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二十二章:我跟战少将打飞机!

    战勋爵看着梁翳,将火焰虾慢条斯理吃掉:“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和别人分享,无论可口饭菜还是女人。”

    “啧,战少将的态度很可疑啊。”梁翳将目光移到苏子诺身上,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一番。

    他一早就觉得这个勤务兵实在太过清秀了,梁翳把目光落在苏子诺的下颌之下,如果是女人,就没有喉结……

    苏子诺头皮一炸,知道绝对不能让梁翳炸出什么来,梁靳西可还在呢!

    “什么女人!身为军人最厌恶被人说是女人,梁上尉是故意挑衅吗?外交部的老大就了不起了,就可以随意侮辱低级军官了吗?我可是铮铮铁骨,如假包换!”说着,苏子诺还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拍到自己的胸口都疼了。

    梁翳随意笑了笑,没说信,也没说不信,干脆打了个响指:“来瓶伏特加。”

    苏子诺一头雾水,战勋爵却微微皱了眉头。

    伏特加算是烈性酒了,对于他们这些大老爷们来说当然算不了什么,但是如果……

    侍应生的反应能力非常快,一瓶开好的伏特加迅速拿了上来。

    梁翳话不多说,直接斟了一杯酒递给苏子诺:“是男人就应该喝酒,尤其是我们做军人的,没有哪个酒量小的,小伙子,你话说得很不错,就是不知道你的酒量是不是也像你的胆量一样。”

    苏子诺的脸色白了白,她的酒量当然不行了,哪次喝酒不是一杯倒,更何况……她的酒品也是一言难尽,这一杯伏特加要是下去,苏子诺的脸色白了白。

    可是不喝,不就是变相承认自己是女人了?

    苏子诺瞄了一眼不远处还没有离开的梁靳西,眼皮直跳,硬着头皮伸出手,准备先接过梁翳的酒杯再说。

    “身为勤务兵执勤期间喝酒,我可不记得有这样的规矩。”一只手忽然拦住了她,直接扣住了酒杯,修长而骨节分明的大手把酒杯瞬间拉到眼前:“梁上尉想喝,我替他喝。”

    不等梁翳再说什么,战勋爵把一杯伏特加喝完,连神色都不曾变一分。

    苏子诺霎时松了一口气,战勋爵竟然帮她挡了,她对战勋爵瞬间生出了些许的感激。

    苏子诺一脸恭敬:“永远清醒的守卫少将是我无上荣幸。”

    “不喝酒?”梁翳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也不知道又在打什么乱七八糟的主意,“也可以啊,不过,你总要证明自己不是个女人吧。”

    苏子诺勉强做出大怒的样子:“梁先生,您想让我怎么证明。现场脱衣服?”

    苏子诺也算是走了一步险棋,她不信身上挂着涉外部军衔,他还能让自己大庭广众下脱衣服。正因为可能性小,苏子诺才理直气壮。

    相对于苏子诺的如临大敌,梁翳笑得像是狐狸:“不用啊,只要你亲战勋爵一下就好了。”

    什……什么?苏子诺睁大眼睛。

    这是什么套路,要证明自己不是女人为什么要去亲战勋爵?

    再去看战勋爵,他的表情依然没有任何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您这是什么意思?”苏子诺不得不硬着头皮问道。

    “你不知道?”梁翳挑了一下眉头,“在军部一直以来都有一个神奇的传说。你都不知道吗?”

    苏子诺头大的紧紧盯着梁翳,她又不是军部的人,能知道什么传说?

    梁翳说话的时候慢条斯理的,故意卖着关子:“只要是女人,亲我们的战少将的时候,就一定会情不自禁的闭上眼睛。”

    “什么?”苏子诺莫名其妙,这是什么鬼传说。

    “因为……”梁翳把玩着酒杯,看着战勋爵的目光带着戏谑,“战少将这么凌厉并且冷峻,凡是女人接近他,都会被他的气势震慑,可以得到战少将的吻,更是绝对忍不住晕眩臣服,一定会闭上眼睛。”

    苏子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这种说法也真是够了。军部都这么八卦了吗?她忍不住又抬眼看了一下梁靳西的方向,发现老师竟然还没有离开,反而正在看着这里。

    苏子诺一下心虚的要收回眼睛。

    难道她真的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去亲战勋爵?

    梁靳西的确在看着苏子诺和战勋爵。

    在她递给他药的时候,他其实就已经知道是苏子诺了,想到苏子诺千辛万苦混进了峰会,甚至还从那个黑衣人手里救出了自己,梁靳西不得不感慨万千,他到底没看错苏子诺。

    而现在,梁翳提出要苏子诺亲战勋爵,梁靳西不仅没有避嫌,心中还浮起一丝欣慰。

    苏子诺在医学上的天赋是无人能及,就算是他曾经精心栽培的薄悠羽也无法比拟,只要她继续努力下去,就会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让更多的人只能望其项背。

    她聪明又勇敢,每次应对危机都表现的很好。把圣米伦交给她的话,他也就能安心。

    现在只是还差一件事,就是希望,她能够和战勋爵好好的,有战勋爵,有军部的保护,苏子诺的安全,他也能放心了。

    梁翳坚定了目光,大步上前:“战少将。”

    “梁教授?”战勋爵略微错愕怎么梁靳西会突然过来。

    “今天要多谢战少将的相助。”梁靳西随意客气着。

    战勋爵抿着唇角,应道:“这是我应该做的。”

    梁靳西却严肃道:“然而,苏子诺是我的学生,我最骄傲的学生,如果战少将你真的带了一个女人,来参加医锐峰会,那么很抱歉,我绝不会视而不见。”

    言下之意是,苏子诺必须用这种方式来证明她不是个女人了。在场的任何人知道她的身份都无所谓,除了梁靳西。

    她唯一想瞒的就是梁靳西,现在既然梁靳西都这么说了,她自然不能够再逃避,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好,那我就证明给你们看。”

    她弯下腰,看着战勋爵的脸深吸了一口气,瞪着一双琥珀色大眼睛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梁翳说的没错,战勋爵这张英俊的脸实在太有攻击性,即便没有亲他,只要稍微一接近,就忍不住快要窒息。

    越是接近,她的眼睛也就努力睁的越大,生怕自己一个情不自禁的闭眼就让一切功亏一篑。

    角落里,齐幽幽和贺炎也睁着大眼睛:“今天……真是没有白来。”

    “近了近了,就快亲上了!”

    苏子诺看着近在咫尺的战勋爵的面孔,前一秒还想着一个男人怎么有这么长的睫毛,下一秒,大脑彻底死机,变成一片空白。

    这……这就要亲上了?

    下一秒,战勋爵的手从苏子诺的额头上拿开。

    苏子诺和战勋爵的距离在一瞬间拉远,原来是战勋爵满脸无奈的把她推开:“没有男人会亲男人。梁翳,够了。”

    随即,他又看向苏子诺:“也就你,会相信有这种说法。”

    苏子诺瞬间觉得脸上一热,完了完了,她一定脸红了吧,会不会特别明显,真的是……太丢人了!

    她下意识地从旁边捞起一个较为冰凉的杯子,一口就把杯中的液体闷了下去,来缓解面上的燥热感。

    就是这个味道……好奇怪啊!

    她转着手中的玻璃杯,企图从残留的液体看出来刚刚喝得到底是什么东西。

    战勋爵的视线掠过苏子诺,看她到底是喝了一杯伏加特,想阻止已经来不及。

    战勋爵眉头皱了皱,俊颜看向梁靳西,沉稳笃定:“梁教授,苏子诺是我的前妻。”

    “所以?”梁靳西眉头一皱。

    “在五年的婚姻里,我对她有所亏欠。现在,我尽我所能来补偿,确定她不需要退场。”战勋爵低沉的声音响起,直直的看着梁靳西:“这是我对她的感情,无论她需不需要都不会变。”

    ?战勋爵从来不苟言笑,但是这一刻却让人觉得分外沉重,像是某种秘而不宣的誓言。

    苏子诺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眼睛竟然微微酸涩,她一眨也不敢眨。

    诶,光怎么好刺眼啊。她感觉自己好像有点晕眩了,使劲摇摇头,就看到她最敬爱的老师叹了一口气,向战勋爵告辞离开了。

    她一直看着梁靳西的背影离开餐厅,才茫然地回头看向战勋爵:“这就走了?我还以为你们还要说什么。”

    “说什么?”战勋爵颇有耐性地看着苏子诺的醉意一点点上浮。

    没想到苏子诺即便有些醉了也还是记得自己的身份定位,看来这么多天的训练让她记忆深刻:“老大,你刚刚说的话……真是对嫂子一往情深啊,但我跟你说……”

    苏子诺比出一根嫩白的手指,在战勋爵面前摇了摇。

    “你这样是拖泥带水,是直男公害。”苏子诺义愤填膺道:“你让嫂子复婚不能复婚,嫁给别人……又不能嫁给别人!实在是太害人了。”

    梁翳在一边看着两个人互动,顿时就乐了,他拎起伏特加又倒了一杯酒,这次却不是递给苏子诺了,反而是自己把杯子举了起来,致意道:“小兄弟你说话可真让人痛快。真的敢亲战少将的,你是第一个,能有胆子批评战少将的,你还是第一个,不愧是真男人,我敬你一杯!”

    说罢,梁翳一饮而尽。

    “切。”苏子诺不屑一顾地翻了一个白眼,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她也豪情万丈。

    一条腿蹬在椅子上,指着战勋爵痞里痞气道,“这算什么。我告诉你,晚上我跟战少将一起打飞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