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 三百四十三章:雪姨在她面前都是天使!

    “不瞎就可以看出来,以后一定是我会给这孩子更多照拂。”秦羽肆神情淡淡的,口吻一如既往的优雅矜贵:“某些人,自己不惹事就不错了。”

    雷靳炎冷嗤道:“让孩子跟你学的奸诈狡猾?整天勾心斗角?他该跟着我学本事。”

    “学你打光棍的本事?”秦羽肆低嗤。

    “说得你好像不是凭本事单身一样!”雷靳炎跳脚:“你跟我同一年,还比我大3个月零七天!”

    “那是为了最开始的服众,特别调整的资料。”秦羽肆不徐不急:“大哥。”

    “调整的是你的脸皮才对!”

    所以,他们是吵起来了吗?

    苏子诺不禁扶额,连男女都不清楚他们竟然都能吵起来。

    “跟着你当一辈子莽夫?”秦羽肆口气嘲讽。

    雷靳炎气的额头青筋崩起,要不是他现在伤还未痊愈,一定让秦羽肆试试他的厉害,“总比整天提心吊胆被人算计好。”

    “呵!”秦羽肆冷笑一声,“废物才会每天提心吊胆,跟着我只有他算计别人的份。”

    雷靳炎摇头,“正好让人把你造下的孽都算在他头上?”

    “一辈子平庸的人当然没有人记恨,就像你雷上校。”秦羽肆眼神扫过雷靳炎,满满的不屑。

    “吵什么呢?”清丽的女声吸引大家的目光。

    战卿卿勾着红唇,单手搭在李博明肩上,露出大大的笑容。

    李博明显然让了一下,但是下一秒战卿卿直接抱住他的手臂,李博明想要说什么,战卿卿举着一根纤细的手指:“我嫂子可是怀孕了,你别伤到她。”

    果然,战勋爵一把把苏子诺圈在怀里,对李博明沉了沉眸色。

    李博明是不是拒绝他的妹妹他不会干涉,但是如果影响到他老婆他绝不允许。而且,战家的女人,怎么会配不上一个医生?

    李博明头疼,战家的人,果然一个比一个难缠,倒也没有把战卿卿甩开。

    所有人,都这么开心吗?她们都笑的那么灿烂,而刺眼!

    谁也没有注意到依旧一身落魄的薄悠羽,静静地站在走廊转角,眼睛充血,手指紧攥在手心。

    他们怎么能笑的这么开心,薄伯山的离开不过几个小时,她们现在的笑简直是刮在她心口的刀!

    她想要把这些人,统统都下地狱!薄悠羽满眼的阴狠,就在酝酿到了至高点,眸子扫到了人群角落的一个身影。

    梁羽晨,看着欢笑的人群,努力的挤出笑容附和但是眼睛却掩不住的落寞……

    梁羽晨,薄悠羽冷哼了一声。

    “天啊!”

    “好基情!”

    “这也太拼了吧!”

    突然人群中爆发出一声不可置信的尖叫,随即惊呼声此起彼伏。

    在争锋相对中完全被碾压,最后张口结舌完全无话可说的雷靳炎,在秦羽肆胜券在握准备接收干爹称号的时候,突然,吻上了秦羽肆的唇!

    雷靳炎跟秦羽肆,无论身体长相都是不相上下的耀眼挺拔。这样冲击的一幕,不仅不违和,反而让所有人都被点燃般的起哄附和!

    雷靳炎完全不按常理出牌,连秦羽肆都反应了两秒,才一把推开雷靳炎。

    雷靳炎后退两步,直接掠过已经呆住了的秦羽肆,冲到苏子诺面前:“干爹是我,干爹的位置非我莫属!”

    苏子诺呆呆的点头,雷靳炎啪打了一个响指:“搞定。”

    秦羽肆抬手抹过嘴唇,眼底闪过一丝阴蛰,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秦大公子却并没有多少厌恶。

    雷靳炎浑不在意,拍拍他肩膀道:“愿赌服输啊,别告诉我你秦大公子输不起。”

    秦羽肆冷嗤一声,没吭声。

    而此时战卿卿突然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突然把李博明一拽,李博明本来也是因为雷靳炎的突然的动作有些冲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战卿卿用力一拽,然后脚尖猛然一踮,顺势就吻上了李博明。

    而在外人看来,完全是李博明情不自禁,突然低头吻战卿卿,事实上战卿卿趁其不备香舌撬开他的牙关,肆意撩拨。

    人群中又是一声接着一声的欢呼。

    李博明抬手就要推开她,谁知战卿卿身为战家人,体能远比一般的男人要好,竟纹丝不动。

    李博明猛的用力才让她踉跄两下远离,两人唇间拉开一条银丝。

    不少护士见状脸颊都红了。

    战勋爵再看向李博明的目光已然不同,战卿卿的成长,战勋爵没有付出多少关心,对于战卿卿的婚事,他也从来没有催婚之类的意向,但是有男人在眼皮底下亲了自己的妹妹,如果辜负了战卿卿他显然不会坐视不理。

    李博明凝眉看向战卿卿,显然战卿卿是故意的。

    连战勋爵都是这样的反应,别说其他围观的“公开撒狗粮行为”的吃瓜群众。

    “李医生,也该找时间,拜访一下战家。”

    “对,凑一个双喜临门啊。”

    善意的附和声此起彼伏。

    “李叔叔,你是我的姨父吗?”连哎嗨也掰着手指算道,脆脆的声音更是引起一波笑声。

    梁雨晨怔怔的望着众人,一瞬间仿佛所有的欢笑声都离她远去。浑身僵硬,仿佛落入了冰窟窿的她不停颤抖。

    眼泪涌上来,她狠狠的掐自己让自己能保持笑容。可是这些人的开心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眼神空洞扫过一张张笑脸,梁雨晨默默的从人群中退出来。反正也没有人在意她,她在这里也只是一个若有若无的背景板。

    再待下去也只是给自己找不痛快,与其看着李博明被战卿卿一步一步“套牢”,不如闭上眼睛当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石雕。

    谁都没有注意到她的离开,除了薄悠羽。

    不知不觉走出圣米伦,看着满城霓虹,梁雨晨发现她竟然不知道自己能去哪里。回到家?不可抑制就会想到爸爸,留在圣米伦,圣米伦讨论的,不是苏子诺怀孕,就是李博明要成为战家的女婿。

    “上车吗?”在圣米伦门口招揽客人的出租车司机见状滑下车窗道。

    梁雨晨点点头,拉开车门坐上去。

    “小姐您要去哪?”

    梁雨晨抹了抹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早就流下来:“随便……不,送我去酒吧,哪一家都行。”

    半个小时后,梁雨晨跌跌撞撞走进酒吧,不顾周围暧昧的气氛,指着酒保道:“给我一杯伏特加。”

    酒保看了眼梁雨晨,梁雨晨这样的失魂落魄的女孩啊,在酒吧太常见了,寻常的不值得多看一眼,手脚麻利递上一杯酒。

    梁雨晨端起酒杯一口饮尽,酒太辣而苦涩,刺的她喉咙火辣辣的,眼泪更是不停的往下掉。

    原来烈酒的味道这么难喝,为什么上一次跟李博明还有苏子诺在一起喝,她没觉得呢?

    她“嘭”一声放下酒杯,“我还要!”

    两杯。

    三杯。

    直到她根本不记得自己喝了多久时,痛苦的感觉终于离她远去。眼前一片模糊,五颜六色的灯光糅杂成一团。

    “我……我还要!”梁雨晨面颊通红,手臂摇摇晃晃的把杯子递给酒保,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旁边坐下了一个人。

    “小姐,你一个人来的?”酒保皱了皱眉,看她穿的规规矩矩也不像常来的人。

    梁雨晨迷迷怔怔看着他,“我,我一个人怎么了?我一个人过不下去了吗?全,全都不是我的,不是我的!”

    后半段几乎是嘶吼,泪水又一次噼里啪啦打在吧台上。

    什么都不是她的,爸爸的位置她也保不住,喜欢的人也抢不过来,她就是个废物,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给她酒,我认识她。”而就在这时,一道嫌恶的声音响起。

    薄悠羽冷声道,“给她酒。”

    要不是觉得她还有些利用价值,她才懒得和她废话。只知道唯苏子诺马首是瞻的蠢女人,现在终于吃到苦头了,活该!

    酒保点了下头,迅速递上一杯伏特加。

    薄悠羽心里根本看不上梁雨晨,但是没想到,梁雨晨摇摇晃晃却第一时间抓紧酒杯把手,另一只手撑着吧台踉踉跄跄的站起来。

    一个貌似长的薄悠羽的女人?梁雨晨摇摇头,潜意识想离薄悠羽远一点。

    但是酒精麻痹了小脑,脚下一软梁雨晨整个人朝吧台磕去,酒保眼疾手快拉起她。

    “我,我不要和她坐在一起。”梁雨晨眼前一片模糊,只凭借自己内心的意识说着胡话,“她是个坏女人!一肚子坏水,情深深雨蒙蒙里面的雪姨,在她面前都是天使!”

    什么雪姨?她有那么老吗?

    薄悠羽刚刚重新描画的妆容都扭曲了!

    “我是个坏女人,那苏子诺是什么?要不是拜苏子诺所赐,你会在这儿借酒消愁?”

    梁雨晨突然安静下来,怔怔的看着她,“苏子诺,苏子诺,她是个好人,是个好姐姐。”

    如果不是她圣米伦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好人?”薄悠羽阴沉的笑开:“梁靳西就是栽在苏子诺手里,连带着他的女儿也是个糊涂蛋,被人骗的团团转还口口声声说苏子诺是好人。”

    梁雨晨猛的一拍桌子,“你!你不许说我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