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三十章:战上将的求生欲很强

    雷靳炎收回漫无目的的思绪,嘴角勾了勾,“是不是比哎嗨摸起来还嫩?哎嗨想不想要这样的皮肤?”

    “老黄瓜刷绿漆?”哎嗨撇了撇嘴。

    梗的雷靳炎满脸黑线,“哎嗨,我很老吗?”

    他英俊的脸难道不足以让人忽视他的年龄。

    哎嗨撑着小脸仔细思考了一会,“很老了,等哎嗨长大,你就是个老头子了。”

    “战勋爵也会是个老头子。”雷靳炎摸摸哎嗨的头,想到这一点心情平复许多。

    哎嗨坐直,脸色严肃看着雷靳炎,“战二是老头子也很帅,很酷,是哎嗨心目中最好看的老头子。”

    雷靳炎知道自己吃亏在哪了,他年纪摆在这里,欺负个小孩子,他也不厚道。

    “哎嗨。”

    雷靳炎抬起头,看着满面春风的苏子诺还有身后高大的身影,心情像是踩了狗屎。

    哎嗨从床上滑下来,张开小短手朝战勋爵扑过去。男人稍稍弯腰,毫不费力把他抱起来,眼底染上一丝柔和。

    “恢复的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常情况?”苏子诺弯下身替他检查营养液,看到他身上的新生的皮肤眉眼终于舒展开来。

    雷靳炎抬眼,目光不偏不倚落到她白皙脖颈处的一团暗红,眸光不禁暗了暗,“你亲自跟进,都好。”

    哎嗨撇撇嘴。

    苏子诺转身摸摸哎嗨的头,见一切都好折身朝霍谨言的病房走去。

    “我派人调查过你受伤之前的行踪,并没有任何疑点。”战勋爵缓步走过来,神线收紧:“究竟是什么人让你伤成这个样?”

    雷靳炎的身手数一数二,哪怕是战勋爵也一时奈何不了他,更不要提把他伤成这个样子了。

    哎嗨睁开眼睛看着雷靳炎,秀气的眉头微微皱起。

    “如果我说根本没有看到行凶的人,你会不会觉得很奇怪?”雷靳炎自嘲一笑,手指无意识摩挲着。

    伤害来的迅速,像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

    他堂堂八方会的会长竟然被人戏弄到如此地步,简直可笑。

    战勋爵眼神微微恍了一下,显然是没有想到会是这样。

    “我知道了。”战勋爵眼神瞬间冰冷,对方比他想象的更加强大。

    雷靳炎轻笑着,不羁而凶狠,“但我可以确认,他们的目的从头到尾都只有霍谨言一个。霍谨言身后的霍老爷子,会不惜一切代价救他,这一点你已经体会到了吧?”

    战勋爵微微颔首。

    哪怕是拼上半生所有的功勋,霍老爷子也在所不惜,再加上霍家一直在军部举足轻重的地位,霍谨言这个人,几乎代表了军部的所有机要关系的联结。

    对方很清楚直击要害,四两拨千斤。

    战勋爵的目光更沉,整个人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邪渊的人想要利用霍谨言的身份,胁迫军部停止解剖怪物的尸体,但是战勋爵的强硬态度使他们希望破碎。

    霍谨言的病迫在眉睫,苏子诺如果真的拿出或者“研发”出超级抗体,那么超级抗体的存在就会被警觉。而苏子诺做不到,那么大家就会寄希望于怪物的尸体,以舆论迫使军方停止解剖。

    无论是哪一种情况,对于邪渊来说都是有利。

    战勋爵放出遗体被送走的假消息,却在遗体送走的时候,特意放出“遗体”疑点,本是就势破局,引来隐藏在阴影中的邪渊的漏网之鱼,没想到撞进来的却是薄悠羽。

    而薄悠羽手上拿着的抗体,不得不让战勋爵忌惮,让一场天罗地网功亏一篑。

    “听说送超级抗体的是薄小姐?”雷靳炎这个时候也抬起头,提到了薄悠羽。

    战勋爵点头,将他之前布置好的陷阱告诉雷靳炎。

    “薄小姐真是能干,居然单枪匹马研发出超级抗体,看样子我还要谢谢她的救命之恩。”雷靳炎笑容戏谑而带着不屑。

    哎嗨撇撇嘴,“薄悠羽这个坏女人医术差妈咪十万八千里怎么可能研发的出来。”

    雷靳炎笑了起来,和战勋爵对视,看战勋爵丝毫不改的神色,就知道战勋爵也根本不信“自己研发”这四个字。

    “她的抗体是从哪里来的?”

    战勋爵摇摇头,薄家已经落寞,但是薄伯山的身份特殊,跟霍老也是颇有渊源,而确实是薄悠羽拿着抗体,成为霍谨言的救命恩人。

    战勋爵可以扣押着薄悠羽,但是却不能进入审问。

    “算了,连我都没有看见邪渊人的脸,以薄悠羽的愚蠢程度更不可能看到。”雷靳炎冷嗤一声,“薄悠羽的脑子,现在恐怕连自己是替死鬼都不知道。”

    愚蠢的孤身前往研究院,闯入战勋爵的网中。

    从她身上得不到有用的消息,哪怕她的抗体很有可能是从邪渊手里得到。

    战勋爵点头,和他想的相差无几。

    这也是战勋爵没有对薄悠羽审讯的原因,薄悠羽身上只能寻找邪渊留下的蛛丝马迹,审讯只能打草惊蛇。

    “怪物的尸体怎么样了?”雷靳炎收起笑容,严肃起来。

    “已经解剖,联合国医疗部正在研究进一步存在的问题。”战勋爵冷声道。

    雷靳炎点了下头,邪渊主人的尸体被解剖,那么邪渊人的希望就落空了。

    “薄小姐最近怎么样了,身为超级抗体的研发人,一定很威风吧?”雷靳炎笑容不屑而冷酷。

    寻房正要从雷靳炎病房门口走过的苏子诺听到薄小姐三个字,突然停住了脚步。

    听觉敏锐的战勋爵眼神一凛,“军方招待所会处理。”

    “薄小姐现在不应该是军部的重点关注对象,你居然不在意?”雷靳炎目光有意无意的扫到门口露出来的一抹白袍。

    雷靳炎心中一阵无语,这么久以来都没有告诉过苏子诺她的隐蔽方式很一言难尽吗?

    战勋爵眼神深邃,“我只关注我的女人,其他的事手下自然会做。难道雷少很关心你的救命恩人?”

    “咳咳咳!”雷靳炎差点被呛到,瞪着刚刚还一脸杀伐决断,一遇到苏子诺的问题就这么“贪生怕死”求生欲简直满格嘛!

    他是太敏锐,还是脑袋后面长了眼睛!

    战勋爵看着雷靳炎的眼神依然老神在在,冷漠的俊脸没有任何波动。

    她的老婆来看他,光听脚步声就可以分辨了,更别提雷靳炎明显的“我来给你挖个坑”的表情,只要不瞎就不可能猜不到。

    而门外的贴着墙的苏子诺,嘴角不自觉的勾起来。

    弯弯的眼角的笑意无法掩饰,一直不安的心终于确定下来。

    不用再疑惑他剿灭邪渊时心底藏着的人是谁。

    也不用再想他来医院是为了看谁。

    这就是答案。

    苏子诺抿着唇看似“悄无声息”的离开,走到秦羽铭的病房门口,瞳孔微微收缩。

    秦羽肆站在那里,身材挺拔,俊美的侧脸被阳光渲染的更加耀眼。

    “秦先生。”苏子诺走过去,心底无法自抑的涌上一股不舍感,但她面上仍旧带着笑意,“是来接羽铭的吗?”

    秦羽铭转到圣米伦之后,身体恢复速度令所有人感到惊异。现在已无大碍,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了。

    那个孩子是她曾经最担心的病人,现在要走了。

    苏子诺明白自己该为他感到高兴,但还是会有些不舍得。

    秦羽肆点头,眼神温柔望着站在病房里的少年,“是,羽铭今天出院。苏医生,羽铭的病情一直多谢你。”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秦羽铭可以如此快速地康复。

    秦羽铭可以真正重新捡起来击剑,可以正真捡起画笔,甚至跆拳道可以简单的跟教练过上几招,他一直盼望的弟弟,终于来到他的身边。

    “不客气,这是我身为医生的职责。”苏子诺抿了抿唇,又不放心道:“羽铭的病情已经恢复,但是身体还是虚弱,营养,运动都需要特别安排。”

    秦羽肆转头看着苏子诺,眼神诚挚,“我已经专门请了营养师,苏医生不用担心。另外,羽铭有礼物送给你,能亲自送给苏医生,羽铭一定很开心。”

    “送给我?”苏子诺怔了下,随即点头抬脚走进去。

    病房里有两个佣人正在收拾东西,秦羽铭听见声响转头眼神亮了亮,“苏医生,你是来送我的吗?”

    “嗯。”苏子诺点点头,心绪不由得感慨万千。

    但是相比于上一次,秦羽铭离开圣米仑到红顶医疗的抗拒与紧张,这一次苏子诺可以看到这个少年脸上,平和温暖,对明天充满希望的表情。

    这就是医生的意义吧。

    秦羽铭看到了苏子诺,嘴角勾起一抹笑容,飘逸碎发随着他的动作起伏,茶黑色的眼眸里写着不加言语的欢喜。

    他几步走到桌前,双手捧着一个画框走过来,“苏医生,谢谢你一直没有放弃我,也谢谢你这么久以来的鼓励和支持。就算是出院以后我也会一直记着你的,这是礼物。”

    苏子诺眉眼弯了弯,“不用谢我,这也是你努力的结果。”

    “什么样的画?”她接过来,拆开之前含笑看着秦羽铭,“要是太贵重的话我可不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