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三十四章:这就是我的解释

    第二百三十四章:这就是我的解释

    “当时,超级抗体问世,但是存在着极大的安全隐患,另外,我们另外一位学者发现了超级军队的构想,所以我们在濒临完成提取的时候,决定毁掉研究。可是没想到,整个基地就在当晚遭到了洗劫。”

    “整个基地被夷为平地,但是,那天我提前一步摧毁了研究资料,主动毁约离开才逃过一劫。这些年我再没有启动关于超级抗体的相关项目,但是他们也从来没有放过我,直到最近一次k病毒的爆发,他们再也按耐不住。”

    “但是,唯一完整的试验品都在小诺和哎嗨的体内,你是小诺喜欢的人,是哎嗨的父亲,我相信你能保护好她们,也希望你能借助战家的力量将这股势力找出来彻底毁灭。”

    ??战勋爵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梁老早就知道哎嗨体内有抗体?”

    对于他的毫不震惊,梁靳西有些意外:“你,你查到什么了?”

    战勋爵点头:“李亚旭死的蹊跷,我派人查过,知道一些关于二十年前实验的事情,20年前的抗体实验,是军部的s军事机密,20年的时间,军部一直在追查当年的屠灭惨案,但是……”

    对方实在太过凶残隐蔽,20年军部都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直到战勋爵回国因为圣米仑的病毒事件,重新注意到这个尘封事件。

    哎嗨,其实算是研究院第一例感染的患者,他去过研究院,而且只发了一晚上的烧就痊愈了。

    最初他只是以为孩子的恢复能力比较好,但当研究院爆发病疫,苏子诺体内发现抗体的时候,他才联想到这一层,所以派人给哎嗨进行了全面的检查。

    只是关于二十年前的实验,到这里之后,所有的线索都断了。

    梁靳西欣慰的点了点头:“战家的子孙果然从来都不让人失望。战少将,在这件事情上,我只求你一件事。一定要让我跟邪渊通电话。”

    “邪渊?”战勋爵皱眉。

    一个黑暗邪恶的组织,活跃了20年,军部确实到现在都不知道它的名字。

    “对,邪渊,应该是他们组织的真正主人,或者是他们的图腾。”梁靳西声音不由得发颤:“少将或许在讶异,为什么到了现在军部掌握这个组织的信息几乎为零。”

    “其一是因为他们在国内的活动很少,其二,是他们近乎反人类的信息保密机制。据我所知,所有被执行计划的人员,头脑中都被植入某种生物晶片,大脑反射一旦涉及到保密信息,或者其他邪渊觉得有必要清除这个人的时候,大脑就会被直接摧毁。——瞧,这就是,20年来,为什么没有一个人能得到邪渊的信息。”

    战勋爵在战场上杀伐决断,热带雨林的一战中,脚下的尸体几乎堆积成山,但是听到梁教授的设想,还是忍不住皱眉。

    这样的生物摧毁,就是只要任何暴露组织信息的想法闪现,任何动作都没办法做出,就会瞬间出现脑死亡。

    而所谓的邪渊,在国内除了偏远地区的那一场超级抗体实验在国内留下痕迹,几乎没有其他动作,每次的“肇事人员”有当场死亡死无对证。

    所以20年,也没有任何有效信息留下。

    世界上真的存在这样的组织,他们的运作模式与残虐血腥会连军人都不寒而栗!

    “这是能揪出他唯一的机会,哪怕只是一丝的线索,可以把他从地狱里拉出来,我也死而无憾。”

    “您不会死。”战勋爵沉声说。

    “不。”梁教授摆摆手,说起的却像是无关的话:“子诺她还没准备好。”

    “只有我死了那些人才会以为实验数据全都被毁了,只有我死了邪渊才能放松警惕,可以通过通话确定他们到底是魔是神,我也算死得其所……”

    “爵少,幽幽那边有消息了。”一旁正在监听通讯器的林缺忽然出声。

    战勋爵神色一凛,低声对着电话出声:“我会跟你解释。”

    苏子诺还没有反应过来,那边就已经挂了电话。

    男人放下手机,深邃的眼底恍如迷雾一般幽深、神秘莫测。

    梁老一定不会白死。

    “通知齐幽幽,让她不要打草惊蛇,暗地里跟着就行。”

    “收到。”林缺收到消息,立刻发送消息通知齐幽幽。

    这边。

    苏子诺挂断电话之后一双黑色的高跟鞋出现在视野范围内,薄悠羽一副居高临下的姿态一脸笑意的看着她。

    薄悠羽也来参加吊唁,但是在灵堂上待的时间没有超过两分钟,上香的时候还把香插歪了。

    扶着墙勉强站了起来,苏子诺走到洗手台旁,捧了一捧冷水洗在脸上。

    她不能倒下,她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做。

    “怎么?在会场打晕我也没能救下来你老师,是不是心里很难过?是不是很自责?”

    薄悠羽刻薄的说着,从手中提着的精致小手包里掏出一只口红走到她的旁边对着镜子仔细的涂抹。

    苏子诺紧紧的握住双手,深吸了几口气,“薄悠羽,梁教授也是你老师。”

    梁教授现在尸骨未寒,薄悠羽就已经这么不顾及师徒一场的情分,吊唁还没结束就开始在这里补妆!

    “别一口一个老师的,我听着真恶心,你心里其实不是挺高兴的,老头子死了,继承圣米伦最高董事的就是梁雨晨,那个小丫头一直以来对你言听计从,那以后圣米伦不就是你的天下了?”薄悠羽冷嗤的说道。

    苏子诺猛的看向她,猩红未退的眼底满是阴霾。

    “薄悠羽,老师尸骨未寒你说这些就不怕遭天谴吗?”

    ??薄悠羽冷嘲一声,一边慢条斯理把口红拧回去,一边靠在洗手台上,“老师已经死了,你现在还摆出一副乖徒弟的样子给谁看?别说老师死后你就没动过圣米伦的念头,这种话骗三岁的小孩子都骗不到。”

    苏子诺脸色渐渐下沉,一步步的朝着薄悠羽走过去。

    薄悠羽被她可怕的眼神吓到,想要后退为时已晚。

    苏子诺一把抢过她手里的口红,拧出,一点点的按在洗手台上,仿佛那只口红就是她一样,冷冷的出声:“你说得对,所以我劝你趁早滚出圣米伦,别等到我动手的时候,狼狈的像个过街老鼠!”

    要不是今天是老师的葬礼,一定给薄悠羽喷点洁厕液洗洗她的臭嘴!

    苏子诺狠狠的说完,再也不想看到薄悠羽那张脸,转身出了厕所,只剩薄悠羽一个人留在原地,气的吹胡子瞪眼,不甘心的跺着脚,“苏子诺,你别得意的太早!”

    苏子诺眼底苦涩,这种时候也只有在薄悠羽的眼里她是得意的。

    她去了那么久,出来的一瞬间哎嗨就扑到了她的面前,“妈咪。”

    苏子诺心里一阵感动,哎嗨知道他会哭,所以一直守在厕所的门口等她出来,估计是看到薄悠羽进去了,一张小脸上满是紧张。

    苏子诺蹲下来,将他的小身子抱到怀里,手臂越收越紧,像是一个徘徊在死亡边缘的人想要努力的汲取一点点的温度……

    她的声音埋在哎嗨的脖子里,传出来的声音很闷。

    “哎嗨,妈咪一定会好好保护你的。”

    哎嗨短短的胳膊回抱住她,像是承诺一样起誓:“哎嗨也会保护妈咪的。”

    战勋爵赶来教堂的时候已经很晚了,苏子诺跪在灵堂里,哎嗨跪在她的旁边,一双大大的眼睛困的几乎睁不开,依旧强撑着不肯去休息,苏子诺劝了好几次他也不听,一定要坚持到结束为止。

    男人一身黑色的风衣,长筒军靴沾了些许风尘,如今的夜晚风很凉,他拖下身上的外套披在苏子诺的身上。

    苏子诺想拒绝,被他大手按在肩膀。

    “你想让我抱两个就脱掉。”

    苏子诺怔了一下,抿了抿唇,一股专属于战勋爵的味道从风衣上窜进鼻腔,带着温柔的暖意。

    战勋爵走上前,恭敬的给梁老上香,跪在灵前磕了三个响头。

    苏子诺撇开视线,不管以前这个男人有多冷酷有多骄傲,但是至少这一刻苏子诺承认,她心底的那堵高墙已然开始动摇了,战勋爵特抽了这个已经没什么人的时间过来给梁靳西磕头,一是为了避开他人的质疑,二是真诚的对梁教授表示感谢。

    “走吧。”男人声音略有些凉,抱起地上正在打瞌睡的哎嗨率先朝着灵堂外走去。

    苏子诺没有跟上去,苍白的脸色只有一双眼睛变得通红,缩在角落里,像是一只走不出困境的小兽,声音像是从风箱里发出:“解释。”

    战勋爵脑海里响起梁靳西疲惫又担忧的话语“子诺还没准备好。”

    “穷我一生,我会让那些人付出代价。”战勋爵抱着哎嗨,高大的身影立在一片纯黑之中,像是整个灵堂入驻的神袛:“这就是我的解释。”

    梁靳西的死轰动很大,上层也派了不少人前来吊唁,整个圣米伦停课三天。

    期间,苏子诺一直和梁雨晨一起在灵堂里守着,直到所有的一切都结束,才回到家里,又是一连好多天,都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