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二百九十三章:不是说过没歧视的吗

    “深呼吸,不要伤害自己。”战勋爵的声音低沉而镇定,带着一种强势的安抚。

    苏子诺的声音几乎都带了哭意,如果战勋爵再不走,她真的会顷刻崩溃:“你走啊……”

    “我离开了。”战勋爵退到门口。

    苏子诺蹲下身,把面庞埋在双膝之中:“你不要再回来了。”

    战勋爵凝眉站在门口,眼眸幽深而复杂。

    他在外面所向披靡无往不利,可是站到这个女人的面前,却似乎处处制肘。

    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既是铠甲,也是软肋。

    矫情的让人牙酸,但是到了面前,才知道无可奈何。

    明明这个女人一个手指都可以让她无法反抗,但是就是让他无法上前一步。

    苏子诺对战勋爵的离开毫无所觉,久久,她才无力地靠在茶几上,看着自己整理的行李,想到如今自己的境地,颓然抬手扶住了自己的额头。

    曾经有多爱战勋爵,现在就有多想要逃离。

    哪怕心中全是眷恋,也不敢放任一丝一毫出来,只要想到自己经历过的屈辱,就濒临崩溃。

    就这样吧,她实在没有力气再多支撑一秒。

    她艰难地扶着沙发站起来。那么多优秀的名媛,会一分不停地包围住战勋爵,早晚有一天,他有了新欢,他和薄悠羽又或者别的人在一起。

    很快,战勋就不会再想起自己……

    他的锦绣前程,她凭什么平添膈应?

    楼下,昏暗的小区绿化边缘。战勋爵抬着头看向属于苏子诺的那一扇窗户,久久驻立,眸色暗沉。

    齐幽幽蹲在路灯下面用胳膊肘戳了戳贺炎:“老大都快成望妻石了。”

    贺炎轻咳了一声:“小点声,别打扰到老大。”

    “还是嫂子厉害,能让老大等,而且让老大等着,老大还不敢吱声。”齐幽幽肃然起敬,“要是咱们,恐怕早就被揍的亲妈都认不出来了。”

    “少夫人很特别。”贺炎想起冲进去废旧仓库,看到的却是苏子诺坐在沙发上的场景,也是心有余悸。

    忽然,战勋爵冷冽的目光瞬间扫了过来。

    齐幽幽和贺炎立刻站了起来,笔直地看着战勋爵:“老大。”

    面对那种肃杀的眼神,他们立刻意识到,老大这是不是因为他们刚才的对话准备算账了。

    他不想被当做妻管严?

    想到这里,齐幽幽面色一凛,立刻准备开口认错。

    “说。”战勋爵的口气果然是“来者不善”,皱了皱英气的长眉:“她在气什么?”

    战勋爵若有所思询问的语气顷刻把两人的话给噎了回去。

    “大概……”齐幽幽按照女人惯有的思路思考了一下,“觉得老大你出去这么久,回来没给带礼物?”

    邪渊的覆灭,不是她最想要的礼物?

    “不不不,嫂子怎么可能这么肤浅。”贺炎觉得齐幽幽的想法不太正确:“可能是因为外面有别的狗了?”

    战勋爵立刻看了一眼贺炎。

    “拜托,老大跟雷靳炎啊,苏子诺都看不上,外面还能挑出怎样的狗?”齐幽幽立刻不服气地看着贺炎:“秦羽肆那样的吗?……是不是秦羽肆?!”

    “秦公子跟苏小姐只见过一面!”贺炎弱弱的说。

    “我听说少夫人当年看上老大,也是一见钟情。再说除了秦羽肆也没有人比得上老大。”齐幽幽笃定。

    在中楠海处理文件的秦羽肆,嗯?

    “够了!”战勋爵看着两人争吵,抬手按了按太阳穴。

    “包围秦公馆。”战勋爵继续说。

    在中楠海处理文件的秦羽肆,嗯???!!!

    “老大,我看让嫂子先冷静冷静消消气。”齐幽幽赶紧顺气,“明早就是你的授勋仪式,秦羽肆亲自给你授勋,你可以当面问他,有什么事等授勋回来和嫂子心平气和谈谈啊。”

    战勋爵最后抬头望了一眼还未熄灭的灯光,心情沉重。

    苏子诺不知道战勋爵在楼下站了多久,她把东西归到原位,躺在大床上开始认真思索怎么才能摆脱战勋爵的交通管制。

    但是军部的交通管制,苏子诺想破脑袋,哪儿是她可以抗衡的。

    苏子诺想来想去都毫无头绪,困意涌了上来,她眼皮一下比一下重。

    沙沙随风而动的窗帘后面,高大的人影凝视着躺在床上的女人。一个利落的身影地从阳台翻进来,生怕一不留神就吵醒床上的人。他谨慎地给她盖好被子,又一一检查了窗户,然后关掉所有的顶灯。

    定定看了一会儿那个毫无所觉正在熟睡的女人,检查了再无遗漏后,战勋爵最后望了一眼苏子诺的房门,转身离开。

    清晨还带着一丝雾气。

    军部选择授勋的地点十分特殊。

    不在千万人训练的校场上,也不在华丽肃穆的礼堂中。

    松木在雾气中遮遮掩掩,青石铺就的路蜿蜿蜒蜒向着远方而去,四处都弥漫着古朴而又沉寂的气息。再玩世不恭的人,踏上这一片土地后都忍不住一片沉重肃穆。

    国家烈士陵园。

    无数的英雄安葬在这里。

    战勋爵肃穆地站在台上,放眼望去是密密麻麻但是鸦雀无声战士。这里没有所谓的全平台直播,没有成千上万的观众,但是逝去的先烈与正在成长的铁骨在聆听。

    他们铭记着先烈的功勋,而先烈也见证他们的成长。

    他们在这里接受授勋,在数不清的英烈与伟人之前,宣告,这些男人成为国家新的脊梁。

    “我们所有的付出和努力是为了继承先人遗志,更是为了让他们的血泪不白费。”

    战勋爵耳边响起一个沉稳而铿锵有力的声音,他立刻转身,立正站好敬了一个军礼:“首长。”

    眼前的男人,人至暮年,但是他晨霭的目光却像是经年锋利的剑,这是一个对视一眼,所有不容的,违逆的想法都不会杀死的老人。

    “你比我曾经认知里的那个战勋爵还要出色。”

    “一旦有了目标,所有的障碍都可以顷刻蹚平,一旦认定心中理想,付出生命也不会转圜的铁血。你是第一个,我在看到你的第一眼,就认为,这个人不是敌人真好的年轻人。”

    战勋爵在男人面前十分恭敬,几乎和面对战老爷子时一样的谨慎严肃。

    “感谢国家的信任栽培。”

    “很好。”元帅伸手拍了拍战勋爵的肩膀,“z国,就交给你们年轻一代了,继续努力。”

    “是。”战勋爵垂下眼帘。

    笔直而高贵的样子,所有人都可以看到这个国家的希望与期许。

    但是不习惯在队伍中站的笔直的雷靳炎在疯狂的diss:当然要努力了,老婆都不要他了对吧,战上将你活该吧!

    战勋爵再次行军礼之后回到队伍。

    恰恰好,他的位置就在雷靳炎的旁边。

    两个男人站在一起,都是高挑的身材和英俊帅气的面孔,就算都是英挺与帅气辈出的军部也是非常的打眼。

    “你在军部就一直这么装模作样吗?”雷靳炎斜着眼睛。

    一个姿势站太久了,他觉得肩周炎都要犯了!

    “这不是装模作样,这是纪律。”战勋爵目不斜视。

    “纪律?子弹可不跟你讲纪律。”雷靳炎低低啧一声。

    脸上的表情很像在说,在场的没一个能打的。

    “你这样的,如果军部没有纪律,天天都能被打成筛子。”战勋爵没有任何废话。

    “你……你老婆不要你。”

    话题结束。

    “在这条道路上,铺满了鲜血与汗水,但,绝对不会有后悔!”慷慨激昂的陈词,一点一滴诉说着军部的功绩。

    受勋仪式正式开始。

    “在和邪渊的对抗上,战勋爵和雷靳炎,以及更多的战士都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为此,军部特别举行授勋仪式,为各位奋斗在第一线的同志表彰。”

    “首先,将为战勋爵同志授予上将军衔。”元帅的声音抑扬顿挫。

    战勋爵向前迈了一大步,站得笔直。随着沉重又肃穆的音乐声,元帅从托盘中接过属于战勋爵的勋章和肩章,亲自为战勋爵佩戴。

    “不要忘记你的使命!”

    “是!”战勋爵果断抬手敬了一个军礼。

    元帅又站到雷靳炎的面前,朗声道:“雷靳炎同志授予上校军衔,希望雷靳炎在军部锐意进取,不辱使命。”

    战勋爵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心中暗自挑眉。

    虽然军衔是上校,是战勋爵的意思,但是亲眼看着雷靳炎授勋,战勋爵还是有便宜了这个小子的感觉!更何况,虽然级别是上校,可这上校负责的可是曾经梁翳的位置。

    如今梁翳败北,梁家轰然倒塌,这个位置给了雷靳炎足可证明其重要性。

    可以说,只要雷靳炎以后不作死,只会是步步高升,哪里还有人记得他出身黑道。

    “那么,接下来,就有请战上将为雷靳炎同志授予军衔。”

    什么?

    雷靳炎马上诧异的抬起头。

    但是眼前冷静锐利的老首长,完全没有理会雷靳炎的用生命在抗拒。

    战勋爵倒是没有什么反应,很快根据指引,从托盘中接过属于雷靳炎的勋章和肩章。

    说过没有歧视,这不是歧视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