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一十八章:那晚确实是他

    “对对对,他根本就不配在军部里面。看他的样子哪里像是个军人,连战上将的十万分之一都比不上。这种怪物就该滚出我们医院,自生自灭去。”

    不堪入耳的声音越来越多,整个圣米伦都知道icu里面住着一个怪物。还有人挤到icu门口,为了一睹怪物的面容。

    苏子诺一无所知,吃过饭便立马赶往圣米伦的资料库。她想知道之前有没有发生过类似的病例,却无功而返。

    折回雷靳炎的病房时,苏子诺才发现走廊里挤着无数的人。

    “让我们进去。”

    “把邪渊的奸细交出来。”

    “怪物滚出圣米伦,滚出去!”

    为首的人疯狂的大喊着,声音锐利的让苏子诺心跳险些停下来。令她吃惊的是,里面竟然还混着几个护士。

    病人不懂事就算了,护士难道也不明白吗?

    病房门前守着的几个护士,坚韧点的脸色惨白,还有的已经蹲在地上瑟瑟发抖了。

    “苏医生来了!”

    突然有人一声喊,所有人纷纷将矛头转向苏子诺。

    “我们这么多活人,还在医院呢,把怪物赶出圣米伦!”

    苏子诺正了正神色,抬手示意大家安静。

    群情激奋,根本没有人理会她,“我们才不和怪物在一个医院,要么赶走怪物,要么退钱我们走。”

    “赶走怪物”

    “赶走邪渊的奸细。”

    过了许久,没有人理会他们,大家才陆陆续续安静下来。

    “我不明白你们说的怪物是什么,里面只有我的病人,只有军部优秀的军人。”苏子诺冷静道。

    有人冷喝一声,“你别想着糊弄我们,我们都知道里面是个什么玩意。让他滚出去,不然今天没完。”

    “什么军人,他就是八方会的大混混。”

    苏子诺眼神冰冷,雷靳炎高贵耀眼的时候,谁敢说雷靳炎是个混混,谁敢质疑雷靳炎的身份。或者说,雷靳炎现在可以站起来,这些人就不敢多说一个字。

    虎落平阳被犬欺。

    护士战战兢兢的走过来,附耳道:“苏医生,雷先生醒了。”

    面对这么多人的质问苏子诺丝毫不慌张,却因为这句话心脏乱跳。

    雷靳炎是个那么骄傲而耀眼的人,要是他知道这些人都把他当怪物,他会怎么想?

    “我们圣米伦没有资格赶走一个在职的军人。”苏子诺冷冷抛下一句话:“要走的,去窗口退费,圣米仑不会差你们一分钱。”

    然后苏子诺就快步走向雷靳炎的病房。

    床上的人物不言语看着她。

    苏子诺走过去替他换掉染上黑色污水的床单,“病毒感染的尤其快,能这么快醒过来,不愧是雷少爷。”

    雷靳炎根本看不出脸色,只是幽深的长眸闪过一丝暗色。

    “你身上有变异的k病毒……”

    苏子诺没有打算隐瞒,对于向来张扬耀眼,在八方会倾塌时也可以杀出一条血路的雷靳炎来说,隐瞒就是侮辱。

    话还未说完,苏子诺发现雷靳炎又一次陷入昏迷之中。

    k病毒的变异体,更加凶险,更加致命,气势汹汹就像随时准备吞噬生命。

    苏子诺无声的垂下头,苏子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但是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掉。

    但苏子诺只允许自己崩溃一会儿,然后抓住雷靳炎的手。

    “但是,雷靳炎,我也一定会把你治好,这是我要送给你的礼物!”

    掀开被子,苏子诺无视被染黑的被单,手法娴熟为雷靳炎清理伤口。

    “不要在意别人的话,你知道他们都是贪生怕死。”

    “八方会没有做过的事情不要认,你没有做过的事情谁也不能怪到你头上,我知道你不是邪渊的人,我信你。”

    不知道昏睡的雷靳炎能不能听到,苏子诺叹了口气。他是一头孤傲的头狼,应该骄傲而嚣张才对啊……

    “雷少。”就在这时,小李跟老台出现在病房门口,

    他们跟苏子诺一样,都是来看雷靳炎的,小李跟老台对雷靳炎的忠心,苏子诺当然不用怀疑,雷靳炎出事不到三天,他们整个人也跟着瘦了一圈。

    “你们怎么受伤了?”苏子诺看到两个人脸上鼻青眼肿,还套着军装,但是军装歪歪扭扭,两人都把军服敞着,苏子诺一开始以为是八方会的习惯,但是仔细一看,两人几颗扣子都掉了。

    “少爷睡了?”老台把话题转了出去。

    但是小李年纪轻:“军部那群傻逼,就会满嘴喷粪,他们竟然敢说少爷是内奸,还把我们的饭打翻,说我们不配吃军部的饭,我们少爷是谁?砍断了腿也不会跪下,什么军部,我们都不稀罕,别说十来个人我们不放在眼里,就算来一百个,我也照样跟台哥给他们揍趴下……”

    “小李。”老台厉喝一声:“不要乱说。”

    “什么乱说,什么得罪了上校的儿子,这辈子别想出头,老子谁想出头,谁说我们少爷我就跟谁拼命!”小李也是气狠了,眼睛都红了:“台哥,军部那帮孙子本来看不起我们,我们回八方会吧。我们回八方会,少爷就回来了,少爷就会好了……”

    小李这么说,算是有些孩子气了,但是他心里就是这么想的,他们不想要少爷筹谋的好前程,只要少爷平安。

    老台的眼睛也迅速翻红,他压低声音:“军部是少爷为八方会上下的兄弟争取的好前程,这么任性才是辜负少爷。军部那帮孙子再敢说少爷一个字,我们还往死里揍,但不能说回八方会的话,少爷会伤心。”

    跟小李说完,老台走到雷靳炎的身边:“少爷啊,我们在军部好着呢。那帮孙子没有人敢跟我们叫板,我们八方会一个顶三,就算我们匪类出身,但是一定给少爷长脸。”

    苏子诺如何不明白,不仅是圣米仑,军部这种男人扎堆,实力说话的地方,关于雷靳炎的风言风语更不会少。而且八方会的人是匪类出身,以前有雷靳炎那么张扬灼目的存在,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现在雷靳炎倒了,病情又是这么凶险可怕,跟邪渊主人的症状那么相似,军部的一些小人,自然开始作妖!

    雷靳炎的事情如果解决的不好,被人传为诟病,那么八方会的一票兄弟,在军部的不是供职而是画地为牢。

    但是军部的事,确实不是她可以左右。但是清者自清,只要,只要雷靳炎挺过去一切不攻自破。

    苏子诺再给雷靳炎检查了一遍数据,叹了一口气,没发现雷靳炎的层层包扎下的手颤抖的厉害。

    苏子诺一离开病房,就扑入实验室,抗体,她要得到抗体!

    实在不行,哎嗨的体内……

    苏子诺立刻把脑子里的想法晃出,超级抗体的存在,梁教授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来彻底掩藏,一旦超级抗体的存在再次走到人前,不仅仅是哎嗨会成为各方的众矢之的,很可能是另外一场20年都不会结束的混乱。

    雷靳炎,她一定会救,但是不到万不得已,她不会这么沉不住气。

    除了雷靳炎,感染k病毒的,还有霍老元帅的孙子,不得不让人怀疑,这本身是一场试探,看梁靳西的徒弟门,看刚刚稳住的圣米仑,能不能拿出超级抗体。

    “啊!”

    又是一声尖叫,苏子诺猛然回神。她迅速抬头看墙上的心电仪,图像弯弯曲曲,但是却跳动的非常不规律。

    “苏医生,雷少的抵抗液导管,导管掉了!”

    她视线落到站在一旁的小护士手指上,顺着看过去,心中骤然紧缩,像是无数根针密密麻麻扎在心上!

    输入抗体液的管子,一定是被雷靳炎拔了,珍贵的抵抗液在地面流淌着。

    苏子诺手指慢慢缩紧,保持冷静道:“换抵抗液。”

    雷靳炎啊……他这么骄傲的男人,他是不想这么像是怪物一样活着吗?他是不想拼了命洗白的八方会兄弟因为他在军部举步维艰吗?雷靳炎,他一直飞扬跋扈,心底却是柔软的人,他一个人撑了这么久,终于是累了吗?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苏子诺完全无法入睡,明明已经困到了极点,但是神经都紧绷。

    曾经无论什么样的风波,雷靳炎都站在她身后。这一次轮到她来守护他。

    但是,经过长时间的压力和高强度手术后她的精神状态堪忧,哪怕努力集中精神,也抵不住困意来袭。

    强撑两个多小时后,她几乎是昏睡了过去。

    迷迷糊糊醒来外面早已太阳高照,苏子诺猛的转头朝心电仪的方向看去。压根没有注意到身侧男人微微拧起了眉头。

    仔细检查抵抗液和雷靳炎的各项系数,她才松了口气。下意识扶着床伸个懒腰,手刚打出去就被人握在手心。

    苏子诺转头看着男人,怔愣片刻,“你……你什么时候来的?”

    “两个小时前。”战勋爵目光扫过女人眼底的黑眼圈,眼神不禁沉了沉。

    “怎么不叫醒我?”苏子诺长长的睫毛瞬了一下。

    那个晚上的男人,就是他?

    “邪渊的败类,军队的奸细,滚出来,立马给我们滚出来!”,就在这时,门外传来怒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