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十一章 求你不要再针对我

    苏子诺眸色一动,点点头:“当然。”

    她和薄悠羽之间基本没有说过什么话,硬要说也只有那一次去战家老宅之前的短短交流。

    “既然苏小姐还记得,那我想请问苏小姐你又是怎么做的呢?”

    薄悠羽的声音依旧是娇柔的,脸上的笑也还是那么温和,可是说出口的话却相当有攻击力,甚至带着淡淡的嘲讽。

    苏子诺握了握双手,定定的看着她:“你这是什么意思?”

    关于那些流言蜚语她都还没来得及搞清楚,反倒先被人逼问上了。

    “难道不是吗?”薄悠羽压低声音,毫不掩饰自己的讽刺和怒意:“你曾经说过你不在乎勋爵,也不在乎战家少奶奶的位置,你只要你的孩子,可是你又是怎么做的?苏子诺,你真当我傻吗。”

    “跟着勋爵去救援,又赖在战家不肯走,现在更是把孩子当作筹码,你敢说你这样做什么都不图?”????让人难堪的逼问一句接着一句,锐利又不留情面,似乎打定主意要撕开那伪善的面具。

    苏子诺一开始惊愕不错,而后气笑了:“你觉得我是故意这样的?”

    她对薄悠羽一开始的印象和大众一样,人美心善,光是站在那里仿佛都在发光一般,让人只能仰视。

    可是现在呢,苏子诺不想随意猜测什么,但是她想到了梁雨晨对于薄悠羽的评价,只怕不是空虚来风。

    苏子诺不蠢,薄悠羽对她的防备和针对,实在算不上高明,可是她自认自己一再退让一再躲避,现在求的也只不过是和哎嗨能经常见面而已,就这样也被当作了贴着战勋爵不放的心机策略,简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难道不是吗?”薄悠羽自以为自己戳破了苏子诺的心思,把她的笑意当成了掩饰:“你敢说你跟着勋爵去救援的时候什么心思都没有?你敢说你留在战家不是在贪恋什么?你敢说不是你教你的孩子叫勋爵爸爸的?”

    爸爸两个字,薄悠羽咬得很重,就像是从紧闭的牙齿中挤出来的一样,分外刺耳。

    后来之后知道了苏子诺和孩子的存在,已经让她够震惊够愤怒了,然而她一再退让,苏子诺却步步逼近,先是抢走了老师关门弟子的荣誉,然后更是教那个孩子在公共场合叫勋爵爸爸。

    那时候薄悠羽本来是想将错就错,让大家误认为那是自己和勋爵的孩子,可是想不到那个孩子居然叫自己阿姨撇清关系,这一定也是苏子诺教的!

    “薄小姐。”苏子诺深吸一口气,让心底的烦躁不再翻滚,尽量心平气和的说道:“我不知道是什么让你产生这样的错觉,当初在老宅说过的话我没有忘,对我来说只要哎嗨就够了。”

    “至于你说的去救援,当时是战勋爵知道我懂医学才让我一起去的,救人如救火,我并没有想那么多,至于住在战家,那是因为我的孩子在那里,哎嗨那样叫战勋爵,我根本就不知情,也没有教过他。”

    “你觉得我会信?”薄悠羽直起身,眼神往下看,说不出的讽刺傲慢。

    苏子诺脸色微冷:“既然你不信,那你又何必来问啊?”

    “你!”薄悠羽表情顿时一变,显然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这样厚脸皮,顿时气得脸都红了:“你怎么能这样不知廉耻!”

    “薄小姐,请注意你的用词。”苏子诺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是为了这些子虚乌有的事来找我,那你可以请回了。”

    她不知道这位是怎么脑补的,居然能想出这样一出大戏。

    可她苏子诺也不是任人搓来揉去,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随便怎么污蔑都可以。

    “你以为我想来找你?”薄悠羽的脸色看起来比苏子诺还要难看:“你不是说你会安安分分的吗,你不是说你不把战家看在眼里吗,那你为什么死赖着不走?为什么什么都要跟我抢!”

    说到最后整个人都激动了起来,呼吸急促得像是忍耐到了极限。

    苏子诺眉心紧皱,又是讶异又是厌烦,她怎么也没想到薄悠羽竟然也有这样无理取闹的一面。

    “我跟你抢什么了?”她觉得莫名其妙,也控制不住有些生气起来,一大早就被人这样一通质问诋毁,简直让人火大。

    苏子诺毫不示弱的瞪着她,却看到对方喘着气,好似也从这样的失态中回过神来,转过头去平息呼吸,再转过来时,却是脸色一顿,突然间像变脸一般低落了下来。

    “我知道我这样的要求对你来说未免太强人所难,可是苏小姐也请你体谅体谅我,我和勋爵分开几年,一回来就要面对你们的存在,我心里也不好过啊,可是为了勋爵,我可以接受孩子,这样还不够吗?为什么你还要教孩子在大家面前那样做呢?”

    黯淡下来的双眸,脸上浮现的淡淡忧愁,无一不为这番话增添了说不尽道不明的心酸痛苦,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薄悠羽受到了什么天大的委屈。

    苏子诺来不及错愕,甚至还没从这样突兀的转变中回过神来,一阵脚步声在身后响起,渐渐靠近。

    “我什么都不要,什么都可以不计较,只求你以后能不能不要再针对我了?可以……”

    幽怨哀求的声音突然中断,薄悠羽看到了走过来的战勋爵,顿时扬起笑脸:“勋爵,这么快就放好了吗?你有没有帮苏小姐把花插起来啊?”

    语气平常得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是那脸上的表情怎么看都有些勉强。

    苏子诺低头冷笑,看来她是算计好了才特意说最后那番话的,至于目的是什么,不言而喻。

    只可惜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了,连她自己对哎嗨突然那样叫战勋爵都吓了一跳,反倒是那时候的战勋爵面色如常,想都想得到肯定是他们两个人之间协商了什么。

    而薄悠羽却误会成了是自己故意为之,苏子诺想到这里就觉得好笑,甚至在心中隐约升起了一丝期待,这件事是怎么样的战勋爵心知肚明,而他听到薄悠羽这样说,不知道会是何种滋味。

    这样想着,苏子诺便主动抬抬起头看向走到薄悠羽身边的男人,但是她失望了。

    “嗯。”战勋爵点头回应薄悠羽的话,好似没有听到那些话一样,脸色一点都没变。

    如果说苏子诺只是有些失望,那薄悠羽就是失望加着急了。

    她的确是看到战勋爵来了才故意说那样一番话,然后又在他走到眼前来时刻意转移话题,可是她想不到的是战勋爵看起来就好像什么也没听到一样,难道这时候他不是应该对苏子诺表现出厌恶之类的吗?

    “勋爵,我和苏小姐刚才聊了一会,才发现我们真的很聊得来呢。”薄悠羽心中一急,顿时有些乱了分寸,话里话外都想把话题往这上面引,好让战勋爵想起来刚才的话,甚至还把苏子诺给拖下水:“你说是吗苏小姐?”

    战勋爵的面色微沉,的确如薄悠羽所愿的那样有了变化,她心中一喜,满心期待的等着他为自己出头。

    可是让薄悠羽想不到的是,战勋爵只是语气平淡的对苏子诺说了一句话:“你好好修养。”

    然后看向自己,神色居然还冷了几分:“走吧。”

    说完更是不等她回答,抬起脚步便率先走了。

    薄悠羽愣在原地,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等到战勋爵的背影越来越远时,她才猛地反应过来,顿时涨红了一张脸,又气又羞,难堪极了。

    看都不看苏子诺一眼,薄悠羽双方泛红的追了上去,隐约还带着一股不甘愤怒。

    她不懂战勋爵这样是什么意思,为什么反而对这样不如苏子诺。

    大步离开的战勋爵轻轻吐出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一抹复杂,刚才的话他怎么可能没有听到。

    正因为听到了,才觉得心里像是被什么抓过一样,不疼,却也无法忽略。

    她一直都是那样的吗?

    不管是面对自己还是面对别人,不管是什么样的指责误会,她似乎都无动于衷,不屑于去解释。

    这个认知让战勋爵不知道为何有些烦躁起来,连他也说不清原因。

    那两人不知道都离去多久了,苏子诺却还在原地。

    她静静的看着前方,眼中焦距涣散,好似在看着什么,又好像什么都在看。

    薄悠羽的话一遍遍在脑中回想,让她竟然也陷入了自我沉思中。

    她全说错了吗?

    苏子诺不知道,的确是战勋爵让她去的,哎嗨也不是她教的,可是这所有的接触和变化中,她的确也做不到平静如水。

    发生意外的时候,尽管她清楚只有说出薄悠羽的名字才能让战勋爵产生活下去的毅力,可是那一刻她敢说自己不嫉妒吗。

    或许不嫉妒,因为她连这个资格都没有。

    无法控制也好,爱成了习惯也罢,从一开始就什么都由不得她。

    苏子诺低头苦笑,看来以后还是得离远一点才好。

    “别笑了,很难看。”嫌弃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带着让人熟悉的张狂。

    苏子诺怔了一下,扬头望去,是雷靳炎。

    “怎么这样看着我?不认识了?”雷靳炎挑眉走过来,带着几分邪气和不容察觉的内疚:“还是说怪我连累了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