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四十五章:一早上真精神

    “我……”苏子诺知道若是不能给梁雨晨一个合理的答案,她绝对会追根究底,那样的后果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苏子诺狠了狠心,“我听战勋爵说过一些,是关于二十年前的一项研究,他们找上梁教授,是想拿到那项研究的资料,但是教授把资料毁了,所以他们一怒之下……”

    说道这里,梁雨晨面色逐渐痛苦。

    “爸爸根本没有什么研究结果!”梁雨晨的声音凄厉:“7岁那年,我就生了一场大病,严重到爸爸都给我准备了后事,他抱着我不眠不休的看了我三天,我清醒的时候爸爸立刻晕过去了,如果有那什么研究成果,谁会看着自己的孩子病危三天,爸爸最疼我了!”

    苏子诺扶住她的肩膀,对上她的视线,“相信我,不管是老师的仇还是圣米伦,我们都不会轻易放弃。”

    厨房里,男人森然的表情摘下耳中耳麦,白皙的手指捏着笔写了几个字:东西不在她手里。

    然后丢进了垃圾桶。

    苏子诺不记得那晚自己究竟喝了多少酒,最后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脚尖像是踩在云端一样,梁雨晨比她喝的还多,唯独李博明不管喝了多少,都只是有些微醺,半敞着白色的衬衫坐在沙发底下的地毯上看着她们。

    苏子诺酡红的脸蛋儿,一把抓住李博明的衣领八卦的小声询问:“喂,你是不是对我们家雨晨有意思?”

    李博明笑意淡然,清清冷冷的开口,“没有。”

    “骗,骗人,你们俩是不是背着我……”苏子诺两只手指点啊点。

    李博明既贴心医术也好,这个时候能陪在梁雨晨的身边保护她当然是最好不过的。

    李博明轻笑出声,喝了一口酒。

    面前的人影晃啊晃的,晃的苏子诺头晕,她一把拍住李博明的脑袋,两只眼睛聚成斗鸡眼:“你快说,是不是?”

    距离之近,从她嘴里呵出来的气息带着淡淡的酒香,把他的眼睛熏出一片朦胧的雾气,看不出他眼底的光芒。

    苏子诺冷笑一声,伸手朝着他的眼镜袭去:“小样,以为蒙了块布,我就不认得你了。”

    猝不及防的被摘掉眼镜,李博明那双藏在下面的那双眼睛暴露无遗,他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苏子诺愣了一下,笑道:“你的眼睛真好看,为什么要藏起来。”

    她从来没有见过黑的那么纯粹的眼眸,像是一种特殊的标志,她在妇产科看过新生儿的眼睛,就是这个样子的。

    李博明怔了一下,拿回眼镜擦了一下上面的雾气重新戴上:“你喝多了。”

    “谁,谁喝多了?”抱着酒瓶趴在一旁的梁雨晨忽然出声,迷茫的眼神已经找不到焦距。

    苏子诺靠着李博明的旁边坐下来,指着梁雨晨:“他说的是你,哈哈。”

    梁雨晨不服气,几乎是从地毯上爬到了李博明的另一边,拍着她的肩膀醉醺醺的说道:“师姐,你知道吗?我还能,还能再来三瓶。”

    “梁老头以前重来不让我喝酒,他说医生不能喝酒,他不知道我这么能喝……”梁雨晨嘟囔着,笑着像哭。

    李博明一脸无奈,明明醉的连男女都分不清了……

    梁雨晨举着酒瓶眯着眼睛凑到李博明的脸上:“来,师姐,干杯!”

    苏子诺迷糊的看着梁雨晨的方向,手中的酒瓶朝着她的方向撞去,两人一左一右啪一声撞在了李博明的脸上,眼镜差点给他撞碎。

    咕噜咕噜灌下几口,梁雨晨几乎嘴里的酒刚咽下去,整个人已经倒地不起了。

    门铃响起均匀的节奏,李博明掐灭手中的烟,起身开门。

    看到门外站着的高大男人,似乎毫不意外。

    “战少将,又见面了。”

    男人面色阴霾,眼底浮现一抹冷意:“她人呢?”

    “睡着了,在房间里。”

    战勋爵冰冷的收回视线,大步跨入卧室的位置,梁雨晨和苏子诺一里一外的躺在那张大床上,视线触及到床上的人儿的小脸时,战勋爵身上凝聚的戾气消散了几分。

    大手落到被子上的瞬间,动作放轻,直到把人放在怀里,战勋爵朝着外面走去。

    路过李博明的时候,他忽然驻足,侧眸睨了他一眼,声音极冷,“她们俩不管是谁,要是你敢动一下,任何人都保不了你。”

    “我的脑袋里,可没有芯片。”李博明敲敲脑袋,脸色潮红,却客气斯文:

    “我对她们俩都没有兴趣。”

    战勋爵的锋利的容颜一紧,随即抱着苏子诺离开。

    上了车,狭小的空间里有些闷,苏子诺砸吧了一下嘴,只觉得咳,她眯着眼睛迷迷糊糊的醒来,四处摸索着找水喝。

    好几次差点撩到战勋爵头顶的伤口和敏感部位。

    猛的抓住她不老实的小手按在座椅上,战勋爵克制的开口:“你找什么?”

    “水,喝水水。”苏子诺撒娇撒娇是的开口,整个人像是一个几岁的小孩子一样撅着嘴巴。

    战勋爵头痛,从车上拿了一瓶水拧开盖子给她,精致的红唇含住瓶口微仰着脑袋小口小口的喝水,晶莹的水渍顺着嘴角流下。

    苏子诺喝完水把瓶子还回去,战勋爵冷睨了她一眼,就着喝了几口冷水试图平静他的情绪。

    苏子诺睁大眼睛,闪亮的眸子像是深夜里最明亮的两颗星一样死死的盯住战勋爵,就在看到水瓶离开他薄唇的那一刻,猛的一下窜上去,堵住他的唇。

    战勋爵的身体猛然定住,脑袋里闪过无数的念头,这是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回应?或者这个女人一直期待自己的拥抱,毕竟那五年她房间的灯永远为自己点亮。

    但是苏子诺灵巧的舌头掠过他口腔所有的位置,原本被水滋润过的口腔瞬间引烧起一团火,几乎一瞬间,战勋爵所有的思绪都被焚烧,只想要把今天这个疯狂的小女人狠狠的按在怀里蹂躏。

    战勋爵三个字从来是z国最稳固的屏障,但战勋爵从来称不上良善。

    他真正对一个女人用心,也绝不会是谦谦君子,别的男人会从自己女人身上得到的,他要的,十倍不止。

    他还怕吓坏了这个女人,没想到她这么主动,战勋爵加深这个吻。

    但是,苏子诺忽然撤开身子,满足的吧唧嘴。

    苏子诺一本正经的抓住他胸口,一幅教训哎嗨一样的口气开口:“不许偷喝别人的东西知不知道?偷喝别人的东西不是好孩子,我们要做个好孩子,乖乖哒。”

    噗,林缺忍不住笑出声,下一刻收到男人杀人一样的目光,他脸色一绿,真不是故意的,嫂子真的很可爱嘛。

    战勋爵虎着脸,她都是这么教别人的?要是今天给她水的不是他,要是李博明或者是雷靳炎!!!

    他握住苏子诺想要去掀他纱布的手:“你看清楚我是谁!”

    苏子诺被他的话牵住思绪,无比认真的捧着他的脸仔细端详,好半晌猜得出结论:“战,勋爵。”

    战勋爵这才觉得松了一口气,好在这女人还认识他。

    可战勋爵紧绷的脸色丝毫没见松动:“要是雷靳炎偷喝你的水怎么办?”

    要是她敢说亲一下还回来,战勋爵保证他会让雷靳炎死的很有节奏!反正那小子的命也是他的。

    苏子诺歪着头想了想:“打他屁股,偷东西不是好孩子。”

    男人脸色缓和一些,继而问道:“李博明呢。”

    “唔……他是好孩子,不偷。”

    战勋爵:……

    “怎么?”苏子诺看着战勋爵不说话,支起脑袋:“我说的不对吗?”

    “回答正确。”战勋爵低头拢起苏子诺小小的脑袋,声音缱绻但是眼神却慢慢收紧:“但是在我面前喝醉还能平安无事,这是最后一次。”

    “你一直那么勇敢,”

    宿醉的结果就是第二天一早醒来头痛欲裂,苏子诺揉着脑袋翻了个身,要不是身后的大手及时的扣住她的腰,她都怀疑自己一定会从床上摔下去,说不定磕到哪里还会磕成脑震荡。

    她没回头看,还以为是梁雨晨,迷迷糊糊的说了声谢谢又翻上了床。

    小手摸了一下拦在她腰间的手,越摸苏子诺越觉得哪里不对,难道是因为梁雨晨最近太辛苦了,所以手变粗了?而且身后似乎还有什么东西硌到了她的腰。

    苏子诺皱着眉,“雨晨,你怎么把酒瓶带到床上来了。”

    她摸索着一把,想把酒瓶子扔下床,一抓住“酒瓶”,身后传了一阵像是痛苦更像是愉悦的低沉声音,最重要的是!是男人的声音!

    苏子诺猛的惊醒,一个鲤鱼打挺想要翻下床,却被战勋爵反手扣的更紧。

    嗓音沙哑,“吃干抹净就想跑?”

    “战勋爵?!”苏子诺尖叫出声,战勋爵睡在她身后?那她刚刚摸到的是……

    苏子诺咽了一口口水,只觉得整个脑袋比喝酒的时候更晕了!

    “嗯。”战勋爵神色不变,把她捞回怀里。

    酒瓶貌似跟清晰可感了,应该夸战勋爵真精神还是真精神啊?

    苏子诺快崩溃,半天憋出来两个字:“早啊。”

    战勋爵淡淡的回应了一声:“早。”

    身后那东西还抵在她的身上,苏子诺的大脑一万个买麻批头脑风暴,身体却一动也不敢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