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八十章:婚纱可真丑!

    “他们……他们……”薄悠羽目光带着狠厉,猛地把小张的手机砸了出去,远远甩在一道病房门上,原本就价格不贵的手机立刻变成粉碎。

    小张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的手机成了废品,也顾不得薄悠羽,手忙脚乱地冲过去把手机捡起来,看到背板都被摔开,怎么拼都拼不上,眼泪险些掉下来。

    薄悠羽本就极为不耐烦,看到小张这副作态更是窝火:“不就是一个破手机,真是乡巴佬,没见识!”

    说完,冷哼一声,直接踩着小高跟离开,一个眼神都不再给自己的助理。

    相对于薄悠羽的鸡飞狗跳,另一边苏子诺的情况却是堪称安宁,圣米仑上下都知道苏子诺医生一定累坏了,所以,他们看到入学数据的时候,没有惊动苏子诺,自己举行了一个庆功宴,可以说非常体贴了。

    苏子诺好歹也是经历的劫持,但是她一路开回了公寓,把窗帘一拉就一头扎入床上,人真是可以忙到连劫持过后害怕的时间都没有。

    时光清浅,从缝隙里漏进来的阳光从左边移到了右边,安静的无人会想去打扰……包括阴影中一个高大凌厉的身影。

    浅薄的阳光打在男人深邃分明,似乎比岩石更加坚硬的容颜上,折出几乎让人心脏骤然一紧的高贵英俊,他的眼底因为疲惫拉出密布的血丝,但是看着床上纤细的身影他一瞬都不瞬。

    没有人知道战勋爵什么时候进入这个安静的小公寓,邪渊最后的反扑已经接近疯狂,战勋爵头颅的价格在黑市上的价格已经高达千亿美金,这绝对是邪渊同归于尽的筹码,但是一听到苏子诺差点被劫持,战勋爵一人就亲自架驶直升机来到了这个女人身边。

    还好,她很安静,睡着的样子连眉头都不曾皱一下。

    除了疲惫了一点,他没有理由去怀疑她受过伤,但是这并不妨碍战勋爵一瞬不瞬的看着她。

    半个小时后,战勋爵叹了一口气,伸出修长的手指想要触碰苏子诺,却最终低沉一笑,他从来不是沉不住气的人,为了认定的女人,五年时间,对他来说也就是一段达成目标的间隔。

    为什么这次,几天就等不了了呢?

    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越是最后的关键,越是什么都可能发生,他知道这个时候远离她才是对她最大的保护,可是啊……

    “战勋爵……”就在这时,苏子诺皱皱眉,一脸嫌弃:“傻逼!”

    直升机又无声升空,静谧的小房间,只剩下一本画册,被展开的一页,正是一袭恍若梦境的婚纱,苏子诺太疲惫自始至终都毫无所觉。

    苏子诺一觉醒过来,觉得自己饿的可以吞下一口牛!

    她最快的速度给自己做了三明治,狼吞虎咽的时候突然瞄到了床边的映着婚纱的杂志。

    “这是我什么时候买的书?”苏子诺随手把书拉回来。

    都是婚纱,每一件都是美轮美奂,让人恨不得立刻跨入婚礼的殿堂。

    但是婚纱再好看……苏子诺想起自己无声无息的婚姻。

    “这一件,真丑。”苏子诺毫不客气的评价,一把把书合上。

    不过,算一下时间,红顶医疗那边,应该新的动作了。

    而在地球另一端的作战部。

    “战少将的书去哪儿了?”齐幽幽问。

    “什么书?花花公子吗?”林缺抬头问。

    “花花公子花花公子个头,战少将天天看花花公子不怕肾亏吗?”齐幽幽简直恨铁不成钢。

    “战少将的那本婚纱选集!”

    她齐幽幽是那种会觊觎战少将花花公子的人吗?

    “少将不怕。”林缺根本不在意齐幽幽炸毛,继续沉稳说道:“那本婚纱选集你千万不要打主意,战少将挑了好几天,终于选定了一款,如果丢了他一定毙了你。”

    “悲哀的妻奴!”齐幽幽恶狠狠的说。

    三天后,红顶医疗。

    “薄医生……”小张几乎快哭了起来,“秦家少爷,秦少爷的情况出了问题!”

    薄悠羽刚刚把一台笔记本砸碎,毫无进展的招生情况,已经让她快要气炸。虽然爷爷出面,暂时稳定了留下的一部分的vip客户,但是……

    “鬼叫什么!”刚准备恼怒谩骂这个不识抬举的小助理发泄自己的情绪,猛然听清后骤然住了嘴,脸色一变,“你说什么?”

    “秦少爷从刚刚开始浑身抽搐,皮肤上出现了大量针眼大小的红点,原因不明,正在逐步排查。”

    薄悠羽的脚步瞬间急了起来,此时此刻竟然还没忘记吼小张两句:“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早说,你是不是想害死我!”

    她强制忍住转身给这个小助理一个耳光的冲动。

    现在招生根本无法进展,vip住院部的人都在观望。

    秦羽铭,已经是她最后的筹码了,如果再失去了秦家,她难以想象自己到底会遇到什么事情。

    薄悠羽猛地推开病房门,里面各式各样的仪器滴滴答答地响着。她看向躺在病床上无力抽搐的秦羽铭,立刻睁大了眼睛:“怎么会这样。”

    床上的本来像是王子一般的秦羽铭,现在不断的痉挛,本来在圣米仑刚刚长回来的一点肉现在消瘦的像是骨架,冷汗布满他的全身,如玉的容颜因为肌肉强直痉挛,显示出不同于寻常人的扭曲!

    “薄医生,少爷,少爷从三天前状况就越来越差,现在已经疯狂了。您,您快来看看。”

    薄悠羽猛地扣住门框,眼底是焦急的神色,但是人却没有往前一步:“现在所有人都不许离开病房!”

    “小张,通知保卫处,任何可疑人等都不得出入vip部。”薄悠羽压住心头的慌乱,之前从红顶医疗流露出去的负面信息已经够多了,如果秦羽铭病发的事情被外界知道……

    薄悠羽脸色铁青,说出的话从来没有过的斩钉截铁:“另外,绝对不能让秦家大少知道秦羽铭发病了。”

    病房里的空气宁静了一下,护士抱着秦羽铭瘦弱的身影,把话题拉回到病人身上。

    “薄医生,现在情况紧急,更紧急的是病人……。”

    “吵什么!”薄悠羽甩了一记眼刀过去,声音恶狠狠的:“先给他注射镇定剂!让他别抖了,我再想办法!”

    “还想什么。”冷漠而充满戾气的声音从薄悠羽背后响起,薄悠羽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心中危机感顿时上升到了极限。

    “秦……秦少……”她肩膀难以抑制地抖动着转身,牙齿都在发颤:“您听我解释……”

    “镇定剂?”秦羽肆冷嗤一声,如同在看待一个死人,他大步迈进病房,无视掉所有噤若寒蝉的医生和护士,走到秦羽铭的病床边,将纤细瘦弱的少年一把抱起。

    秦羽铭意识昏迷不清,因为抽搐而牙关打颤,却没有任何一个人对他采取什么措施。

    秦羽肆双臂抱着瘦弱的弟弟,干脆把自己肩膀凑近,趋于本能,秦羽铭张口咬住了哥哥宽厚的肩膀,以防止在抽搐和抖动中咬住自己的舌头。

    秦羽肆轻描淡写地瞥了所有医护人员一眼,大步迈向了门外。

    全程,薄悠羽没有反应过来一丝一毫,被秦羽肆强大的气场压制的几乎难以动弹。

    直到这个男人傲然地走离病房,消失在她的视线中,她才扶着门框猛然回过神来!

    “秦少爷,秦少爷!不能走!”薄悠羽戾叫医生,像是骤然反应过来!

    想要追出去,但是跟在秦羽肆身边的警卫员面无表情的拦住她的去路。

    “薄小姐,如果我是你,我一定不会追上去。”

    其中一个的说道,他发出的声音像是机器,冷得毫无温度。

    秦羽肆是政界的出名的笑面虎,他向来温文尔雅的面具下,几乎没有什么是他的软肋,政界不同于军部,手上有着绝对让人忌惮的国家力量,但是面对的人确是人精中的人精,要在政界如鱼得水,背后的手段有时候比战场还不寒而栗。

    聪明人,没有人会蠢到在危机四伏中,显出自己的软肋。

    但是秦羽铭,却是秦羽肆不加掩饰的弱点,这个弱点被公之于众,也是在告诉天下,如果敢对秦羽铭下手,就做好被他秦羽肆不死不休的反击的准备。

    果然,薄悠羽追了两步,双腿就发软的根本站不住。

    她也明白,秦羽铭对这个秦家大公子意味着什么。

    “羽铭。”

    秦羽肆抱着秦羽铭还没有走到车边,就感觉到纤细苍白的少年抖动的更加厉害,额头上冷汗涔涔,一双眼睛死死闭着,正在承受着无比巨大的痛苦。

    “忍一忍。”秦羽肆牢牢抱着弟弟,面上担心的神色显而易见,一双剑眉皱在一起,眸光暗沉。

    “哥哥……”秦羽铭的牙齿咯咯作响,但是这时候却发出了模糊的声音:“哥哥,我要回去了……”

    “不准胡说!”秦羽肆的声音猛然提高,这几乎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失控。

    但是,这也是秦羽铭第一次,说要回去了。

    秦羽铭一直是虚弱的,但是秦家的血脉没有不勇敢的,不到了什么紧要的时刻,他不会说回去的话。

    但是什么紧要时刻……秦羽肆根本不敢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