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六十一章:俘虏要开挂

    苏子诺有些无奈,哪里来的的安防啊。

    “绑起来不是俘虏的待遇吗?”苏子诺解释。

    “那是别人的俘虏。”雷靳炎脚步不停,斜睨了苏子诺一眼:“我有情怀。”

    雷靳炎就是这样,他卸了妆以后苏子诺可以看到眼窝深陷,可以看到他唇角干裂,可以看到他总是倨傲而耀眼的长眸已经拉满了血丝。

    但是他依旧是个从血液里传承的贵族,薄悠羽这样的人家名媛千金都黯然失色。

    雷靳炎从来不掩盖他是匪,但是他一直就像一块温暖的金子。

    “好好好。”苏子诺应声。

    这时,厨房走出来了一个大约五十来岁的妇女。

    “少爷,晚上可用了餐?”女人忧心忡忡地看着雷靳炎,“我煲了汤,您用一点吧。”

    “不用……”原本开口就要拒绝的雷靳炎忽然多看了苏子诺一眼:“来一些吧,苏婶。”

    “你,去把衣服换掉。”雷靳炎看着半条胡子还挂在嘴边的苏子诺,微微皱了皱眉头,“楼上右转走廊,倒数第三间是你的卧室,缺什么东西告诉苏婶,她会帮你买。”

    苏子诺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雷靳炎。

    雷靳炎见她还愣着,立刻凶神恶煞:“待着干什么,等着人伺候你?”

    苏子诺眉眼弯了弯,随意道:“作为俘虏,等着伺候大爷你。”

    她慢悠悠地说完,然后晃上了楼。

    “伶牙俐齿!”雷靳炎看着苏子诺恍若无事的背影,烦躁地揉了揉头发。

    “少爷,你是不是对苏小姐太凶了。”苏婶看着雷靳炎。

    苏婶以前就见过苏子诺,以前雷靳炎也嚣张,但是对苏子诺是不同的,没瞎都能看出来。

    “她就是一个俘虏,还要挑态度?你担心她干什么?”

    雷靳炎冷嗤,难道真的跟战勋爵说的一样,把她当座上宾保护起来?

    “我不是担心苏小姐,我是担心少爷你,每次苏小姐生起气来,少爷总是要倒霉。”

    “什么!”雷靳炎危险的皱眉。

    “没什么。”苏婶很快说:“我去准备晚餐,希望少爷能多吃一点。”

    苏子诺进门之前还能听到雷靳炎颇为恼怒的声音,她轻微勾了勾唇角,关上门。

    整个世界霎时陷入了黑暗之中,窗外的月光都没有办法蔓延到她所在的角落。

    她背靠着门板,抬手摸了摸胸口,触及到那块铭牌时候微微顿了顿,从胸前的口袋中把这一条链子掏了出来。

    明明什么都看不见,可上面的纹路却好像清晰地印在了脑海里。

    她拇指摩挲着上面的花纹,心中愈加迷茫。

    摸了摸口袋,心中琢磨着得给哎嗨打个电话,让他不要担心自己,可翻遍了所有的口袋时候才猛然想起,自己的手机好像在换衣服时就落下了,顿时苦笑。

    直起身,苏子诺随手打开了顶灯,径自走到衣柜前面,打开柜门,顿时怔愣了下。

    里面满满的都是女款衣服。

    衣裙裤装各不相同,但是她依然能分辨出来这些都是大品牌今年的新品。眉头微微皱起,翻了翻这些衣服,不知道想起来了什么,眸色瞬间暗沉。

    “雷靳炎……”口中呢喃着这个名字,看着满柜符和她口味的衣裳,心中又觉得愧疚与苦涩,。

    一直说是绑架,但是他一个字典里就没有逛街字样的男人,却准备了这么多。如果放在之前,这不过是他雷靳炎一句话的事,但是在八方会风雨飘摇,触目所及都是萧条。

    但是苏子诺的“囚室”。

    无论是衣服,摆设还是一些琐碎的日用品,都一应俱全。

    苏子诺心中叹息一声,随手拽下一套衣服,将自己身上夸张的‘演出服’换了下来。

    随后,捏着手中的铭牌发愣。

    想了想,苏子诺观察链子的断口,发现只是两个环环相扣的环口被拽开了,犹豫了一下之后,干脆将这两个环口捏死,套在自己脖子上塞进衣领里。

    冰冷的触感激地她霎时打了个激灵。

    做完这一切,苏子诺挑挑眉:“时间好像有点久了,再不下去,那家伙大约又要暴躁了。”

    她走下楼梯,就看到雷靳炎坐在餐厅里,桌子上摆着几个小菜以及一个砂锅煲,应该就是苏婶所说的褒好的汤。

    雷靳炎听见动静立刻抬起头:“这么磨叽,我还以为我的俘虏自己把自己撕票了呢?”

    苏子诺走进餐厅,连忙自顾自拉开椅子坐下。

    雷靳炎见她无动于衷,顿时眯起眼睛,结果一眼就扫到了苏子诺脖子间露出来的一截金属链子。

    “开动吧。”苏子诺说。

    但是下一秒,雷靳炎把砂锅拉到了自己的一边,啪啪两下把苏子诺的碗筷也收了起来。

    “不是说做一个有觉悟的俘虏吗?知道要被绑起来,不知道俘虏不能上桌吃饭。”

    苏婶一脸惨不忍睹“少爷又开始作死”的表情。

    苏子诺冷静地抬头看着雷靳炎:“所以?”

    “晚上没吃饭吧?”雷靳炎掀开砂锅的盖子,浓郁的骨头混着玉米的香气立刻冒了出来。

    他慢条斯理地用勺子搅动着汤:“为了对付薄悠羽忙的一晚上都没来得及吃饭,到处灭火,疲于奔命,这个时候来一碗浓郁醇香的煲汤,是不是人间享受?”

    苏子诺靠在椅子上:“再所以?”

    雷靳炎将勺子往汤里一丢,双手撑着前桌沿,眸光定在苏子诺的身上,“苏俘虏,现在是你用尊严换粮食的时候。你现在开始骂战勋爵,骂一句就可以喝一勺,请开始你的表演。”

    苏子诺扶了扶自己的额头:“幼稚。”

    “什么幼稚?这就是做我雷靳炎俘虏的规矩,如果你不咒骂战勋爵,从现在开始一滴水都别想喝。”雷靳炎把筷子一拍。

    苏子诺干脆站起身,定定地看了雷靳炎一会儿:“第一,我的自尊跟战勋爵无关;第二,我现在不想吃东西。”

    说完,苏子诺干脆转身上了楼。

    “站住!”雷靳炎也站起身,其实看苏子诺转身的时候,雷靳炎的气势就乱了。

    但是雷靳炎盯着苏子诺一截白皙的脖颈,还是冷冷的说:“你最好想清楚,明天早上也没有饭吃,什么时候你能明白俘虏的身份,说该说的话,什么时候有饭吃。”

    “只要大爷开心。”说完,径自上了楼。

    雷靳炎看着苏子诺的背影消失在楼梯转角,猛地用拳头砸了下餐桌,瓶瓶罐罐立刻发出叮叮咣啷的响声,苏婶连忙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看见雷靳炎的样子就知道又被削了。

    “少爷,小心手。”

    雷靳炎突然颓然地坐下,像是一只支撑太久的野兽终于倒下单手背覆在额头上:“连她都觉得我没用,八方会,连个俘虏都使唤不动。”

    苏婶看看楼上,又看看精神萎靡的雷靳炎,心疼极了。

    她在雷家很久了,也见过很多帮派的兴起跟湮灭,在黑色势力家主暴毙,而对方又是战勋爵的情况下,八方会还能保持不散架,八方会上下包括苏婶都知道雷靳炎付出了怎样的努力。

    雷靳炎刚刚接手八方会的时候,别墅里每天的血腥味都散不去,到后来是个人都知道现在咬一口八方会就能分一杯羹,但是没有人敢下嘴了。

    雷靳炎是八方会的狼,有谁敢咬八方会,哪怕雷靳炎血溅当场也会打掉他满口牙!没有半个月,该消停的都消停了。

    “不是少爷现在没办法,是少爷一直对苏小姐没办法,也只有对苏小姐没办法。”苏婶安慰道:“不如,我另外送上去给苏小姐。”

    雷靳炎无力地摆摆手:“算了,她既然说了不想吃,问也没用的,她不吃就饿着她。”

    第二天,苏子诺早上起床之后,倒是雷靳炎和几个八方会的成员在客厅里,像是汇报工作。

    桌上随意堆着几个馒头,看起来应该是哪个小摊随意买的拼凑的,那些人也没有吃多少,口里不停冒出的大概是港口,弹药,带了多少人这样的话题。

    苏婶早就退避一边,去完成别墅其他地方的清理。

    苏子诺一下楼,本来讨论的声音就停了停。

    雷靳炎挑眉看着苏子诺,口中却凶神恶煞:“我告诉你,没有早饭,你就给我饿着。”

    “哦。”苏子诺随意应了一声,然后就径直走向厨房:“早安啊。”

    雷靳炎跟一群手下……

    苏子诺随意翻了翻雷靳炎家的冰箱,因为一直有苏婶置备,这个家里的冰箱才没有因为雷靳炎的颓然显得过分简洁和直男。

    还有不少的新鲜蔬菜和肉类,看着这些菜,苏子诺脑中已经很快构造出饿了两顿以后,该怎么犒劳自己的胃了……

    她很快醒出来一块面粉,又端出昨晚的那一砂锅大骨汤,将碎渣滤掉,取清汤,舀了一大勺放在碗里,又从冰箱中拿出牛脊肉,切成小片,用面酱腌制上。

    “老大,战家的少奶奶……这是在做饭吗?”一个手下有些迟疑地看着雷靳炎。

    要知道,这些少奶奶大多十指不沾阳春水,偶尔真想起来做点什么饭菜,那简直是黑暗料理界的帝王,碰之即死。

    几号手下一想,顿时如临大敌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