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一百八十八章:可以把我的女人还给我了吗

    “如果不是苏医生打的,那薄小姐的脸怎么会突然变成这样?”就在这时,一个轻慢的声音响起,李博明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直接把大家的心声挑明。

    “难不成是离开办公室以后,自己走路不小心?这个脑洞有点大啊。”李博明身上本来带着亦正亦邪的气质,他漫不经心的姿态像是兀自逍遥的邪道魔尊。

    肆意掀开不可挑明的面纱的时候,最吸引人。

    苏子诺在薄悠羽身上实在是中招多了,不由的嘲讽一笑:“只有想不到,没有人做不到。”

    李博明何等精明,现在却像是没听明白一样,自顾自说到:“这件事一定要彻查,给薄小姐一个交代,薄小姐盛世美颜,不能白白遭受摧残。”

    “对,苏医生本性良善,却被这样误会,为了薄小姐受到的伤害,更为了苏医生的清誉,院方不能就此作罢。”秦羽铭也很快说道。

    相比李博明,秦羽铭是坦诚的担忧,但是他眼中的迫切跟坚定更甚。

    “那就开始查吧。”梁靳西的声音的响起:“悠羽离开办公室之后的监控开始查起。”

    薄悠羽的眸光狠狠一顿,查?虽然她们刻意避开监控了,但是众目睽睽,只要有一点疑点就会真相大白,更别说在战家秦家两大家族面前!

    心顿时像是在火上炙烤,眼神里面的慌乱焦急交叠,紧迫的姿态让她几乎站都站不稳。

    薄悠羽心急如焚的看了战勋爵一眼,以前这样的时候战勋爵肯定会救自己,只要他一开口,谁也不敢追究!

    战勋爵笔直的站着,神色不动。

    薄悠羽的心绪几乎冰凉的像是被冻结了一般,下一秒薄悠羽的目光转向林苏烟,凌厉阴毒,林苏烟顿时后退了一步。

    “刚才是谁给悠羽处理伤口的?”正在这时,薄伯山冷酷的声音响起。

    林苏烟吓得一抖,本能想要开口,抬头看见薄悠羽发沉道的眼神,脸色顿时彻底苍白下来。

    “是我,是我给薄小姐处理的。”她说话都说不清,拼命忍住发抖的声音,“恍然”想起了什么:“我想起来了,是我不小心拿错了药,薄小姐的脸是,是过敏了,所以才造成这样的肿大……”

    “不是故意的?”薄伯山的眼神锋利而阴测:“连最基本的消肿药物都能搞错?这样的本事,还配跟在悠羽的身后?”

    薄老爷子说这样的话,今天在医学界被彻底毁掉的,不是苏子诺,却是她林苏烟!

    林苏烟整个人都在发抖,她的心里千万个不甘与震惊,充满了恳求的看向薄悠羽,但是这个时候,薄悠羽根本不再看她!

    “林苏烟小姐,即日起解聘在圣米仑一切聘用,并且医学工会通报失误操作。”圣米仑高层的声音恰时响起,让林苏烟意识到,她的前途就这样彻底湮灭。

    “事情已经解释清楚了,苏医生确是打了悠羽,悠羽也因被旁人误导错怪了苏医生,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梁靳西站了出来。

    今天任何一方最后落败,其实受到影响的都是圣米仑,包括无足轻重的林苏烟,她的“失误操作”对圣米仑来说也是蒙羞。

    而对于一手创建了圣米仑的梁教授来说,任何对圣米仑的伤害,对他都也是伤害。

    梁靳西的话音落地,就代表所有一切尘埃落定。

    苏子诺深呼吸一口气,也准备离开,她不可能做任何让老师为难的事。

    但是谁也没想到,就在这时,一个高大的身影上前了一步,拉住了苏子诺。

    战勋爵皱着眉问道:“你的手,疼不疼?”

    苏子诺微微怔住,下一秒像是烫到了一般:“战少将放手。”

    战勋爵一眼就看出苏子诺甩开自己的时候,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多疼,抬手。”

    战勋爵没有放手,苏子诺挣扎只像是被铁钳拷住根本无法撼动。

    贴着的灼热温度,让苏子诺一下子就想起他唇的热度,就那么一瞬但是扫荡一般不可抵抗的力度。

    他到底为什么……

    “这不就是就是所谓的,打我一耳光,还问你手疼不疼的现场版吗?”

    “是啊是啊,我从来没想过,真的有桥段,但是这么man!”

    “苏子诺跟战少将是cp吗,不是我也要站他们,站他们啊,站一万年!迷之萌!”

    苏子诺还没有把手抽出来,但是身后的议论声已经画风诡异的响起。

    “你放手,放手我就不疼了。”苏子诺用力抽开,声音急切。

    “今天圣米伦怎么这么热闹?”就在这时,一个妖孽又轻慢的声音响起。

    战勋爵不用回头,脸色顿时黑了一半。

    薄悠羽下意识就移到薄伯山的身后,暗自吸了一口气。她当然比谁都清楚雷靳炎的棘手之处。

    苏子诺毕竟好久没见到雷靳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承蒙他的关照,苏子诺第一反应是当然不会是视而不见,但是这一次战勋爵直接把她的手腕扣住。

    “雷少来这里做什么?”只有梁靳西开口询问,双眸隐藏在眼镜片下有些疲惫。

    这些年轻人,实在一个比一个让人头疼。

    雷靳炎撩了撩头发,笑道:“据说有人欺负我们家子诺,结果还被子诺反扇了一巴掌,我这不是专门过来看热闹的吗。”

    说罢突然目光直直盯着薄悠羽微肿发红的半边脸颊,故作惊叹道:“哎呦薄小姐,您这脸是怎么回事?被人打了吗这是?”

    雷靳炎是得到消息专门过来,怎么可能不知道苏子诺打的就是她。

    薄悠羽气得牙齿都打着颤,,眼前黑一片白一片屈辱的恨不得从地缝里钻出去。

    薄伯山犀利的眉目拧起,厉声道:“圣米仑什么时候轮到不相干的人胡闹!”

    “没错,胡闹。”没想到雷靳炎不仅没有收敛,反而还跟着附和,点着头义正言辞的对苏子诺说:“这不是胡闹吗?作为我们雷家的少奶奶,怎么可以亲手收拾小人,万一脏了你的小手可怎么办?下次记得直接打电话给我,我就不一样了,我能干体力活,为未来夫人鞠躬尽瘁英勇就义那是应该的。”

    “你——”薄伯山一生都谨严而权威,什么时候被人拐弯抹角又嬉皮笑脸的打脸过。

    “爷爷。”薄悠羽咬牙拉住了薄伯山,雷家的势力深不可测,而且雷家人都凶险绝情,暂时失去了战家的庇护,雷家并不是薄家可以招惹的对象。

    “悠羽。”薄伯山看着薄悠羽,眼底的波涛抑制不住地涌动,最后压低了声音:“如果你没忘记你在美国的身份,就会知道雷家不足为惧。”

    薄悠羽一听到薄伯山的话,眼神就猛然收缩了一下,她真的要回到红顶医疗,回到美国那种残虐血腥,让人呼吸不上来的环境?

    可是,如果自己可以接受他的支持,让战勋爵回到自己身边的话……

    但是薄伯山已经一甩袖,拄着拐杖先行离开。

    薄悠羽本来有一丝犹豫,回头看了一眼战勋爵,但是战勋爵目光依然坚毅锋利,却没有看她。

    薄伯山是最主要的追责人,他一离开,圣米仑的高层也忙不迭的离开,他们都知道雷靳炎的难缠与危险,也多少知道战家与雷家的关系,稍微有点眼力见的都赶紧回避。

    苏子诺很想敲雷靳炎的脑袋,什么雷少夫人,什么未过门的老婆?但看到薄伯山快要憋气死的模样以及薄悠羽宛如跳梁小丑的神色,忍俊不禁,她自然的迎上前。

    雷靳炎好久不见,再一次相见,还是这样战斗力破表,像是薄家克星一样顽强。

    可是苏子诺还没上前,几乎是一把被拉回了战勋爵的身边,力道大得几乎让她她抽了一口冷气。

    苏子诺吃痛的看着战勋爵,又在发什么疯。

    “哎呦,这不是战少将吗?今天怎么有时间到圣米伦观望?”而这个时候,雷靳炎像终于发现了战勋爵的存在,扬高声音,一脸惊喜。

    战勋爵转头与他对上视线,双眸一如既往的冷如冰锥:

    “圣米伦跟军部一向有所合作,倒是雷少,据说雷氏最近有不大不小的插曲,不着急处理反倒有空过来这里,还真是具有闲情雅致。”

    雷靳炎放荡不羁的笑容有片刻的凝固,手上把玩的打火机也顺势停下动作,危险的目光审视在战勋爵的脸上。

    他当然最清楚不过父亲突然把自己召回,出现的小插曲有多让人头疼。

    “劳烦战少将挂记,只是小事件,还不至于让我上心,更何况自己的女人当然比插曲重要,不像战少将,这么负责任,为了工作奋不顾身,据说连个女人都没能留住,还真是可惜。”

    雷靳炎的毫不在意的声音响起,但实际上他每一个字都凝重的仿佛压着杀机,浮夸的西服下隆起了起伏的肌肉线条,彰显他随时准备出手的危险。

    “说起来,刚刚还要多谢战少将的出手相助。”雷靳炎这样无关痛痒的说着,脚步一步步逼近战勋爵,扬手拉住苏子诺:“现在,战少将可以把子诺还给我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