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四十四章:我要追的是你

    “我可能需要重新做一次检查。”电话那边男人低沉的声音传来。

    她扶了一下额:“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的主治医生是祁阳。”

    “我不是要追他。”战勋爵的声音依然很稳。

    “什么?你追他干什么。”战少将该不会要医闹吧,圣米仑本来就是多事之秋,战勋爵要是医闹起来,有谁能拦得住啊。

    苏子诺的心里简直一阵慌乱。

    “我要追你。”战勋爵低沉的声音毫不犹豫的响起。

    苏子诺差点握不住手机。

    战勋爵的声音从电话里再次传来:“如果你不同意,我就医闹。”

    苏子诺差点栽倒,不对,他怎么知道自己想的是医闹。

    她面对人心浮动,面对圣米仑的飘摇,面临秦羽肆的刁难,她都可以沉下心来,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面对战勋爵,她总是很容易被牵动情绪。

    “我想你习惯了。”战勋爵的声音依然冷漠沉稳。

    “习惯什么?”

    “习惯了我在追你,习惯我做出一点行动,让你意识到你是谁的女人。”

    “没有习惯!”苏子诺简直要投降对着空气比划:“不要什么行动!”

    “你知道我的头疼的症状,你了解我存在的风险,但你告诉我你不会畏惧。你就应该做好接受我靠近的准备。”

    我什么时候说过!

    战勋爵到底怎么了?医锐以后倒底是她病了,还是战勋爵病了啊。

    “苏子诺。”战勋爵淳厚的声音叫苏子诺的名字,专注中带着一丝的缱绻。

    有人说有的男人的声音听得让人会怀孕,苏子诺以前没有信,战勋爵突然低低的叫她的名字,苏子诺才相信,有人的声音,好听的让人晕眩。

    “过去的五年我是亏欠,但我不准备用放你离开补偿。所以,你必须习惯我的靠近。”

    他的时间,怕不够。

    “喂……喂!战勋爵,我这信号不好,吱——”苏子诺抱着手机,突然忽近忽远,还模仿电流的声音。

    战勋爵的那边果然没声音了,苏子诺加把劲:“那就先这样了,支——我先挂了。”

    战勋爵没有再发出声音,就在苏子诺以为一切完美落幕的时候,战勋爵突然说:“回头。”

    苏子诺猛然一回头,就看到战勋爵一身病号服,却笔挺高大,站在走廊的尽头,看着苏子诺似笑非笑。

    “你,你竟然敢离开病房了你?”苏子诺第一反应就是上前收拾这种溜号的病号。

    战勋爵对她扬扬手:“过来。”

    苏子诺走了一步,却立刻顿住,然后果断往反方向跑:“雨晨,雨晨在找我。”

    苏子诺一口气跑回了医生办公室,却得知她已经回家了,苏子诺不敢往医院再跑,现在医院的医生虽然少,但是一个个打了12分鸡血,倒是让她可以暂时放松,苏子诺想了想,直接去了梁雨晨的住处。

    梁教授死的时候别墅也跟着发生了火灾,她现在大部分的时间都住在另一处小区里,距离医院有些距离。

    苏子诺提着一大袋东西敲门,诧异的是,来开门的居然是李博明。

    三人坐在沙发上,苏子诺看着一起坐在对面的李博明和梁雨晨,表情有些……微妙?

    现在,是春天来了吗?

    梁雨晨急忙出口解释:“师姐你别误会,李师兄是怕我一个人害怕,所以才来照顾我,你知道前段时间,有人把爸爸的遗照寄到我家……”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

    苏子诺眨了眨眼,把东西提到面前的桌子上,“我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我只是想过来看看你。”

    苏子诺说着,拨开超市的塑料袋,里面装着好几打啤酒,李博明看了她一眼,顿时了解她的意图,俊秀的脸上浮现笑意:“有点颓废。”

    苏子诺不同意的摇头,兀自开了一瓶啤酒放在梁雨晨的面前,神情异常的坚定,“是重新开始。”

    梁教授过世之后,他们所有人都只是表面上坚强,其实内心深处无时无刻不在挣扎着,像是一群忽然没有了爸爸的孩子,迷茫又无助,可是未来的路还有很长,他们注定不能总是活在过去里。

    开了三罐啤酒放在面前,苏子诺率先举杯:“来吧,今晚不醉不归。”

    梁雨晨迟疑了一下,她不敢接这杯酒,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好好的生活下去,就像是她无法控制圣米伦的将来一样,充满了恐惧。

    苏子诺动了动唇,李博明见状,放下酒杯起身:“有酒无菜怎么尽兴,我去做两个菜。”

    苏子诺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李博明一走,梁雨晨这才自在了一点,她只有在苏子诺的面前才敢展现自己的无助,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阴暗低迷的气息。

    苏子诺喝了一口酒,淡淡辛辣充斥着口腔,厨房里传来油烟机的响声,苏子诺看向有些神游太虚的梁雨晨。

    “我们俩好久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面对面的坐着了。”

    她既然记得,第一次在梁教授的家里,看到梁雨晨时她咄咄逼人的质疑自己是不是和薄悠羽一伙的,机敏又有趣。

    梁雨晨苦笑了一下,终于拿起面前的酒,狠狠的灌了一大口,呛得眼泪往下掉,一边哭一边喝,咳的脸色通红,苏子诺握紧手里的酒瓶并没有上前阻止。

    她太压抑了,这样下去迟早会有一天她会崩溃的。

    喝完一瓶又开了一瓶,连着三瓶灌下去,梁雨晨已经有些微熏,打了一个酒嗝挤到苏子诺的旁边。

    “师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少次想这么痛快的喝酒。”

    苏子诺擦了一下她嘴角的酒渍,有些心疼的开口,“想喝就喝,都会好的。”

    梁雨晨又喝了一口酒摇头:“不会的,不会好了,师姐,你知道吗?这段时间要不是李师兄一直跟在我身后教我该怎么做,说不定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那些人,那些人真是吃人不吐骨头,我好想回到以前……”

    她掩着面,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样。

    苏子诺十分心疼,失去父母的滋味她知道,不管是在怎么佯装坚强,被压抑的情绪一定会以十倍百倍的方式反扑回来。

    之前为了不让她担心,李博明总是轻描淡写的告诉她圣米伦的情况,但是苏子诺想象的到,面对一群老狐狸,梁雨晨一个小姑娘应对的该有多难。

    任由她靠在自己的怀里哭,苏子诺摸着梁雨晨的脑袋,像是发誓一般出声:“没关系的,既然他们那么喜欢吃骨头,那么我们就要做那条他们啃不动的骨头。”

    任何人想要对她们下口,也要付出点代价来。

    梁雨晨扁着嘴,表情有点想哭,又有点想笑:“爱吃骨头的是狗。”

    “反正不是人就对了。”

    苏子诺骂了一句才觉得解气,董事会的人才是最应该骂的人,他们和那群学生不一样,很多都是梁教授共事多年,可是事情一出,梁家只剩下一个小姑娘的时候,他们甚至连表现一下同情心的时间都觉得多余,即使是有些人觉得这么做不道德的,但是看到别人动手的时候,那最后一点的良心也都消失个干净。

    梁雨晨垂着眸子,睫毛上蒙着一层雾气,“师姐,你知道吗,这个世界上我唯一敢相信的就是你了。”

    “嗯,你可以相信我一辈子。”苏子诺握住她的手。

    梁雨晨如同迷雾一般的眸子落到她的脸上,像是陷入了某种挣扎一样,最终闷头将手里的一罐啤酒喝完,拉着她的手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

    苏子诺正疑惑,就看到梁雨晨小心翼翼的关了书房的门,整个人蹲到书桌底下捣鼓着什么,不久后从里面掏出了一个薄薄的牛皮纸袋,递给苏子诺。

    她皱着眉头拆开,几张烧毁的纸片掉了出来,苏子诺弯腰捡起。依稀能看到研究院、病毒、潜藏之类的字眼,唯独最后一张纸上的几句话尤为清晰。

    “他们来了,过去二十年的恩怨,都将了结。”

    落款正是峰会的日期。

    熟悉的笔记让苏子诺心脏震颤,震惊的眸子看向梁雨晨,“这些,还有谁看过?”

    梁雨晨摇头,“没有,我本来打算给李师兄看的。”

    联想到那段时间梁教授反常的态度,再加上这些从火场里遗留下来的只言片语,让梁雨晨不得不怀疑,她父亲的死根本不是意外,从头到尾都是被人设计的阴谋。

    “不可以。”苏子诺慌张的拒绝,“不要把多余的人牵扯进来。”

    那些人之所以没有打梁雨晨的注意,是因为梁教授死的时候那份被毁的优盘和别墅的爆炸,黑脸v应该把消息带了出去,加上梁雨晨确实没有任何一点知情的迹象,所以才能安稳至今,但是这不保证那些人不会在暗地里安插人监视梁雨晨的一举一动,不到万不得已应该不会冒险暴露自己。

    一旦梁雨晨表现出不一样的地方,那么那些人必然不会轻易放过梁雨晨。

    看到她受惊的表情,梁雨晨手有些发抖,“师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