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两百六十五 章 求生欲很强

    战勋爵随手折了一根草叶,看了秦羽肆一眼。

    骨节分明的大手暮然一动,草叶飒时飞出,秦羽肆刚点上的烟,最前的火点就就着一点翠绿落在了地上。

    战勋爵淡淡的声音响起:“不可能。”

    “就你做的这些事吧……”看了看短成两截的烟头,秦羽肆非常谨慎的斟酌用词:“换了任何人,原谅你的概率都近乎为0。”

    “呵,也就因为你是战少将,还拽着一个哎嗨,不然你早就应该独自唱凉凉了。”雷靳炎摸出一颗烟,嘚瑟的叼上。

    “翻盘绝杀的事情我干过不少,但像你这种……毕竟政部的人也有良知。”

    战勋爵把另外一根草叶折断:“真有那么严重吗?”

    “如果我能打得过你。”秦羽肆叹了一口气,“我早就对你动手了,都不用听雷少说这么多。”

    战勋爵:“真是一个让人不愉快的答案。”

    “我决定给苏小姐申请政治保护令。”秦羽肆摩挲着下巴,执行力让人望而生畏:“让你以后不能成功骚扰苏小姐,保证她不会因为你而影响心情,她也可以安心为小铭治疗。”

    “或许还能给她介绍个男票,你们政部不是有很多单身狗吗?”雷靳炎幽幽道,“这样,她再看到战勋爵,看到战家的一切就不会心烦了。”

    “我还可以抢救一下。”如果说刚刚战勋爵有点凝重,但是听到雷靳炎说的话以后,整个人又恢复了原来的凌厉与笃定。

    秦羽肆诧异的挑眉:“为什么?”

    “因为他说的是要给苏子诺找男票,而不是他乘虚而入。”

    秦羽肆讶异:“怎么说。”

    “说明雷靳炎心里也认定,苏子诺的心里有我,他根本没戏,才会让别的男人去当炮灰。”

    雷靳炎听到战勋爵这么说,气的点着战勋爵的面瘫脸。

    但是战勋爵依然没有多余表情,转向秦羽肆:“开始。”

    “你求生本能很强了。”秦羽肆点头:“来吧,我们想想怎么办。”

    秦羽肆手指敲击悍马的引擎盖:“女人的心都很软,尤其苏子诺还是医生……你,装病吧。”

    战勋爵眼帘微垂,凌厉的线条勾勒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啧。”雷靳炎嗤笑一声,懒洋洋道,“这很可以。”

    两道视线不约而同定在雷靳炎身上,秦羽肆声音低沉:“你也觉得可以?”

    “当然可以。”雷靳炎眼睛转了一转,轻笑道,“毕竟战上将以前也没脸没皮装过病,效果还不错。”

    战勋爵一瞬间就想到icu病房的事情,果然,雷靳炎徐徐开口:“装作快死的样子,让一个女人挡在你面前,战上将向来能屈能伸。”

    “很后悔?”战勋爵尾音微挑,“可惜,错失良机。”

    “当然。”两人之间又是剑拔弩张,雷靳炎勾着唇角,意味分明,“后悔当时没一枪崩了你。”

    也省得现在两看生厌。

    “你们省省。”秦羽肆头疼于两个人说话针尖对麦芒,微微皱起眉头,“既然可以,战上将就装病,先试试苏小姐的反应。”

    说干就干,战勋爵从笔挺的军装中摸出手机,拨通苏子诺的电话,疏旷的松林中回荡起‘嘟——’的声音。

    “啧,电话也不接。”雷靳炎幸灾乐祸感慨一声,“可怜哟。”

    战勋爵冷冷看过去,不言不语,只盯着电话。

    战勋爵脸沉如水,停了两秒继续拨打,显然对方已经是黑名单的操作。

    秦羽肆也万万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把战勋爵的电话拉黑名单的人。战勋爵现在的地位,就算是致电m国总统,也会直接被接入。

    秦羽肆看得都于心不忍,拿出来自己的手机:“用我的试试。”

    战勋爵冷着脸看着秦羽肆的手机,又抬头看看秦羽肆,脑中蓦然想起昨晚齐幽幽和贺炎的话,脸色顿时又黑了八度,生硬道:“不用。”

    “战少将追不到老婆,看谁都像抢人的。”雷靳炎恶意满满。

    战勋爵不再理睬,直接转身,脚步快速到没有一丝含糊。

    “你去干什么?”秦羽肆诧异地看着战勋爵一言不发就走,瞥了雷靳炎一眼。

    总开玩笑,生气了?

    “去找她。”

    “你就算去找她,她还是不会让你进门。”雷靳炎在后面懒洋洋的嚷道。

    战勋爵不语。

    既然是装病,最好装到她面前。

    秦羽肆一把拉住雷靳炎:“军部无人不知,战勋爵一旦认定的比狼更坚持忍耐。”

    “我难道还少被他咬了吗?”雷靳炎勾着坏笑,手中把玩着手机,一脸意犹未尽。

    秦羽肆双手插兜,十分闲适:“如果不是为了羽铭的病,我也想看他热闹。”

    雷靳炎划开手机,看着置顶的电话号码,愉悦地眯起眼睛:“她会好好照顾秦羽铭,这是流淌在她血液的本能。”

    “但我不容许半点风险。”秦羽肆笃定又暗含警告,“你的小动作,不要影响到阿铭。”

    “知道。”雷靳炎轻轻哼起了不成调的歌,双手插兜慢悠悠迈着步子向陵园外的方向走去。

    苏子诺的出租屋里比往日空旷一大半。

    她面无表情地把一件又一件属于战勋爵的物品塞到行李箱里,整整齐齐码好,哪怕小到一枚袖口也放进固定位置。

    放在身边的手机又一次响起。

    苏子诺目光顿了一下,战勋爵?他已经被拉黑了。

    她腾出手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浮出一条短信,顿时目光凝住。

    苏子诺叹了一口气,合上行李箱盖子。

    这是一只庞大的行李箱,但才只是卧室和客厅的东西。

    面无表情地走进书房,她把战勋爵的书一本本抽了下来。

    曾经心心念念想要偷看的文件,现在连一个字都不再瞟。

    都结束了。

    深吸一口气,将装满书的行李箱扣好,视线又一一掠过房子的每一寸角落,确定不会再有一丝一毫属于战勋爵的东西遗落在这间房子里,这才将打包好的东西都堆放到客厅的角落。

    而此时,门铃声准时响起。

    她努力吸了几口气,猛地拉开门,僵硬地看着站在门外的男人:“来得正好。”

    战勋爵眉毛稍稍动了一下,紧绷的容颜第一次划过一丝尴尬?装病是吗?他应该怎样表现虚弱比较自然?

    但是,战勋爵显然没有酝酿好,就看到苏子诺转身将两个大箱子拖了出来。

    苏子诺声音寒凉:“这些都是你的行李,你可以回龙堡了。”

    这些都是自己的行李?现在一席之地都不肯留给自己。

    战勋爵几乎一下联想到一年前,苏子诺被勒令离开龙堡的场景。

    而现在,他们之间换了立场。

    “战上将前程似锦,当然有争着抢着为你准备居所的人,不方便把东西寄存在我这里。”她清清嗓子,继续道,“这些东西可能对战上将来说不值一提,但是,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你这是把我赶出去。”战勋爵脊背绷直,如狼似虎地盯着苏子诺的双眼,眸色暗沉已经饱含怒气。

    “如果上将不方便亲自处理,我会直接通知龙堡。”苏子诺在战勋爵逼迫般的目光下嗓子微微发紧,垂下眼帘,“或者,战上将哪里方便,想送去哪里都可以。”

    苏子诺已经说得很明白,不再看战勋爵一眼,拍了拍行李箱就离开。

    但是苏子诺还没转身,箭步上前拉住苏子诺手腕:“我不可能去走。”

    “战上将,需要我再报一次警吗?”苏子诺容颜清淡,却是真正的无懈可击。

    苏子诺现在的表情,似乎战勋爵引起她情绪波动的资格都不再有。

    让战勋爵想起自己让苏子诺离开的心情,可也正是因为知道,才明白苏子诺现在的心境有多凉薄,真正的不再牵连,只想脱离。

    紧张到捏住苏子诺手腕的手都不自觉用力。

    苏子诺不动声色地看着男人越攥越紧的地方,微微皱眉。

    战勋爵顷刻松开。

    “疼?”

    苏子诺抬手却是扶住了门:“不需要战上将负责。”

    说完就要关门。

    “苏子诺。”战勋爵第一次有种毫无突破可能的暴躁:“到底别扭什么?要闹到什么时候?”

    战勋爵单手抵着门,还没用力,苏子诺根本关不上去。

    苏子诺也有些烦了,她倒是使出了全部的力气,想要把战勋爵拒之门外,但是不但不能撼动分毫,倒是因为太过急躁,白皙的容颜迅速的漫上一层粉色。

    “我让你走!”苏子诺不想再被逼到歇斯底里的境况,可是战勋爵就是岿然不动像是一座山!

    苏子诺也是怒火上头,一脚踢过去,当然踢不到战勋爵。但是,战勋爵的行李箱噼里啪啦的滚了下去!

    战勋爵深邃的目光就盯着在他面前滚下楼的行李箱,下一秒,大手也不卡门了,单手一捞就把苏子诺捞出来,直接抵在门上。

    “战勋爵……”苏子诺声音发颤,但是来不及说出拒绝的话,就被战勋爵捏住下巴。

    “你……”

    战勋爵狠狠吻她。

    苏子诺想抬起手,但是直接被战勋爵准确捏住手腕摁在门上。

    苏子诺想要挪动身体,战勋爵直接把手抵在苏子诺衬衫的一摆,仿佛在警告苏子诺如果再反抗,就会被攻城略地。

    苏子诺被压制在门上,整个人被吻得瑟瑟发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