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二十五章: 相信我,很大的!

    那个男人的口味她一直清楚,竟然她敢点头,她就不怕玩得尽性,万一,战勋爵对这样的道具也食髓知味,这不能不说是一举两得!

    但是她从来没想过,用这么难堪的方式在战勋爵的面前呈现!

    苏子诺像是一个土拨鼠,不一会儿就翻出了许多跳蛋,羽毛、制服之类的情趣物品。

    看得薄悠羽面上一阵红一阵白。

    苏子诺!薄悠羽盯着苏子诺目光渐渐下移,放到了刚刚被苏子诺扔在她脚下的皮鞭上,只要勒死这个女人,是不是就干脆一了百了了?

    “这种武器到底怎么用的?”就在这时,苏子诺说着要打开一个奇怪的长条,很快摸索到开关。

    那是小型电击器,战勋爵虽然不知道薄悠羽为什么会准备这些东西,但是身体已经一步向前,在苏子诺打开开关前把它扫在地上。

    因为苏子诺拿反了,一旦打开开关,必然伤到自己。

    薄悠羽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

    战勋爵在保护苏子诺,他不是不得已在找自己的时候被苏子诺缠上,而是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苏子诺的身上!

    苏子诺在胡闹,借着酒劲来找上门来扇自己耳光,战勋爵却怕她受伤!

    而就在这时,苏子诺吸了吸鼻子:“为什么这个房间里还有一股血腥味啊。”

    她歪着头,满脸的狐疑,再次确定道:“真的,跟铁锈一样的血腥味。”

    苏子诺从小跟中药为伍,为了达到对中药精确的辨识,苏子诺的鼻子一直比常人敏锐,在酒精的作用下,这样的功能得到放大。

    薄悠羽眼底猛然一跳,血腥味,他来了?

    苏子诺这个女人是什么狗鼻子!

    战勋爵也在听到苏子诺说道血腥味的时候,脚步猛然一顿。

    “苏子诺你够了!”薄悠羽瞬间牙呲欲裂,她一把拽过一脸懵懂的苏子诺,把她推出了门。

    战勋爵立刻上前,但是,薄悠羽却第一时间关上了门。把自己和战勋爵全关在了门里。

    “战勋爵,你到底怎么想的!”

    战勋爵皱着眉头看着薄悠羽,扶正薄悠羽紧紧贴着她的身体:“她喝醉了。”

    “你现在只会关心她了?薄悠羽不管不顾抱住战勋爵,眼里满是凄厉,“就像你当初只会关心我那样?”

    “就因为她的小伎俩,她利用了你对她的愧疚,才把我逼的无路可退,把我逼的那么狼狈。”

    “过去的事情,如果追究对你没有好处。”战勋爵眸色低垂,他不喜欢薄悠羽执迷不悟的样子,他已经说的够清楚。

    “有关系,当然有关系。”薄悠羽立刻抱住战勋爵,“她这么纠缠你,你还能来找我,说明你心里还是有我的,战勋爵,你向来长情,你骗不了我,也骗不了自己的心。”

    薄又羽后退一步,立刻解开腰间的纱带,从她雪白的胴体上脱落在地,凹凸有致的身体全然在战勋爵的眼前展现。

    “战勋爵,要我好不好。”薄悠羽的脸上慢慢浮现志在必得的妖娆。

    战勋爵却在轻纱落地的时候,毅然转身。

    “不要走,你别走。”她一瞬间像是心脏被冰冻了一下,不管不顾从后面抱住战勋爵健壮的身躯:“明明你不是这样的,五年前稍微牵下手,你都会全身都紧绷,你碰了碰我的额头,身体就烫的发烧,你不会不想要我的?战勋爵,你不要骗自己好不好。”

    她浑然忘记,当年她是有多么对战勋爵不屑一顾,他当年的紧绷与滚烫,在多少次跟闺蜜的夜谈会上成为笑料。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轻微的咚一声。

    战勋爵的身体猛然一顿,苏子诺醉醺醺的在外面,怎么了?

    薄悠羽全副心思都在战勋爵身上,根本没有想到苏子诺还在外面,更不会关心她有没有受伤,

    但是她察觉到战勋爵的变化,薄悠羽霎时心中窃喜,她继续柔着声音,似是哀求,似是诱惑:“战勋爵,我可以不奢求咱们之间的那段婚约了,甚至以后也不再会去为难苏子诺,你要我好不好?”

    “现在,你不去想她,只看着我想着我,哪怕今天过后,我们之间再没有婚约,我只要我们这段感情有一个圆满的句号,好不好?”说着,薄悠羽的声音有些哽咽。

    “唔……好痛啊。”就在这时,苏子诺隐隐约约的委屈的声音响了起来:“撞到门了。”

    战勋爵锐利的眸中很快闪过一丝无奈,他看向薄悠羽,长眸里已经只剩下平日的严肃与默然。

    “薄悠羽,我们的感情早就结束了。”战勋爵把外套脱下,瞬间把薄悠羽的楚楚可怜的的身影全部罩住:“我已经向前走了,你应该往前看,穿着你最得体优雅的衣服。”

    “不!”薄悠羽的声音凄厉,战勋爵这是什么意思。这分明是彻底的拒绝,告诉他,他要走向苏子诺,他会彻底的割裂她跟他之间的关系!

    她怎么可以接受?

    但是下一秒,战勋爵已经拉开了门。

    战勋爵啊,根本没有留下时间让她去适应。

    门一被拉开,苏子诺正毫无形象地坐在走廊中,一脸委屈。战勋爵很自然的俯腰。

    “战勋爵。”薄悠羽看战勋爵俯下身体的一瞬间,再也忍不住,冲过去抱住战勋爵的腰,“不要离开我,不要到苏子诺的身边,她怎么配?你看我,看我一眼,你一定会改变主意!”

    对,他一定是因为没有看自己,从她脱掉衣服的那一刻起,战勋爵一眼都没有看自己,只要他看自己一眼,一切都会不一样!

    战勋爵绝对无法拒绝自己。

    战勋爵拉开薄悠羽毫无形象的手臂:“我现在看着你,就如同五年前看苏子诺一样,你还会认为脱衣服有用吗?”

    他不看她,是保有她的自尊与洁净,她要再交给另外一个男人。

    薄悠羽呆愣愣地抬头看着战勋爵,眸中满是不可置信和屈辱。

    在她呆滞的目光中,战勋爵大步跨出门口,房门‘砰’地一声关上,什么都看不到听不到。

    门外,战勋爵一把捞起了苏子诺:“撞到哪儿了?”

    战勋爵目光在她身上扫着,最后落在她的额头上,突然伸手猛然摁了摁红色的印子:“笨死了。”

    “战勋爵!好痛”苏子诺抱着自己的脑袋,不让战勋爵荼毒,一边迷迷瞪瞪秋后算账:“你刚刚是不是在说我坏话。”

    “什么坏话。”他牢牢稳住,并没有因为苏子诺幅度大的动作而挪动一丝半毫。

    “你说我脱不脱衣服对你来说都一样,是不是,是不是?”

    战勋爵挑了下眉,目光在苏子诺身上流连。

    苏子诺见男人不说话,目光意味不明,顿时认为自己被小看了!

    “你就是看不起我!”苏子诺炸毛,战勋爵五年的视而不见,就是她心底的永远的阴影:“我现在就给你看!我让你看看是不是脱不脱衣服都一样!”

    什么?战勋爵下意识就要拉住苏子诺,不让她再自由活动。

    谁知道苏子诺竟然灵活地躲开,三下五除二将制服扣子解到第三颗,军绿色的制服下面乍然露出了一片细腻的雪白,滑嫩到让人担心军装是不是太过粗糙。

    战勋爵只视线触及到那一片肌肤,眼色就猛然一收。

    苏子诺还毫无所觉,已经解开的位置向下拉了拉,努力凑到战勋爵面前:“你看啊你看啊,我很大的,还有沟!”

    战勋爵喉间顿时一紧,但这是在楼道,一把把苏子诺按住:“别闹了。”

    同样的三个字,对待苏子诺却是截然不同的宠溺。

    诶……苏子诺自己拉着前襟,低下头看了看,一马平川。

    苏子诺底气不足,气势来凑:“真的很大的,只是它被绑住了,把它放开真的很有料的!”

    战勋爵喉咙动了动,抓住苏子诺的手骤然握紧,耳边的声音似乎都模糊了,只听到女人娇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战勋爵,让你傻眼,它真的很大的。”

    “苏子诺。”战勋爵呼吸粗重,隐忍着所有的欲望,眸色认真地看着苏子诺,一字一句道,“就是现在,让你做我的女朋友,你会答应吗?”

    苏子诺猛地抬起头,看着男人英俊冷厉的面庞使劲眨了眨眼睛。

    而在战勋爵甩门而去之后,薄悠羽怔怔看着昏黄的玄关,唇角忽然勾起了一抹诡异的笑容,似是癫狂,又似是得意。直到,一个高大的阴影笼罩住了她。

    “把自己搞得这么狼狈,嗯?”男人从后面搂住了薄悠羽,大掌隔着凌乱的纱衣在她身上摩挲着,热气喷在耳垂,“你都脱光了求到嗓子都哑了,可是那个男人还不是因为别的女人喊了一声疼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呵。”薄悠羽冷笑一声。

    “你这样还真让人心疼。”男人的下巴在薄悠羽修长的脖颈上轻轻磨蹭着。

    薄悠羽的眼中如同猝了毒,她回首轻轻吹了一口气:“还不是因为你没用,竟然受了伤。”

    “受伤也是为了你啊。”男人唇齿之间溢出一声叹息。

    “苏子诺那个狗鼻子!”薄悠羽暗恨道,“要不是她闻到了什么血腥味差点暴露了你,我也不用这么屈辱的去哀求战勋爵。”

    男人沉沉笑了一声,声音动听极了:“那今天晚上,我就好好补偿你,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