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百五十章 会选谁?

    苏子诺张了张嘴,才发现嗓子干哑的说不出话来,只能点了点头。

    陈济垣赶紧上前将她扶到床上,倒了一杯水让苏子诺小口小口喝着。

    好不容易能张口,苏子诺询问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我昏睡多久了?”

    以她的职业判断和自己身体的脱水情况,至少也要昏迷三天以上了。

    但是她并没有得到回答,反而是陈济垣,站在一旁像是看怪物一样的打量着苏子诺,嘴里啧啧称奇:“真是奇怪,居然自己醒过来了……”

    苏子诺皱着眉,清了嗓子再次问道。

    陈济垣恍然回过神来回答:“苏医生,你已经昏迷三天半了。”

    三天半?一种不好的预感顿时袭上心头,她只记得自己刚找到治愈李亚旭的方法,就晕了过去,三天半的时间过去,那李亚旭不是很危险?

    “快帮我通知院长,我找到治疗李亚旭的方案了。”

    陈济垣眼神一暗,有些失落的叹息:“苏医生,你醒来的太晚了,李亚旭在你昏迷的当天就已经死了。”

    “什么?!”苏子诺震惊的抓紧床缘。

    这怎么可能?按照她当时的诊断,李亚旭的病情至少还能撑上一周左右,怎么可能这么快就……

    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苏子诺抓住陈济垣匆匆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将最近这几天的事情一一告诉苏子诺,听到哎嗨为了找她偷偷溜进研究所,战勋爵随后入驻圣米仑,苏子诺脸色一阵阵的苍白,一颗心揪紧。

    好在后来他们都没事。

    苏子诺紧紧的握住手:“院长,院长还好吗?”

    说道这里,陈济垣又露出了那种奇怪的目光:“说来也奇怪,院长和刘景文明明是在你之后感染的,但是他们现在的情况都非常不容乐观。”

    现在苏子诺竟然神奇的自己醒了过来,而且看她的身体状况,除了虚弱,她跟正常人无异。

    陈济垣也不敢多做停留,以前对苏子诺的偏见早就在这场忽然爆发的病疫中烟消云散了。

    嘱咐苏子诺好好休息,陈济恒离开隔离室去通知其他人这个好消息。

    一时间,原本还算宽敞的房间里挤满了人。

    为首的就是簿伯山和李博明,看到苏子诺真的醒了过来,簿伯山眼底一抹暗光极快的划过,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薄伯山拉着苏子诺的手左右翻看:“奇迹,真是奇迹,这种病症居然有自愈的可能,老头子我还是第一次见。博明,你带着她去做一个全面的身体检查,顺便做一下血液鉴定,说不定我们这次有救了。”

    李博明点了点头,推着苏子诺出了隔离室。

    检查室内,李博明一边搬弄着仪器,一边感叹是的开口:“都说心有灵犀,果然是真的。”

    苏子诺不解的看向忽然说这话的李博明。

    后者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眼底的迷茫也随着苏子诺的清醒褪去了不少,但依旧疲惫。

    “我们想尽了办法都没让你醒过来,战少将只不过陪了你一夜,你就醒了。”

    苏子诺心中一悸:“战勋爵来看过我?”

    她醒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战勋爵的影子。

    “啧,你们伉俪情深也算是医院唯一的娱乐了。”李博明声音低嗤。

    将手中的检查设备一一连接到苏子诺的身上。

    这样的描述让苏子诺皱眉,整个研究院被封锁,研究小组的人并没有到他跟战勋爵的关系人尽皆知的程度。

    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李博明看着化验单一脸的惊喜,急急忙忙的跑去研究室找簿伯山。

    “薄教授,苏子诺的化验单出来了,是抗体,虽然很微弱,但真的是抗体。”

    簿伯山一惊,枯槁的老脸闪过一抹什么,从李博明的手中接过化验单,观察了半晌,一双精明的眸子忽明忽暗。

    果断的下了命令:“提取抗体,给梁教授他们注射。”

    李博明刚想出去,转而像是想到什么一样皱眉:“教授,苏子诺体内的抗体很微弱,要是大量抽取的话,恐怕……”

    虽然他们可以研究培养这种抗体,但绝对不是一时半会就能完成的,唯一的办法就是从苏子诺的血液中提取。

    可……这么大剂量血液分离,很有可能会要了苏子诺的命。

    簿伯山怔住,叹了一口气:“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况且只是两个人的量,应该不会危及到生命。”

    李博明点了点头,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他刚走,簿伯山朝着实验室暗处扫了一眼,沉声道:“出来吧,你都听到了。”

    薄悠羽缓缓的从角落里走了出来,一张未施粉黛的脸上满是阴毒的狰狞。

    为什么?那个女人为什么那么好命!为什么不去死!

    战勋爵守在那个女人身边一夜,根本没有顾忌研究小组内可能的风言风语,根本没有想到她这个未婚妻会怎么想!

    在苏子诺的体征恢复,很快就会觉醒的半小时,却突然离开。

    这代表什么?战勋爵是在躲什么,还是欲盖弥彰!

    “爷爷!您帮帮我,我以后会一直听您的。”她不能让那个女人继续活着!

    她就该去死,她为什么没有去死!

    簿伯山摇晃着手中的试管,并没有看向薄悠羽,而是缓缓的开口:“想要得到什么,就要先舍去什么,这就要看你得到的东西,值不值得你去舍去。”

    得到?舍去?

    几乎是一瞬间的时间,薄悠羽知道了这其中的意思,脸上露出狠笑:“我懂了爷爷。”

    李博明赶来通知苏子诺情况之后就匆匆的去准备提取抗体所用的东西。

    苏子诺坐在走廊上,拿着手中的化验单一阵阵的出神。

    她的体内为什么会有这种抗体?而且看化验单上的显示,这种抗体并不是一时间形成的,而是一直潜伏在她的体内,因为感染了病毒,所以才会忽然间爆发。

    还有李亚旭再三病变……

    很多问题就像是一个谜团一样围绕在她的心头,让她一时间头昏脑胀的理不出头绪。

    “你果然醒过来了。”

    苏子诺听到声音抬起头,薄悠羽站在空荡荡的走廊里,以往明艳的脸上多了几分颓然。

    她皱眉,收起手中的化验单,缓缓站起。

    凭心而论,她和薄悠羽之间,不管关系在怎么转变,都逃脱不掉互相厌恶的命运。

    但是苏子诺已经学会了,她不想争什么了,没有博悠羽的处处套路,她不想无意义的针对。

    而且现在非常时刻,她更没有时间浪费。

    眼看着苏子诺就要从她的身旁而过,薄悠羽脸上的优雅再也绷不住,眼中狠色乍现。

    “苏子诺!”她猛的一下转身,抓住苏子诺的手腕,目光犹如狂化的毒蛇:“你是不是很得意?勋爵明明都将你赶出龙堡了,还能为了你以身涉险闯入研究院,还能在你的病床前守上一夜?!”

    苏子诺强硬的抽回手,神色漠然:“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些事情她已经从李博明哪里听说了,可是和薄悠羽的见解却全然不同。

    以她对战勋爵的了解,就算是哎嗨没有偷跑进来,他也一定会来!因为薄悠羽在这里!

    而守了她一夜就更不用说了,多半也是因为哎嗨的原因。

    “呵,呵呵,到了现在你还在装傻,口口声声的说要把勋爵还给我,可是到头来你还是用尽了手段!利用孩子吸引他的视线,甚至不惜让孩子只身犯险来博取勋爵的视线,难道你不是故意的吗?故意在封锁研究院之前将哎嗨送到龙堡,故意给李亚旭下毒让他病变,自己却提前注射抗体?”

    苏子诺脸色猛的沉下:“薄小姐!有些话你最好不要乱说。”

    薄悠羽忽的笑了,脸上带着疯狂的笑凑近苏子诺的耳边:“有谁能证明我是乱说?你不是在李亚旭死之前就已经研究出治疗方案了吗?因为我们恰好在同一个小组,为了置我于死地你才想到这么恶毒的手段,这么解释,应该没有人会不信吧?”

    她的话音刚落,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根带血的针管,苏子诺的瞳孔猛然收紧,第一时间想要去抢夺,但是已经来不及,猛的插入薄悠羽的手臂。

    “薄悠羽,你疯了!”苏子诺伸手去抢夺她的针管,争执之中,针管中的血液已经推进了薄悠羽的手臂。

    苏子诺缓缓的松开手,看着面前疯狂的女人,只觉得头皮一阵阵的发麻。

    “你就是个疯子!”

    薄悠羽嫣然一笑,仿佛根本不在意自己已经感染了病毒一样开口:“我是不是疯子,你待会就知道了,你说,我们之间,勋爵到底会选谁?”

    苏子诺还未来得及体会她这句话的意思,只觉得脊背一寒,一股冷气从身后席卷而来。

    如果不是苏子诺本能的一退,整个身体几乎要被战勋爵撞开,战勋爵长臂接住薄悠羽坠落的身体,压低的嗓音带着怒意:“悠羽,怎么回事?”

    薄悠羽艰难的抓住他的手臂,用力的将他推开,眼中含泪:“别,别靠近我,我……我想我已经感染了病毒。”

    战勋爵目光落到旁边掉落的针管上,深邃的眸子染上一片嗜血的猩红:“苏子诺!你怎么会变的这么恶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