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三十九章: 战少将出事了

    苏子诺张着的嘴最终无奈的闭上,想了想又觉得不对,她为什么有种被捉奸的感觉?

    就算她昨天晚上和战勋爵睡了一晚上,但是这也不能代表什么,更何况,他们之间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不论是从理论上来说还是从实际上来说,她都不应该心虚!

    苏子诺了抽了一下手,意外的没有抽出来,战勋爵还有越握越紧的趋势,她清了清嗓子试图提醒一下某人,可他除了越来越快的步子和浑身飙升的冷气之外好像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的不妥。

    苏子诺皱着眉头,终于忍无可忍:“战勋爵,你松手。”

    就在这时,迎面一阵冰冷的狂风袭来,男人高大的身影一转,军用风衣掀起一边形成了一个温暖的包围圈。

    苏子怒这才彻底看清男人的脸,依旧是俊美的难以描述,可是似乎又多了一点什么其他的东西,她还没看明白,一丝血腥味迎面扑来,苏子诺敏锐的动了动鼻子,几乎瞬间就捕捉到了,脸色骤然一变:“你受伤了?有血的味道。”

    男人好看的眉心皱在一起,没想到她竟然能察觉到,语气依然冷冰冰的:“别人的。”

    “发生了什么事?”苏子诺急切的说,是不是绑架老师的那群人得到了线索。

    “是八方会的人。”战勋爵突然说。

    八方会,雷靳炎?苏子诺脑袋像是被撞击了一下。

    到底是八方会惹事,还是八方会本身就卷进了梁靳西事件?。

    “梁教授的事跟八方会有关。”

    又是一阵冷风吹过,苏子诺猝不及防的打了一个冷战,

    苏子诺急切的想要问什么,但是战勋爵厚重的军装风衣劈头盖脸的盖在了她的脑袋上,命令式的语气开口:“穿上。”

    苏子诺急忙的抓住衣服,才避免它落到地上。拖着长长的衣摆她有些无奈,没办法,战勋爵的身高优势,他穿着到小腿的衣服,她穿着到脚踝。

    战勋爵已经离开,显然不想对八方会的事情做过多解释。

    也对,自己跟雷靳炎的关系匪浅,没准对军部来说,她应该被重点防范。

    悄悄的看了一眼他挺的笔直的脊背,苏子诺深一脚浅一脚的跟上。

    出了医院,那辆熟悉的悍马已经停了许久,上了车,她脱掉身上的外套放到车后座上。

    战勋爵刚坐在驾驶座的位置上,电话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提示,他微微耸眉,接通:“什么事?”

    那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苏子诺只注意到战勋爵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只能用一片漆黑来形容,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出声:“那边暂时先撤回,我很快过去。”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苏子诺愣了愣,紧张的开口:“很忙吗,很忙的话,你先处理军部的事。”

    男人紧绷着一张脸,踩下油门,“我先送你回去,晚上很不安全。”

    苏子诺垂下眼睑,一眼扫过去,发现早上看到的利益对冲,果然已经不在了。

    她微微勾唇:“你大可以不必这样,我能保护我自己。”

    战勋爵目视前方平稳的开着车,“最近不只是八方会那边的动静很大,那股隐藏在暗处的势力也开始蠢蠢欲动,我承诺过梁教授会保护你……”

    果然。

    “够了!”苏子诺猛的出声,一顿一顿的转头看向战勋爵:“这些天,你是在同情我吗?”

    男人俊脸一怔,眸中疲惫带着疑惑。

    她其实讨厌一无所知被保护的滋味,她讨厌自己在无知的时候,有人早已疲惫不堪,甚至送掉性命,她受不了如果战勋爵……

    淡淡的血腥味,在车厢内变得浓郁,这种烙进了大脑的味道让她丧失理智。

    “我失去了老师,没有了战家的庇佑,现在连身份都变得那么危险,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不安全?所以,你做那些似是而非的事情,所以,你用自己来安慰我,所以,你觉得我倒霉的需要你来施舍爱情?”

    战勋爵眸光顿了一下,握住方向盘的手握紧:“你为什么会这么想?”

    “难道不是吗?”苏子诺神情激动:“你我都知道为薄悠羽进行的那场干细胞手术对你的伤害有多大,我已经认输了。战勋爵,你想要得到什么目的冲着我来,你想保护薄悠羽就来打击的我站不起来,你想要哎嗨就……但是你别用这样的方式,不要用这样的方式。”

    在她已经完全放弃却还是可笑的在意,在她怀揣着一点点希望的时候无情的碾灭,在她内外交困的时候,却还可笑的分心。

    医院明明离小区那么进,可是这一刻,苏子诺却觉得在车上待了一个世纪那么久,好不容易下车,甩上车门,苏子诺转身就走,身后男人几个箭步追了上去,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战勋爵你够了!”苏子诺怒吼一声。

    她猛的回头,眼底蓄满了泪,“要是你觉得哎嗨待在我的身边不安全,我可以把他送回龙堡,行不行?”

    对,哎嗨在她身边,已经不安全,他身上存在抗体注定了他受到战家的严密保护才最安全,她不是想不到。

    “你的目的,不是为了薄悠羽就是为了哎嗨,我宁愿你像是过去五年一样绝情,不要像是这样对我不战屈人之兵。你……唔……”

    战勋爵忽然俯下身,深凝的瞳孔幽暗的凝视着她的脸,急切又带着点粗鲁的吻瞬间席卷了苏子诺的神经。

    愣了一秒,苏子诺用力的推他,指尖划过军装的衣料摩擦出一阵难听的声音,男人的双手却像是铁钳一样紧紧的箍住她的双臂,强势又霸道的宣布着属于他的主权。

    苏子诺心中一涩,他这样算什么?狠狠的张嘴又要了回去,血腥的气息瞬间弥漫了唇齿间。

    战勋爵森眸一暗,许久之后才缓下动作慢慢的松开她,“这就是你想知道的答案。”

    轰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爆炸了一样,苏子诺不确定是不是今晚的风太大,所以她产生幻听了。

    “你,你什么意思。”

    “我……”

    一阵不合时宜的电话声响起,战勋爵低咒了一声拿起接通手机,电话那边贺炎声音略有些急切,苏子诺没听清到底说了什么,紧接着那边传来一阵忙音,战勋爵狠狠的握了一下拳头,不甘心的松开。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苏子诺,“等我回来。”

    苏子诺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就看到战勋爵雷厉风行的上了车,军用悍马急速的驶离小区。

    她站在原地很久很久,手指无意识的触碰自己的嘴唇,仿佛上面还残留着属于那个人的温度……

    回到家,哎嗨明明很困了,但是坚持在苏子诺面前跟前跟后,生怕苏子诺有什么问题。

    “哎嗨,妈咪没事,病好了。”直到苏子诺对哎嗨再三保证,哎嗨才撑着直打架的眼皮回到房间睡觉。

    苏子诺去洗手间洗漱,她看着镜子中自己那张脸,脑海里忽然闪过那副血腥的画面,她猛的撇开头,捧了几捧水浇在脸上迫使自己冷静下来。

    每一次只要一彻底的安静下来,她的脑袋就不受控制的去回想那时候的画面,每当她看到镜子中自己那张脸,就会想起所有的罪恶都是因为她而起。

    吹干了头发,苏子诺悄悄的上了床,哎嗨已经陷入沉睡了,她温柔的伸手摸着小家伙的脑袋,在额头落下一吻。

    以前坚定的想要把哎嗨留在身边,可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起,她开始害怕,害怕万一有一天,那群人真的发现了哎嗨的存在……

    寂静的房间里,刺耳的手机铃声一次比一次响,苏子诺猛的从睡梦中醒来,干涸的喉咙让她一度觉得有些窒息,噩梦,又是噩梦,视线放到桌子上不断震动的手机上,她长出了一口气,看了一眼时间皱眉,凌晨三点多,谁这么晚了给她打电话?

    “喂。”

    “战少将出事了。”

    苏子诺几乎是一瞬间就清醒了过来,握住手机的手止不住颤抖,不,不会的,他们才分开没多久,战勋爵走的时候还好好的,他还告诉她让他等他回来,会跟她说清楚,怎么可能会出事。

    “他,他现在在哪里?”

    那边传来李博明异常沉重的声音:“附属医院急救室,祁阳已经进去了。”

    苏子诺心里咯噔一下,快速的下床,“我现在就过去。”

    祁阳……那就证明战勋爵是伤在了脑部。脑部,干细胞提取手术,最受影响的,就是战勋的脑部,如果再一次受伤,位置稍微刁钻一点。

    苏子诺满脑子都是急救室,急救室在回响。

    不能,万一战勋爵真的有什么事,能救他的只有她。

    “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救你啊……”苏子诺的脑海里突然响起自己醉醺醺的话语,对,自从战勋爵进行了干细胞提取手术以后,苏子诺就没有一天停止对干细胞恢复的诊疗探究。

    她会醉醺醺的说出那番话,也是心里潜意识的外现,从头到尾,她从来不能对他的损伤无动于衷。但是,她没想过,强悍的战勋爵,却没有给她足够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