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三百五十五章:战上将就是护食!

    第三百五十五章:战上将就是护食!

    苏子诺都愣愣的,她都有些反应不过来。

    但是眼前的男人低沉凌厉的的话语,却仿佛要融入她的血脉之中,令她每一滴血液都为此滚烫。被强势而绝对力量者保护的感觉原来是这样,不像是被哎嗨或者战老爷子保护,在感动之余会不由自主担心他们。

    被战勋爵气势凌厉甚至像是独裁者宣布为他的所有物,不允许被其他任何人欺负染指,原来是身体跟心脏都生出臣服依附的感觉,像是漂泊太久的小船,终于被拢进了独属的港湾!

    战勋爵转过身,他对苏子诺伸出手:“跟我上去。”

    也不管太过震惊的一屋子大大小小,就把苏子诺带回了房间。

    苏子诺被牵着,一脚一脚踩在男人因为浑身湿透而留下的水迹上,明明是苏子诺被牵着走,苏子诺却觉得是战勋爵一步一步的走到了自己的心里。

    战勋爵显然是所谓的会议只进行道了一半,回到了书房贺炎就重新连线,战勋爵拉起苏子诺的手亲了一下,就投身到紧张的会议中。

    屏幕上冷冷的光映得战勋爵凌厉的线条更加棱角分明,对面是各国军服的官员,战勋爵大多时候都在听,冷沉的长眸映出冷冷的光,偶尔回复两句简洁而低沉,英挺果决的让人不敢直视。

    苏子诺看他身上的衬衫都还是湿透的,有心给他拿条毛巾,但是又怕军部这样严正的环境可能这样做不合时宜,可是不拿又怕战勋爵会着凉,于是看了一眼又看了一眼。

    但是在苏子诺第七次看向战勋爵的时候,战勋爵抬了一下手,紧接着把视频仪压下。

    苏子诺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整个人都紧张起来,惊讶的抬头,然后就被战勋爵倾过身体,隔着宽大的办公桌一把拉过。

    苏子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战勋爵捏住下巴吻住,缠绵凌厉,长驱直入,赋予技巧的扫过苏子诺的所有,几乎没废什么力气就让苏子诺脚都发软。

    苏子诺被放开的时候,她跟战勋爵的薄唇之间被拉出一条银亮的丝线。

    苏子诺脑袋几乎是宏了一声,她还能听到各国军职军官继续发言的声音,如此庄严肃穆的会议,她却突然被这个男人突然半摁在大班椅上肆意拥吻,苏子诺几乎都可以听到血液逆流的身影。

    “去忙吧。”战勋爵带着枪茧的指腹婆娑一圈苏子诺被欺负的艳丽的凌唇,下一秒抽过苏子诺怀里的毛巾,很快的擦拭两下:“这点水不碍事,你在旁边我会分心。”

    谁让你这样分心了啊!苏子诺把毛巾抽回来,头也不回的逃离书房。

    刚才一片混乱之后,房间地下的血迹早被佣人打扫完毕。木质地板光可鉴人,白炽灯落在的光芒在经反射显得尤为冰冷。

    但是母亲留下的木盒依旧躺在桌边。

    苏子诺神吸了一口气,拿起母亲的工作牌,冰凉的感觉让她注意力集中起来。

    经过战二叔的事,苏子诺已经不能把它仅仅当成一份简单的遗物。这里面一定藏着她不了解的秘密。

    看着照片上嫣然笑着的母亲,手指拂过去,究竟在那个时候发生了什么?

    苏子诺再查看了其他一些事务,给苏子诺带来不少回忆,但是没什么更有进展的事务存在,苏子诺叹了一口气,但就在盖上盒子的片刻,她突然手一顿。

    苏子诺又猛的打开盒子,把一整叠照片都拿出来摊开。

    她一眼扫过所有,不是她的错觉,那张照片,有疑似战序杨的照片不在了。

    难道是刚才战序杨掐她的时候,她因为反抗而被扔开了?

    可这光可鉴人的木质地板上连一丝灰尘都没有,还是刚才被狂风吹走了?又或者……

    无数种可能性在脑海里旋转。

    把木质盒子好好放好,苏子诺开始在整个书房里搜寻。任何一个角落都不打算放过,很有可能刚才照片被人踢进桌底。

    来来回回找过两遍后,苏子诺站在书房里开始努力回想当时的场面。清丽的面容绷紧,鼻尖却因为紧张而微微泛红。

    当时短暂的缺氧令她大脑窒息,完全当机。虽然很努力,但仍旧无法回想起当时那张照片究竟去了哪里。

    “在找什么?”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响起。

    苏子诺抬眼,就撞进男人温厚宠溺的目光,然后就想起他在书房也是就着这样温厚端正的目光,狠狠吻自己。

    苏子诺摇头:“圣米伦……的一些文件而已。”

    她暂时还不清楚战二叔隐瞒自己曾经参加研究院的原因是什么,战家人今晚已经发生太多的事了。

    尤其是战勋爵,虽然他不提。

    但是苏子诺从他眉间无法掩饰的疲倦,和微微发皱的衬衫猜出战勋爵已经疲惫了。

    她不想战家再因为这件事陷入一团慌乱又或者是麻烦之中。

    “看样子给你的工作时间还是太多了。”战勋爵卷起起嘴角,迈开长腿信步朝她走来。

    “不行!”苏子诺立刻警觉:“小心我用针扎你。”

    八个小时的工作时间已经不能再压缩了去。

    “家暴?”战勋爵低笑一声,在红木书桌前坐下。

    苏子诺顿时黑线,她家暴z国利器战上将,说出去傻子都不会相信。

    突然她眼神扫过书桌靠墙的缝隙,会不会是落在那里面了?

    想到这里,她立刻快步走过去,谁知路过书桌的片刻被男人长臂一展揽入怀里,“累了,让我抱抱。”

    苏子诺身子一僵,却没有反抗。

    男人体温似乎总是偏高,穿着冰冷的衬衫温度仍旧一点点度到苏子诺身上来:“是在这儿?”

    “嗯。”苏子诺知道他问的是战二叔的事,“他趁我没有防备,不然,我一定扎得让他叫我奶奶。”

    战勋爵神色沉了沉,周身的气息也压了下来,“遇到非常状况,你第一时间寻求我的保护。”

    这个小女人,发生到战老爷子处理,竟然都没有想到找他的帮助。

    “就算当时紧急,事情发生后第一时间,你应该通知我。”

    “我以为,你有很重要的会议。”苏子诺解释。

    “没有什么比你更重要。”战勋爵闷闷的声音响起,握住苏子诺的手,把还带着寒气的大脑袋放在苏子诺的肩头。

    苏子诺手指微微用力,一大一小两只手一丝缝隙也没有契合在一块。

    很感动……但是有事情比现在的亲昵更紧急。

    苏子诺伸出手指戳戳男人湿漉漉的胸膛道:“去洗澡。”

    “一起。”战勋爵作势就要把她抱起来。

    欸?苏子诺差点被高大的战勋爵绊倒,今天的战勋爵……有点奇怪啊。

    苏子诺嘴角咧开标准的八颗牙齿,一根泛着金属光泽的银针随着她的动作轻轻摇晃。

    “想试试?”

    战勋爵放下她大笑出声,抬脚就要往门外走去。

    苏子诺立刻倾身准备查看缝隙。但就在这一刻男人突然转身,一把揽住她的腰。

    将她抵在书桌前,凶狠的吻随即而至。炙热的气息打在脸上,不知不觉间脸颊红了起来。

    他身上的潮湿雨水味如同潮水缓慢将她裹挟,然后带入更深海域。男人近乎是长驱直入,尽情弑夺她的美好。

    直到品尝够了他才变得温柔起来,苏子诺脚软的根本站不住,银针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掉了。

    一吻尽了,战勋爵仍旧浅浅的啄着她的唇。苏子诺干脆红着脸瞪他。

    这个男人,果然有点奇怪。

    她扶着书桌喘了会气,探过头看向缝隙,没有任何东西。

    还是自己看漏了?苏子诺深吸一口气开始新一轮的搜查,但是还没有任何收获,战勋爵的声音响起。

    “休息时间到了。”

    闻声抬头,男人已经换上浴袍。头发仍旧滴滴答答滴水,苏子诺接过男人手里的毛巾,细细替他擦拭头发。

    心里则是在反复回想当时的场景,会不会是一片混乱之中被人拿走了?

    有谁会在意这张照片,对于他们来说这根本毫无意义。

    不知不觉间男人的头发已经半干,微微的支棱与凌乱,少了一丝不苟的凌厉与沉稳,单纯的英俊的打眼,看起来年轻了很多。

    但是,显然苏子诺满心都是那张不知所终的照片,没功夫欣赏。

    苏子诺随意把毛巾挂回去,眼睛却怔怔望着房门的方向,当时风很大,会不会被风吹走了?

    想着想着她的目光就滴溜溜扫过房间的每一个角落,突然男人一把抱住她,“说吧。?”

    苏子诺浑身无可抑制的抖了两下,难以置信看向战勋爵,难道是被他发现了?

    她极力保持冷静,口气随意,“说什么?”

    “说什么?”战勋爵下巴靠在她肩上,笑声从胸腔中传出来,“不准备告诉你偷偷藏了什么吗?”

    苏子诺挑眉,难道他已经知道自己母亲的遗物了?还是说他本来就知道战二叔的可疑?

    但也说不定是诈她的,她咳了咳道:“藏什么?战上将会不会敏锐过头了?”

    战勋爵微微眯起眼睛,下一秒,他曲起大长腿,弯下身子就从床下拖出一样东西来。

    苏子诺顿时瞪大了眼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百度最新章节)  不妻而遇:第一大牌弃妇!(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