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一百九十六章:苏子诺的反杀,开始

    “你……”薄悠羽听到苏子诺的话,连瞳孔都缩了缩!

    这种低贱的女人怎么可能抢走自己的东西?光是听到苏子诺这么说,都觉得对她极大的侮辱。

    可是偏偏苏子诺站在她的面前,全身上下没有一件大牌,但是她盯着自己的气势,却像是她才是那个让人看一眼都嫌脏了眼睛的败军之将!

    “苏子诺,你就是让人笑掉大牙的笑话!但事实是,我一定会让你亲自看到,我怎么治好秦羽铭,亲眼看着我代表圣米仑,所有人看着谁才是有资格站在梁靳西身边的弟子!”

    论出身,论医术,论容颜,论计谋,哪怕论讨男人欢心,她没有一样比得过自己,如果说她有的,不过是卑贱之人才有的,一文不值的所谓同情心,她就敢用这样的表情看自己?

    “如果,你被证明根本不配代表圣米仑。”苏子诺上前一步,她一身素衣,手上还带着治疗时留下的痕迹,但是对上花团锦簇的薄悠羽毫不退让:“我要求你的爷爷,薄伯山推荐我参加医锐峰会。”

    “我爷爷?”薄悠羽简直要笑出声来,苏子诺是疯了还是异想天开!

    “我从医锐回来,就是你自己卷铺盖滚的时候!”薄悠羽的瞳孔都收成一根针!

    “这个苏子诺一定是疯了。她竟然有胆子打薄老的主意?”

    “还说薄小姐不配代表圣米仑,她在薄小姐面前,只够被摁在地上摩擦!”

    “真是看够了苏子诺的嘴脸,她一定是想红想疯了,医学界的凤姐就是她!”

    旁边的跟随者对苏子诺发出嗤之以鼻的嘲讽声,让薄悠羽不要理丧心病狂的苏子诺。

    “薄悠羽。先说一声对不起。”苏子诺眼看就要被那些人推开,但是最后的时刻,上前了一步:“你能对孩子下手,对病人毫无怜悯,对身上的白大褂毫无敬畏,我要反击了!”

    薄悠羽的瞳孔顿时收成了一根针。

    “我们大嫂真是可爱啊。”齐幽幽蹲在办公室对面的树梢上,又换了一个频道作死的感慨:“每一次见到她,我都要被她圈粉!”

    齐幽幽已经休假了,下一次任务是几天后,但是跟苏子诺在战勋爵的小公寓狭路相逢以后,齐幽幽就时不时的“看望”自己的前大嫂,发现自己的前大嫂的智商上线,简直一次比一次干得漂亮!

    “如果说,我们少将眼瞎把这么好的大嫂放跑,我发誓,他找一个嫂子,我就给她不小心吓走一个。”

    “大嫂做了什么?”连三人组中最缺乏兴趣,做事总是嫌麻烦的林缺也奇怪的问道。

    “梁教授一定是拒绝了大嫂,我们老大也拒绝了大嫂,这两个人一个比一个倔,驴子都知道没戏,你知道怎么着?本来是薄大小姐一步步算计逼到眼前,最后却是大嫂反杀,让薄悠羽做出如果她不能代表圣米仑,就让薄老推荐苏子诺的承诺!”

    “什么?”贺炎跟林缺都是特种兵出身,一听就明白了前后过程。

    苏子诺最后的反杀,其实并不那么让他们意外,让他们意外的是,苏子诺竟然会顺水推舟把主意打到薄伯山的身上,薄伯山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跟薄悠羽的关系,就算是苏子诺也不敢去想象的。

    可是苏子诺不仅想了,而且逼得薄悠羽在众目睽睽下立下flag,而且还是在薄悠羽步步算计的前提下!

    “真是期待嫂子接下来会采取什么行动。”齐幽幽咬了咬唇说。

    白天的‘热闹非凡’随着夜幕的降临拉下序幕。

    圣米伦的vip区就是闹中取静,修养身心,到了晚上,更是一片安然,只有院外蝉鸣声清脆彻耳。

    只是,vip区的导医台,林苏烟跟今天早上的几个所谓的医疗精英在前台滴溜溜的转。

    苏子诺竟然放言要薄悠羽付出代价?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但是薄悠羽也担心万一,怕这个打不死的臭虫一样的女人,真的在秦羽铭的病情上翻出什么风浪。

    所以她们守在导医台,别说苏子诺能折腾出什么风浪,就算是靠近秦羽铭,也要通过她们这一关。

    只要苏子诺敢来,哼哼哼!

    但是等到了大半夜,那个该死的苏子诺,似乎根本没有出现的意思!

    但是,让所有人想不到的是,圣米仑vip天台上,一个纤细的身影颤颤巍巍的蹲在天台边缘。

    苏子诺甩着手上的‘作案工具”。

    一次又一次的比量,甩一次失败,

    再甩一次,砸到了另外一个老人家的窗户上,

    再甩一次,挂树上了!

    苏子诺郁闷的蹲在楼顶,看到电视里那些执勤军官,都是直接从绳索滑下,但是苏子诺不敢,如果下头没有固定,她怕自己不知道飘到哪儿去,她实在害怕。

    所以,她在绳索的另外一端,加了配重,保证自己可以准确进入秦羽铭的房间。

    苏子诺深吸一口气,再一次目测加瞄准。

    这次,眼看又扔偏了,但是这一次,在显然又一次要砸偏只际,突然一个细小的树枝飞出,悄无声息的打在苏子诺的另外一头的木棍上,绑好的木头扔到二楼的窗户里,确切保证绝对可以撑得住她的重量。

    苏子诺站起来的时候,脚都蹲麻了,一边揉一边小声的说:“如果这次还不中,我以为要扔到天亮的!”

    苏子诺小心翼翼的拽着绳索往上攀爬,终于抵达目的地,还没等把绳索系在一边等下去的时候继续用,突然头顶传来一道疑惑的声音。

    “你在做什么?”

    秦羽铭的出现吓得苏子诺差点松手掉下去,好在少年体贴的抓住她的手腕,让苏子诺得以安然无恙的出现在病房内。

    秦羽铭打量着气喘吁吁的苏子诺,好看的眉微微皱在一起,继续重申:“你在做什么?”

    跟个小偷一样蹑手蹑脚的爬窗,如果不是因为状态太好睡不着,他还以为这圣米伦都遭贼了。

    苏子诺松了一口气:“我还是觉得奇怪,怎么也睡不着觉,所以专门过来。”

    “奇怪什么?”

    她现在的反应才叫奇怪吧……

    秦羽铭暗自吐槽,重新回到自己的病床。

    “我要看薄悠羽给你的治疗方案。”苏子诺也没有时间解释,很快说。

    然后很快就翻动秦羽铭的病案,可是苏子诺只是扫了一眼,就知道,这病案根本没有用。

    “你的病情得到这么大的进展,薄医生对你进行了怎样的治疗?”苏子诺又问。

    “薄医生给我注射了四次。”秦羽铭低头回忆道,卷起自己的袖子,露出白皙纤细到有些过分的手腕:“每天会进行一次,在不同的位置。”

    只是每天一次的注射,苏子诺很快就知道为什么要换地方注射了,因为每一处的注射针口,都出现了可怕的外翻。不注意可能觉得没有问题,但是懂得医学的就知道这后果有多可怕。

    这就更加印证了苏子诺之前的猜测。

    “要听我的见解吗?”

    秦羽铭回头,苏子诺脸色前所未有的凝重跟深沉:“你身体现状非常的反常,完全超乎了正常康复范畴,薄悠羽给你注射的,很可能是激素。这在医学上早已严禁的违禁品,可以短时间内提高病人的活力,但副作用大的可怕,一旦走到临界点,或者是在习惯之后突然停止,会起到很强大的反斥作用,或者身体迅速被透支,或者饮鸩止渴的形成可怕的药物依赖。”

    苏子诺暂时还不能判断到底是何种技术,但是从针孔来看,很可能比自己预想的几种激素,还更有可怕霸道的药效:“你必须停下对这种药物的注射,否则你身体将会出现不可挽回的损伤,甚至于影响到生命。”

    她已经把话说的十分直白,把可能的后果都阐述清晰,但出乎意料的,秦羽铭平静的不像话。

    甚至于眉头也不曾皱一下,只是漫不经心的转头去看窗外的星空,去听夜间的蝉鸣。

    秦羽铭的声音又忧伤,又不舍,但绝对没有恐惧:“如果一个人,他从出生开始就注定没有希望,任何普通人都可以实现的东西在他眼前就是天堑,是妄想,是笑话。突然间有个人给了他希望,让他可能会变成一个正常的人,哪怕只是几天,会不会死都觉得死而无憾。”

    苏子诺急切的声音顿时呆住。

    “子诺姐姐,你刚刚问我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可以问你一个问题。”秦羽铭微微的歪着脑袋,在病床上晃着修长的脚,嗓音轻柔:“如果你有一场一辈子都想做的梦,梦醒了你就会死去,你会不会想要继续这个梦呢?”

    “不会,我不会。”苏子诺放下针管,在灯光下素净的容颜上,有一瞬的失神,但是很快她连眼神都沉静下来:“也许以前的我会。曾经因为爱一个人,所以不顾一切,哪怕飞蛾扑火也心甘情愿。可他却没爱过我,如果他愿意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在短促的几天内感受到他的关怀,哪怕死了我也心甘情愿——很可惜,直到现在他也没给我这种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