    苏子诺也笑了,有这么个宝贝在,真的是给会人无限的欢乐和勇气。

    这边其乐融融,不远处的战勋爵却冷着脸:“过来,你的事还没有做完。”

    哎嗨的脸顿时就垮下来了,他瞪了战勋爵一眼,这才不清不愿的离开苏子诺的怀抱:“妈咪我等下再来找你。”

    苏子诺一脸疑惑,却站在原地没有离开,看到哎嗨刚走过去,那条狗就立刻贴了过来,张着嘴的模样让人害怕不已,顿时吓得苏子诺心脏咚的一声,跳到了喉咙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