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五十二章:今天没有人可以动我儿子

    不知道为什么,20年前模糊像素下的身影,隔得那么远,其实很难看清什么,但是苏子诺却觉得莫名得熟悉。

    眉眼顿时一凛,苏子诺迅速拿起放在一旁的工作照。上面数十张脸透过泛黄的页面对着她笑,苏子诺拧了下眉,一个也不放过的看过去。

    刚才那个背影也穿着工作服,那么一定就是研究所里的人。

    她找到了!

    苏子诺手指落到第二排又数第三个人脸上,眸子骤然紧缩,他怎么也会在研究所里?

    只见照片上的人比现在要年轻许多,但是除却皱纹几近没有之外,几乎没有任何的变化。他身形消瘦,不像其他人一样笑着反而板着一张脸看向镜头。

    这就让苏子诺看着照片时隐隐有种在和他对视的感觉,浑身上下都极其的不自在。

    战二叔?

    苏子诺拧紧眉头,当时军部调查时得出的结论是一无所获。可是如果站二叔在研究所还没有被清洗之前加入,怎么会一点线索都没有。

    她又一次看向照片,绝对没有认错,那个人肯定是战二叔。这件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苏子诺扫过照片,除却梁靳西和薄伯山里面并没有她熟识的人。

    但是梁靳西和薄伯山都已经过世,她根本没有求证的机会。

    心中有一种感觉告诉苏子诺,这件事一定很重要。

    既然在这张照片上有战二叔,那么其他的也会有吧。苏子诺拿起一堆照片迅速翻开起来,突然她手指顿住。

    眼神紧抓着照片上的人,果然是的。

    窗外风雨更胜,风吹得烛焰越发晃得厉害,光忽大忽小。苏子诺拧起眉头,突然窗外“嚯嚓”一声,又一道闪电从天而降。刹那间照亮整个书房,她瞳孔忽然扩散。

    只见照片的反光上模模糊糊印出后面一个人影。

    人影猛的朝她扑上来,死死掐住她的脖子,眼睛瞪得像是翻出来,随即发出地狱中的声音,“你和照片上的人是什么关系?”

    他手上青筋绷起,苏子诺仿佛都听见了脖颈传来一声脆响。连呼吸都做不到,更不要提开口说话。

    她的手死死推着男人,但是却因为窒息使不出一点力气。反倒是眼睛已经充血,视野内都是一片虚无。

    迷迷糊糊中“嘭”的一声。

    随即“汪汪”的狗叫声也响了起来,脖颈上的手骤然松开。新鲜空气前赴后继涌进胸腔,苏子诺扶着书桌,猛的咳嗽起来。

    “滚开!”男人大叫,“你们这些贱狗!”

    但是小战却死死摇着他的腿,嘴里发出呜呜的威吓的声音,气势甚至比被咬住的男人更迫人。

    哎嗨更是接力猛的冲上去,短短的小脚却一脚稳狠准踹中男人的后膝,迫的男人直直的跪下去。不得不抬起双手去支撑地面,但就在他抬手的片刻,哎嗨迅速用手里的东西套住男人的脖子,然后猛的一拉,男人被逼的发出尖利痛呼。

    双手拼命的向后抓着。

    小战顺势扑上来咬住他的手,吃痛导致男人缩回手。

    与此同时哎嗨眼明手快直接将绳子另一头锁在床头上,绳头猛然一抽。

    战序杨不会认不出来,这是军中厂用得捆狮扣,一旦扣紧了,连狮子都不可能挣脱,所以,哪怕是炎狼的战士,遇到这样的束缚方法,也会放弃挣扎。

    而就在这时,灯光倏地亮起。

    刺的所有人不自觉闭上眼睛,苏子诺这才发觉在地上像是狗一样挣扎着的是战序杨,战家的二叔!

    哎嗨直接把人绑在床脚,皮带太短,让战序杨根本没有办法抬起头,像是动物被栓在石柱上。

    战二叔的两条腿拼命的在地上踢蹬,仿佛要借此站起来。但是苏子诺却一眼看出他越挣扎,皮带反而越束越紧,深深的嵌入他的脖颈中。

    “怎么回事?”

    “快松开,会死人的。”

    战家人听见声响,姗姗来迟。有不明情况的,立刻走上来准备解开皮带,但是一靠近,小战立马“汪”的一声。

    吓的人顿住脚步。

    虽然小战还小,但却是用军犬的标准来训练的。看看站二叔腿上手上的血肉模糊的肌肤就能看出它多么的凶猛,而且在这个房间里它只服从哎嗨,连战勋爵不是气势迸发的时候,让它本能的臣服,它都是不带鸟的。

    “哎嗨,放开他。”苏子诺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现在被卡在床角的,是战家的长辈,苏子诺对哎嗨说:“你看,妈咪没事,放开他吧。”

    哎嗨黑白分明的眸子的动了动,抬手对小战道:“坐!”

    小战立刻松口,乖乖的坐在地上。眼睛亮晶晶的望着哎嗨,此刻它褪去凶狠,又变成了乖乖的小狗。

    战家人迅速上前,手脚麻利的解开皮带。心中不禁暗暗夸赞,哎嗨真不愧是战勋爵的孩子,战序杨虽然一直在军部不温不火,但是他半辈子都在军中历练,哎嗨竟然可以让一个常年训练的军人,像是动物一样被束住手脚。

    皮带一解开,战二叔随即停止挣扎。整个人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空气。

    “快叫医生过来。”。

    苏子诺揽着哎嗨站在书桌旁,手的动作形成了保护的姿态。她眼睛微微眯起,预感到战序杨绝对不会轻易罢休。

    “我就是医生。”她开口道,然后冷静的走到战二叔的脚边,居高临下看着他,“放心吧,只是一些皮外伤,还没有你掐住我那一下严重,死不了。”

    气氛霎时间变的压抑而僵硬,过了许久终于有人开口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把他给我拖出去,按军规处置!”突然战二叔撑着地面猛的站起来,指着哎嗨大喊道,“没大没小,以下犯上,野种就是野种,在战家养了再久也养不熟!”

    因为太过愤怒,让他面容都扭曲了,整个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发着抖。

    血滴答滴答的打在光洁的地面上,看起来很有冲击感。

    “这条狗,疯狗!宰了,给我把它宰了!”战二叔抬脚就打算猛的给小战一脚,谁知道小战反而动作比他更迅速。

    小站一晃就晃过了战序杨的攻击,反而拽住了战序杨的裤腿猛然一拽,战序杨被猛然拽倒,滑稽而狼狈。

    但是,战序杨反手抄起了苏子诺床边的台灯,对着小站的眼睛扎下~

    还好苏子诺偏好布艺的台灯,所以没有碎裂或者破坏的情况,但是小战还是疼的发出一声悲鸣。但凡,如果用的是铁制或者陶瓷的台灯,小战的眼睛就保不住了。

    “小战!”哎嗨大叫一声冲过去抱住小战。

    小战睁着湿漉漉的眼睛,小声“嗷呜”着。毛茸茸的爪子轻轻拍着哎嗨的腿,像是反而在安慰哎嗨

    “小战,你疼不疼?妈咪,你看看小战。”哎嗨昂起头望着苏子诺,眼眶通红,努力的在抑制眼泪掉出来。

    苏子诺快步走过去蹲下,细细摸过小战的骨头。

    “还好,骨头应该没有断,应该只是被砸疼了。”苏子诺摸摸哎嗨的头,缓慢站起身眼神直勾勾抓着战二叔,阴蛰而冰冷。

    战二叔莫名的发觉自己竟然会觉得心慌,一个还没过门的小丫头片子而已,他有什么好怕的?

    “一条疯狗而已,我明天就杀了吃狗肉火锅?”战二叔声音高扬而跋扈:“竟敢咬我,认不清谁是战家的主人,就该死!”

    苏子诺没吭声,反而格外冷静的看着他。

    哎嗨抬起头往日亮晶晶的眼睛此刻显得沉冷:“你凭什么这么说小战!”

    “凭什么?凭你该叫我一声爷爷!”战二叔厉声喝道紧接着,战二叔把视线转向苏子诺:“苏子诺,看你教的什么儿子,还没过门呢就上串下跳的惹事生非。”

    苏子诺缓缓吸了一口气:“教养?你所谓的教养就是闯进我的房间,公然在战家袭击我?却责怪您的孙子和他养的狗阻止的话,那哎嗨的没教养,确实是我亲自教的。”

    “你听听,这是什么态度!”战序杨像是抓倒了什么把柄:“战家要是把这样的女人娶进门,还能有一天的消停日子吗?”

    “我告诉你,你跟你的野种,还有这条杂种,今天你给我道歉,不然首先这条狗我留它不得。”

    他阴测测的望着小战,小战的战斗意识迅速被他激起,霍的下站直凶狠望着战二叔。嘴里不停发出低声威胁,一口獠牙通通暴露在空气中。

    战二叔被吓的本能的退了一步,面色惶惶,“你们都站着干什么,快把这条疯狗给我打死,警卫员,快点!”

    “不好意思,今天没有人可以动我的儿子,还有他养的狗。”苏子诺揉了揉颈间的红痕,已经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清冷而凌冽。

    她转头轻轻抚着哎嗨的头道:“把小战带出去。”

    哎嗨紧紧拉着小战的绳子,却没有如同苏子诺所言带他走,反而昂起小脸道:“我当然可以向小爷爷道歉,但我绝对不会向伤害妈咪的人道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