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四十八章:婚礼上的伴郎订下你们了

    “那就得继续叨扰苏医生。”雷靳炎反应过来他们在偷听,立马立刻敛起笑容,做出一副严肃的样子。

    战勋爵的手猛的收紧,像是在隐隐间证明自己的所有权。

    “恢复的怎么样了?”苏子诺轻轻拍了下战勋爵的手,走过去检查雷靳炎的各项身体系数,“看来还不错。”

    雷靳炎点头,得意道:“那当然,也不看我雷少是谁,身体素质远超普通人。”

    “嗯。”战勋爵突然点头,所有人都怔住了。

    就连雷靳炎都古怪的皱皱眉头,不敢相信一向和他不对付的战勋爵会附和他的话。

    果不其然,战勋爵接着道:“也就只能在普通人面前逞逞威风。”

    雷靳炎摸了下鼻子,立马立刻从床上跳起来,“来试试身手。”

    话音刚落就吃了苏子诺一个糖炒栗子,“试什么试,你身体大好了吗?要试去圣米伦外面试去,免得死了我还要给你收尸。”

    然后她又转头看了眼战勋爵,“他是个病人。”

    言外之意是不要让战勋爵和他置气。

    秦羽肆袖手旁观,嘴角慢慢挑起弧度。现在苏子诺收拾起两人越来越得心应手了,看着在外界威名比阎王更胜一筹的战上将在她手底吃瘪,感觉果然不错。

    两人都消停了苏子诺掏出两包喜糖分别递给雷靳炎和秦羽肆,“喏。”

    “喜糖?”秦羽肆挑眉,拆开看见里面正好九个了然笑道,“恭喜你们感情顺利,长长久久。”

    苏子诺点点头,诚心道:“谢谢你。”

    但是苏子诺的话音还没落,就看到那边雷靳炎像是一头出击的猎豹,直接扑向秦羽肆。

    雷靳炎动作如此迅猛,就连战勋爵也一时难以从容招架,所以,果然秦羽肆毫无招架之力地……被抢走了两颗糖!

    雷靳炎把糖果混进自己那九颗大白兔奶糖里面,得意一笑,“现在就是十一个了。”

    “战上将,光棍快乐。”

    苏子诺哭笑不得摇摇头,这么幼稚,她都懒得跟他计较。

    “雷靳炎还是病人。身手再好……也是病人,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给雷靳炎加了两瓶盐水,苏子诺就自己去其他病房里发放喜糖。

    而且,某个高大地身影,似乎远没有苏子诺那么冷静,他没有随着苏子诺离开,靠在病床旁边的书桌上,沉冷的目光时不时落到雷靳炎手底的十一颗糖。

    “这两颗是我的。”整个病房沉寂了两秒,而后秦羽肆走过去道,“雷少这么大的人,不会不明白不问自取叫什么吧?”

    雷靳炎邪气挑眉,“两颗糖你看的这么重?政界已经清水到这个地步了?”

    “那我拿你两颗,你该不介意吧?”秦羽肆没有被雷靳炎牵着思绪走。

    秦羽肆话音一落,自顾下手取回,但雷靳炎的身手比他好太多,几个轮回下来反而是他戏耍了。

    战勋爵眼眸渐渐转深,想到苏子诺刚才的话又是低叹一声。

    “谈你的条件,怎么才肯归还?”战勋爵懒得跟他废话,直接开门见山。

    雷靳炎嘴角立马立刻勾起弧度,手中还得意的抛着糖,“条件嘛,很简单,只要你战上将做的到,我马上就还。”

    秦羽肆听了他的话皱起眉头,雷靳炎看起来是早有准备。

    “好。”没成想的是战勋爵竟然一口答应下来了。

    “我要你,去偷看女人的裸体!”雷靳炎扬着一袋糖果,提出自己的要求。

    连秦羽肆都皱眉了,雷靳炎果然作的一手好死。

    但是再抬头,战勋爵已经迈开步子走向门外,雷靳炎眯了眯眼睛立马立刻跟上。

    战勋爵这么果断给力吗?雷靳炎看着战勋爵果决凌厉的背影,心底还有些心虚,要是苏子诺问起来铁定不会只跟战勋爵一个人算账。

    但是战勋爵似乎“一往无前”,倒是他这个提出要求的犹犹豫豫像在为难。

    战勋爵这么果断去看别的女人,是不是对苏子诺有二心?

    走着走着……雷靳炎突然觉得不对,这条路不是向苏子诺办公室去吗?!

    “进。”战勋爵面色自然站在门口。

    雷靳炎反倒顿住脚步,一脸漆黑:“战勋爵,你简直不是男人。”

    能做出这么龌蹉的事情,苏子诺的眼光也太差了。

    战勋爵眼底忽然扫过一丝笑意,他一把推开门。轻车熟路走到办公桌前在第二个抽屉里翻出张b超,“看了,糖还我。”

    一张b超?而且,这里面黑糊糊的都不知道什么东西?

    雷靳炎表情扭曲,“什么意思?”

    “我的女儿,她没穿衣服。?”战勋爵挑眉。

    雷靳炎反映了两下才明白,这就是女人的裸体?

    雷靳炎气炸:“女人懂不懂?这充其量算……一堆细胞。”

    “你干爹说你只是一堆细胞。”战勋爵慢条斯理道,低头认真的收好b超。

    雷靳炎果然变脸,干爹不是那个意思啊,但是又觉得对着b超单解释的行为很傻逼:“战上将,你这是耍赖,就别想要那两颗糖。”

    “那你要怎么样?”战勋爵抬眸道。

    但雷靳炎本来救被战勋爵堵了一下,为了不让战勋爵再钻空子,义正言辞:“女人的裸体,去医院的更衣室,那才是真真正正的女人,有本事你就……”

    话音还未落,门先“嘭”的一声被推开,一大群护士疯狂的涌进来。

    “雷少是想去更衣室偷看我们换衣服?”为首的护士阴测测问道,拿着一把手术钳。

    她们本来在护士站,但是突然贺炎说有个小忙需要到医生办公室为他帮忙。

    贺炎本来浓眉大眼,而且还是战勋爵一直以来的副官,前景不可限量,护士们当然一窝蜂过来“帮忙”。

    雷靳炎苦着一张脸,当即就准备拉战勋爵下水:“不是我看啊,是他。冤有头债有主,找他去。”

    “明明是你在逼迫我们战上将做这么龌龊的事!”护士们明察秋毫!

    “对,我们都听见了!”

    “雷上校,不要狡辩了,接受你应有的惩罚吧!”

    然后办公室里就响起了劈里啪啦围剿雷靳炎的正义活动,战勋爵低嗤了一声,在雷靳炎求救的,绝望的,忏悔的目光中,从容踏出办公室,还把门锁上。

    还不忘取走雷靳炎多拿的两颗糖,自作孽不可活啊。

    人在做天在看!

    一番暴击后,雷靳炎哆哆嗦嗦从人群中爬出来,颤颤巍巍发出不甘的呼声,“圣米伦的护士是魔鬼!魔鬼!”

    再一看他鼻青脸肿的,要光是这样也没什么。

    偏偏他脸上还有数不清的吻痕,更不要提早就敞开的胸膛。

    战勋爵得意一笑,抬手抛糖给迎面而来的秦羽肆。秦羽肆稳稳接住,扫了眼雷靳炎的惨状,“雷少圣米伦卖艺成果斐然啊。”

    “秦羽肆!”雷靳炎一字一顿咬牙切齿。

    好容易一众护士彻底走干净,三人坐在走廊上一起吃大白兔奶糖。过往的病人无一不以惊惧交加的眼神望着三人,怎么越看越像是精神病院偷溜出来的?

    “别以为你之前在医院故意整我,我不知道。”战勋爵撕开一颗糖果,口气冷嗤。

    当时是目光都在苏子诺身上,所以没有想到更多,事件结束稍微一复盘,就知道那天在医院,医生护士诡异的行为一定是某些人的手笔。

    雷靳炎顶着一身的伤,顿时暴怒,“看看我们两个,谁比较惨。”

    他诚心说这句话就是为了羞辱自己吧?

    战勋爵挑眉,眼底滑过笑意,然后掏出两张请柬分别递给两人,“拿好,婚礼上的伴郎订下你们了。”

    雷靳炎翻开请柬,眼神不屑。

    求人就这命令的口气?

    “伴郎是你说了就能算数的?”

    战勋爵斜睨一眼他,话却是对着秦羽肆说的,“我看羽铭不会拒绝当伴郎。”

    不等秦羽肆回答,雷靳炎收起请柬,“看在子诺的份上,我答应了。”

    “婚礼是什么时候?”秦羽肆细看后收好请柬。

    “一个月后。”

    雷靳炎冷嗤道:“一个月后?我看你刚才故意算计我就是怕在婚礼上我比你还帅,抢了你的风头是不是?”

    看看他现在备受凌辱的样子,哪里还有昔日神武帅气的影子!

    再看看战勋爵一身贴合西装,眉宇之间满是英武凌厉。

    人比人,气死人!

    秦羽肆摇头笑道:“雷靳炎你究竟什么时候才能正确认识自我?”

    “呵。”雷靳炎使劲咬着大白兔奶糖,奶香味在口里四溢,“不和嫉妒我的人谈论我的帅气。”

    以他现在模样,随随便便出道就是天王巨星。

    秦羽肆没再理会他,突然想到什么眼眸慢慢沉了下去,“恭喜你,能找到一生挚爱,而且还拥有一儿一女。”

    对于一个家庭来说,已经是非常完美的事情了。反观他和雷靳炎,连向婚姻奋斗的方向都找不到。

    “走进婚姻的坟墓,带着两个拖油瓶有什么好羡慕的?”雷靳炎故意不屑道,实则心底暗戳戳想哎嗨确实是很可爱。

    有个这样的儿子真不错。

    再一想有个乖巧的女儿也挺好。

    战勋爵懒得理会他,“谢谢,你也会有这么一天。”

    “我?暂时没这个打算。”秦羽肆眼眸转凉,于他来说所有的女人不过都是一个样。苏子诺确实令人眼前一亮,但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