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五十章:就这种程度吗?

    “苏医生,我帮你维持秩序。”一名女讲师紧紧地握住备用话筒。

    这个女讲师显然也很受惊吓,但是因为恐惧,她们看向苏子诺信任的目光才更加难能可贵。

    苏子诺绝不像是传言那样,一无是处,一路踩着男人上位,苏子诺第一时间平息医生讲师之间的疑虑,震慑股东之间的利益杠杆,凭的不仅仅是10%的股权,而是她倾尽一切为圣米仑延续的心,看得清的人就自然会信任追谁。

    “我可以帮忙控制电脑,帮忙切换系统。”

    “还有我……我也可以帮忙。”

    苏子诺心中情绪翻腾,但是清冷的容颜更加镇定。苏子诺知道对她们信任最好的回报,就是圣米仑屹立不倒。

    梁雨晨背过身使劲擦了擦眼睛。

    太过紧张,指节都用力到发白了,可她还是着了魔一般地向前走去,站在苏子诺身后不远的地方。

    她是梁靳西的女儿,当苏子诺站在最前面的时候,她不能熟视无睹。至少……至少也要在这个台前吧。梁雨晨这样想着,可是身形还是止不住的颤抖。

    “看,一个文盲一个废物就站在圣米仑的主席台!”礼堂的大门打开,愤怒声讨的声音瞬间涌了进来。紧接着,各种苏子诺听过的抗议声再次接二连三的响起。

    “骗子,没有了梁靳西,圣米仑就知道骗钱?。”

    “不要再耽误了,退学还钱!”

    熙熙攘攘的声音让整个礼堂就像是菜市场,密密麻麻的指责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换一个毫无准备的人站在中心,恐怕都要被逼疯,直接狼狈下台。但是苏子诺本身就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这群人不安静,她就不会多说一句,沟通解释就必须要双向冷静才会产生效果。苏子诺从一开始就不打算被利用的情绪的洪流拉下水。

    环境有多么嘈杂,她的安静就显得有多刺眼。

    人其实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人们会背着人义愤填膺,越说越气愤,但是正面面对主角,所谓的声讨,控诉,却是经过一个制高点以后,会迅速下落。

    单方面的责难得不到回应,不到五分钟就开始慢慢回落。

    礼堂的某个角落。一个带着鸭舌帽的身影给身边的几个同样低调的男人使了一个眼色。

    “滚下去!”分辨不出方位的大吼声之后,是一个让人反应不及的抛物线。

    ‘啪’的一声,有什么黏黏糊糊在苏子诺的白衬衫上轰然炸开,在领口缓缓向下淌。

    圣米仑的老师看不下去,立刻想要上前,但是苏子诺第一时间抬起手,示意不要过来!

    苏子诺被砸的身形微动,一声不吭。

    场面陡然一静,却仅仅是暴风雨前的平静。

    喧哗声骤然炸开:“滚下去!滚下去!滚下去!”

    伴随着重复的,一声声的怒吼,是枪林弹雨一般扔向演讲台的杂物。

    鸡蛋、西红柿、烂菜叶,都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用来招呼圣米伦的,现在统统都向苏子诺身上砸去,在这种‘招待’下,苏子诺很快就是一身狼狈。

    头上挂着半个菜叶,身上一块红一块黄,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西红柿炒鸡蛋成了精,就连脸上,全都被黏黏糊糊的蛋液糊住,睁开眼睛都成了勉强,她双拳紧紧握着,身形几度摇晃,但是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一分想要后退的神色。

    “师姐……”梁雨晨躲在李博明的背后,几乎都要哭出来,她使劲拽着李博明的手腕摇了摇,“李师兄,师姐这样会受伤的!”

    “别哭,至少不要现在哭。”李博明却没有像是往常一样低声安慰她,他的声音冷静而具有穿透性。

    梁雨晨死死拽住李博明胸前的衣襟:“为什么会这样啊,为什么爸爸会走,为什么那些人要离开,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对待圣米伦,怎么办啊……我……是不是我太蠢了……”

    她的声音带着哭意,可又不敢哭,只能把自己的声音压得低低的,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竟然连发泄都需要压抑,更没有想过,失去了父亲有这么多人想要把她的心剖出来!

    巨大的恐慌包围了她,她觉得自己仿佛是飘摇无所依的浮萍,恍惚到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也不知道该去哪里。

    “我在,别哭。”李博明一下又一下地拍打着她的后背。

    梁雨晨吸了吸鼻子抬起头,只看到男人英挺的鼻梁,冷峻的视线,在逆光之中竟然如此清晰,就像,就像……李博明是整个世界!

    “师兄……”梁雨晨一头扎在李博明的怀里,哪怕只是一时的安稳,在这个时候,她也要奋不顾身地抓住。

    “呵,苏子诺。”阴暗的角落里,恶毒就像是在阴漉的土壤里长出的藤蔓,已经将薄悠羽彻彻底底的覆盖,她得意又张狂,“医生和讲师你分了股权,现在呢,面对学生和家长,我倒要看看你还能怎么样。”

    她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台上。

    只要想到苏子诺从此只会越来越狼狈,想到她会看着在意的东西一件件失去而无力回天,薄悠羽的心中就是难以压制的快意,这只是她的第一步而已,她会亲眼看着这个女人一步步走进她布置好的深渊。

    但是,再多的愤怒有了发泄口也会暂时停歇,这些人就算对苏子诺怒意滔天,也会疲惫。

    渐渐的,投向演讲台的东西稀少了起来。

    就算是鸡蛋烂菜叶,也有用完的时候,她们把圣米仑吵成了菜市场,但圣米仑,从来不是什么菜市场。

    苏子诺扶着演讲台,稍稍缓了一下力气,轻咳两声后朗声道:“就这种程度吗?”

    众人的喧闹声稍稍停歇后,她清脆的声音轻而易举地就贯彻了整个礼堂,连话筒都不需要。

    原本以为苏子诺不会再说话的人们陡然一静,都冷眼看向台上。

    “就这种程度的话。”苏子诺使劲抹了一把脸,接过后台递来的话筒,冷冽的声音就被扩大:“比起你们要付出的代价可是要悔不当初。”

    所有人都有些傻眼,苏子诺这是什么意思?一瞬间略微嘈杂的声音都彻底安静下来。

    “把话说清楚前,谁也不能离开这个礼堂。你们说来就来,给梁教授的毕生心血来了这么一出釜底抽薪,我不会同意!”

    苏子诺扫视一圈,满面狼狈的她,眼神却更加明亮,像是可以刺进人的心里。

    “明明是圣米伦要倒了,没有讲师上课,大家都是为了前途而已!”

    “对,你,你这是颠倒黑白,倒打一耙。”

    家长的声音还是气势十足,但是明显已经是底气不足。

    “在本校发生了人事关系变动同时,教务处就已经针对课程安排做了及时的调整,确保每个班每个学生不落下一节课,圣米仑已经充分挖掘所有教学资源,不会有老师没有上课的事情发生。”苏子诺的反驳完全没有任何停歇。

    倒是本来咄咄逼人的众人有一瞬间的停歇。

    “你说谎!”一名穿着校服的学生出声反驳:“我们班就缺课了。”

    苏子诺抬眸,一名讲师迅速过去把话筒递给了他。

    “我是护理专业17级29班的学生,我们昨天上午第二节课本来应该是一节急救护理课,但是却没有老师来上课!”

    这次教师无故旷课,就是学生们被组织被煽动起来的导火索。

    苏子诺张了张嘴,刚想要回答,眼角余光却瞥到旁边多了一个人。

    “小磊同学,上年度期末考急救护理98分,外科护理95分,护理教育97分,基础护理学99分,你的专业成绩十分优异,老师能够理解你不想耽误学业的心焦。”有些人的声音,的确会让人心静,这位女讲师就是如此。

    发言的学生有些怔愣。他的成绩的确出色,所以向来都有自傲的资本,被记住名字对他来说当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然而,他刚刚之所以没有指名道姓说是哪位老师没去上课,完全是因为,昨天那节急救护理课,是前任讲师辞职后他们班的第一节课。

    他们自己都不知道换了哪个老师。

    而这位从未谋面的女讲师,竟然在第一眼见到他就认了出来,并且准确的用轻柔的方式喊出了名字,道出他的成绩,这本身就说明,让人无法相信这样的老师会无故旷课。

    “老师……好,但是护理课的课堂上,我们确实没有看到您。”

    “昨天上午十点二十三分。”女讲师缓缓开口,“临近到29班上课的时间,在进入班级之前,我先进入了护理实验楼三层西南角的茶水间。”

    “在茶水间大概会滞留约两分钟。”女讲师专注地看着台下,“护理实验楼三层西南角的茶水间距离29班这节急救护理课所在的实验室大约两分钟的路程,按照预估时间,我会提前三分钟出现在教室里。”

    讲师的声音清晰准确,神色平静,没有人可以在她脸上找出心虚或者诡辩。

    “然而我自始至终没有出现对不对,对不对?那是因为……”她声音顿了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