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二十四章: 一杯酒把你撂倒!

    “你不是吧,你还真要喝啊?”梁翳不可置信地看着战勋爵,“他喝多了,你是脑袋进水了吗?战家什么时候这么宽容了,一个喝多了的勤务兵的话都好使。”

    哪里是勤务兵,分明是战家的女主人。

    战勋爵却没有表露分毫,直接道:“喝。”

    “我……”梁翳有些迟疑,“我不去了还不行吗?”

    “不行不行!”苏子诺却是耳尖,立刻嚷嚷道,“说好了请你们两个的,一个都不能少,我才不要做言而无信的人!”

    战勋爵听了,对着梁翳眯了眯眼睛:“梁上尉能在外交部左右逢源跟梁上尉会审时度势分不开关系,您要知道,没有了军部支撑的外交部,会是什么样子。”

    不就是去个会馆喝个酒,战勋爵竟然用军部来压他,只怕是疯了!

    梁翳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地看着两个人,尤其看看那个小勤务兵格外期待的样子,心中顿时苦笑。

    就不应该想着看战勋爵的热闹,没想到这么快,倒霉的就成了自己。

    他捏起酒杯晃了晃,觉得自己面临的就是一场赌博,这里面真是助兴的药倒还好,万一是战勋爵想要……

    “你看什么,害怕我下毒吗?”苏子诺看穿了梁翳的心思嚷道,“我要是给你下毒,绝对不会让你看到的,真是笨死了。”

    梁翳撇了撇嘴,这到底什么品种的勤务兵,他怎么没遇到过。

    想着,直接仰头将酒水一饮而尽:“好了,现在可以……”

    话音未落,只见他忽然晃了晃……,下一秒,直接向旁边栽去。

    “先生!”梁翳的那个瘦瘦弱弱又斯文的勤务兵本来也跟着喝了两杯,有些醉醺醺的,看到梁翳毫无预兆地倒下,顿时打了个激灵站起来:“你们对梁先生做了什么!”

    苏子诺不以为然地看了看倒地不起的梁翳:“切,什么金枪不倒,还不是被我一杯就撂倒。”

    说完就晃晃悠悠地往外走:“去什么会馆啊,我要保护老师,我的任务只有一个,就是保护老师,保护老师,保护老师!”

    对哦……可是老师在哪儿呢?

    她站在原地皱着眉想了下,老师在哪个房间来着?啊,突然一串数字窜进苏子诺的脑海,对了……她一拍巴掌。

    忽然,一只大手钳住了她的手腕。

    “不要乱跑了。”

    “战勋爵?”苏子诺奇怪地看着拽住他的男人。

    战勋爵气结:“不然呢。”

    “可是你喝了酒了啊。”苏子诺使劲摇摇头,“不对,你不是战勋爵,他喝了我特地加了料的酒,早就该倒了。”

    战勋爵双手捧住苏子诺的脸颊,低下头,呼出的热气带着酒意喷洒在她的面上:“你仔细看看,我是不是战勋爵,是不是,你男人?”

    苏子诺迷迷瞪瞪地看了一会儿:“好像是诶。”

    战勋爵刚放下心来,就听到面前的女人继续嘟囔道:“我可不管你是谁,我要去找老师,老师现在有危险。”

    “梁教授没有危险,他现在在自己的房间。”战勋爵沉声道。

    苏子诺使劲摇摇头:“不,就算是在房间也有危险,坏人无孔不入!”

    “房间是最安全的。”战勋爵双手扶着苏子诺的肩膀解释道,“本来国宾酒店的安保就格外严格,为了迎接医锐峰会,军部特地在每个房间安装了帝国最先进的安防设施。”

    “嗯?”

    战勋爵认真道,“如果那些人能在房间下手,一定会选择房间这样封闭不足以引起关注的空间。为什么还要铤而走险,在众目睽睽之下,在宴会厅动手,不过是只有大厅有机可乘。”

    苏子诺愣了一会儿,似乎在仔细消化着战勋爵的话,久久,才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哦。

    战勋爵拉着苏子诺:“走吧,先回房间。”

    走到电梯口,正好还有别的客人站在门口,看到两个男人,一个高大冷峻,一个纤细迷糊,都穿着军部的制服,其实拽着手往前走的情境是很突兀的,但不知道为什么,落在战勋爵与苏子诺的身上,却无比的和谐养眼。

    电梯开门后,里面已经站了三个人,再加上外面包括战勋爵和苏子诺的一起五个人,战勋爵看苏子诺一直老实站着,一只手护在她后面,不让他被挤到,一只手抬起去按楼层键。

    谁知,就在电梯门缓缓准备合上的一瞬间,苏子诺突然如同兔子一般跳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哈哈笑道:“老大你自己回去吧,我还是不放心老师啊!”

    战勋爵想要追出去,电梯门已经稳稳合上,向上行驶。

    他迅速按了下一个楼层的按键,忍不住的气急败坏,这个女人,可千万不要让他抓到!

    苏子诺在走廊里东晃晃,西晃晃,迷迷糊糊跟脑袋中盘旋的数字一个一个比对。

    终于,她站在一扇门前。

    “苏子诺。”就在这时,战勋爵低喝的声音响起。

    “哇,你怎么阴魂不散啊!”苏子诺见到战勋爵,苏子诺潜意识就觉得战勋爵不让她见梁靳西。

    下一秒,啪啪啪使劲拍着门,她要确认老师没事。

    战勋爵顿时哭笑不得,这女人根本不知道梁靳西的房间号,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笃定认定眼前的这扇门。

    他叹了口气,做好给开门的人道歉的准备,顺便把苏子诺老老实实地压回房间。

    也就在这时,门忽然打开了。

    站在门内的女人在看到战勋爵的一瞬间,眸光瞬间亮了:“勋爵,你来……”

    薄悠羽?战勋爵的眼底闪过一丝讶异。

    但是很快想通了,这个女人恐怕只记得那张纸条上的房号,又想着要来找梁教授,结果找到了薄悠羽的房间。

    “梁教授,老师怎么不在?”

    薄悠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苏子诺不满的声音打断。

    她这才发现,歪在门口的一个娇小身影,不就是苏子诺假扮的勤务兵!

    而且苏子诺现在酒喝多了,白皙的肌肤像是从肌底透出粉红,竟然比她精心修饰的皮肤还要细腻可人,迷离的眼神一看就是故意勾引人。

    “你怎么在这里!”

    她不可置信地看着战勋爵:“你怎么把她带来了。”

    战勋爵能接受她的约会,她心里是万分高兴的,一定是苏子诺耍手段,非要破坏她跟战勋爵的破镜重圆!

    战勋爵看了薄悠羽一眼,很快把视线移开。

    薄悠羽刚洗过澡,披散着微湿的头发,空气中都弥漫着暧昧的香气,红色饱满的嘴唇带着丝丝光泽,在看向战勋爵的时候,特意若有若无地整理着睡衣。

    如果这能算得上是一件睡衣的话……

    只能算是堪堪披着黑色的纱,从肩膀罩到脚踝,性感丰满的身材被裹在里面,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再配上她风情的妆容,连路过的服务生都情不自禁的的忘了移开眼睛。

    但是这样的薄悠羽,不是战勋爵现在的身份应该欣赏的,现在应该把苏子诺带走。

    “你……你是来暗算老师的,你对老师怎么了!”

    但是苏子诺离薄悠羽太近了,而且喝多的她也没有聚焦,一时之间没有看清是薄悠羽。

    她伸手就把薄悠羽从房间门口拽了出来,险些把这一层薄纱都拽掉。

    薄悠羽一边保护着自己的睡衣,一边气结:“你在搞什么,下流粗野!”

    “我粗野,明明是你要坑老师!”苏子诺气鼓鼓地大步迈进去。

    薄悠羽见状就要冲上去把苏子诺拉出来,却没想到战勋爵脚下一动,率先进了房间,想要拉住苏子诺。

    薄悠羽看是战勋爵进入房间了,下意识的一愣,如果战勋爵愿意踏入她的房间,已经是成功了一半,只要把苏子诺扔出去就可以了。

    苏子诺大摇大摆地进了自己的套房,东摸摸西转转,薄悠羽用尽力气让自己不那么狰狞。

    战勋爵走进几步,战勋爵微不可查地皱了皱眉。

    薄悠羽的房间内实在是太香了,显然是用了什么香薰,甜腻暧昧,让战勋爵忍不住皱眉……

    苏子诺正好吸了吸鼻子:“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迷魂香,老师到时候闻到了就被晕倒了。”

    薄悠羽眼睛都要被气歪了!

    这是什么迷香?这是印度催情的熏香,一克就几千块,苏子诺到底是个下人,竟然说这是迷香?

    但是这样的话,她不敢在战勋爵的面前说,战勋爵一直不喜欢可能左右他判断与情绪的事物,只能咬住牙不能解释。

    “这是什么!”苏子诺仿佛有了什么新的发现,直接招呼着战勋爵,“你快看。”

    战勋爵顺着苏子诺的声音看过去,就见到她从床头柜上翻出来了一条皮鞭和一副手铐。

    他眉头一皱,就见到苏子诺把东西扔在了薄悠羽的面前。

    “这些是干嘛的,好啊,你果然是为了伤害老师,这些万恶的工具该怎么解释?”

    薄悠羽看着地上的两件东西,气得瑟瑟发抖。

    这是情趣用品,这个女人是瞎还是故作天真?

    薄悠羽的的精心准备,当然是因为战勋爵,可是,为了让苏子诺这个女人痛苦,她最终是答应了那个变态的男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