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两百七十一章:苏子诺是公开叫板吗

    薄悠羽被带进了警署,对着警员大呼小叫,成功把警员最后对薄大小姐的好印象消失殆尽,是薄伯山的律师把人带走时,警员都有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可是一回到了红顶医疗,映入眼帘的新闻让薄悠羽差点又因为公共伤害罪,再次被请回警局。

    圣米仑宣布:所有薄悠羽亲诊病人,圣米仑免费治疗,但凡医疗效果比薄悠羽差,十倍返还正常医药费用!

    这个苏子诺,什么意思,现在就是公开对自己叫板吗?

    而且,只是自己进入警局的时间,圣米仑确实已经收治几例跟自己的亲诊病人相似的案例。

    苏子诺这是蹬鼻子上脸了吗?就她公开对自己叫板的行为,已经是对她的侮辱!

    可是更大的侮辱还在之后。

    短短三天,苏子诺收治的几个病例,竟然奇迹一般的出现了效果!

    明明早就出现了抗药性的顽固藓病人,在圣米仑一个晚上消下去了大半!

    肝腹水几乎跟足月孕妇一般的男人,在红顶医疗等手术排空,但是到了圣米仑,第三天已经在解决腹水后皮肤松弛问题。

    还有结肠梗塞患者,从圣米仑离开后,病人把排空的宿便甚至扔到薄悠羽的停车位上!因为据说在红顶医疗吃了多少天的泻药都不见效!

    薄悠羽在自己狼狈的停车位上几乎跳脚,都是恶心的让人看都不想看一眼的而病人被治愈了而已。

    “苏子诺,只配跟浓疮,粪便什么的打交道,却还把脏水泼到本大小姐身上!”

    薄悠羽命令红顶医疗的医生为自己清理停车位,一边抱着双臂轻蔑的想。

    接下来几天,圣米仑各种抢救病人的视频照片慢慢的流到了往上,动脉出血病人的紧急救治,苏子诺整个人趴到了担架上,白皙紧绷的小脸被血喷了一片,都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可是几针下去,出血像是神奇的止住。

    因为呕吐加痉挛不适合平躺,苏子诺背着呕吐的病人,呕吐物从苏子诺的脖颈淋了一身。苏子诺眉头都没皱。

    还有是凌晨的医院走廊,苏子诺还跟实习生解析案例,分析病情,她累得靠墙坐着,一边吃着面包,想要拿矿泉水,却不小心把碘液倒进嘴里。

    “小人物只配小打小闹,永远翻不了天。”

    薄悠羽的轻蔑可以从眼里蔓延出来。

    因为她在公众的形象,永远是完美耀眼,连白大褂都是一尘不染,跟苏子诺对比的话,就是明星医生跟赤脚土医婆的区别。

    “薄大小姐,永远这么漂亮啊。”

    “可是为什么我总觉得苏医生是一个医生的样子,薄悠羽就是一直个大小姐。”

    “薄小姐是高级的医生没错,但是我们都是普通人啊。”

    薄悠羽看了这些留言,更加嗤之以鼻:“这些人有没有眼光,难道比乞丐都不如,才是一个医生的样子!”

    “这些人有没有眼光!”而千里之外的亚马逊,齐幽幽在枪林弹雨里刷微博,一边一枪一个的爆头!

    “薄悠羽那么作,那么假,那么恶心,哪个地方漂亮耀眼了!瞎子都能认出来苏子诺才是超级医生好吗?”

    “端掉这个据点,击毙邪渊主人,齐幽幽能不能认真一点。”林缺的声音响起:“只要端掉邪渊,少将就能回去正大光明的保护苏小姐。”

    “对对对。”齐幽幽带领小队,像是一把尖利的匕首直直的插入对方的防御线。

    “为了老大的终生幸福,今天就是邪渊的末日!”

    “目标确认,行动!”

    频道里随着男人一声低喝,制空飞弹像是地狱的流火扑向这个雨林深处的基地,在一片让敌人来不及惊呼的横扫中,整个基地像是坍塌的堡垒,没有人能够逃出生天。

    “刘,刘景文院长?”

    齐幽幽在清缴后推进中,突然对一个瘫坐在主控室的身影惊叫出声。

    “圣米仑的院长,难道就是邪渊的大boss?”齐幽幽都惊讶的合不拢嘴。

    扫射中,刘景文的身体几乎不说被打成筛子啊,只要齐幽幽出手毕竟是重创要害,但是刘景文的身上却一滴血液都没有,子弹钉入他的身体,连一滴血迹都没有扩散。

    那感觉就像是,击中的是一个假的刘景文,但是骨骼被震碎,枪弹伤口也露出苍白的肌肉疮口,说明着原本就是血肉之躯。

    “少将,刘景文的全身的血液都被抽空了。”林缺上前一步,检查刘景文的身体。

    “诡异的是,刘景文的神色带着安详与满足。”

    齐幽幽都忍不住后退了两步:“这到底是什么鬼情况?”

    没有人会在看着全身血液被一点点抽干的情况下,一直保持着愉悦满足的表情。

    尤其刘景文还是学医的,身体失去超过百分之多少的血液会造成怎样不可逆转的伤害,他比普通人更清楚,恐惧也会加深。

    “这说明,邪渊发现了超级抗体的存在。”战勋爵凝重的声音在频道中响起。

    “要在它们分离出超级抗体的之前,让邪渊在这个世界永远消失。”

    另外一边。

    深夜,苏子诺刚从圣米仑离开,她刚刚做完一个义诊手术,脸上苍白的像是抹了面粉。

    她想去给自己买一碗泡面,但是实在熬不住了,拿了一瓶葡萄糖先在缓解快要晕过去的疲惫。

    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惊呼声。

    “怎么了怎么了?”有女人好奇又担心地追问着。

    “好像有人晕倒了。”

    “赶紧叫救护车。”

    苏子诺眨了眨眼睛,意识到有行人突然昏厥,立刻大步朝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在人群包围的中间,一个女人躺在地上,浑身止不住的抽搐,手臂上臂逐渐被鲜血晕染。

    但是,围聚的人惊慌而急切,却没有一个人敢动她。

    因为那个女人的女人太过狰狞,几乎都可以听到她手指扣在泊油路上咯咯咯的声音,还有紧紧咬住的牙关,那种吱吱吱的切齿声。

    苏子诺目光一凝,一口叼着葡萄糖,一边上前拨开人群:“大家让一让,让一让,我是医生。”

    薄悠羽风尘仆仆地回到红顶医疗附属医院,猛地把包往桌子上一摔:“苏子诺这个贱女人,真是晦气死了!”

    薄悠羽让医生们动手清理了停车位上的污秽物,但是一回到办公室,还觉得那股味道如影随形。

    “薄医生,六十三号病床病人血压忽然升高。”小护士轻轻敲了薄悠羽的门,有些胆怯地看着薄悠羽,但语气是难掩的急切,显然问题很严重。

    “急什么。”薄悠羽不耐烦地道,“让小张去,我冲个澡。”

    小张是薄悠羽的助理,刚刚实习结束。

    要问为什么薄悠羽的助理资历为什么这么浅,那是因为,红顶医疗的医生,经历过给薄大小姐大到做论文,问诊,小到跑腿,打杂。

    无论做了多少,薄悠羽别说感谢,根本不会给予任何的认可。薄大小姐认为,有机会可以为她效劳已经是他人最大的荣幸。

    久而久之,所有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只有不谙世事的实习生,还对这个薄大小姐抱有热情。

    助理勉强还算得上是一个新手,但也是知名医科大学毕业生,应付一些小毛病绰绰有余,但是遭遇紧急复杂病情,小姑娘都会先急哭。

    薄悠羽不是不知道,为了小姑娘的“小家子气”,薄悠羽不知道把她骂哭过多少次。

    此时薄悠羽开口就让别人去,小护士猛地愣了愣。

    “还愣着做什么?难道等我去叫小张。”

    本想再劝,可薄悠羽显然铁了心要沐浴更衣。

    小护士连忙手忙脚乱地去喊人帮忙。

    薄悠羽长舒一口气:“真是麻烦死了。”

    说着,一扭一扭地去了卫生间,一边放着热水,一边漫不经心地哼着歌。

    而另外一边,苏子诺单膝跪地,迅速查看了病人的情况。

    “突发性失去意识,手脚僵直,间歇性抽搐,应当是癫痫引发的痉挛,再加上有严重出血的外伤。”  手 机 上百 度  搜 索: 我❤️的❤️书❤️城❤️网  免费看更| 多| 女| 频| 精| 彩| 小 说| 哦!

    就在这时,病人突然很痛苦的面部抽出,舌头毫无知觉的摊在了唇边,而这个时候痉挛从腰部开始,不断向上蔓延。

    苏子诺知道了,刚刚这个女人的血流不止,就是她把自己的手腕,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因为不这么做,就会出现生生把自己舌头咬断的严重后果!

    但是病人的手早就血肉模糊,因为失血已经难以控制。

    女人的眼睛血亮,透着几乎烧灼生命的光,她不想死,她生的愿望那么迫切,她真的不想离开。

    她还有那么深刻的牵挂……

    下一秒,苏子诺把嘴里的葡萄糖袋一吐,当机立断把自己手腕塞到了病人嘴里,让女人死死咬住!

    所有人几乎都倒吸一口冷气,苏子诺也疼得几乎一阵晕眩。

    女人的眼里都是惊讶震惊的光,但是她控制不住自己,苏子诺本来苍白纤细的手臂猛然有血流蜿蜒而下。

    女人显然也感觉到了,她的眼泪不断的溢出,想要摇头,可是却拉扯之下苏子诺疼得简直要晕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