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三十三章:那个时候,你也想见我

    战勋爵大步走过去。

    “二叔,这么晚了来,有事?”

    书房里的人身子猛的摇晃了一下,随即转头道:“勋爵啊,只是睡不着,过来转转而已。”

    战勋爵面色淡淡点了下头。

    要说这位二叔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陪二叔聊聊天?”男人扬手招呼战勋爵。

    虽然战序杨是战勋爵的长辈,但是面对这个侄子,他总是带着几分恭敬。

    战勋爵点头,走到二叔对面坐下。

    “最近在忙些什么?”

    “负责邪渊主人尸体,其他都是军部例行事务。”战勋爵端起桌面的水呷了一口。

    二叔缓缓点了下头,“邪渊主人?就是最近大家都在议论的那个?”

    战勋爵颔首。

    “确实是各方牵动,这个遗体现在怎么样了?”二叔笑着道。

    但是战勋爵扫过一眼,就知道战序杨现在脸上的每块肌肉都没有放松。

    他这位二叔在军中也有任职,职位还不低,但是和自己雷靳炎相比,他那个职位确实是个闲职。

    有名声平时却没什么实事交到他手里,这也是战序杨一直在军中的状态,战老爷子早些年也想过给他安排要务,但是所谓人各有志,再说战家有了战勋爵已经如日中天,战老爷子也没有过多勉强。

    邪渊的事对于外人来说都是机密,但是二叔是战家人,说两句未尝不可。

    “邪渊主人的尸体已经解剖,联合国医疗部确定曾经他注射过类似超级抗体的试剂,但是显然超级抗体并不成熟,否则他也不会如此的面目。”

    二叔眼神亮了一下,藏在衣袖下的手不禁握紧。

    “未知药剂导致他不但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而且因为超过身体的负荷程度,各器官都发生了一定程度的畸变,以至于他人不人鬼不鬼。”他话语停了片刻,想起贺炎的话道,“尤其是他的心脏意外增大。”

    二叔拧起眉头,张了张嘴正要开口。

    战勋爵接着刚才的话继续道:“暂时医疗部还无法确定他的心脏的意外增大是什么原因,从各方面的解剖数据额上来看,都没有这个必要格外增强心脏功能……”

    “不要管心脏的问题,超级抗体究竟怎么样了?”二叔口气急迫,眼底闪过一丝焦躁。

    战勋爵斜睨他一眼,目光微收,“二叔很关心这个?”

    二叔连忙摆摆手,脸色迅速恢复平静,“只是最近军中都在谈论这件事,多听了几嘴心里就好奇起来,超级抗体,在战家也是机密?”

    战勋爵微微颔首收回视线:“并不是,但是有关超级抗体的信息,对绝大多数人是的,人少知道,更安全。”

    战二叔的脸上一顿:“是,这样。”

    战序杨紧紧握了下拳头,一声不吭起身朝外走去。

    战勋爵若有所思的眼神跟着站二叔的身影彻底消失,重新落到面前的红木书桌上。

    他打开抽屉,看清报告上的内容眉头皱了起来。

    彻底处理完公务,战勋爵起身离开书房。走出去的片刻,又转身带上书房的门。

    “少爷还没睡啊?”秦嫂嘴角含笑走上来。

    战勋爵点头,抬手握紧门把手。一扭,门把纹丝不动,更不要提紧锁的门。

    秦嫂见状眼珠子转了转,忍不住抬手捂住嘴笑了起来。怪不得这么晚不睡,原来是被苏小姐关在门外了。

    堂堂战上将深夜被扫地出门,这消息说出有谁信啊。

    战勋爵抬手摸了摸鼻子,不仅不恼,眼底反而闪过一丝笑意。小女人看样子真的被他欺负狠了,要开始反抗。

    秦嫂见战勋爵没吭声,默默探头瞥了眼,唯恐他会生苏子诺的气,“少爷,家里各房间的备用钥匙我都有收好,我这就给你拿去。”

    “不必。”战勋爵摆手。

    秦嫂心底咯噔一声。

    “被老婆赶出去,不能用强的。”战勋爵挑了下眉,口气平淡:“应该顺着她。”

    秦嫂愣了一下,然后眼睛都亮起来了。

    她看着长大的少爷终于学会疼人了,这都是苏小姐的功劳啊。

    “那少爷我马上就去收拾一间客房出来。”秦嫂擦了擦手,立马就打算把靠着苏小姐的客房收拾出来。

    战勋爵摇头,眼神势在必得,“不用了,秦嫂你去睡吧。”

    秦嫂愣了片刻,但是因为战勋爵坚持,她只好嘴里嘟囔着下楼。难道少爷是打算睡在苏小姐的门外?

    那怎么能行,要是传出去要被人笑掉大牙的。

    想到这里秦嫂顿住脚步,原地踱了几步终究放心不下。回头的瞬间只见一道黑影从眼前闪过,走廊上哪里还有战勋爵的身影?

    而战勋爵此时正站在走廊的尽头,眼神微微眯起。他伸手敏捷翻出窗户,稳稳站在露台上。

    随后纵身一跃,落点是苏子诺的卧室外的小阳台。单手足以让他保持平衡,他翻身直接落入阳台。

    谁知道脚底一滑,整个人险些摔倒。也只有战上将的伸手,才能及时稳住重心,但是突然的变故也让他额头沁出一层薄汗。

    他眯起眼睛,脚下的地板砖上涂了厚厚一层液体。

    “有门不走,战上将总喜欢另辟蹊径?”浴室门打开,苏子诺敲着空空的沐浴露瓶子,嘴角微微勾起:“马失前蹄的感觉怎么样?”

    战勋爵长臂一展,想要将苏子诺揽入怀里。

    但苏子诺早有准备,向后一步拉开两人距离让他扑了个空,晃着沐浴露瓶子,“战上将要不要试着走两步?”

    看她笑容绚烂的样子,战勋爵翘起嘴角。

    其实过去把这个女人捞在怀里,不过是一瞬间的事,但是看着苏子诺得意洋洋就差配上“哈哈哈哈,你追不上我吧!”的小表情,战勋爵觉得自己可以多看一会。

    而后,忽然一道精光闪过他的的眼底,令他目光中的温柔更加浓厚。

    “总?”战勋爵挑眉:“所以,你知道这不是第一次。”

    苏子诺顿时说不出话来。以前她住在自己的小公寓却把战勋爵的行李人出去,战勋爵翻她窗户的时候,她并不是一无所觉。

    一直以来她都将自己知道这件事隐藏在心中,把那些甜蜜酸涩的心事、把那些不能告知别人的期待掩盖的很好,谁知道现在却因为一个字暴露。

    那个时候,她明明知道没有可能,应该割断一切,但是却暗中偷偷贪恋共处一室的温暖。一定很贪心吧。

    看着小女人无措的样子,战勋爵没心思和脚下的沐浴露纠缠,两步走过去将人揽入怀里。

    “以前怎么不用这个办法?”战勋爵把她打横抱抱起,眼神温柔。

    苏子诺双手无力推着他的胸膛,支支吾吾道:“之前……没想到。”

    她怎么会想不到呢,肯定是明知故问来捉弄自己。

    “嗯?”战勋爵俯身将她放在床上,随即撑起胳膊覆在她身上。高大挺拔的身姿将她笼罩,迫人的威慑力一并袭来。

    他低头在她精致的锁骨处反复辗转,“不说实话?”

    这个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多惊喜,那段时间的决绝跟冰冷,如果那个男人不是战勋爵,就真的被她的绝情吓跑了,可是这个女人暗地中,却有给自己偷偷放水,苏子诺这种个性的人愿意放水,一定是因为很爱很爱他吧。

    这个小女人,一直那么爱他。

    苏子诺白皙的脸颊浮起两团酡红,身躯因为他的湿吻微微颤抖,下意思闭上眼揽住男人的脖颈,无言中已经有了示弱的意味。

    实话,她说不出口。

    战勋爵眸底一点点暗下去,霎时间整个人的气势凛冽起来。但他不急于享用她,反而修长的手指轻轻撩拨她的耳垂,直到它红的快要滴血。

    苏子诺闭上眼睛,抱他抱的更紧,身体不自觉做出邀约的姿势。

    但是吻没迟迟有落在嫣红娇嫩的唇上。

    反而更多细细密密的吻在她脖颈处点燃火苗,温柔而缱绻。但苏子诺明白,这不是战勋爵往常的攻势。

    他更喜欢像是凶狠而不羁的野兽,把她折腾的快要散架也不结束。

    她从来不知道迟迟不开始也是一种煎熬。

    “说出来,我喜欢听。”炽热的唇触碰耳垂,沙哑性感的声音仿佛是魔音。

    苏子诺紧紧抓住他胸膛前的衬衣,睁开水润的眼眸,脑海里一片虚无,什么都想不起来,什么都想不明白。

    “我……我要说什么?”神情无辜的像是在等着人去欺负她。

    战勋爵眼神越发暗,浓重的欲望在他眼底堆积,但是比起欲望,他更想听苏子诺开口,“说你那么做是因为也想见我。”

    苏子诺怔住了。

    战勋爵铁了心要折磨她,见她迟疑大手忽然覆在她的丰盈处,重重一捏。苏子诺猝不及防浑身颤抖。

    “说。”战勋爵眼神狠厉看着她,不像是在看着爱人,更像是在审讯。

    心底像是有一团火在烧,烧得她理智燃烧殆尽,樱桃小嘴微微开启,“我……我想见你。”

    轰得一声,什么东西在脑海里彻底炸开。战勋爵再也无法保持冷静,视线牢牢锁在她唇上。猛的堵住她的唇,强硬而放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