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八十五章:这算不算以牙还牙

    “想不起来了?”雷靳炎背对着苏子诺,脸上笑容灿烂,可是他的笑容却像是一点一点被吞噬。

    “军事布防图,一开始我出手帮你,就是希望你可以帮我拿出来的文件。你说,这样的时候,战家一旦泄露,结果会如何?再加上军部的里应外合,别说战勋爵少将的军衔,战勋爵恐怕连军部也回不去!”

    苏子诺的心猛然一提:“雷靳炎,你别冲动。”

    “我很冷静。”雷靳炎的声音丝毫波澜不起,“请苏大医生亲手扶起来的八方会之力,攻击群龙无首的龙堡,苏子诺,这算不算以牙还牙!”

    苏子诺垂在身侧的双手慢慢攥紧,又缓缓松开。

    “龙堡守卫严密,你不要冲动行事。”

    “严密?”雷靳炎早就了解过龙堡的状况,眸中带着狂风暴雨,“现在的龙堡只有一个贺炎,只要贺炎倒下,八方会完全可以长驱直入。”

    “而贺炎,我完全不把他放在眼里。”雷靳炎带着狂虐的笑。

    “雷靳炎。”苏子诺的手有些不稳:“你听我解释……”

    “够了,你现在说的任何话我都不想听。”他冷漠地看着苏子诺,“一切到此为止!”

    “少爷。”李子灵巧的身体跑了进来,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苏子诺,而后又相对谨慎地向雷靳炎汇报,“网上监测到了一组数据,有大批量的信息涌入。”

    “什么?”雷靳炎现在满心烦躁,说话也更加言简意赅。

    “有网友在k国工作,发现我国部队入驻当地三甲级医院,保卫严密,据称至少是少将级别,有人揣测说战勋爵失踪已久,疑似战少将重伤住院。”

    雷靳炎意味深长地抬头看了苏子诺一眼,随即问道:“大量?”

    “是。”李子补充道,“不同来自k国的ip发布信息,经查证确非同一人所为,应该是网民目击行为,应当确有其事。”

    “战勋爵……”雷靳炎垂下眼帘,眼底晃过狠戾的光:“没有比这更好的机会了。”

    苏子诺双拳骤然握紧,她把两人的对话听个一清二楚,或者说是雷靳炎故意让她听清楚。

    战勋爵……很可能危在旦夕。

    “雷靳炎,站住!”苏子诺觉得自己浑身的血都在逆流。

    “通知下去,九点准时出发进攻龙堡。”雷靳炎终究没有挪动步伐,站在原地吩咐给手下,然后不冷不淡地看着苏子诺,“怎么,要和我一起去看看?”

    “一定要去?”

    “是。”

    “那我给看看吧。”苏子诺深吸了一口气,一直无意识紧紧拽着的领口的手松了松,紧紧裹住的外套无声落地。

    她看到雷靳炎目光闪烁了一下,不管他是下定决心也好,或是一时冲动也罢。

    苏子诺颤抖着抬起手,因为长时间无意识的收紧,已经不停地颤抖,但是苏子诺还是一颗一颗解开自己的领口,逐渐露出原本单薄的锁骨。

    雷靳炎的眼阔猛然收紧,而其他八方会的成员,在苏子诺解开衣扣的一瞬间,就低下了头。在黑道上混,哪个不喜欢看女人,但是,苏子诺小姐,不能看!

    不是因为少爷,不是因为战家,是因为,她是苏子诺。

    而雷靳炎几乎在苏子诺松开手指的一瞬间,就看到大片暧昧的青紫痕迹。猛然的收紧的目光,变成了震惊。

    “如果我说,”苏子诺的声音有些抖,“我被你唯一的亲人……强暴了,杀他是自卫,你会满意吗?”

    雷靳炎瞳孔骤然紧缩,大步上前将自己的外套脱下给苏子诺披上,然而,巨大的心里冲击让他的动作都已经不稳,刚刚披上的西装又迅速滑落。

    他说不清是什么心情,只看着苏子诺后退了一步。

    而后慢慢捡起她的衣服递还给他,然后又将领口扣好,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努力做着坚强的表情,心中更是如同打翻了五味瓶。

    “抱歉……”雷靳炎的声音极为艰涩,“抱歉,我没想到,抱歉……”

    他根本鼓不起勇气去看苏子诺的表情,更不敢去想自己的手下是作何想法。

    整个八方会一片静谧,仿佛得到雷启明死讯的那一刻,都没有这么安静。

    “没什么好抱歉的。”苏子诺稳了稳声音:“已经发生了。”

    “所以,你可以放手了吗?”苏子诺抬起头,她的眼睛里根本没有光,剩下的只有执拗。

    一种让雷靳炎比她更疼痛的执拗。

    苏子诺之所以愿意把这件事说出来,不过,为了战勋爵。

    要他不去龙堡。

    要战勋爵不会因此腹背受敌,

    她可以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她原本想要掩盖的屈辱骤然揭开,在所有人面前暴露她自己的伤疤!

    他想笑,他自责,但他更加是难以言喻的伤感。

    “战勋爵。”他抬手捂住眼睛,低低笑了一声,“他真是见证了我的失败啊,彻底的失败。”

    苏子诺站在原地不动,她看向雷靳炎的眼神有些奇妙。

    想一如既往地笑笑之后和雷靳炎斗嘴,又想远远逃离,再也不面对他,本来她一点都不想让雷靳炎知道,不想获得那么多来自他人的愧疚或者同情。

    她想,和雷靳炎之间终究回不到曾经了。

    “苏子诺。”雷靳炎放下手,勉强镇定地看着这个让他难以放下的女人:“你走吧。”

    苏子诺蓦然一怔,心底涌上来几分酸涩。

    果然,雷靳炎接下来的话道:“从此以后,再也不要回八方会了。”

    “我和战勋爵之间永远没有可能合作,这个人质已经没有价值了。”

    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什么,跌跌撞撞地出了雷家别墅。

    “苏医生。”李子忽然在苏子诺背后喊了一声,想要挽留,却知道如今这局面已经无药可解。

    苏子诺的脚步骤然停下,她回头冲着那个小个子笑了笑。

    “好好照顾你们少爷。”说完,不再回头,纤细的身影彻底没入了黑暗之中。

    李子将目光投入客厅,只见雷靳炎整个人颓然地埋在沙发之中,整个人充斥着灰败的气息,明明长着一副年轻的面孔,在这时给人的感觉却像一个垂垂暮已的老人。

    “少爷……”李子犹豫片刻,想要转移下雷靳炎的注意力,可是看到他空洞的眼神,所有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喝酒吧。”

    雷靳炎目光微动,一言不发地看向李子。

    李子叹了一口气,他进厨房翻箱倒柜从角落里找到苏婶之前藏起来的白酒。

    雷启明去世时候雷靳炎也是颓然了一段时间,整日除了打理八方会的事务就是用酒精来麻痹自己,仿佛只有这样才能遗忘痛苦。

    苏婶实在看不下去,就把酒藏了起来,再加上后来苏医生的到来……

    他拎了两瓶酒放到雷靳炎的面前,自己利索地开了一瓶,随意抽出两个杯子倒上。

    雷靳炎眼皮微微一抬,直接把杯子夺过一口闷尽,紧接着又抢过了李子的酒杯又是一杯。

    “少爷?”李子有些怔然。

    “我自己喝。”雷靳炎拎起酒瓶缓缓向外面走去,“我不需要人陪。”

    他早就该知道的,自己这条路上没有任何人陪。

    父亲?父亲去世。

    女人?苏子诺的心根本不可能分给自己一丝一毫。

    哥哥?那就是个人渣!

    至于八方会……他低低笑了一声,只有八方会了。

    黑夜之中,他走几步就闷上一口酒,漫无目的,也没有方向。只是按照自己的心意前行着。

    一瓶酒喝完,又跌跌撞撞的去路边商店再买。

    大把的现金挥洒出去,只要有酒,多少钱都可以。

    他甚至不清楚自己喝了多少,又或者是走了多远,只是发现眼前的景色越来越熟悉,越来越……

    怀念。

    唔,他还记得这棵树,呵呵,当初就是在这附近不远处见到的苏子诺。

    当时她抱着那个像是猫一样的小东西,在大雨倾盆中上了他的车。

    她看上去那么弱,仿佛大雨都能把她冲走,可是她有那么强,自己的脾脏出血,弹片深嵌,就算是资深医生也头疼的问题,可是她在摇晃的车上,取出弹片,完成缝合。

    他当时就觉得,这个女人好特别,就算带着一个孩子在身边,都没有办法阻挡的特别。

    可是这么特别的开头,为什么偏偏是在战勋爵之后?

    明明他可以给她最好的一切,将她视若珍宝,小心翼翼呵护,让她去做任何想做的事情。

    而战勋爵……

    明明只会让她哭。

    明明有这么珍贵的她,为什么不珍惜呢?

    苏子诺,为什么战勋爵那样对你,你的眼里还是只能容下他一个人。

    复杂的念头在脑海中翻飞,抬起头看看近在咫尺的高大建筑,雷靳炎低笑了一声。

    “我还是来了啊。”

    他第一次见到苏子诺就是在通往龙堡的路上,而此时,他跌跌撞撞,走走停停,却走到了龙堡。

    这栋刻板枯燥铭刻着战家所有辉煌的历史的建筑,雷靳炎扔掉酒瓶,冷嗤一声。

    这是不是天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