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四十四章:我是不是真的不如苏子诺?

    爸爸是天底下最博学最慈爱最厉害的人!

    薄悠羽冷嗤道,“冲我吼个什么劲儿,有本事去找苏子诺要回你爸爸的命。”

    一句话如同晴天霹雳在脑海里炸开,梁雨晨摇摇晃晃的身影顿时定住:“你在胡说什么?我爸爸的死和苏姐姐,一点关系都没有!”

    薄悠羽微微眯起眼睛,突然笑了起来,“原来你不仅是个糊涂蛋还是个可怜蛋,连你爸爸是怎么死的,你根本都不知道。”

    光怪陆离的灯光扫过她的脸颊,梁雨晨清清楚楚看见她眼中的嘲讽和怜悯。

    “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她听见自己问,但是心里却有个声音疯狂的在说,不要问!

    这个女人的答案,不过是为了诋毁苏子诺,她的身体里满腔都是毒液!

    可是,那是她的父亲,他的父亲被运回来,已经只是一坛骨灰,她连父亲的最后一面都没见上,为了不让她难过,苏子诺跟军方告诉她的信息很少,遇难的细节更是略过不提。

    她们想得是不让她难过,但事实上,她多想知道爸爸在离开前的最后发生的事!

    薄悠羽挑眉,嘴角勾起一抹凉薄的笑容,她慢慢的抬起手做成枪状,朝着梁雨晨的眉心“嘭”的一声。

    “就是这么死的,不过这一枪,是为了苏子诺,他朝自己开的枪。”

    刹那间梁雨晨睁大了眼睛,声音颤抖道:“不,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爸爸是自己被邪恶组织盯上,然后,然后被……”

    她抬起头满脸湿润,泪如雨下。

    “他们?”薄悠羽挑眉冷笑着掏出手机,很快就把屏幕递到梁雨晨面前,“他们给你的答案当然必须是加工过的。战勋爵是军部的人,你觉得只让你得到你该得到的信息,能有多难?”

    薄悠羽手机的照片,是从黑脸的手机上取得的,以为梁靳西死亡前后的照片。应该是黑脸的手下向他报告用的。

    梁雨晨双手颤抖接过手机,看着上面的画面,几乎一瞬间连呼吸都忘记。

    苏子诺确实在梁靳西的身边,梁靳西是看到苏子诺过去,才突然吞枪自尽!

    她浑身颤抖,握着手机的手不停缩紧。

    “真是个可怜虫。”薄悠羽摇摇头,一把夺过手机,嫌恶的拿起纸巾擦去梁雨晨的痕迹。

    梁雨晨捂着脸,无法抑制的痛哭出声。

    “想想吧,要不是苏子诺梁靳西怎么会死呢?”薄悠羽低头看着她,神色晦暗不明,“如果他还活着,是不是一切都不一样了?”

    当然会不一样,圣米伦不会经历那么大的浩劫。

    而且他的照片也不会被取下来,没有人会认为他的时代已经过去。

    而自己也不用经历那些痛苦,甚至不用低战卿卿一头。

    “难道我们不该让苏子诺付出一些代价吗?”薄悠羽弯下身声音中带着蛊惑的味道,让人忍不住顺着她的话想下去。

    “难道你不认为苏子诺应该为你爸爸的死付出一些什么吗?承受你现在所承受着的痛苦吗?”薄悠羽慢慢勾起嘴角,“还是说你打算这么一直懦弱下去,看着她幸福,看着她掌握你父亲用命换回来的产业?”

    梁雨晨怔怔的抬起头。

    爸爸用命换回来的产业几乎一语双关,让梁雨晨不可遏制的思绪疯狂?

    凭什么她现在可以过的如此幸福,但是爸爸却只能在冰冷的坟墓中?凭什么爸爸一手建立的圣米伦,却由爸爸拼死为她保下的命来管理?

    “嘭”的一声,手中的酒杯不知道什么时候滑落。

    梁雨晨猛的摇摇头:“不,苏子诺是想要救父亲,爸爸应该知道无可挽回不想要苏子诺再无谓的伤亡,但是,苏子诺上前是为了爸爸!”

    梁雨晨突然凌厉地看向薄悠羽:“同样是爸爸的徒弟,你又在做什么?拍照吗?”

    “你傻了吗?在质问我吗?”薄悠羽简直不敢相信,但是话还没有说完,薄悠羽突然惊叫:“啊!!”

    梁雨晨把薄悠羽请她的酒泼在了她身上:“滚,不要再说师姐地坏话了,小心以后下地狱被拔舌头!”

    薄悠羽满脸扭曲,奋力地抢救自己的新款长裙,这可是她从那个见鬼的招待所离开以后,终于得以穿上她习惯的大牌,可是现在全被梁雨晨弄脏了!

    薄悠羽简直气不打一处来:“梁靳西有你这样的废物女儿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她转身就走,要不是酒保拉开,她要给梁雨晨一个耳光!

    本以为梁雨晨会是好用地棋子,没想到她还一口一口师姐,苏子诺到底给她们喂了什么迷魂药。

    梁雨晨怔怔的望着她的背影,她错了吗?

    苏子诺,事实地真相,会让我失望吗?

    梁雨晨猛的抬手把剩下地一点残酒喝干,自己一脚轻一脚重的往酒吧门口走去。

    梁雨晨忘了她是怎么回的家。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临近下午,梁雨晨抹了把脸,眼睛酸涩的厉害。

    地上散乱着很多梁靳西身前的资料,到底,她还是不甘心,她怎么会不想知道,梁靳西离开的真相,哪怕靠近一点也好。

    梁雨晨一手扫开自己撑着地面站起来,去冰箱里取了几瓶酒过来。

    坐在一堆文件中间,她打开啤酒往嘴里送去。突然眼神捕捉到三个字就再也移不开了,战一诺。

    薄悠羽的话如同魔咒般在她脑海里闪过,梁雨晨放下啤酒罐,翻起文件开始看。每一张每一张的看过去。

    她发现薄悠羽给她看的证据不是无迹可寻!

    爸爸以前一直在有意无意的保护苏子诺和哎嗨,可是为什么呢?

    梁雨晨的眼神重新落在战一诺三个字上,她赤着脚走过去捡起报告。看清上面的内容后,不禁发出失望的叹息声。

    只是一条根本没有任何作用的抽血记录而已,她拿起啤酒罐不停的往嘴里灌。为了苏子诺难道爸爸都没有想过她吗?

    他为了苏子诺可以自尽,也可以抛弃他的女儿吗?梁雨晨鼻子一酸,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她漫无目的的翻看着资料,突然看到什么手指一顿。

    随即疯狂的在文件堆里寻找着,不是这个,这个也不是。

    找到了!

    她看着手中的两份报告,皱起了眉头。爸爸发现k病毒抗体的日期和哎嗨抽血检验的日期一模一样。

    难道,哎嗨体内有k病毒抗体?

    怎么可能,他的年纪那么小。又从来没有感染过k病毒,身体内怎么可能会有k病毒的抗体?

    可是,如果不是有k病毒抗体,为什么时间那么吻合?

    这是一种巧合,还是其中有不为人知的医学奥义?

    梁雨晨摇摇头,可是还是毫无头绪,下意识地,梁雨晨抬眸看着爸爸的遗像:“爸爸要是你在就好了,我有好多问题想要问你啊。”

    以前爸爸虽然对她严厉而且有点凶,但是只要自己愿意问他医学方面的问题,他的答案从来不会让人失望。总是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就算连不是医学生都可以听的不由得入神。

    可能,就是因为这样从小的简易模式,梁雨晨反而在医学上没有表现出特别的天赋。

    但是,苏子诺是不一样的,不管是她刚刚成为爸爸的学生,还是后来成为圣米仑的灵魂,她对医学的理解无与伦比,她接触到医学相关,眼睛里都是让人动容的光点。

    她没有苏子诺聪明,不像苏子诺一样可以一点就通,可以经常受到爸爸的称赞。

    曾经她心里还动摇过,一心想着去设计礼服,但是她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天赋,做出来的礼服也只有苏子诺一个人穿过。

    反观苏子诺,她对于医学一直很执着,就像她对战勋爵的热爱天生一般从不动摇。她目的明确,永远都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的事什么。

    甚至,连苏子诺穿着设计出来的衣服也是最好看的,她的容颜并不艳丽,但确实让她的礼服能发光。苏子诺,其实真的很漂亮,让人没法不喜欢的那种舒服。 上 百 度 搜 索:〖我-的-书-城-网〗免-费-看-全-文-更-多-好-看-小-说!

    自己和苏子诺有如云泥之别。

    她是天上轻盈美丽的云,而自己只是扶不上墙的烂泥。

    苦涩的酒一口一口咽下去,梁雨晨不仅没醉反而越来越清醒,同时也越来越明白她和苏子诺之间的差距有多大。

    可能自己就真的像是薄悠羽所说那样,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根本不值得任何的人喜欢,所以李博明不喜欢她也是正常的。

    梁雨晨摇摇头,嘴角的笑容苦涩。以前爸爸在的时候她从来没有觉得家里这么大这么空,空的让人心慌。上一次喝酒她还是和苏子诺、李博明一起,但是这次只剩下她了。

    “爸爸,我是不是很没用?我是不是不是你的骄傲,所以你才更喜欢她。”声音嘶哑,泪水也顺着脸颊不停下落。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她才能够闭上眼睡过去。

    日暮四合。

    另外一边,苏子诺正踩着战勋爵所规定的工作时长不能超过八个小时的点从圣米伦出来,没错,苏子诺被允许的工作时间因为身孕被再次压缩,就算是八小时,也是苏子诺努力争取的结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