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十三章 谎言

    夜色降临,龙堡内反而更加热闹起来。

    哎嗨被老爷子拉在身边就没有放开够,甚至连晚餐的时候都是让他直接坐在一旁,占了战勋爵的位置。

    儿子把人家座位占了,苏子诺也有些不好意思,正要站起来给战勋爵让位,却看到他面色不变的坐在自己下方。

    于是从来只坐主位的爵少,第一次坐在了末尾。

    晚餐过后,苏子诺想了想,还是决定找战勋爵谈一谈,来到房间门口却看到房门虚掩着,正要敲门的时候,里面传来了说话的声音。

    “嗯,吃过了。”

    轻柔低沉,在这样的夜里是如此的腻人心弦。

    苏子诺放下手,转身就想离开,可是脚却不听使唤。????不用想也知道他在和谁打电话,除了薄悠羽,谁又有这样的荣幸能让战勋爵如此温柔呢。

    “你来过了?”

    “是啊。”电话那头的薄悠羽坐在病床上,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你走了后就天使慈善协会那边就打电话给我,让我过去研究一个孩子的治疗方法,回来的时候就顺路去了龙堡,不想你不在,真是不巧。”

    没有抱怨没有不满,有的只是惋惜和深深的爱恋。

    战勋爵脸色微微沉,语气却软了下来:“我才回来,明天去看你。”

    他知道这个谎言是谁说的,除了老爷子没有人敢这样做,可是也没有人敢戳破,包括他。

    薄悠羽手指一收,抓紧了耳边的手机,这样明显的偏颇,让她强忍的呼吸到底还是乱了几分:“好,我等你,对了勋爵,你不要去问苏小姐了,我跟你说了是我自己不小心才摔到的,你就相信我吧。”

    她语气里的试探太明显,明显到战勋爵皱起了眉头,语气变得冷淡下来:“嗯。”

    薄悠羽一个激烈清醒过来,明白他不高兴了,语气顿时有些委屈起来:“你明天真的会来看我吗?病房里只有我一个人,我有点怕。”

    她试图以这样的处境让战勋爵以为她只是因为孤独所以不安,而她的目的达到了。

    战勋爵的声音又缓和下来:“我会过去。”

    “好,我等你。”薄悠羽一下子就高兴起来,电话挂断之前情意绵绵的低语着:“勋爵,我爱你。”

    电话挂断之后,她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脸色暗淡的沉思积极分子,然后离开了病房。

    直到里面不再有声音传来,确定通话已经结束后,苏子诺才敲门。

    “叩叩叩!”

    “谁?”

    “是我。”

    “进来。”战勋爵收好手机,冷声说道。

    薄悠羽的一个电话让他想起了她受伤的事,事情是怎么样的他看得清楚,只是叫住苏子诺也并不是想质问什么。

    只是薄悠羽说的话让他莫名的有些愤怒,连战勋爵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

    “苏小姐以后就是我的师妹了,勋爵你知道吗?老师说她在医学上很有天赋,就把她收为关门弟子了。”

    她为什么没有告诉自己?

    战勋爵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像是有些东西慢慢流失,而他想伸手抓住,却又抓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他不知道这叫什么,只是让人很不愉快。

    “我有点事想和你说。”苏子诺只是推开门,却没有进去的打算。

    看出她意图的战勋爵眸色一暗,直勾勾的盯着她,虽然有一定距离但是压迫感却一点都没有减少:“什么事?”

    “老师那边说要举办一个交流会,到时候会带上我。”苏子诺平静的说道,没有骄傲没有自豪更没有多兴奋。

    也许是已经高兴过了,也许是被那通电话给磨灭了,她不想深究。

    “交流会?”战勋爵低喃,随即就明白过来了,就是一场变相的拜师宴。

    那种抓不住的感觉又再度冒了出来,让他的脸色看起来有些难看:“你没有说过你会成为梁老的学生。”

    苏子诺奇怪的看着他,然后笑了一下:“梁老那边也是今天刚提出来的。”

    她不懂战勋爵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又为什么要告诉他?这难道不是她的事吗,他们之间除了哎嗨还有别的关系吗?

    也许是苏子诺的眼神太过直白,战勋爵眼神一震,而后移开视线,声音越发冷了:“我知道了。”

    苏子诺点点头,转身走了,把空气中那种怪异的气息丢在脑后,也把心中那种微妙的感觉压了下去。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有些失望,她想得到什么样的回答呢?

    苦笑着摇摇头,苏子诺强迫自己打起精神来。

    本来以为交流宴会需要一段时间的准备,但是想不到第二天去梁靳西那里的时候,就被告知在三天后。

    “这么快?”苏子诺有些吃惊。

    “怎么?”梁靳西抬眸看着她:“你不方便?”

    “不是不是。”苏子诺急忙摇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只是没想到那么快,还以为至少要半个月左右呢。”

    她本来还以为按照老师的名望,再加上收了学生这件事,绝对会引起轰动,到时候要来的人除了医学界的翘楚,还有和老师有关联来往的人也都会来。

    想到那些家族勋贵,苏子诺还有些怕自己一不小心丢了老师的脸面。

    但是现在看来是她想多了吗,就两三天的时间,想必应该就是业内的交流会,只不过是顺便宣布一下收她为学生而已。

    “到时候都会来,你可要好好给我撑住场子,别丢我的份,让人家知道我梁靳西收了个上不得台面的学生。”梁靳西有些好笑又有些严厉的看着苏子诺,这丫头只差把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啊?”苏子诺一愣,随后耳尖红了,下意识挺胸抬头:“老师,我一定不会让您丢脸的。”

    梁靳西脸上浮现笑意:“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时间过得很快,眼看着就到了交流会的日期,这一次苏子诺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展讯。

    她想该说的已经说了,详细具体的就没必要再提了,所以除了哎嗨之后,整个人战家竟然没有一个人知道。

    苏子诺之所以告诉哎嗨,也是为了想和他分享这份喜悦,哎嗨果然高兴得跳起来,但是在听到说不能带他去的时候,顿时委屈不已,让苏子诺安抚了好久才面前同意。

    早上七点,苏子诺按时起床帮忙准备早餐,她不知道的是等她刚从战家出来赶往梁靳西那边的时候,哎嗨正在跟战勋爵谈判。

    “战二,我今天要请假。”

    “理由。”战勋爵低头看着他,居高临下的模样让哎嗨气愤不已,神气什么,总有一天他会长得更高!

    “我有事。”哎嗨抬起头,还一本正经的皱起了眉心,重重的说道:“非常重要的事!”

    战勋爵勾了勾唇角,毫不掩饰自己的讽刺。

    哎嗨一下子就炸毛了,不管不顾的叫了出来:“今天是妈咪参加交流会的日子,我必须要去!对你来说无所谓,但是对我和妈咪来说很!重!要!”

    一副气呼呼咧嘴的样子,像是恨不得扑上来咬战勋爵几口泄恨一般。

    交流会?

    战勋爵眸光一闪,她竟然没有说。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转身又回到龙堡,那毫不自觉的急切模样把沙发上的老爷子都给惊到了。

    “忠叔。”低沉的嗓音带着隐忍的怒意。

    忠叔急忙走上前来:“少爷,有什么事?”

    “梁老那边有没有送来什么东西?”战勋爵此时此刻的样子看起来就好像是刚从战场上回来一样,气势逼人,浑身上下透露出一股让人胆寒的气息。

    “梁老?”忠叔回想了一下,接着双眼一亮:“昨天的确是送来了一份东西,我交给了老爷子。”

    老爷子点点头,被战勋爵的样子弄得脸色严肃起来:“是在我这里,不过我还没有打开看,是什么重要的东西吗?”

    他说完又看向忠叔:“在书房的桌上,去拿过来。”

    “不是。”战勋爵绷着脸,不愿意多说。

    老爷子也没有继续问,只是打量的眼神落在他身上,带着几分锐利。

    忠叔很快就下来了,手里拿着一份包得异常精美的信封,他刚想递给战勋爵,就见对方已经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过来。

    信封被拆开,赫然就是一张邀请函,简单素净,没有多余的话,只有短短两句客气的邀请。

    战老爷子走过来一看,更加疑惑了,这不是很正常吗,虽然梁老很少举办这样的交流会,但是也不是没有,怎么搞得好像有什么大事一样。

    还没来得及询问战勋爵,就见他又是一转身就走了。

    老爷子只觉得莫名其妙,却看到了忠叔吃惊的模样,顿时更加奇怪了:“这是怎么了?”

    “是、是交流会。”忠叔反应过来后顿时喜笑颜开,竟然还有几分激动。

    “我知道是交流会。”老爷子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老爷,不是!”忠叔急忙说道:“上面有少奶奶的名字,梁老和少奶奶的名字都在上面。”

    老爷子少见的愣了一下,随后双眼一亮,,瞬间想通了这是怎么回事。

    而另一边战勋爵出去之后,哎嗨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便被他拎上了车。

    眼看离龙堡越来越远,哎嗨又气又急:“战二!你……”

    “你不是想去吗。”冷冷的六个字,打断了哎嗨的暴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